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唐不良人 > 第七十章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哦,什么样的秘密,可以说给我听吗?”

    空荡荡的地宫之中,陡然出现一个声音,将金刚三藏吓了一跳。

    他猛一转头。

    由于动作太快,险些将刚复位的脖颈再次拧断。

    “你……”

    在他身后,赫然站着苏大为。

    方才明明看到苏大为离开了,为何又在这里?

    金刚三藏两眼瞳孔收缩如针,喉头发出咯咯响声。

    那是一种惊恐到极致的表情。

    下一刻,他厉啸一声,两块肩胛骨蠕动着,犹如鸟翼般张开。

    化作三头六臂之像。

    三双手臂各拿着降魔杵、金刚剑、金刚圈等法器,结印施法。

    迟了。

    苏大为的一只手掌缓缓拍出。

    金刚三藏浑身金光大放,三个脑袋后面,各自升起一道金轮。

    金轮之后,又各浮起一座佛陀之像。

    三座金身佛陀,无比宏大,伟岸。

    随着化身显现。

    三道佛陀化身,齐声怒喝。

    无形的音波,在地宫中呼啸回荡。

    苏大为的手掌继续前拍。

    明明看着极慢,但就是无法逃脱。

    波!

    金刚三藏中间的头颅犹如西瓜爆开。

    没有红白之物。

    只有粉碎的皮囊和骨头。

    粉碎在蔓延。

    仿佛破灭有传染性。

    从中间的头,蔓延到另外两个头。

    然后是手,身体,足。

    最终,金刚三藏的童子身,在苏大为面前,炸碎成一堆粉末。

    劲风扫过,渣都不剩。

    空气中三尊佛陀化身,发出不甘的吼叫声,随即坍塌消逝。

    “密宗手段?不过如此。”

    苏大为并没有离开,他是想看一看,密宗是否真有轮回转世的神通。

    结果轮回没看到,却看到金刚三藏借尸还魂。

    真是尸体,连心跳呼吸都没有了。

    怕不是僵尸?

    不管那是什么,在他一掌之下,皆为齑粉。

    灭杀金刚三藏后,苏大为再次神识扫过,确定这一次,金刚三藏连元神都被自己粉碎,绝不可能再轮回和复活。

    但他仍没急着走。

    而是看向那尊金身佛陀像。

    无形的意识,从他的眼中化为刀刃,电射而出。

    锵!

    远处那尊佛陀等身金像,仿佛受到冲击,一下子张开双眸。

    他头顶那座佛龛里,舍利子大放光华。

    这东西,有古怪。

    苏大为心里一动,大步上前,一指点出。

    “不管你是什么怪物,也一起粉碎。”

    他隐隐有种感觉,金刚三藏那诡异的复活之术,或许和这佛陀像有关。

    金身佛陀双眼血红。

    刚刚起身,还未有别的举动。

    苏大为已经一指点在佛陀像的眉心。

    就在这一瞬间,轰隆一声巨响。

    天地一片黑暗。

    仿佛无边无际的虚空。

    无垠的宇宙。

    纵横万年的星系。

    有一尊巨佛,悬浮于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巨响轰鸣,直灌入苏大为的脑中。

    那种剧烈的冲击,仿佛天崩地裂一般。

    一个远古巨大的意识,直冲向苏大为的意识。

    只是瞬间,便将苏大为的意志,冲击得摇摇欲坠。

    苏大为身体本能的察觉到危险,身子猛地一震。

    自他身后,先显出巨蟒之像,接着是巨鲸、巨熊。

    数种诡帅的体术依次显现。

    最后双肩一抖。

    扑棱棱一声响。

    将那远古的意识震碎。

    “难道佛陀的意识还有残留?他不是早就涅盘了吗?”

    苏大为喃喃自语。

    无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指尖点中那金像的眉心。

    这仿照佛陀造的等身像,存在汉地六百余年。

    此刻,在苏大为的指下,一片片的裂纹蔓延开。

    最终轰地一声脆响。

    犹如摔在地上的瓷器,被炸碎为千万片。

    佛陀头顶上方,那粒小小的舍利子被弹飞出来。

    带着幽幽的光华,像是要远遁。

    可惜苏大为将手一招,便将舍利子吸回,抓在手中。

    端详几眼,隐隐察觉有些古怪。

    随手收起。

    “就和张果的定风珠放一块吧。”

    说完这句,苏大为伸手向着头顶一指。

    喀嚓。

    一声清脆的裂响。

    仿佛点碎了空间。

    整个地宫从最下层开始,逐一粉碎。

    所有一切,可能寄居和尚元神的东西,全都被破坏,化为粉末。

    就算是佛陀都不可能再复活。

    隆隆隆~~

    地宫一层层的坍塌。

    苏大为的身影早从地下飞出。

    向着聂苏的方向追去。

    白马寺推平了。

    四圣僧全灭。

    所有的棍僧全杀了。

    就连藏在地宫的密宗金刚三藏也挫骨扬灰了。

    还有谁能阻我找回聂苏?

    刚一从地宫入口出来。

    苏大为的身形猛地凝固。

    在这一瞬间,一股可怕的杀意,锁定在他身上。

    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和尚正站在废墟中,轻声念诵超度经文。

    苏大为见过这个和尚。

    一个时辰前,在辩法会场上见过。

    佛门代表,律宗周秀法师。

    此僧面上无喜无悲,苏大为出现,他也没抬头看一眼。

    只是低诵经文。

    直到苏大为迈步向他走来,他才停住念经,双手合什向苏大为看来。

    “律宗也要来凑热闹?”

    “你屠了白马寺。”

    “周秀法师也要阻止我吗?”

    “白马寺为上部座,是中土仅存的小乘,如今毁在你的手上。”

    “白马寺掳走我妻子,是咎由自取,这些人枉称沙门,皆为魔子魔孙,我替玄奘法师清除这些魔子。”

    “谁是魔?”

    周秀突然大喝:“是你!开国县公,你灭了我沙门祖庭,六百载白马寺毁在你的手上,你是佛敌!”

    苏大为的脚步微微一停:“周秀法师是想找我报仇?”

    “除魔卫道,誓除佛敌。”

    周秀神色庄重,单掌竖在胸前,另一手,指向苏大为,口中断喝:“戒!”

    一个金色的戒字,自虚空浮现,陡然撞中苏大为的身体。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变得沉重无比。

    苏大为面色微变,双肩下沉。

    耳中听到隆隆响声。

    那金字,竟沉如山岳。

    压得他身体缓缓下沉。

    “既然你要阻我,那就休怪我无情。”

    苏大为面色平静,仿佛在叙述一件极平常的事:“挡我者死。”

    “定!”

    周秀又是一声大喝。

    他的僧袍鼓涨。

    空气中,一个大大的金色“定”字,猛地出现在苏大为身上。

    这个字,犹如一具枷锁,锁住了苏大为的手脚,禁固他的行动。

    周秀接着喝出第三个字。

    “慧!”

    律宗所修神通,都在这张嘴上。

    从他的嘴中,喷出一个金色慧字。

    慧字迎风化作一柄金剑,猛刺向苏大为的心脏。

    锵!

    一声震耳欲聋的音爆声。

    苏大为的身体向后滑退半步。

    周秀眉梢微跳。

    还来不及高兴,就见金剑剑尖突然崩碎。

    在周秀错愕的眼神下,那剑寸寸断裂粉碎。

    苏大为肩膀一抖。

    挣脱定字枷锁。

    抬脚迈步,又踏碎了戒字金符。

    向着周秀法师一步迈出。

    “我并非律宗,你拿这些律符,困不住我。”

    “你……”

    周秀法师双目圆瞪,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就见苏大为的拳头,如一柄开山巨锤,由上至下,轰然坠落。

    轰!

    地皮猛地一跳。

    周秀法师犹如一颗钉子,被苏大为一拳锤入地下。

    地面只有一个巴掌大的洞口,正噗噗向外冒着血水。

    那是苏大为的劲力过于集中,凝为一束。

    周秀法师的身体还来不及逃遁,就被这一束劲力,笔直钉入地下百丈。

    金身崩解,舍利破碎。

    肉身早就被巨力摩擦成肉丝了。

    苏大为跨过地上的血洞。

    前方,刚刚赶到的天台宗、净土宗、法相宗、三论宗、华严宗各宗法师,脸上一齐变色。

    有人低念佛号。

    有人左右顾盼。

    有和尚悄然后退。

    有僧众愤而上前。

    苏大为扫了一眼,目光落在身形高大的悟净法师,与肥头大耳的悟能法师身上。

    他二人,皆是昔年随侍在玄奘身边的僧众。

    继承玄奘法师唯识派的衣钵。

    与苏大为也是旧相识。

    “唯识宗,也要拦我吗?”

    悟能法师那张胖大的脸庞上,竟然挤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颤抖了一下,感受无形的力量自苏大为身上散发出来。

    那是杀气,又不仅仅是杀气。

    犹如汪洋巨海,冲击四方。

    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啊。

    真的是人能够达到的吗?

    只怕就算玄奘法师复生,行者师兄在此也……

    苏大为上前一步。

    这一步,刚好踩在悟能的心跳上。

    他只觉得心头狂跳,无法抵抗苏大为身上的气势,身不由主的向一旁退开。

    悟净也随之向后退了半步。

    苏大为继续抬步向前。

    “谁敢阻挡我找回小苏,我就杀谁。”

    “你……”

    “佛敌,此人当真是我佛门之敌!”

    各种细碎的咒骂声,怨毒的诅咒声。

    然而律宗周秀法师尸骨无存。

    白马寺僧众俱被屠尽。

    四大圣僧连渣都没留下。

    密宗金刚三藏也多半被苏大为击杀。

    在场的各派法师,当真就没有胆量去阻挡苏大为。

    一个个嘴里说着最狠的话,身子却乖乖向后退去。

    苏大为的目光扫过这些人,眼中露出讥诮和嘲讽。

    沙门,呵,不过如此。

    佛陀若知道他的后辈是这些人,不知会不会说一句,皆魔子魔孙,妄图窃取佛家衣钵。

    既然这些秃驴不敢出手,苏大为也没心思在此时将他们一一消灭。

    从这些法师从间穿过。

    各种混乱恐惧的气息交缠下,他走过这些人。

    抬眼看向聂苏的方向,心头却不由一沉。

    没有,聂苏不见了。

    她本应该被金刚三藏抛到这里,但是现在什么也没有。

    苏大为缓缓转头,目光扫过在场各宗法师。

    “我的妻子,聂苏去哪了?”

    被他目光扫过的人,无不胆颤心惊,乖乖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我再问第二遍,聂苏去哪了?”

    苏大为的声音里已透着压抑不住的怒火。

    到他如今的修为,原本不应为任何事起心动念。

    更不会轻易动摇心境。

    但聂苏是个例外。

    聂苏与柳娘子是他在这个世上仅存的亲人。

    也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

    从聂苏出事,他一路追杀过来,白马寺屠了,四圣僧杀了。

    金刚三藏杀了。

    方才阻拦的律宗周秀也杀了。

    但是仍没找到聂苏。

    苏大为的双眼隐隐浮起血丝。

    身上的杀意浓烈如酒。

    杀一是为杀,杀万也是杀。

    “既然都不告诉我,那我一个个的杀过去,看究竟是你们沙门的嘴硬,还是我的手硬。”

    苏大为冰冷的说着,身上元气激烈鼓荡。

    天空一时乌云翻涌。

    浓稠的云雾,遮掩了太阳。

    四下一时俱暗。

    那如海如山的云层中,隐隐看到一只巨鲸在翻滚呼啸。

    “不好!”

    各宗法师中,有人失声惊叫:“此人入魔了,不杀他,今天我们都会死!”

    “诸法师一起出手,除魔卫道!”

    “杀佛敌~~”

    一人的呼号,接着是二人,三人,佛门各宗法师大能,一齐怒吼。

    他们感觉到了苏大为身上可怕的杀意。

    那可怕的真元之力,为生平仅见。

    就连天地都为之变色。

    这是何等恐怖的巨力!

    苏大为看着诸僧或执法印,或念真言,双眼亮起血红的光芒。

    他的心中一股烦闷暴躁之意,越来越压制不住。

    心里只觉荒谬。

    你们这些贼秃听不懂人话吗?

    我非嗜杀之人,只要交出聂苏,不是不能留尔等一命。

    但你们不但不配合,反而对我喊打喊杀?

    除魔卫道?

    好啊!

    杀佛敌?

    呵呵,你们叫我佛敌,我便真做佛敌又如何?

    面色一变,苏大为右手并指如刀,直插天际。

    天策八刀,第一决,劈!

    右手手刀,自天而落。

    整个空间,随着他的手刀,发出激烈动荡,隐隐听到一种可怕的裂帛之声。

    空气,仿佛被无形的巨刃一分为二。

    左边的向左扭动。

    右边的向右弯折。

    空间像是被苏大为劈成两半。

    首当其中的是华严宗法师宗慧。

    他看着前方空间扭曲,割裂。

    脸上露出错愕之色。

    下一秒,全身汗出如浆。

    他感受到了,那种寂灭涅盘,那种会被苏大为抹杀的大恐怖。

    双手合起真言法印,口中暴喝:“宇宙万法,色心缘起,相即相入,圆融无碍——因陀罗网!”

    金色的佛光,自他双眼双手绽放。

    丝丝缕缕,无穷无尽。

    每一根丝线,就像是从宇宙初生的因,到宇宙破灭的果。

    无数因果沉浮,交织成一张金色佛网。

    这即是三界六道,因陀罗网。

    是华严宗的神通手段。

    “四法界、六相、十玄色法门,无尽缘起!”

    宗慧身后,数名华严宗法师一齐暴喝。

    各种佛光绽放,汇入因陀罗网中。

    但是,下一刻,只见一柄刀自天而落,不断放大。

    横刀!

    不,那不是横刀,而是一柄连天接地的“天刀”!

    是苏大为杀意化成的天刀。

    天刀自天而落,垂垂如云翼。

    轰隆~

    四法界、六相、十玄色,一齐崩碎。

    因陀罗网上无尽因果线,被天刀一刀斩断。

    法网裂开两边。

    天地异响之后,一切幻像消失。

    原地只剩下宗慧双手结印,两眼圆瞪那张充满错愕、恐惧、震惊、悔恨的脸庞。

    “苦……苦修五十载……今日……寂灭。”

    言讫,一道红线自宗慧头顶划下,直过小腹。

    宗慧的身体,连同空间,一齐裂开。

    一半向左,一半向右。

    华严宗,宗慧,死。

    宗慧身后华严宗法师惊慌失措,惨叫着逃蹿。

    附近的各宗法师各自发出怒吼。

    “佛敌!魔子,今日不杀汝,我沙门必定被你屠尽!杀!!”

    随着一声近乎野兽般的悲鸣。

    梵音大响。

    阵阵禅唱自天传来。

    天上的黑云破开,有金光万道。

    隐隐见飞龙遨翔。

    “无寿寿优婆提舍愿生偈,大势至菩萨,尔时天花乱坠,地涌金泉,无尽生,无尽灭,有莲自生,光照宇宙~”

    伴随阵阵梵唱之音。

    一名身材瘦削,僧袍破旧的老僧,眼含悲愤,大步向苏大为走来。

    他双手合什,口中所念,乃是净土宗《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

    “莲宗?”

    苏大为视线落在他身上。

    “我与莲宗无仇,交出聂苏,我便不杀你。”

    他的声音极为平静。

    但是在当下这种情况下,这份平静,犹如随时会爆发的火山,压抑着怒火。

    令人感到诡异而恐惧。

    “佛敌,今日我莲宗善因,代天行罚。”

    净土宗善因佛师,背后无量佛光普照。

    隐见一朵金莲层层绽放。

    整个世界,一下子被金莲包裹。

    苏大为愕然发现,自己竟站在一朵鲜花的花芯中。

    放眼看去,四周巨大的花瓣正层层向外张开。

    我在莲花中?

    苏大为心中陡然升起明悟。

    这便是莲宗的神通了。

    传说莲宗开宗法师善导,在说法时常有光明随口而出,有莲花绽放。

    被认为是阿弥陀佛的化身。

    “原来如此。”

    苏大为冷笑。

    他的神识猛地拔高。

    升向无尽高空。

    从空中俯视。

    发现自己被包裹在那朵金莲中,而金莲,又在一根巨大指尖上。

    这巨大的指尖,原来又是佛掌中的一根食指。

    那佛无边巨大,仿佛横亘于宇宙之中。

    现在再看莲花中的自己,竟是如此缈小,如同蝼蚁。

    善因暗含诅咒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响彻六道。

    “苏大为,莲花落尽之,便是你元神尽灭时,一声落。”

    嗡~

    一朵莲花花瓣凋零落下。

    花芯中的苏大为身子一震,仿佛被抽去了血肉。

    气息急剧萎蘼。

    “二声落……”

    善因的声音未落。

    就见一只手,猛地从莲花中穿出。

    那只手,真大啊。

    巨大的拳头越来越大,一拳穿过佛掌,笔直锤在巨佛的头颅上。

    崩崩崩!

    山岳倾塌,巨佛发出一声怒吼,面孔四分五裂。

    苏大为巨大的身影,一时盖过巨佛。

    一脚踏下。

    噗哧!

    莲花被践踏成泥。

    巨浮在他脚下,如蝼蚁般,被一脚踏灭。

    “区区幻想,也想阻我?”

    随着苏大为冷笑声,无数幻像一齐破灭。

    依旧是在白马寺的废墟之中。

    而净土宗善因,盘膝跌座于地,双手呈莲花印。

    却是一动不动。

    在他眉心,破开一个食指大的血洞。

    有淡淡金血从中流出。

    轰!

    苏大为一脚踏下。

    善因的法身瞬间被踏得支离骨碎,崩解成离。

    剩下其余各宗法师,一边发出怒吼,一边飞速向后遁去。

    打不过!

    逃!

    这苏大为究竟是何种怪物?

    不能与他正面为敌!

    可恶,回宗后一定要通报宗主,尽出本门闭关大能。

    如此佛敌,如果活着,沙门将永无宁日!

    恐惧的阴影,如同妖魔一般紧攥着各法师的心脏。

    心胆俱裂。

    他们再没有与苏大为正面敌对的勇气。

    只是举手之间,律宗宗慧身死道消。

    净土宗善因被一脚踩成肉泥。

    谁还是苏大为的对手?

    谁能挡住这发狂的佛敌!

    “我让你们走了吗?”

    苏大为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空空空~

    一个肉眼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的巨大领域,笼罩整个白马寺。

    所有逃遁的法师狠狠撞上去,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纷纷坠地。

    苏大为身体渐渐浮空,无数真元缠绕着他的身体。

    紫电穿空,电舞银蛇。

    他的头发发髻炸开,无数黑发如怒龙般向天飞舞。

    大袖飘舞,如上古真人。

    满天云雾都像是受到神秘力量吸引,被拉扯下来,浮于他双脚之下,绕着他的身周飞旋。

    昔有真人,餐风饮露?

    胡人模样的悟净法师,眼瞳中流露出震恐之色。

    他看向肥头大耳的悟能法师。

    两人做梦也想不到。

    昔年在玄奘法师座下听经的那个少年人,如今竟变得如此恐怖。

    “玄奘法师,您究竟教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天空中,传出苏大为冰冷的声音。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声音依然平静。

    平静深邃如海,那是一眼望不到底的大恐怖。

    “最后问一次,聂苏在哪,交出聂苏,否则,统统去死。”

    “我说!”

    悟净吃力的站起身,向着天空中的苏大为双手合什。

    所有法师从四面八方向他投来怪异的目光。

    似在问:和这佛敌有什么好说的?

    你以为告诉他,他便会放过我们?

    天真!

    悟净没有理会那些目光,向着苏大为大声道:“我们赶到时,看到一个道士把他带走了?”

    “道士?你想骗我?”

    “他说的是真的!”

    肥胖的悟能也爬起来,向苏大为大声道:“一个老道,倒骑着青驴,他抓走了聂苏小娘子,我愿以玄奘法师起誓!”

    “倒骑青驴?”

    苏大为的脸上浮起一层阴霾:“张果?”

    他喃喃道。

    张果为何会出现在洛阳。

    他为何要带走小苏?

    现在不得而知。

    深深的看了悟能悟净一眼,苏大为再问:“那道士带聂苏去哪了?”

    “那边,那个方向!”

    “好似是出城的方向。”

    悟能悟净一齐指向城西。

    苏大为深深看了一眼二人:“念在玄奘法师的份上,我今天暂且饶你等一命,但如果我发现你们骗我……你们,连同身后的宗门,统统要死。”

    这话极为平静。

    但所有宗门法师,全都心往下一沉。

    没人敢轻视,敢天真的认为,苏大为是在开玩笑。

    “怎么办……”

    “他不会真的要灭佛吧?”

    “我们……”

    “怕什么,我们又没说慌,确实是那个骑驴的老道带走了那小娘子。”

    悟能和悟净勉强惨笑。

    天空一声尖利的音啸。

    苏大为化作一道长虹,向着张果远去方向急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