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周王侯 > 第一三零六章 争论
    一炷香时间后,派出去的骑兵飞驰而回,他们已然在前方山丘上看到了远处滚滚而来的一队大军的踪迹。完颜阿古大按捺不住兴奋之情,带着百余名将领和护卫策马前去相迎,行到山丘下方处,但见远处旷野之上,黑压压的一大片兵马正扬尘而来。完颜阿古大手搭凉棚细细观察,他看到了那空中招展的雄鹰大旗,看到了在大旗之下身着彩裙坐在一匹红色高头大马上的娇俏的身影。

    “哈哈哈,是明月他们,哈哈哈。”完颜阿古大放声大笑,策马飞驰而下,朝着前方飞奔迎接过去。众将领和护卫也都大笑大叫,打着唿哨,大声叫嚷着飞驰而去,兴奋的身子在马上左摇右摆,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来。

    前方大旗下,骑着红色骏马的正是女真部落的金花公主完颜明月一行。她率领接应的车队和兵马行了三天多的时间,终于抵达了这里。完颜明月看到了从山丘上冲下来的众人,听到了兄长熟悉的大笑声和众将领的唿哨叫嚷之声,美丽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来。说实话,能看到兄长他们,对完颜明月而言也是一种解脱。这一路上辛苦自不必说,还得提防遭遇辽人,可谓担心受怕寝食难安。见到了兄长他们,便意味着艰苦的使命终于完成了。

    完颜明月娇叱一声,挥起马鞭策马而出。完颜阿古大见到妹妹飞驰而来,大声笑道:“妹子,可见到你啦,想死哥哥了。”

    完颜明月纵马驰来,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哥哥是想我还是想这些粮草物资呢?”

    完颜阿古大佯装生气道:“妹子又来打趣为兄,看我怎么罚你。”

    完颜明月嗔道:“才刚见面,不谢谢我便来罚我,哥哥心中果然没有妹子。”

    完颜阿古大哈哈大笑,纵身下马来到完颜明月马旁,伸手便将完颜明月抱下马背,然后抗在肩膀上,张开双臂在草地上大笑着转圈。完颜明月咯咯的笑着,大声道:“哥哥饶命,哥哥饶命!”

    当年完颜明月六岁便离开了女真部落去往大周京城生活。在她的记忆里,在她离开女真部落之前,跟哥哥在草原雪山之中生活的那段时光是最为美好的童年记忆。在大周京城汴梁的无数个日子里,留在完颜明月印象中最为深刻美好的记忆便是哥哥将她抗在肩头转圈的情形。那时年幼,坐在哥哥的肩头转着圈的时候除了高兴还有些胆怯,转到头晕的时候,完颜明月总是会叫起来‘哥哥饶命’。现在哥哥又将自己抗在肩膀上转圈,完颜明月自然而然又叫出了童年时候的求饶的话。此次此刻,兄妹二人均倍感温馨。

    完颜阿古大放下完颜明月来,扶着她的肩膀笑道:“妹子,这才一个多月不见,妹子又美了些。就像咱们长白山山涧里的杜鹃花那么红艳艳的。”

    完颜明月笑道:“哥哥什么时候也学会夸人了?好了好了,妹子知道哥哥疼我,适才妹子的话说错了,便不要折腾妹子了。快去见后方的兄弟们吧,若不是他们一路艰辛,光是妹子一人可没法来到此处。”

    完颜阿古大重重点头,转身朝向车队前来的方向看去,那里黑压压的车马已经抵近数百步之外。每一辆大车都沉甸甸的,车轮都深深的陷入草地之中,装满了各种物资。那都是救命的物资。完颜阿古大心中宽慰之极,大笑着阔步迎了上去。

    半个时辰之后,临时营地之中已经弥漫着喷香的食物的香气。牛羊肉在锅中翻滚着,发出令人口水淋漓的扑鼻的香味。香喷喷的面饼在柴火旁烤的金黄,木桶里的酒水散发着让人发疯的香味,十几万女真兵马像是突然获得了重生一般,一个个再也不是垂头丧气瘫在地上的样子,而是一个个瞪着眼睛站在一堆堆烧饭的篝火旁,盯着锅里翻滚的肉食,嗅着面饼和酒水的香气,伸着脖子像一群留着哈喇子的恶狗。这个时候,便是八匹马怕是也无法将他们从烧饭的篝火旁拉走,虽然做饭的女真族厨子翻着白眼喝骂着让他们躲开些,因为他们实在太碍事了,但他们半步也挪不动,就像钉在地上一般。

    终于,饭食烧煮完毕,完颜阿古大下达了吃饭的命令,一时间满营欢声雷动,下一刻啃食食物的声音,吧嗒嘴巴的声音,喝酒后满意的叹息声之外,食物入口满足的哼哼声四处响起。当美味入口,美酒入喉,许多女真士兵甚至泪流满面了起来。说实话,这些厨子的手艺一般,肉食按照女真族的作法应以炭烤为最佳,而加水熬煮其实是最次的手段。但是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褒贬一句,每个人都认为这些厨子是天下第一等的厨子,没有谁比他们烹饪手段更好了。

    民以食为天,放在哪里这话都是对的。管你是道德君子,下里巴人,中原上国之民还是蛮夷茹毛饮血之族,吃饭都是头等大事。这些女真士兵还只是饿了三天而已。只这挨饿的三天,便足以让很多人生出对食物的感恩,对人间的美好的感叹来。

    这顿饭吃的全军将士心满意足。一个个吃的肚大如鼓,吃的满足的叹气,吃的汗流浃背,吃的泪流满面。若不是有人提醒不能太无节制,这家伙怕是还要不断的吃下去。吃完之后,所有人都原地倒头大睡,吃饱喝足之后更需要好好的大睡一场才能恢复精力和体力。

    树林边缘处,完颜阿古大的大帐之中的酒宴也极为丰盛。众将领推杯换盏,啃着油乎乎的羊腿牛肉,大口喝着酒水,将这数日来的所有的疲惫和担心都尽数一扫而空。众将轮流上前来给完颜阿古大和完颜明月敬酒,感谢大首领的英明决策,感谢金花公主不辞辛苦远道而来送来食物和酒水。完颜阿古大酒到杯干,金花公主也豪爽的很,来者不拒。但最终倒下的还是众首领们,完颜兄妹还是有节制的,并没有因为这狂欢的气氛而喝醉。

    在众人一个个呼呼大睡的时候,脸上喝的红艳艳的完颜明月终于能跟兄长说几句话了。兄妹二人出了大帐,漫步走到林荫之下的一处开阔之地,完颜阿古大敞开衣襟吹着风,同时将大军一路来的经历跟完颜明月说了一遍。

    虽然兄妹二人通过海东青的联络一直有沟通,但毕竟不能详尽叙述。此刻完颜明月听的是惊心动魄。特别是听到耶律宗元以洪水袭击的方式意图歼灭阻止女真大军夺取兴中府,完颜阿古大放出海东青无意间截获了这个重大消息,才得以率军逃过一劫时,完颜明月抚胸瞠目,良久说不出话来。

    “耶律宗元可真是歹毒之极,为了阻止哥哥进军,竟然掘坝泄洪,完全不顾辽国百姓的生死。哥哥,这一次真是死里逃生啊。若不是海东青立功,怕是要全军覆没了。哥哥,你听妹子一句,或许这便是天意,要咱们适可而止。咱们现在占了辽阳府和东北方的大片土地车城池,而且已经不惧辽人的攻击。这时候是否应该考虑一下不要再攻打辽国了。跟他们谈判,让他们承认我女真部落独立出来,签订和平约定。这或许是最好的打算。妹子真怕你们这么下去,耶律宗元还会用出怎样不择手段的办法来对付你们。你们这十几万人是咱们女真族能够保存的希望呢,妹子不希望看到大好的局面就此丧失。”完颜明月手扶身旁的一棵树干,郑重说道。

    完颜阿古大愣了愣,皱眉苦笑道:“妹子,你怎么会这么想?此次确实有些凶险,但这岂非正说明我女真族受长生天眷顾,得其指引,才得以逃脱此劫么?耶律宗元确实不择手段,此次泄洪之举也丧尽天良,但是这正说明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时。否则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此刻该做的是一鼓作气,穷追猛打,不能让他缓过气来。南边大周兵马正猛攻析津府,我们也要兵临大定府,要让他耶律宗元首尾难顾,让他辽国土崩瓦解才是。这个时候怎可退缩?岂非前功尽弃么?”

    完颜明月蹙眉道:“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件事岂非也敲响了警钟?适才我看我女真大军的样子,心中颇有感慨。此番若非救济及时,这十几万人不知是怎样的结局。哥哥,妹子是担心你们的安危。你们的安危便是时候全族人的牵挂。你们倘若出事,我们全族老少妇孺谁来保护?你们在,辽人便不敢肆意欺负我们。”

    完颜阿古大摇头道:“正因如此,我才要将辽人彻底打垮,让他们永远不能欺负我们女真人。寄希望于辽人的仁慈是不成的,鞭子握在自己手里,弯刀攥在自己手里才不会挨打,不会被屠戮。你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