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薄少,求你行行好 > 第两千两百十九章 是故意的么?
    容少怀不想看到张梓涵说话。

    现在关于那件事情已经完全说清楚了,就不需要她在中间再继续掺和什么。

    “哎哟,容少怀,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呀,我为了你好,我才为了你说话的,你怎么这么不领情呢。”

    张梓涵冷笑着说道,“你何必要把气撒到我身上,又不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你既然只想钓一个金龟婿,为什么要坑到我的身上来。”

    容少怀从位置上站起来,“张梓涵,你知道我容忍你已经多久了吗,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他真的很讨厌她!真的很不喜欢她!就是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事情来坑他!容少怀觉得自己能容忍的,刚才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就是因为想要把所有的话都逼问出来,所以才忍的那些情绪。

    张梓涵对于他来说,真的是连见都不想见到,看都不想看一眼的那一种。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关系,他现在也不至于跟言漾的关系弄的这么僵。

    这么的让人不知所措!其中应该怪的就是这个女人,容少怀其实也能意识到自己在这其中也是有推开不掉的责任。

    “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你那个时候是我的目标呢,不过我还是想要告诉你,现在我已经不要你了,你自由了。”

    张梓涵笑了笑说道,“更何况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做的事情是什么,也已经跟你解释清楚,以后的生活就是自己去把控。”

    她说着张望了一下,外面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好,希望你现在说出来的话,不要后悔。”

    容少怀冷笑着看向身边的言漾。

    其实他现在什么都不怕了,也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但是就是害怕言漾已经完全不信任他了。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才比较让人觉得不舒服。

    才会让人觉得自己是真的失去了很多。

    “我当然不会后悔了,我的未婚夫一会儿就到了,让你们见见什么叫做有钱人。”

    张梓涵忽然看到门外的身影闪过,她机警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朝着大门口走了两步。

    “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都等了你好久了,等的花儿都谢了,你知不知道啊。”

    张梓涵站起来有一些撒娇的感觉,嘟着嘴巴说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呀?

    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啊?

    等的花儿都谢了呢。”

    言漾看着张梓涵这个样子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还真是觉得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难不成真的说是撒娇女人命比较好吗?

    “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

    男人说话的时候神色暗淡,看上去长得也不是那么的帅,身高还可以,但是整个人的气质也没有说是那种特别高贵的气质。

    言漾撇了撇嘴,大概是因为身边的总裁实在是太多了,看的男人也多,导致面前的男人有些黯然失色。

    “给你们大家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夫,王曦,怎么样?

    是不是长得很帅很有魅力呢?”

    张梓涵挽着王曦的手臂,笑了笑说道,“我们两个认识也是一种缘分呐,我想你们两个应该会祝福我们的吧?”

    言漾不知道张梓涵究竟是在得一些什么东西?

    他觉得这件事情自己藏着就好了,哪怕她真的是找了一个有钱的未婚夫。

    也不需要在他们两个面前去有什么吧。

    难道是因为容少怀之前把所有的财产都给的事情,他其实内心是怀恨在心的,所以好不容易找了个有钱人耀耀武扬威一下?

    言漾想到这里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

    “言漾,你在笑什么?

    觉得我未婚夫很好笑吗?”

    张梓涵不得不说在言漾的面前是特别的没有安全感的。

    总觉得这个女人是在暗讽她,或者是嘲笑她。

    “不好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祝福你以后的生活过的好一点。”

    言漾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实在是不想掺和这种事情,也实在不想听别人在她面前炫耀一些什么。

    觉得这种事情特别的无趣,特别的无脑。

    “言漾,你这就走了,不会是在嫉妒什么了。”

    张梓涵恨不得所有女人都嫉妒她。

    “请问你有什么好嫉妒的啊?

    现在我身上也很有钱,你想让我嫉妒你的是什么呢?

    是你男朋友长得帅吗?

    还是说你男朋友有钱呢?”

    言漾笑了笑,张梓涵不说的话谁都不会怎么样的,可是她现在要别人嫉妒她。

    真的是有些无脑了吧。

    她再怎么样需要嫉妒张梓涵么?

    完全不需要吧!“至少我跟我未婚夫现在感情很好,不像你现在孤家寡人一个人,所有的男人都看不上你了。”

    张梓涵冷笑着,“哦,对,你还有容少怀,不过我说了他是一个无能的男人,我想你应该也懂我的意思吧。”

    张梓涵继续说道,“王曦,这段时间可是追了我很久的,我觉得也是比较合适我的,所以我就不打算掺和你们之间的事情了。”

    容少怀闻言,勾了勾唇,忽然找了起来。

    “容少怀你有什么好笑的?

    不会是自己落魄了以后不知所措了,所以才会这样吧。”

    张梓涵看着容少怀的模样,忽然蹙了蹙眉。

    她其实他这段时间自己的状态是很满意的,因为有人追求,也有人送她一些名牌包包之类的东西。

    这就已经很足够了。

    而且王曦的家底,张梓涵是去探过的,家里住的也不错啊,而且还有很多的仆人,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她嫁过去,马上成为一个阔太太就可以了。

    而且王曦真的追她追的很紧,而且也说了以后不管怎么样都是她说了算。

    “张梓涵,我应该说你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呢,还是应该说你是一个有心机却没脑子的人。”

    容少怀挑眉看向王曦,“就你这个未婚夫,你都没有搞清人家家里情况,到底是怎么样就要嫁过去了吗?”

    蠢!“容少怀,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你最好把话都给我说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