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卷末 传承的底蕴 (上)(5800)
    2017年,5月7日,中午,邵家大宅。
    平平无奇的周末。
    成绩优异,底气十足的十六岁黑长直美少女,此时正在享受自己圣举选试倒数最后一年多时,为数不多的几个闲暇假日。
    面前的桌上,三面曲面屏拼接在一起,一面用来看虚拟偶像,一面用来玩游戏,一面用来扫论坛,再搭配赛博朋克配色的霓虹灯光,当真是好不快哉。
    但是,得享如此美妙时刻的邵霜月,却无法专心在游戏上,而是时不时颇为焦虑地侧目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人影,表情带着惊悚。
    这一分心的行为,自然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少女操控的人物当即走位不慎,被人抓住破绽,控在当场,然后敌方五人齐出,直接将其碾杀在地。
    “我说,好哥哥啊,你看我打游戏也就罢了……”
    人物死亡之后,总算抽出空暇,邵霜月摘下耳机,她转过头,声音颇为酥软,甚至带着颤音道:“你为啥非要抱着一把刀啊?”
    能看见,在黑长直美少女的身后,正坐着一位容貌俊秀的青年,他此时一脸肃然地坐在邵霜月身后的位置上,怀中抱着一柄极长的直刀,看着对方打游戏。
    “我的好妹妹,当然是和我的刀培养感情,进行胎教。”
    对于邵霜月的疑问,苏昼的回答言简意赅,然后提示道:“你人物复活了,继续啊。”
    ——神特么胎教!
    一脸懵逼的邵霜月转头看向电脑,她控制自己的人物继续在游戏世界之中翱翔奔驰,但是脑海中却始终回荡着‘胎教’这两个字:“是谁有了?孩子是谁的?不对,首先该问的应该是为什么是刀?”
    至于苏昼,却是并没有思虑太多,而是继续专心致志地抱着灭度之刃,看着邵霜月又送了一次。
    自从苏昼从月球归来后,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月的时间内,苏昼意外的非常清闲——兽神界的神兽如果没有全面暴动,那么也轮不到他这个魔龙大杀器出场,而清剿世界各地的黑恶组织这种事,在三大神秘组织都覆灭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杀蚊子用氢弹。
    至于探索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各类遗迹和秘境,便是三大超凡书院,以及全国各地各类专业修行者的工作,倘若没有昆仑秘境那等的重要程度,也无需苏昼出马。
    故而,这段时间,苏昼除却正常的教书育人,诲人不倦外,一般就待在家中陪陪家里人,清扫一下家里阳台上基本隔几天就要清理几回的露水史莱姆,为智慧树施肥浇水。
    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雅拉的问题——自从蛇灵转移到苏昼个人空间中,趴在智慧树上后,苏昼的个人空间和智慧树上,也开始出现零星的露水史莱姆了,而且和外界平平无奇,和水滴也没什么区别的露水史莱姆不同,出现在智慧树上的,赫然是进化版的‘圣水史莱姆’!
    经过测试,苏昼察觉,圣水史莱姆的治疗效果,居然堪比8号圣水,,令他不禁啧啧称奇。
    “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你放在家里的那个十字架的问题。”
    对于苏昼的无端猜测,雅拉摇头回复:“它净化掉了所有负面的灵气,纯粹的灵性充斥这片小区,所以周围的灵性生物才那么多——还记得你以前楼下的那个花草店老板吗?他家里的那只花仙子,就是这种环境的受益者。”
    至于为何个人空间中也开始出现这种奇妙的灵性生物,雅拉的回答也很是简单:“无中生有,凭空孕育出一整套灵性眷族,本来就是神木一系的拿手好戏,蟠榕不死树甚至能让普通的草木都变成木蜈蚣,智慧树固然还处于幼年期,但感化露水变成圣水史莱姆,又有何难度?”
    “味道还挺不错,有点甜。”
    对此,苏昼并没有任何感想,他尝了尝圣水史莱姆的味道,点头称赞道:“你不来一点吗?”
    “……我只要你的血就够了。”
    随着苏昼的实力进步,雅拉的体型也在逐步增加,不过增加的幅度,却并没有之前那么大。倘若说,原本刚刚进入统领阶时,雅拉只能伪装成手表亦或是半顶帽子的话,那么现在的雅拉,就可以伪装成口罩亦或是手套。
    而除了这些繁杂琐事之外,苏昼唯一的要务,便是陪灭度之刃,以自己的灵力,孕育其中的刀灵。
    在月球时,苏昼其实就已经察觉,在愿力的浸润下,灭度之刃就已经有了颇为强大的灵性,它甚至可以主动调动自己的力量,来辅助苏昼进行战斗,可谓是省了苏昼不少力气。
    但是,这种灵性还很朦胧,如果要按照人类对比的话,那么现在就还是胎儿状态,最多也就蹬一蹬腿,并没有清晰地自我意志。
    所以,苏昼便要以自己的灵力不断引导刀灵成熟,并且进行提早教育,培育刀灵的力量和灵慧,让它的本质在出生之前就变得更加强壮。
    简略的说,就是胎教。
    随身携带刀剑,对于苏昼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可是可以合法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个体,别说拿一把刀,他拿核弹头理论上都是合法的,不过很显然,他现在的状态,对身边的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你随身携刀,以自身灵力温养,是一种方法,但是我有更好的一个建议,就是拿这把刀去砍其他强大的超凡生物,让它多见见血。”
    对此,在苏昼看邵霜月打游戏时,雅拉提出一个极其合理的建议:“归根结底,灭度之刃都是一把刀,而刀是要用来砍人的,你不让它见血,难不成用它切菜?”
    “其实我觉得,对我来说,这这两件事其实可以算是一件事。”
    苏昼认真的答复道:“有一说一,假如算上恶魂的话,我都能吃。”
    “……倒也没错。”蛇灵思虑片刻,发现的确如此,对于此人而言,战斗和做菜并无本质区别。
    “饭好了!该吃饭了!”
    很快,饭点到了,苏昼强制带着邵霜月前往楼下吃饭,而何姨已经准备好一桌的饭菜。
    虽然说,对于如今的苏昼而言,吃不吃饭都差不多,但是吃东西依旧是他的个人爱好,而且全部吃完后,看着何姨满足的表情,他也觉得心情不错。
    此时,邵家大宅中只有他们三人——自文姨腿好了之后,邵叔便仿佛是要补偿回这么多年的病痛那般,一直都带着对方全世界乱飞,过二人世界。
    而邵启明前段时间和小队一齐参加了一个东海遗迹相关的探索任务,今天下午才结束。
    “何姨啊,我晚上就不在这里吃。”
    午饭之后,苏昼便拎起灭度之刃,准备出门:“辛苦你了!”
    “这有啥辛苦的。”对此,何姨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托苏昼和邵启明的福,他们身边的人在修行方面都能得到最好的指点,何姨自然也不例外,原本就筋肉强健的对方,此时此刻更是皮膜坚韧,呼吸匀畅,赫然是灵气循环依然达到小成,抵达了觉醒初阶的地步。
    而苏昼晚上出行,正是为了庆贺勤行书院,邵启明他们小队,第一次成功独立完成高难度遗迹探索任务,他将请小队所有人在西京大吃一顿,放松一番。
    2017年,5月7日,晚,西京赤霞大酒店。
    坐在包厢的沙发上,体会着周围堪称凝冰一般的气氛,关万径感觉自己很累。
    心累。
    前一段时间,作为勤行书院学分排名第一的小队,关万径和自己的诸位队友,也即是黎夜雨,李寒山,金琼与邵启明几人,前往东海的一处龙宫秘境执行初步探索任务,虽然因为兽神界方面的相关事宜,在任务的一半,金琼就中途离开,但他们四人还是完没完成了秘境探索任务,找到了秘境的控制中枢,并重新启动。
    依照勤行书院的制度和他们如今积攒的学分,以及众多任务完美完成的评价,关万径很清楚,自己未来已经根本无忧,出了书院后,哪怕是他闭着眼选也能去任何一个正国相关单位担当中层实权的领导,哪怕是安全局这种国家超凡暴力机关,他的功绩也足以当一个队长,亦或是继续和队友组成一个尖刀队伍。
    但即便如此,对未来没有任何忧虑,关万径还是很累。
    心累。
    在外人看来,勤行书院菁英小队是一支沉默寡言,异常精锐,无论是纸面实力还是实际战绩,无论是笔试还是实践都分数极高的顶级队伍,队长黎夜雨只要下达命令,那么无论人么艰难险阻他们都能克服。
    实际战斗中,他们的配合非常默契,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心有灵犀,而在台面上,整个小队也是男俊女美,哪怕是关万径自己其实也就是健身过度,肌肉多一点,魅力肯定是有的。
    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只完美的小队,无论是硬实力软实力,颜值还是气质,全部都符合‘顶级’的定义。
    但是,在关万径看来,自己所在的这个队伍,在私底下,实在是太怪了!
    队长黎夜雨,沉默寡言,身材高挑的冷面黑长直美人,是行走于阴影中的通幽行者,她下达命令时言简意赅,气势冷冽果决,无论是侦查还是潜入都十分令人放心。
    但是,她每次出任务之前,都会拿出自己父母的照片,用一脸觉悟的表情凝视着上面的面容——每次关万径都忍不住想要吐槽‘你父母还没死呢为啥摆出一幅回忆杀般的样子?’‘不要立旗啊!’。
    而狙击手和侦察手李寒山,几近于不发一言,很符合寻常人对沉默无感情狙击手的所有认知,他身具神鸟血脉,可以执行空中狙击,超远距离狙击等寻常狙击手无法办到的任务,是一等一的远距离进攻手。
    但是,不说话也就罢了,李寒山这家伙一有空闲时间就一脸肃然地看着手机,不知道究竟看着什么消息,表情凝重的就像是要滴出水来,这氛围,搞的关万径自己的心情都不禁沉重三分,开始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和未来的去向。
    至于辅助进攻手邵启明,倒是一如既往的笑着,开朗,阳光,温和,极具亲和力——他也是执行城市任务时,负责和本地人和其他队伍沟通的最佳人选……但是最危险的就是这个家伙!
    据关万径所知,邵启明随身携带各类高危造物,无论是连幽灵都能被腐蚀的‘幽冥剧毒’,亦或是经过瘟部强化过,针对高防御超凡生物的强腐蚀超凡真菌,他身上都有携带——甚至这家伙,还携带有一定量的重放射性物质!
    “邵兄弟,我说,这玩意真的可以吗?我的意思是,这东西合法吗?”
    关万径当初小心翼翼询问这些玩意是否真的可以随身携带时,邵启明温和地笑着道:“我觉得这是法律允许的东西。”
    ——但我亲爱的达瓦里希,这玩意在发光啊!
    大家就不能普普通通地出任务前吃喝一顿,然后带着正常的武器,有着正常的氛围,不要立那么多flag,简直就像是执行金盆洗手前最后一次任务的冷酷气质出发吗?
    身高已经超过两米的壮汉想到此时,不禁虎目圆睁,辛酸的泪水在心中流淌——他只是想要好好吃顿饭,吹逼,喝酒,吃烤肉,和正常的团队一样和谐,队内气氛不要这么冰冷沉寂而已啊!
    如此想到,关万径那宛如铜浇铁铸一般的严肃面容,略微松动了一点,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抓起桌前的一把辣椒花生,沉默地吃了起来。
    而正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超过老爹,将其打至退休,回家好好陪陪老妈的黎夜雨;正在忧虑自己小说追读和月票,思考下一个推荐什么时间来和存稿够不够的李寒山;以及正在思索,自己的光属性灵力是否能够控制辐射,而神木之力是否也能借助辐射成长的邵启明,注意到了关万径沉重无比的叹息,不禁心中涌起思潮。
    “专心习武,将身体磨砺至如此境地,关兄如此奋勇,想必是在家乡有什么不得不击败的敌人吧?”如此想到,黎夜雨的表情不禁肃然几分。
    “身负家乡108口人的血海深仇,加入学院,一边磨砺自己,一边探寻敌人,结果却发现敌人是学院高层……”下意识地脑补出一连串的学院流剧情,李寒山仍然面无表情,但是却已经思考到几百章之外的最终决战剧情……至于最终boss是谁,嗯,自家带队教授似乎就不错。
    “是觉得饭菜来的太迟了?可是金琼和阿昼都还没来,没办法上菜啊。”而邵启明同样也在暗中思虑:“说起饭菜,阿昼怎么还没来?”
    不过很快,随着一声颇为欢快的声音,众人的思绪被打断。
    “来了来了来了~”
    欢快的语调响起,一道金色的靓丽声音打开包厢大门,金琼哼着轻快的小调,步入房内——而迎接她的,便是八只肃然冷酷的眼睛。
    “来……了……苏教授就在后面……”
    顿时,金琼的声音就低了下来,而黎夜雨起身去迎接她,金琼就坐在对方旁边的座位,两人顿时就用灵魂通讯交流了起来。
    “你和苏教授一起来的?”
    “嗯,兽神界那边有神鸟打算挑战我,苏教授便过去督战了一下,然后带我过来了。”
    金琼还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在任务中途中途离开,以至于让自己的队友们感觉不高兴,所以语气都有点小心翼翼:“他刚才正在接电话,马上就到。”
    很快,结束与偃圣通话的苏昼便进入包厢内部——这一次,迎接他的便是十只严肃无比的眼睛。
    “……你们这气氛也太严肃了吧?开心一点啊,这次可是我请客!”
    哪怕是苏昼也搞不懂为什么气氛会这么严肃,也只能归为‘这大概就是菁英小队的团队氛围8’这个原因:“上菜上菜,服务员呢,说了不要等我的。”
    吃饭的过程,就无需赘述,总之,庆贺菁英小队第一次独立完成高难度秘境探索任务的晚宴顺利结束。
    而在庆功会结束后,苏昼便向所有在场之人发出邀请。
    “还有一年多,大家就要毕业了。”
    如此说道,青年随意的说道:“到时候,要不要考虑来新世界探索部实习?不是强制,就是问一下。”
    苏昼虽然威严十足,但的确不是那种会用自己权利强制做什么的人,而对于苏昼的邀请,在场所有人都在认真思考。
    “要问一下我父母,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阻碍。”黎夜雨如此道,她原本就没有详细的打算,无论是留在勤行书院当教习,还是去道纪局当相关从业人员,感觉都有点无聊,而新世界探索部虽然目前并没有什么人手,但是一年多后,应该已经基本完善。
    【我家中长辈叮嘱我好几次,说‘苏教授朝哪走,我就朝哪儿走’。】李寒山则是发送在小队群中,这也不奇怪,如今的明面上的拟道领头人物就是生圣和苏昼,作为拟道家族成员,李寒山自然是要选一边走。现在看来,他们选的是苏昼。
    “我无所谓!”关万径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他的确是无所谓,他是习练灵武之人,无论是安全局还是新世界探索部,只要不让他去当文职人员都行,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区别。
    “好啊。”邵启明礼节性的回答了一下,因为哪怕是小队中的其他人都清楚的很,邵启明实际上现在就已经在探索部中工作,只是没有官面上的职位而已,他的去向根本不用思索。
    我能不去吗?金琼虽然想要这么回答,但实在是提不起勇气——更何况,她和邵启明一样,除却官面上没有她的名字外,实际上早就被默认划分在苏昼的基础班子里面了……徒呼奈何。
    更何况,哪怕是金琼也很清楚,在正国这边并无任何靠山的自己,苏昼的一方,其实就是她自己最好的选择。
    “很好,感谢大家的支持。”
    虽然并没有极其明确的答复,但苏昼已经非常满意,这样一来,基础的核心班子,以及第一批探索员典型也算是找好了,虽然说其他超凡书院的学员也不是不行,但是不谈熟悉程度,他们的实力和精锐程度又怎么比得上自己一手培育出来的菁英呢?
    晚宴之后,便是解散时间,黎夜雨和金琼说要去步行街转一转,而李寒山有事,已回学校宿舍。
    关万径本也想回宿舍做几组锻炼,继续修行。
    但他却没想到,在自己打算离开时,正在和邵启明聊天的苏昼却转过头,拍了拍他肩膀,示意有事找他。
    “最近我有时间——你之前不是说,你的师门一系想要见我一面吗?”
    如此说道,苏昼带着笑意与关万径对视:“瑞安武馆,唯武一系——这算是正国最强的灵武修行派系了,对于你们,我其实也很好奇。”
    “咦,你答应了?”
    对此,关万径不禁一愣——每次他提起这件事,苏昼都说‘下次一定下次一定’,他原本以为这是敷衍,没想到这次还真的记住了:“那我要通知一下师傅他们……”
    “不用。”
    对此,苏昼微微摇头,他抬左手,示意上面的代理终端,他的表情略显严肃:“偃圣已经和我说过了,时间紧迫……后天,我们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