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全职国医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蓄水证(下)
    霍森表现的相当惊讶,非常夸张的对司念华道:“我的朋友,这就是神奇的华夏中医吗,竟然这么牛,就像是巫术一样。”

    “是的,这就是中医。”

    司念华笑着点了点头。

    没认识方寒之前,司念华其实对中医了解并不多,可自从方寒治好了他的病之后,司念华也了解过一些中医,特别是接触过谭广平等一些比较厉害的中医,也配合方寒一起给患者治过病。

    中医的一些诊断,都是根据症状来推断,推理,某种症状有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出现这个症状之前有可能有过什么小毛病等等。

    所以一些有水平的中医人在诊病的时候就会根据自己的一些猜测去询问患者,而这种询问一旦问到点子上,就会让患者产生很惊奇的感觉。

    自己都不记得了,人家竟然能知道,这就给人一种很惊奇的感觉。

    在国内的话,一些人其实还懂一些,可在国外,这种情况就更显得让人觉的惊讶了,就像是悬丝诊脉,同样的事情放在国内和国外评价是不同的。

    国人的思维往往是很奇特的。

    同样一个很厉害的视频,要是歪果仁看到,第一反应肯定是:“哦,买糕的。”

    而国人看到之后不少人的第一反应则是:“假的吧?”

    这一方面是思维模式,另一个方面也是生活环境,毕竟国内的假货是真特么多。

    所以方寒刚才很是随意的询问就给青年一种很惊讶的感觉。

    比齐耳也急忙对方寒道:“方医生说的不错,患者确实是去年一次游泳之后出现了发烧、头疼的症状,之后就没办法排尿,检查之后发现双侧输尿管不通,双侧肾盂积水,并且做了手术,手术非常顺利,输尿管通畅了,之后术后小便依旧排不出,而且连小便的感觉都没有了。”

    “嗯。”

    方寒点了点头,并没有去问比齐耳刚才为什么没有说这个问题。

    虽然比齐耳一直都很客气,可方寒能感觉的到,这位华盛顿医院的内科专家心中其实是有些不服气的,既然不服气,故意隐瞒一些情况考教一下并不算什么稀奇。

    当然,方寒要是能想到,询问的话,比齐耳会继续说,方寒要是想不到,事后比齐耳也会提醒,可这两者却是截然不同的。

    “有没有做尿常规检查?”方寒问。

    “有的。”

    比齐耳点了点头:“小便检查白细胞非常多。”

    说着比齐耳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方寒:“这是患者前两天做的检查。”

    方寒打开看了看,检查单的白细胞超标的已经不像话了。

    “阮医生你们怎么看?”

    方寒大概看了一下,然后询问阮云飞和晋博等人。

    “我检查一下吧。”

    叶明晨上前,给患者摸了脉,检查了一下舌苔,然后道:“脉略浮,尺肤比较干燥。”

    “平常出汗多吗?”阮云飞问。

    “自从患病之后几乎很少出汗,即便是夏天天非常热的时候也几乎不出汗。”霍森道。

    然后阮云飞和晋博叶明晨三个人都相视一笑。

    “阮医生,你们是不是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司念华问。

    “不错。”

    叶明晨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个病虽然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好像非常难以给出诊断,但是从中医的角度,根据患者的病史和临床表现来看,这个病不难确诊,应该是蓄水证。”

    “嗯。”

    阮云飞和晋博也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叶明晨的说法。

    “蓄水证?”

    比齐耳听到司念华的翻译,很是不解:“这是什么病?”

    “这是中医的说法。”

    叶明晨笑着道:“早在东汉时期,也就是公元200年前后,我国的医圣张仲景就已经对这个病症有着一定的认识了,这个症候往往发生在外感病的过程中,这个病症是由于肌体大量丧失水分或者外邪郁闭肌表......”

    叶明晨说着,可能是觉的这样的说法比齐耳可能听不懂,换了一种说法:“也就是说由于某种因素,人体毛孔封闭,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然后体内水夜的输步、排泄产生障碍......”

    说起这个的时候,叶明晨很明显有一种自豪感。

    现在说起现代的一些科技之类的,西方国家就会说自己国家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发现了什么,发明了什么,可要说历史,放眼全球有几个国家能比得上华夏?

    这个病症在公元二百前前后,也就是两千年前后张仲景就有了明确的认识,这就是华夏人的自豪。

    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的老祖宗两千年前就有认识的病症,你们两千年后还闹不明白。

    司念华翻译之后,比齐耳和霍森还是听的一知半解。

    方寒想了想,笑着问:“比齐耳医生知道茶壶吗?”

    “嗯,知道。”

    比齐耳点了点头。

    方寒继续问:“那么茶壶盖上有一个小孔比齐耳医生注意到过没有?”

    比齐耳再次点头。

    方寒笑着道:“茶壶盖上的小孔要是堵住了,茶壶里面的水就流不出来,这个比齐耳医生知道吗?”

    比齐耳医生有点茫然,他不喝茶,所以还真没注意到过,倒是霍森急忙插嘴:“我知道,我知道,茶壶盖上的小孔要是堵住了,茶壶里面的水就流不出来了,茶壶盖上的小孔是为了使作用在壶内外水面上的气压平衡。是用来进空气的,如果在倒水时,壶盖密不透气,壶内缺少空气,壶嘴就会被外面的大气压堵住,倒不出水来。”

    好吧,这位白人青年果然很懂,不仅仅知道小孔堵住了倒不出水,而且还知道原因。

    方寒点了点头,道:“所以这个病症的原因其实也差不多,人体的毛孔因为某种原因堵住了,就像是茶壶盖的小孔被堵住了一样,那么自然就没办法排小便了。”

    “茶壶里面的水要是倒不出,只要不给里面重新注水,茶壶里面的水就是恒量的,可我们人总要吃饭喝水,这样排泄产生的水液就会积蓄在下焦,这就像是水池始终在蓄水一样,这个想象我们称之为‘膀胱蓄水’,所以这个病又叫蓄水证。”

    “哦,买糕的。”

    霍森又是一声惊呼:“简直太神奇了,简直太形象了。”

    如果说叶明晨的说法和解释还带着更多的专业术语的话,那么方寒的比喻和解释就相当形象了。

    把人体的毛孔比作是茶壶盖上的小孔,这样小便其实就等于是茶壶嘴了,茶壶盖上的小孔堵住了,那么茶壶嘴自然也就不出水了。

    原本有着排水管的池子是蓄不住水的,可现在排水管不出水,上面却又在注水,这宛然就成了蓄水池,蓄水证这个名字果然是相当的形象。

    “小孔,排水?”

    比齐耳虽然没见过茶壶盖上的小孔被堵住的情况,可刚才白人患者霍森解释的很明了,他自然听得懂是什么一个原理。

    只是比齐耳很是难以理解,人怎么能和茶壶相提并论呢?

    所以说这就是中医和现代医学的不同之处。

    中医在进行很多病症分析的时候会根据一些自然现象把人体和很多自然现象结合起来,比如说提壶揭盖、以形补形这些,那都是在经验和常识中总结出来的,两者有着相似之处,所以出现同样的问题就可以采用相同的法子去解决。

    可在现代医学,动物和植物都是不相同的,更别说用茶壶和人做比喻了。

    比齐耳是西医内科专家,懂得更多,医学知识更丰富,临床经验更丰富,也正是因为懂得多,现代医学的观念才更深入,所以更加难以理解。

    倒是白人青年霍森这会儿则是相当兴奋和好奇的样子。

    “医生,那我这个病能治吗?”

    “当然。”

    叶明晨接过话茬,点了点头:“不难,我给你开个方子。”

    说着叶明晨走到边上提笔写了一个方剂:桂枝10克、茯苓15克,猪苓30克,白术15克,泽泻12克。

    写好之后叶明晨把方子递给了方寒,方寒看了一下然后走到边上在边上又加了一个麻黄,3克,然后交给了司念华,叶明晨这个方子就是五苓散,方寒只是在后面加了一味药。

    司念华拿着方子给比齐耳说着,中医的药材名字直接音译,有些东西司念华也不懂,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

    而且华盛顿医院这边也是没有中药材的,这个方子的药材还要司念华去抓药。

    “小师叔,为什么您要加麻黄?”

    叶明晨凑在边上看了一眼药方,然后走到方寒边上轻声问。

    “治病要懂得随机应变,患者的这个病症是游泳后外感,发病的病史符合蓄水证的发病规律,而且病人发病后的表现也和蓄水证的主证非常一致,用五苓散自然是没错,可患者除了蓄水证表证,还兼有肺气不宣,加麻黄开腠发汗驱邪......”

    “哦。”

    叶明晨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大意了,大意了,只顾着装逼,重视了主证,把患者肺气不宣这一茬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