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轻羽,不要这么难过,不过是一个魂将以魂祭主了,你这不是还有七个吗?一个魂将以魂祭主,就能让你晋级到天命者,再来几个,说不定就能直接晋级到半神阶了。”看着夜轻羽,云河笑着说道。
    然而,不等他话音落!
    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已经瞬间被恐怖的一脚击飞出去!
    面色一变,不等云河躲开,下一瞬,黑色的身影一闪,蕴含着强大力量的一拳再次袭来!
    眸光一凛,云河猛然蓄力抬起双手,想要迎上夜轻羽的攻击!
    然而,力量撞击到一起的瞬间,根本没有撑住一秒,砰!的一声巨响,云河已然被打飞出去,整个身子瞬间砸入石壁之中,蓦然喷出一口血!
    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人再看去时,夜轻羽苍白的手,已然扼住了云河的脖颈。
    这是,力量上的完全碾压!
    看着眼前的夜轻羽,云河的眸中升起满满的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不过是天命者,而且刚刚进阶,实力怎么会强到这个地步,难道真的是因为信仰之力吗?
    看着被夜轻羽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云河,台下的观赛者同样是傻眼了!
    一个半神级别的强者,竟然被刚刚进阶天命者的夜轻羽吊打?
    这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可是,看着赛场上终于要取得胜利的夜轻羽,邱少泽等人的面上却再也升不起任何的笑容和喜悦。
    只因为,现在的羽毛,是最痛苦的!
    她获得了足以战胜云河的力量,可是这种力量,是用梅有药的命换来的,是她根本不想要的!
    “难怪那个人说,除了妖帝之外,你将会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原来,说的是这个吗?信仰的力量真的很可怕啊!”看着夜轻羽,云河说道,鲜红的血顺着嘴角流淌着,面上却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
    “既然你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水若初了,那就再死一次,重新投胎吧,把原来的那个水若初,还回来!”看着云河,夜轻羽说道,扼着云河脖子的手一点点收紧,冰冷的眸中一片血红之色,嗜杀而危险!
    眼看着下一瞬,夜轻羽就要要了水若初的命,就在这时,三道身影蓦然袭来!
    砰!的一声巨响,夜轻羽蓦然被打退!
    同一时间,三道熟悉的身影已然挡在了云河的面前,幻言,江俞,冰女,她曾经最重要的魂将,家人,伙伴!
    “想要杀了我们主人,就先杀了我们。”挡在云河面前,看着夜轻羽,江俞说道。
    “你们以为我不敢吗?”看着眼前三个昔日的魂将,夜轻羽说道,血红的眸中升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你们难道忘了,多少次受伤的时候,是谁给你们包扎的伤口,多少次命悬一线的时候,是谁救的你们的命,你们难道忘了,当初说好的,我们是永远的一家人?!”看着眼前的魂将,夜轻羽说道,眼眶不禁变得湿润。
    “害死梅有药的不是云河而是你,梅有药是为了帮你晋级到天命者才牺牲的,如果不是你执意要和巫天族作对,如果,不是你执意要赢得这场比赛,梅有药就不会死。
    他的死,是你这个主人的失职!”看着夜轻羽,江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