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玩家凶猛 > 第六十一章 蜘蛛
    李昂拎着灯笼在茶庭里逛了一圈,并没有找值得注意的东西,便与王丛珊沿着茶庭小路,步入宅邸侧方的庭院。

    平塚家族不愧是大户人家,庭院中假山林立,树木繁茂,地表覆盖白砂,白砂中铺着青石路面,

    明明面积不是很大,但因为层次丰富,布局精巧,每走出一段距离,就能看见石灯、溪流、花坛、围墙、瀑布、土山、亭台、木桥等不同景象。

    不过也许是因为长久无人打理的缘故,庭院中草木枯萎,溪水流量缩减,地面堆积着褐黄色的干枯树叶,一副死气沉沉的阴森样子。

    踏踏,踏。

    李昂淡定自若地行走在青石板路上,每踩两下青石板,就要跳过下一块青石板,手中心猿棍棒翻飞挥舞,扫着青石板两侧的枯叶。

    旁边的王丛珊一眼就看出李昂这是又太闲了,果然后者长叹一声,嘀咕道:“好无聊啊,怎么就没个鬼跳出来让我揍一揍呢。”

    “别乌鸦嘴行不,”

    王丛珊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要是实在想见鬼我也可以满足你,比如戳你一下然后说你几天不见,这么拉了。”

    “再然后我就大喊一声鬼,开始原地摇摆跳舞是吧。”

    李昂撇了撇嘴,继续拿心猿棍棒当草叉使,掀飞枯叶,搜集可能存在的线索。

    单纯战斗类型的剧本任务还好,某些以推理解谜为主要难点的剧本任务,需要玩家花大量时间在搜集线索,分析推理上,

    特别是像现在缘刻村这么大的范围内,光走一圈就要花不少功夫。

    不过两人倒不是很慌,首先大场景的剧本,任务时间通常会比较宽松,

    其次如果有潜在的、非常严苛的时限要求的话,系统也会在其他地方给予提示,

    比如钟表、玩家身体状况、天气现象等。

    眼下缘刻村上空被夜色笼罩,一时间看不出变化,还不算很急,李昂甚至有闲心唱起了自编的《圣经》rap,用来驱鬼和给自己壮胆,完全不在意日岛的鬼能不能听懂英文版本的圣经。

    “前面就是围墙了,”

    王丛珊走在青石板路上,习惯性地过滤掉了李昂的歌声,轻声道:“怎么感觉这片区域在哪里见过...”

    她的视线越过挡在前方的假山,停留在假山后方的一棵枯树上,脚步猛地停住。

    那根枯树足有三层楼高,中间分出两条枝杈,一条伸向宅邸二楼,一条伸向围墙外侧,这幅场景分明就是小笠原哲也所携带的那张简笔画。

    并且,假山后方,还隐约传来了奇怪的、像是雨靴踩踏泥地的声音。

    李昂的歌声陡然止住,他朝王丛珊比划了一下手势,将那座人头灯笼轻轻放在假山下方,二人半蹲下来,贴着枯萎灌木,绕过假山,朝前方摸去。

    绕过假山,前方景象豁然开阔,

    正如所预想的那样,前面的那棵枯树下方果然有座水井,和画中描绘得一模一样。

    水井的基座为石砖堆砌而成,基座正前方刻着红色的字,【归泉】,这一点在小笠原哲也的画中,是一团圆形线条。

    除此之外,水井旁边,还立着一个身影,正是那个浑身长满黑色毛发的人形存在。

    他,或者说它,绕着水井不断行走。

    它的脚步很慢,身上那厚重的黑色毛发随风而动,却始终看不清它的面貌,

    水井旁边一圈的暗红色土壤,因为长时间被踩踏,出现了一圈明显的脚印痕迹。

    那个黑毛生物在离开绳之回廊之后,就到了庭院里么?

    但是绕着水井走路是什么意思?

    这位仁兄属于爱喝水的乌鸦转世,还是他认为自己是头该拉磨的驴?

    李昂与王丛珊对视一眼,到目前为止,这次剧本任务给出的所有信息还是颇为凌乱无序的,各条线索之间依旧没能串联起来,

    也许关键点就在于眼前这位似人非人的黑毛生物身上。

    正当二人比划手势,准备上前试探的时候,

    水井之中,传出了清晰的水声。

    躲在灌木后方的二人瞬间停下脚步,透过枯萎灌木向前窥探。

    只听水井之中传来“哗啦”水声,像是有什么重物,从水井当中升起,

    紧接着,水井当中便响起了一阵类似喉咙咳痰的沉重低吼声,以及手掌拍打井壁砖石的声音。

    听上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从井底爬出来。

    午夜凶铃?贞子?

    二人屏住呼吸,静观其变,

    却见那头黑毛生物也停下脚步,站在井边一动不动。

    随着时间推移,井底的攀爬声愈加清晰,

    当一只湿漉漉的手掌,从水井下方伸出、拍在井边的瞬间,

    那头黑毛生物瞬间动了,冲至水井旁边,将什么东西给“拔”了出来。

    那是一个...非常猎奇的东西。

    它的主体是五颗被放大到篮球大小的人类脑袋,有男有女,

    所有脑袋都挤在一起,脸色惨白,表情呆滞,

    在头颅之间的缝隙间,延伸出了许多条苍白手臂,

    整体结构像是一只十几条腿的蜘蛛。

    蜘蛛鬼怪刚从水井中攀爬出来,就被黑毛生物狠狠抱住,

    它本能地想要挣扎,身上十几条手臂捶打在黑毛生物身上,却像是拍打在厚重皮革上面一样,发出沉闷的啪嗒声,连那层毛发的防御都无法击穿。

    “不是,不是,不是...”

    黑毛生物口中发出浑浊呢喃,长满了毛发的手臂攥住一颗人头,将其粗暴地拔了下来,丢在一边,

    又看向第二颗人头,同样呢喃着“不是”,将其掰断丢弃。

    血水四溅,蜘蛛鬼怪发出了足以伤害普通人耳膜的尖叫,却无论如何无法挣脱黑毛生物的束缚,一点点被撕扯成碎片,掉落在水井周围。

    “不是...不是...”

    黑毛生物像是产生了失望情绪,待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开始绕着水井行走。

    ...这是怎么回事?这黑毛怪表白失败,搁着掰玫瑰花瓣怅然若失呢?

    李昂与王丛珊交换了一下眼神,完全摸不着头脑,

    而此时,庭院左侧的宅邸主楼中,也传来了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