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女频同人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61章我是那朵白莲花(31)
    “溪溪跟我缘分注定,她想起我那是早晚的事,至于你...”

    康铭拿脚尖踢了下躺在地上的傅西棠,满是幸灾乐祸。

    “你留下的种,你睡过的女人,都将永生不理你。”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康铭就等着看这货的热闹。

    “我的种?哦,你说云菲菲那个脑残女啊,哈哈,我们离开后,她就永远停在这个时空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傅西棠要笑出腹肌了。

    梅九这痴情男要不要这么搞笑,一场游戏一场梦,梦中事当不得真,他还真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投入那么多?

    康铭意味深长地哦了声。

    没关系?呵呵。

    “我这么优秀的男神,怎么会倾心智商有问题的书中人?”傅西棠笑得肋骨疼,那也要笑。

    感觉康铭说了个巨大笑话。

    “话不要说太满。”

    “就那种恋爱脑上头的女人,随便哄几句就好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以为谁都跟你那女人似得,那么难搞?”

    傅西棠私以为,追个女人追得肝肠寸断的,也只有眼前这位爷了。

    “呵呵。”康铭只回他俩字。

    云菲菲智商或许不高。

    但有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跟他家溪溪在一起久了,学个皮毛对付这路作死男也够了。

    “就算你能跟在她身边又如何?且不说她有锁心劫不会为任何人心动,就说她那如风一样的性子,你抓得住她?”

    回答他的,依然是康铭飞起一脚。

    去吧,追风少年。

    傅西棠舔舔嘴角,靠!

    竟然把英俊的自己打到吐血,这是恼羞成怒吗?!

    傅西棠看他的背影,嘴瞥到底儿。

    “好好一个大神,追女人费那么大劲儿,啧。”

    丢神格哦。

    看他多好,潇潇洒洒,游戏人间。

    康铭揍了欠扁货,突然想到溪溪昨天对云菲菲说的那些话。

    得不到的,永远在躁动。

    溪溪能答应他约会,听起来是个巨大进步,但...

    约会后呢?

    她对做任务复活的事根本不积极,每一个世界都很勉强。

    康铭甚至怀疑,她跟自己约会,就是想了却最后一桩心事。

    最后心满意足的去死...

    对,她就是要作死!!!

    这个认知让康铭骤然变冷。

    一个抱着烤地瓜满脸是伤的混混美滋滋地经过。

    这是他当好人后的第一天。

    抬头却见那个揍了他们一个多月的混世魔王康铭近在咫尺,脸黑的吓人。

    混混的烤地瓜落在地上,吧唧糊成一片,瑟瑟发抖,跑路的力气都没有。

    就差跪地举手哭喊一声,康爷!我们真学好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们来一次被收拾一次,后来几次康爷还一本正经地给他们讲起了和谐社会的重要——

    康铭是被陈溪念叨烦了,给这些不长眼睛送上门的来个反弹。

    混混们被他念的,也可以说被他打的,实在是扛不住了,一个个弃暗投明。

    木有想到当好人的第一天,又遇到康爷了!

    就见那黑脸阎王朝着他一步两步地走来,混混哆哆嗦嗦。

    康铭抬手,混混闭眼。

    手落在混混的肩膀上。

    “可持续发展,很好。”

    混混满脑问号,康爷这说的是啥?

    云菲菲跟云溪出来,刚好遇到被康铭胖揍一顿的傅西棠。

    傅西棠从地上站起来,本是不在乎云菲菲的,可是想到康铭那个诡异的眼神...

    傅西棠用手抓了下头发,整理了衣服,单手撑树,忍着被康铭踹出来的疼,做了个自认完美的造型。

    他要证明给康铭看,女人这种不带脑袋的生物,随便放放电就有了。

    刚巧云菲菲看过来,一震。

    傅西棠以百战百胜的深邃眼眸向她看过去,欲说还休的眼神,一如所有男主般的深邃。

    “拔吊无情。”陈溪也看到了,幽幽吐出四个字。

    云菲菲又不震了。

    傅西棠:...???

    “拿你当棋。”

    陈溪只用了八个字,就勾起了云菲菲的真.怨妇之魂,捂着嘴一阵反胃。

    傅西棠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甘地朝着这边走来。

    他倒要看看,梅九的女人对云菲菲这个脑残女施了什么妖法,竟敢无视他的魅力?!

    云菲菲下意识地退后一步,朝着反方向看过去。

    “不战而溃?”

    陈溪就这么四个字四个字的往外蹦,但说了就好使。

    云菲菲不逃了,挺直腰杆。

    对啊,她跑什么!

    始乱终弃的又不是她!

    拔掉无情的也不是她!

    怕个锤子哦,上!

    傅西棠脚步一顿,眼见着陈溪轻松搞定云菲菲,心里火山喷发。

    这女人是魔鬼还是秀儿!

    陈溪路过傅西棠时,停下,傅西棠被她看的心里毛毛的。

    这女人...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那就麻烦了。

    梅九那家伙护食啊,他又打不过梅九...

    不过可以偷偷的来一段...春风又绿江南岸?

    “人渣。”陈溪丢下俩字,潇洒离去。

    “废物。”云菲菲也模仿着陈溪,紧跟陈溪的步伐。

    傅西棠心中天雷阵阵,不相信自己从没失手过的魅力竟接二连三的被蔑视。

    写书的是有锁心劫,注意不到他有多帅还说得过去。

    云菲菲之前还跟个巨大花痴似得...现在怎么会?

    “菲菲!”傅西棠叫住云菲菲。

    “你,还好吗?”深情款款。

    云菲菲心一动,想到了那一晚,他——

    “坟头草动也无声。”陈溪一句,就把她从理想拽到了现实。

    心若有你,风吹草动也心疼。

    心若无你,坟头草动也无声。

    何必拿自己的感情填了人家的花名册。

    猎艳本上的一个名字,不值得用一生的感情去填写。

    过去的惨痛就当是智商税,但未来要在自己手里。

    陈式洗脑鸡汤一起涌上心头,云菲菲再看傅西棠,仿佛此男脸上已经刻上了巨大的渣滓二字。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只是想问下,你和宝宝还好吗?”

    傅西棠故意说起孩子。

    一般女人提起孩子,都会动摇,他再趁虚而入,再好不过。

    傅西棠得意地看向陈溪,这女人口才厉害又如何,云菲菲终究是怀着他的孩子,虽然他没打算让这个孩子活着出来,但现在却可以利用下。

    云菲菲看看傅西棠,又回头看了眼陈溪。

    陈溪这次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伸出一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