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逆天铁骑 > 第616章 松山突围(下)
    “不行,我们不能丢下督师不管!”曹文诏大喊了一声,义无反顾的率领骑兵向清军冲去。

    此时随着蒙古轻骑兵的赶到,洪承畴不足两千人的中军已经陷入重围。

    “两翼突击!”多尔衮令人发出命令。

    五千蒙古轻骑纵马穿插向明军骑兵的两侧,科尔沁人口中发出各式奇怪的声音,张弓搭箭奔向洪承畴骑兵的侧后方。蒙古轻骑兵拉出了两道月牙形的弧线,接近明军骑兵,却并不冲上前,而是在距离二十步之外不断的射箭骚扰。

    “噶布什贤超哈营,下马射箭!白甲兵下马,挡住洪承畴中军退路!”多尔衮下了一系列命令。

    “祖大乐,挡住鞑子左翼!饶勋,挡住鞑子右翼!朱文德,保护本督,从正面冲出,同曹将军会合!”洪承畴下了一系列命令。

    “诺!”众将士在马背上行礼,随后便杀向清军骑兵。

    祖大乐和饶勋各率五百骑兵冲了出来,蒙古人见到明军骑兵向自己冲了过来,立即调转马头,不断把明军往远处吸引,同时不时转身,射出一支箭矢。

    与此同时,已经全部下马的清军噶布什贤超哈兵和白甲兵纷纷拉开弓,射出了漫天的箭矢。

    普通的关宁军骑兵,防护能力并不怎么样,身上能有一件长皮甲或一件长棉甲就算好的,一般的骑兵身上就一件皮质或棉质罩甲,根本就防不住轻箭噶布什贤超哈兵的重箭;蒙古人的轻箭虽然无法射穿铠甲,可是只有半身的罩甲,胳膊和腿部毫无防护,被轻箭射中,就扎入肉中。

    清军噶布什贤超哈兵和白甲兵射来的重箭同蒙古轻骑兵吊射出的轻箭混合在一起,交织出了交错的箭雨,祖大乐和饶勋的明军骑兵接二连三的从马背上跌落下来,却连清军的影子都抓不住。

    “阿礼哈超哈兵,正面堵住明狗退路!不得让洪承畴跑了!”多尔衮下令道。

    清军噶布什贤超哈重步兵骑马冲到洪承畴撤退线路的正前方堵住道路,骑马重步兵纷纷下马,结成阵型,前面是刀牌手,一根根两丈长的超长枪从盾牌阵之间伸出,组成了长枪森林。噶布什贤超哈兵的两翼,是阿礼哈超哈营的重骑兵。

    “阿礼哈超哈营,加速!”多尔衮一声令下。

    清军重骑兵排列成锥形阵向洪承畴的八百余骑兵冲来,看起来就像是一堵黑压压的骑兵墙碾压上来。

    洪承畴见势不妙,只好硬着头皮下令:“去冲建奴步兵阵!”

    八百余明军骑兵冲向清军噶布什贤超哈营的重步兵阵型,还未冲到跟前,就被密集的箭矢射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五百多名骑兵冲上去,在超长枪的阵型跟前被迫退了回来。

    “白甲兵出击!”图赖一声大吼。

    白甲兵从长枪阵后面杀出,徒步追杀速度已经慢下来的明军骑兵。成排的白甲兵冲上前,已经失去速度的明军骑兵纷纷落马。

    “明狗救兵来了,科尔沁骑兵,拦住他们!”多尔衮的中军,一面大旗摇晃,指挥科尔沁人,去堵住曹变蛟的精锐骑兵。

    曹变蛟率领剩下的八百余精锐骑兵,从清军噶布什贤超哈营步兵阵型的后面杀来,谁知道还未冲到清军步兵背后,成群结队的蒙古轻骑兵就已经合围上来,挡住了曹变蛟的去路。

    箭雨一排接一排落下,冲过来的明军精锐骑兵几乎人人身上都扎着箭矢,曹变蛟身上也扎了几根羽箭,所幸的是有厚实的铠甲保护,蒙古人的轻箭射在身上,造成的伤害并不大。

    “去死吧!”曹变蛟追上一名企图转头拔马离开的蒙古人,长枪一挑,把那名蒙古人从马背上挑落。

    蒙古人呼哨着,走马灯一般围绕着明军骑兵,箭矢一阵又一阵落下。虽然明军骑兵人身上有厚甲防护,可是战马的防护却很弱,不少人胯下的战马被射翻了,从马背上滚落。失去了战马的骑兵根本无法追赶蒙古骑兵,只能被蒙古人放风筝,一箭一箭的慢慢射,最后整个人都被射成刺猬一般。即使是身上披着厚甲,被几十支箭射中,也有不少箭矢扎入肉中,受伤的明军士兵失去战斗力,最后被蒙古骑兵撞飞。

    曹变蛟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在他调转马头,带着残存的五百骑兵折返回去,准备积蓄马力再次冲锋的时候,许亮又一次上来劝道:“小曹将军,已经没用了,我们没办法救出督师,快走吧!”

    “我不走!要走你走!”曹变蛟大吼了一声,转头长枪往前一指,“弟兄们,随我回去杀奴!”

    话声未落,曹变蛟只感觉后脑勺被人重重一击,他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

    正是许亮用刀背在曹变蛟的头盔上狠狠砸了一下,把他打滚过去。随后许亮大喊道:“各位弟兄们,赶快护着曹将军撤退!就我们这点人,冲上去和建奴硬拼,一个都别想活下去!大家把盔甲都丢了,只在背后背上圆盾,火速撤离!”

    残存的五百余骑兵纷纷按照许亮的吩咐去做,把铠甲都弃了,头盔也扔了,战马的马甲也摘除了,每个人都把圆盾绑在后背上。

    曹变蛟被人捆绑在马背上,许亮骑着战马,手里拉着曹变蛟战马的缰绳,率领残存的五百明军骑兵,往东南方向撤退。

    此时的明军已经全部变成了轻骑兵,奔跑速度极快,蒙古轻骑兵居然一时无法追上。

    “快,到了海边,我们就胜利了!不要吝啬马力!跑死了马匹就跑死了!只要我们活着回去,就还有机会报仇!”许亮大喊道。

    五百余骑兵拼命的奔跑,每个人都以马刺刺入马腹,手中鞭子拼命的抽打战马屁股,把马匹最后的体能都给榨出来了,驱赶着战马,拼命的往东南方向海边奔跑而去。

    清军追了过来,满八旗骑兵铠甲太重,一时无法追上明军,但蒙古轻骑兵却紧紧咬住明军不放,不时有倒霉的明军被射下马。

    许亮把曹变蛟战马的缰绳交给一名明军骑兵,他自己从背上取下弓箭,转头一箭射出,一名追赶得最近的蒙古人咽喉中箭,仰面从马背上跌落下来。紧接着他又射出一支箭,又是一名蒙古骑兵胸口扎了一支羽箭,箭镞从后背刺出。

    曹变蛟的几名家丁也不时转头,射出箭矢,射落了不少蒙古轻骑兵。

    可是科尔沁蒙八旗骑兵已经得了多尔衮的死命令,必须全歼这支明军骑兵,所以那些蒙古人根本不在乎几十人的损失,快马加鞭,跟在明军后面紧追不舍。

    “许将军,蒙古鞑子速度太快了!他们还是一人三马,不下马在马背上就能换马!我们的马力快耗尽了,根本跑回不了大明啊!”一名明军骑兵喘着气,对许亮说道。

    “是啊!”另外一名骑兵说道,“我们只带许将军是要迂回撤回大明,可是杏山已经失守,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

    “只要到了海边,我们就能活下来!”许亮大声喊道。

    可是这里距离海边还有二十多里,每个人都已经人困马乏,而蒙古人就紧跟在后面,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海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