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薄少,求你行行好 > 第两千两百二十章 容忍度是有极限的
    张梓涵蹙眉看向王曦,“我跟王曦感情很好,你可不要来挑拨离间什么。”

    “我没有挑拨离间啊,你听他自己跟你讲吧。”

    容少怀缓缓的走过去,虽然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狼狈的模样。

    可是也很明显能够看得出来,其实此时此刻的容少怀还是比王曦的气场强大的。

    “王曦,你不会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吧?”

    张梓涵咧着嘴,说实话内心是有些极度不安的。

    特别是王曦进来之后再一句话都没有说,之前他们已经说好了,他竟然要说一些什么话。

    难不成是出现了什么差池么?

    “我怎么会有什么事情是瞒着你的?

    我的家庭条件受是你看到的那样。”

    王曦笑了笑,只是说着时候把张梓涵的手从自己胳膊地方给放了下来。

    “是吧!容少怀!你听见了没有?

    我未婚夫可是说好了,他所谓的家底都是我看到的那样。”

    张梓涵激动的大叫起来,“王曦,我们赶紧走吧,不要在这些人面前浪费时间了。”

    张梓涵感受到了王曦不一样的地方。

    “走?

    你觉得这个时候你还走得掉吗?”

    忽然,熟悉的男声在门口附近响起来。

    薄西泽带着身边的艾小纨很快的走到咖啡厅里面,嘴角微微扬起,心情看上去真的很不错的样子。

    “薄,薄西泽,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张梓涵慌张的看向薄西泽跟艾小纨,继续说道,“你不是说你不管容少怀了么,我之前让容少怀去找你,你不是说了你什么都不管了么?”

    既然什么都不管的话,为什么现在要出现在他们面前呢?

    “我说的话你都相信啊。”

    薄西泽双手摊了摊说道,“我还以为我说话没有什么分量,你不会相信呢?

    没想到还挺相信我说的话的。”

    “薄西泽,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张梓涵紧张的看向王曦,说道,“王曦,我们快走吧,我们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不是吗?

    我们现在就离开吧。”

    幸好张梓涵在来之前早就已经留好了一手了,要不然说实在话,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随时可能都有变数。

    至少领了结婚证之后,一切都有保证了,不会像之前那样没有安全感了。

    就算是王曦不想跟她好了,她至少还有翻本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还是能拿到一笔补偿费的。

    想到此,张梓涵依旧是很开心的状态,因为这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钱。

    “走,你现在还想走?”

    薄西泽忽然笑起来说道,“张梓涵,你这段时间做了这么多事情,现在就想离开,是不是对我们的能力太过于小看了点。”

    “薄西泽,什么意思啊,你现在不放我走,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张梓涵一点也没有觉得害怕,反而更加嚣张了,“我已经跟王曦领证了,他在炎州城算不上一个特别有钱的人,但是多少还是有点声望的,你看看我怎么样呢?”

    张梓涵冷笑着,说道,“薄西泽,你们识相点,我们就两不相欠,我不欠你们的,你们也不欠我的,大家平和一点就好了。”

    “炎州城有点声望?”

    艾小纨忽然觉得很有趣,笑了起来说道,“张梓涵,你有没有好好的跟你所谓的未婚夫?

    不对,现在不应该叫未婚夫了,你们领了证应该就是夫妻关系的才对。”

    “对啊,我现在应该叫老公了,所以你们最好识相一点,赶紧让开。”

    张梓涵现在想要的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没想到的是现在他们拦着她不让她走了。

    “你以为你真的结婚了吗?

    你以为你真的领证了吗?

    你以为你以后的生活衣食无忧了吗?”

    艾小纨觉得张梓涵好有趣,不知道,应该说她单纯还是说她实在太着急了,才会有这样的漏洞。

    “艾小纨,你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有意义吗?”

    张梓涵想要去拉王曦的手,却被他很快的甩脱了。

    张梓涵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王曦,蹙眉问道,“王曦,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还也是别人给我钱,我就做事情,我现在已经做完的事情了。”

    王曦笑了笑说道,跟张梓涵保持距离,“真的不好意思。”

    “王曦,你在说什么话呀?

    我们都已经结婚了,都已经领证了,你现在跟我说你拿了别人的钱。”

    张梓涵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王曦,又看了一下哦容少怀。

    容少怀跟刚才那个畏畏缩缩的容少怀已经完全不一样。

    他的嘴脸带着笑容,正浅浅的看着她。

    “王曦,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难道不应该告诉给我一个交代吗?

    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什么好交代的,我是别人安排过来做的这件事情,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全都完成了。”

    王曦对着薄西泽说道,“薄少,您安排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之前您给我安排的那些住宿我已经全数归还给您了。”

    “好的,剩下也没有什么事了。”

    薄西泽扯了扯嘴角。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张梓涵激动的质问着,“我知道了,是你们安排的陷阱,是不是你们故意安排这么一个人来故意引诱我的,是不是?”

    “你还不算太笨。”

    容少怀忽然笑了笑,“王曦确实是我们安排的,可是如果不是你自己上钩的话,这件事情也不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容少怀,你刚才哭哭乞求也是故意的是不是,我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种人。”

    张梓涵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见不得我好,是不是非要安排一个这样子的人来羞辱我?”

    “是你自己一直不肯放手的,我们给过你太多的机会,你不但是王常粤派过来的人,而且还想一步登天。”

    容少怀的容忍度是有极限的。

    张梓涵已经完全的超过了他的容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