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女频同人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60章我是那朵白莲花(30)
    无往不利的投资者云大小姐惨遭滑铁卢,近日财经板块头条几乎都是这个。

    还上了个热搜。

    云彼律却暗自得意,一反之前的焦虑。

    他最近收到一份报告,里面的内容让云彼律呼吸不畅。

    原来,他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女儿云菲菲,竟也不是他的!!!

    多么残酷的现实。

    之前养的那个白眼狼云溪已经不知道死哪个沟去了。

    现在这个云菲菲竟然是他老婆跟别的男人生的。

    抬头看天,只觉天空有朵很大的绿云罩顶。

    云彼律报复了他那不忠的老婆还嫌不够,又想用收拾云溪的方法收拾云菲菲,找不到云菲菲,便准备拿她投资的公司撒气。

    结果还没等他下手,云菲菲就出事了。

    云彼律美啊,珍藏多年的红酒拿出来,喝点!

    陈溪这边也在喝。

    亚热带的风吹来了烤全羊的孜然味。

    傍晚没有那么热,气候宜人。

    海滩上燃起蒸腾的篝火,肥美的烤全羊滋滋冒油。

    火光下,陈溪捏着酒杯,看着那个专注烤羊的男人。

    “投资的事我处理好了,酒店后天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天我准备动手。”

    他有条不紊地向她说着俩人布局已久的规划。

    “那天结束,你有时间吗?”陈溪问。

    男人握着烧烤酱的手一顿,半瓶酱险些都撒上去,还好陈溪手疾眼快,给他踹一边,放过人家的烤全羊吧!

    “我厌食症还没好。”他犀利的视线紧紧地锁着她被火光燃亮的脸庞。

    上次她要雇男演员刺激他的事儿,他还没忘。

    陈溪心里翻白眼,厌食症还是个宝宝,放过它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想约你看场电影。”

    康铭为她做了多少事,她都记在心上。

    好像有什么东西,捆住了她的情感,让她很难感受到天雷地火那般的男女吸引。她的心仿佛被什么锁住了。

    康铭为她做得越多,她晚上梦到的那些片段就越多。

    梦里的她跟那个白天狮子晚上是人的男人山盟海誓,醒来心里却越来越空。

    所以陈溪打算挑战下。

    锁住的心并不妨碍她凭直觉做出正确判断。

    “看电...影?”康铭脑中浮现出一电影院的群众演员,每个都长了欠啃的脸。

    溪溪要走!

    这个可怕的念头充斥着他的心,呼之欲出的恶念值又要失控。

    “嗯,单纯的看一场电影,你要是理解成约会,也没问题。”

    康铭的脸上浮现不敢置信地光芒,她的意思,难道是——

    陈溪作势撒盐,“我虽然没办法回你同样的感情,但我想试试。等云家的事尘埃落尽,我们试试——”

    话音未落,康铭不在身边了。

    奔着放一边的电脑过去,拿起来跟打了鸡血似得,噼里啪啦敲键盘。

    恨不得马上搞垮云家。

    陈溪哑然失笑,这男人也太心急了。

    想到上个世界的妖王,似乎也曾十分认真地恳请她,给一个追求的机会。

    这该死的爱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云菲菲投资的高端酒店终于上市了。

    在外界一片质疑声中,开盘暴涨。

    瞬间翻了十五倍。

    一个亿变成了十五亿。

    这个结果不仅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更让等着看热闹的云彼律猝不及防。

    这,这涨得会不会有点邪门?

    这一战成名,但出席发布会的云菲菲却高调宣布,她只是代理人,真正的幕后老板另有其人,而那个人,跟云家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这一番言论造成了巨大影响,不由得让人揣测云家父女之间是否有嫌隙。

    这么大的手笔竟跟云彼律毫无关系?

    接下来的操作就更神了。

    云菲菲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布了一份dna检测报告,宣称她与云彼律的父女关系是一场误会。

    陪着她一起出席的,还有云家上一任大小姐云溪。

    更让人惊讶的是,云溪竟然是云菲菲幕后老板。

    从云菲菲和云溪的站位以及云菲菲对云溪恭敬有加的态度,世人坚定猜测,云溪才是整件事的幕后主谋。

    云溪以高调的姿态在发布会上怼了云彼律,云彼律心脏病发作,被人抬了出去。

    轻松搞定一个,报了云彼律追杀康铭的仇后,陈溪的视线又穿过人群,与前排的傅西棠对视,那毫不掩饰的挑衅眼神让傅西棠勾起嘴角,对她竖拇指后,起身离开。

    会场外,康铭跟傅西棠不期而遇,俩男人对视。

    “是你。”康铭用的是肯定句。

    怪不得上次远远看了眼就觉得这小子格外欠揍。

    这股讨厌的气息背后藏了个十分膈应的灵魂。

    “好久不见。”傅西棠用手拂过额前的碎发。

    康铭鄙夷。

    无论这家伙长什么样,从内散发的讨厌气息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

    “这次是我输了。”

    傅西棠也是到人家股票上市后才知道被声东击西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上制造亏损投资失败的假象,暗地里操纵股市。

    也只有梅九才能做到瞒天过海。

    “你哪一次不是输?”康铭看着他的眼神像是看白痴。

    从古到今,这家伙无一例外的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傅西棠僵了下,嘴角抽抽。

    要不是有时空法则限制禁止互殴,他现在就想跟这嘴贱货玩命。

    虽然说的都是事实,但那个欠扁的表情...

    突然,傅西棠像是想起什么,露出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多的表情。

    “追女人用了这么多年都搞不定,连手都没给你牵一下吧?”

    也只有在择偶问题上,才能肆无忌惮地嘲笑人家。

    回答他的,是康铭抬腿一踹。

    傅西棠飞出去了。

    仿佛听到了自己骨头咔嚓的声音,傅西棠竖起中指。

    “靠,你违反规定...”

    公然打同僚哦,不要脸哦!

    康铭从他身上抬腿迈过,是的,迈。

    羞辱够了,又想起什么,康铭驻足,嘴角挂着鄙夷的笑。

    “我和溪溪既有夫妻之名又有夫妻之实,你说的手都没牵到是不存在的。”

    上个世界,拜堂了!录像他都留着!

    现实里,十块钱一次,买五送一!

    有名又有实,说溪溪是他老婆,除了溪溪自己不同意,还有人反驳吗?

    傅西棠一脸问号,睡了?

    怎么做到的?

    梅九的女人不是被下了锁心劫?

    靠,这小子开挂啊,有没有管管的?!

    康铭又补充了句更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