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风天翼和二叔夜坤等人也上前说了几句话,看着眼前可以叫自己姑奶奶的小豆丁,不仅一囧。

    行吧!百年的时间,二叔儿子的儿子都有了,可不得叫她姑奶奶吗?

    “对了,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我们什么时候成为同一战线的了?”看着和补天宫的人在一起的月流觞和风连城,夜轻羽眸光微眯,在她魂飞魄散之前,还刚和七大古国打了一仗好吗?

    “话不能这么说嘛,七大古国都亡了一百年了,还分什么敌我,起码现在,我们都是人族。”看着夜轻羽,月流觞笑着说道,“还有那边的臭狐狸。”看向一边的墨夕。

    “谁跟你都是人族。”抱着青玉骨伞,墨夕给了某人一个冷漠脸。

    “我错了,我一百年前错了还不行吗?能不能不要这么记仇,我们这次可是来帮你的。”看着夜轻羽和墨夕,月流觞满面悲愤道。

    “谁教的你小子这么没眼神,想要寻求原谅,也不表示表示?友情续缘费了解一下。”夜轻羽笑着说道,做了个钱的手势,她可是早就听说了,短短百年的时间,这货已经从当初的朱雀第一首富,成了现在荒人界第一首富了。

    半个荒人界子民的钱加起来还没他一个人的多,不把他扣出来一点,她好不容易和平的荒人界就要被这货搞出荒人界经济危机了。

    “一百万两,不能再多了。”月流觞说道,拿出一张大额银票满是肉疼的拍到了夜轻羽的手里。

    “这才只是你自己的,还有他的呢?”瞥了眼一旁的风连城,夜轻羽说道。

    “他的凭什么要我给?”月流觞不干了。

    “他没钱啊!又是和你一起来的,你不给谁给,好歹你们也是同病相怜,你这人怎么这么点同情心都没有。”看着月流觞,夜轻羽说道。

    “谢谢兄弟了。”拍着月流觞的肩膀,风连城笑的一脸谦虚。

    “谢哥屁,借的,记得还我。”月流觞说道,再次掏出一百万两银票拍到了夜轻羽的手中。

    “墨墨,我赚到钱了!可以养你了。”举起手中的两张银票,看向墨夕,夜轻羽炫耀道。

    “嗯嗯,真能干。”墨夕笑眯眯的应道。

    众人,“.......”能不能来个人的拍死这俩货。

    终于,夜轻羽的目光在所有熟人的身上一遍一遍的扫过,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却没有发现自己想要见到的那一道身影,不禁看向了古夜族老族长。“老族长,我爷爷,他没来吗?”

    她之前就听说过,爷爷之前是在夜王府住着的,后来因为上了年纪,又生了病,为了延续寿命接到古神界古夜族了。

    因为古神盛会的事,她连回古夜族看爷爷的瞬间都没来得及,可如今,已经到了这样决定生死的时刻,她突然怕了。

    她怕如果再见不到爷爷,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疼爱她的爷爷,有点傲娇,有点口是心非,却始终把她放在第一位的爷爷。

    被她偷吃了宝贝人参,宝贝莲藕,还舍不得怪她的爷爷。

    就在这时。

    “没良心的臭丫头,现在,想起爷爷了。”伴随着一道苍老而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老管家和秦老的搀扶之下,那一道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身影闯入视线的瞬间,夜轻羽的双眼瞬间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