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2415章 九爷篇,不会出事了吧?
    虽然只是微乎其微的变化,封静怡还是笑成了个小傻瓜,捧着地瓜,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她相信,他不会永远漠视她的!一定,她一定能得到一个结果!不管最后好也好、坏也罢,她至少不会遗憾!习惯的角落里来回溜达着,几天来,封静怡冰冷的心田第一次窜起了一团小火。

    大步疾行地进了夜总会,霍青阳的脚步难掩逃避的急切,吧台边,招来了服务生,他却半天忘了反应:“九爷,包哥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蓦然回神,看着眼前五大三粗、露出的脖颈上还一片青色纹身的男人,霍青阳才惊觉自己干了什么。

    “九爷,是哪个不长眼的又给您添堵了?”

    这次,是要吓唬谁?

    男人嗓音很粗,粗眉杂乱飞挑,配着一脸凹凸不平的横肉,一眼望过去绝对的凶相毕露,其实,这大块肉也就是有点蛮力,人不止不莽撞,甚至比很多人还有分寸。

    视线扫过面前的两人,不自觉地就怔了怔,想起某人寒风中可怜巴巴的小模样,霍青阳还是摆了摆手:“没事了,都下去吧!”

    她都已经被赶到对过了,只是看着,那么乖,他怎么忍心?

    被指使了个来回的两人面面相觑,对望了一眼后,两人一步三回头地还是退了开去,晃着手中的酒杯,流光斑驳间,霍青阳举杯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是被身畔一阵似有若无的剐蹭惊醒地,抬眸,就见一个男子半甩着头发、急匆匆地往里跑去,衣服还有些湿漉漉的:“抱歉,抱歉!”

    突然,一道刺目的光亮闪过,似乎还伴随着隐隐的“轰隆”声,下意识地闭了下眸子,霍青阳还有些做梦的恍惚,视线不自觉地往舞台中央扫去:喝多了?

    打雷吗?

    还是他的错觉?

    明闪的舞台,摇曳的灵魂,耳边嗡嗡地作响,时不时还传来咚咚的鼓声,刺痛着迟钝的耳膜,一切似乎是一如往昔,慢吞吞地转身,霍青阳下意识地又往门口的方向探寻而去,视线才一落,就见几个人抱头跑了进来,衣服明显的黏在身上,似乎还滴着水,脑子突然“轰”地一声,他倏地就站了起来,此时,路林恰好也从办公室里找了过来:“九爷,下雨了!”

    话音刚落,眼前一道黑影已经一闪而逝,眨眼已经冲到了门口。

    转身,路林也快速跟了上去:“九爷,伞!”

    这样出去有什么用?

    多个人挨淋啊!一边追,路林一边从门口的伞篮里抽了两把伞出来,还拽住了一名服务生:“去拿几件雨衣送出来!还有,给九爷准备些毛巾热水啥的,快!”

    随后,他也马不停蹄地出了门。

    夜幕灯光下,偌大的雨水已经连成了线,白花花的一片,冰冷的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个清晰的水窝,原本就静谧的宽阔大道,此时更是空荡荡的一片,下意识地,他的视线也率先往马路对面落去:没人?

    这么多雨,应该是走了吧!他提着的一口气还没缓下去,一抹被雨水淹没的黑色身影突然冲了过来,猛地一个伸手就拽过了一个门卫:“人呢?

    对面的女人呢?”

    “啊?

    没注意啊,走了吧!”

    门卫明显有些懵,应该是被这儿突来的大雨也打的措手不及,雨衣是半开的,手里还拿着一块塑料布,似乎是正在忙着要遮挡什么的。

    “不可能!她的车子还在!”

    “人呢?

    不是让你们注意着吗?

    她去哪儿了?

    什么时候离开的?”

    揪着门卫的衣服,霍青阳怒吼着,已经明显地乱了阵脚,脑子里不停地闪过某个雨夜的场景,一阵,他的心跳仿佛都要停止了:进不了夜总会,也不在便利店,没在车里,周边再没有能躲雨的犄角旮旯了!这可不是别墅区,她不会傻得去窜小树林吧!出事了!这是夜街!这么大的雨,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想起这种可能,霍青阳吓得脸色瞬间就白了:“最后看到她是什么时候?

    她在干什么?

    她往哪个方向走的?”

    “不是让你们注意她的动向,不是让你们看着她吗?

    都干什么去了!”

    挨个扯过保安的衣服,霍青阳问了一圈,见几人都跟呆头鹅似的,气得他一脚就踹了过去:“一个都没看到?

    都TMD是瞎子吗?

    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都给我滚!全给我卷铺盖滚蛋!”

    “九爷——”风雨中霍青阳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几个人还想说什么,却被路林抢先一步挡在了几人身前:“九爷,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先找人要紧!”

    回身,给领头的使了个眼色,路林道:“还不赶紧去叫人!去找啊!”

    还等着跟霍青阳撒气吗?

    一行人瞬间做鸟兽散,路林拽着霍青阳的胳膊,道:“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么大雨,封小姐又不是傻子,也可能只是找个地方躲雨去了,你先别急,这是我们的地盘,不会有事的,我叫虎子带人出来,一定能找到的!”

    说话间,已经陆续有人跑出来被路林指挥着各个方向去找了,没头苍蝇一般原地打着转,望着近乎四通发达的路口,霍青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逡巡了一圈,还给他打着伞,路林只能替他决定:“那边吧!”

    两人刚一转身,就见前方不远处有个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一见男人佝偻着身子,拔腿就跑,本能地,霍青阳就喊道:“抓住他!”

    听到指令,附近的保镖蹭蹭地就围了过去,像是围猎的猎人追捕窜逃的麋鹿一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竟然追了半天才把男人按到了地下:“你们什么人?

    要干什么?

    放开我!放开我!”

    “九爷,他身上染了血!”

    霍青阳刚一上前,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步子一顿,路林的脸色先黑了一片,两人还未及动作,突然一抹披头散发、破败邋遢的身影踉跄着从一边的花坛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