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312章 武压一代,皇妃们争的光!
    外面圣火神宫和火岩族的强者们,看得心惊肉跳。
    嘭~~!
    某望台的兜天宫主坐不住,抓爆了茶杯。
    嘴角急遽抽搐几下。
    那双妖气萦绕的瞳孔,逐渐蜕变的幽黑森然,紧紧盯着镜面。
    虽然圣火神宫的天骄修为高,战力强。
    无惧其他势力。
    可此刻是一群携带道器的作弊者,轮番轰砸,是块绝世神铁,都能打废了,更遑论是人。
    火岩族长内心微震,有点担忧族中那些个天骄。
    一双拳头捏的爆响。
    特别那些小门派、散修,凝视一件件道器,惊得眼珠子掉一地。
    陷入懵逼呆滞之中。
    皇朝底蕴真如此了得?
    那可是道器呀。
    他们多少人活大半辈子,连件灵器都没捞着。
    人家倒好,居然人手一件道器。
    怎让人理解接受得了。
    别说这些小门派,就算大势力的大人物们,亦震撼吃惊至极。
    就算皇朝,也难拿出超过三件的道器。
    更别说给自家年轻一辈人手一件。
    这阔绰的过分。
    这大秦皇朝,哪是皇朝,是土财主呀。
    于此时。
    山谷内‘轰隆隆’的震响。
    寒木奇出手极果决,翻天印撼地砸下。
    翻天印虽是仿制的。
    但要知。
    真正的翻天印乃不周神山炼化而成,那可是撑起洪荒大千世界的柱子,仿制的,就算只拥有十万、百万分之一的威能,恐怖毁灭力也难想象。
    寒木奇虽无法完全发挥‘翻天印’威能。
    但也足够应付通天四五重。
    “找死。”
    圣火神宫那位教子,乃是一头黑纹魔牛,拔地而起,便是七八丈高,一拳撼天,当即轰出喇叭状的灵力光圈。
    光圈不停扩大,吸纳周边天地之威加持,抵挡翻天印垂落速度。
    “去!”
    另一只手翻掌向上一顶,祭出一方漆黑旗子,狠狠朝翻天印砸去
    那一方漆黑旗子乃是道器,也是圣火神宫为以防万一留的手段。
    虽是下品道器。
    但这位圣火教子乃是通天四重,境界修为战力上,远超寒木奇,催动道器的威能更大,便与寒木奇持恒。
    圣火神宫和火岩族的天骄,虽然也懵逼于这么多道器的出现。
    但更清楚,此刻若退,必败。
    故而纷纷祭出恐怖灵器,轰杀向血子妃等人。
    如今他们唯一的优势是,通天境熟练比大秦一方多,且修为、战力也高不少。
    不过……
    道器!
    整个狭窄的山谷,弥漫的全是道器之威。
    刀鳞祭起东盛皇刀,本就修炼刀道的他,可谓得心应手,一刀劈击,狭长的十几米刀气。
    刀气又分化几百、几千。
    狂砍山谷。
    一次接着一次。
    下手之狠,饶是外面观战的人,亦感觉眼皮狂跳。
    这是下死手。
    感觉没打算让人活。
    除他外。
    流虎催动浑身体修之力,涌入阳武皇天尺,爆发道道恐怖的皇天神芒璀璨,横天而劈,山谷轰隆,轰隆,轰隆,遽震砸响。
    山谷被直接劈开一道七八米宽的裂痕。
    耿伊雪几乎同时祭出十国宗鼎,演化恐怖的十国异象,联合翻天印一起镇压,将那一方漆黑旗子都镇下,那擎天而立的魔纹牛头青年,巨躯崩裂,血,与肉,混杂碎衣,朝混乱的虚空飞溅。
    云溪祭出火鸦壶,三十丈火鸦腾空,无边火焰吞没山谷。
    六人都清楚‘十二赤皇’的事,及与火岩族恩怨。
    倘若在外面遇到,铁定是你死我活。
    因为此刻是‘源地’禁制杀人,所以,双方都忍着。
    但该狠,就得狠,就算不杀死,也得打残废,最好留条命即刻。
    五件道器狂轰乱砸。
    圣火神宫和火岩族的天骄双手发颤,手上的灵器都被砸报废了。
    “一群疯子!”
    之前打劫血子妃的几个天骄,逃脱出来,回望一眼,哪还有山谷,早就被夷为平地,甚至打沉了十几米。
    附近的大地、山岳都因砸击而摇晃震颤。
    从此,可想象到何等凶残。
    “这两群人是废了。”
    “我们走。”
    为首那个青年天骄不想掺和。
    此刻掺和。
    就是送死。
    寒木奇打出道道阵印。
    寒冰之力极速笼罩,顺着翻天印侵袭而下,暂时拖住圣火教子。
    “找死!”
    圣火教子身上的黑纹炽亮,狂吸天地之势,崩碎寒冰。
    寒木奇喊道,“娘娘!”
    血子妃得提醒。
    施展‘三丈囚牢’,锁定圣火教子,隔绝他运用天地之势。
    “破。”
    圣火教子身上黑纹释放黑芒,宛若刺猬一般,瞬间轰爆‘三丈囚牢’。
    “助我。”
    圣火教子战力了得,比寒木奇更强。
    他朝另几个圣火神宫天骄大喊。
    若他脱困,铁定能逆改战局。
    只是。
    “太阳神针!”
    血子妃祭出‘红葫芦’,内藏四十九太阳神针,袖手一挥,太阳神针如火,破开圣火教子的黑纹光防御,贯穿他的眼瞳。
    ‘啊’的惨叫响起。
    那一面漆黑旗子短暂失去支撑,被翻天印镇下,一股厚重至极的重压,将圣火教子的黑纹魔牛巨躯压得崩血,不停缩小,压跪于地。
    “走,快走。”
    其他人预感不妙,开始突围。
    但就突出去三人。
    其他人被砸的残废,躺在破碎山谷中。
    寒木奇渡空,站在圣火教子面前。
    伴随‘咳咳’,圣火教子吐出一股股鲜血,面部浮现黑纹,一双瞳孔流血。
    “混账!”
    大广场的望台,兜天宫主眼神陡沉。
    那是他儿子。
    在他注视下,被打得这么惨。
    秦皇!
    他转望某望台上的年轻皇者,元神传音,威胁道,“你记好了,圣火神宫的人若出了事,本宫主绝不放过你大秦任何人。”
    陈初见仍旧翘着二郎腿。
    沉默不语。
    威胁,他听到了。
    懒得去辩驳。
    就盯着镜面。
    与他一样,许多人也盯着。
    风景秀丽的山谷,四周山丘被夷为平地,寸草不留。
    这还算克制了。
    若真不要命的打,方圆百里,大地沉陷都有可能。
    “一人一件道器,你们的皇帝出手真阔绰。”
    圣火教子语气愤恨。
    面部扭曲,时而抽搐。
    显然,太阳神针的攻击给他的眼睛造成巨大创伤。
    寒木奇只问:“火晶”
    圣火教子啐了一口血,突然冷笑,“想要火晶,别做梦了。源境规定不准杀人,本教子不给,你们也杀了本教子,你们顶多废掉本教子。”
    寒木奇一听。
    顿时沉眉。
    就怕遇到这种什么都不怕的。
    寒木奇不信邪。
    瞬间施展冰封,冰冻圣火教子的手臂,猛地一抽,将圣火教子的手臂扯断了。
    圣火教子‘啊啊’的惨叫,在地上翻滚。
    却狂笑,“就这点手段吗。”
    流虎、刀鳞等人沉眉。
    这家伙真是死了心的不交。
    而且,最开始他说的那话,有点冒犯皇妃,这样的人留着,真是祸害。
    “先废掉他们。”
    寒木奇提醒。
    “我们交出火晶。”
    其他人一听,可没圣火教子这么硬气,纷纷交出火晶。
    “废掉。”
    寒木奇还是一喝。
    紧随着响起一阵‘凄惨’的叫声,耿伊雪等人将所有人悉数废掉。
    拿着火晶围上圣火教子。
    “哈哈哈。”
    圣火教子肆笑,仿佛一点惧怕被废掉。
    血子妃凝视。
    徐徐道,“若是外面,你会死的很惨。”
    “秦皇的皇妃?”
    圣火教子笑的更放肆,“真不知道若把他的皇妃送到床上,是什么滋味,今天本教子吃亏了,没法享受,但以后机会有的是……!”
    “放肆!”
    一听圣火教子的话,刀鳞等人顿生杀意。
    ‘轰隆’,血子妃猛地探爪,抓进圣火教子的额头,刺穿头盖骨,啊~~,圣火教子发出更痛苦的惨叫。
    “你有恃无恐,无非仗着有妖灵,妖灵不灭,你仍旧可重生,无人奈何得了你。”
    血子妃娇媚的声音响起,却有点不寒而栗,“可,人有时候,活不如死。你听过点天灯吗,用灼火焚烧元神,死又死不了。”
    “你……!”
    啊~~!
    圣火教子头盖骨被掀起,将元神拘拿而出。
    外面,画面瞬转。
    山谷一幕消失。
    “殿老。”
    外面兜天宫主却早关注,再控制不住站起身,朝四殿老抱拳道,“大秦皇朝的人,太凶残无道,如此残杀我圣火神宫的弟子,恳请殿老出手阻拦。”
    画面消失。
    是刻意为之。
    偌大的荒神大广场,诸望台中的人环绕荒神像。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所有境面的画面。
    各有各的关注。
    方才,因为道器齐出,引起不少人目光注意,此番大战,可谓血腥,为避免更多关注,造成不好影响,所以,只能暂时切换。
    不过兜天宫主如此恳求,四殿老也得出手,不然,真出人命了,那坏了规矩。
    倒是天剑皇主、拓跋修等密切关注画面的朝国之主,纷纷望向陈初见。
    但见陈初见气定神闲。
    悠哉翘着二郎腿,坐看闲云起。
    一副自大狂妄的姿态。
    但作为大秦邻边的天风皇朝之主,拓跋修一定程度了解陈初见,这家伙邪乎的很,从小王朝到皇朝,到吞并古国,用了两年。
    这要说出去,铁定能吓死人。
    “真是个威胁。”
    拓跋修说实话,也有点怕了陈初见。
    看似自大狂妄。
    但鬼知道在算什么?
    毕竟,若没点谋算智慧,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当上皇主。
    那位四殿老瞥陈初见一眼,满是疑惑。
    按理说,这时,这位该发话,怼兜天公主了。
    却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当然。
    他们不清楚。
    陈初见对六人的做法,很满意了。
    还有什么话说?
    源地之中几人没威胁了,他又瞎担心什么?
    担心他们的道器太厉害了,把那两群人给打爆了?
    这该是大荒神殿该担心的。
    也的确。
    一位羽化境殿执,已干预了。
    他降临到山谷,羽化神威瞬间笼罩血子妃等人,将他们压迫镇压。
    此刻,血子妃已将圣火教子的妖灵拘拿,催动灼火逼迫。
    论起狠辣,南云雅、安以荷等皇妃,都不及血子妃。
    这点,从当初对付厉云霄就看得出来。
    可谓是诛人诛心。
    “我乃殿执黄士禀。几位。源地争夺,有规定在先,不可杀人。请莫坏了规矩,速速放了人。”
    黄士禀阻止道,羽化威又压迫几分。
    “殿执。”
    几人心头陡沉,元神相互传音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而是躬身。
    毕竟,来人是羽化境,威胁太大了。
    血子妃身体被压的微颤,一口血从喉咙涌出,又被她吞了,不露齿的笑道,“前辈,我们没杀人,人都还活着的。“
    听此,黄士禀嘴角微抽了一下。
    虽人到中年,经历无数事,心境沉淀极稳,但也有点怕血子妃,折磨起人,简直狠的发指。
    “可你要知道,你拘拿他的妖灵,若长时间不会身体,他也会死的。”
    黄士禀说道。
    寒木奇走上前,拱手道,“前辈。此人出言不逊,相信前辈已知晓,而且拒不交出火晶,我们搜查也没找到,只能出此下策。”
    “请前辈放心,点神火活动结束后,我们会保护他的妖灵不灭,并带他的肉身一起,出源境后,就放了他。”
    ……
    末了,寒木奇补充道,“前辈,我们也没触犯规矩吧?”
    黄士禀眯眼。
    望向圣火教子的妖灵道,“你将火晶给他们吧,不然,本殿执也只能按规矩行事了。”
    圣火教子的妖灵承受巨大痛苦。
    的确应了血子妃的那句话,生,不如死。
    由殿执出面。
    他也没只能认了。
    而且,妖灵创伤,对他影响极大。
    他的妖灵极速生出一个漩涡,从中吐出无数火晶。
    流虎等人惊愕。
    难怪在身上都搜不到。
    敢情藏在妖灵之中。
    当然,他们也吃惊,这位教子竟然能在妖灵中开辟空间,的确非凡。
    圣火教子藏着的火晶数量不少,足够开启八座‘荒神火炬’。
    也难怪他打死不交。
    获得火晶,血子妃也将妖灵塞回圣火教子的身躯,却暗自捏碎了圣火教子的一部分妖灵,小动作,黄士禀也看得出。
    只是苦笑。
    羽化神威也收回。
    本宫记下了。
    血子妃吃了暗亏,却也聪明,知晓在别人地盘上斗不过,也没硬碰,如今要护道器,更要护火晶,拖不得。
    “前辈,我们先告辞了。”
    寒木奇拱手,率领几人离去。
    身后,黄士禀的苦笑转为阴沉寒冷,“哼。皇朝蝼蚁贱民,敢在本殿执眼下猖狂,该……!“
    话陡停下。
    因为此刻身处源地,众目睽睽,慎言!
    当然,若是在外面,别说慎言,他抬手直接抹杀。
    查探几人的伤势后。
    他难得管,也离去。
    不管是皇朝,还是神宫,在大荒神殿面前,依旧如蝼蚁。
    “噗呲!”
    出山谷不久。
    血子妃、耿伊雪、云溪同时吐血箭。
    寒木奇、刀鳞、流虎转眸一看,面色沉着,“娘娘。“
    “没事。”
    “羽化境威压的确强。”
    “走吧。”
    血子妃抹去血渍。
    通天与羽化隔着一道沟壑,的确难逾越。
    山谷一战。
    血子妃几人收获不小。
    之前有点燃五座‘荒神火炬’的火晶,加上山谷获得的,此刻他们已拥有能点燃十六座‘荒神火炬’的火晶。
    几人一致同意,先拿得气运龙晶。
    不过路上却遇到极渊之地的天骄,那群人修为极恐怖,通天五重、六重也有。
    故而,几人只能避开。
    极渊之地的天骄清楚这群人手上有不少火晶,趁机追击。
    另一边。
    安以荷、南云雅、商扬等人获得不少机遇,实力突破一些,同时遭遇天剑皇朝的十五位天骄合围,双方大战。
    虽然人数上,七人不占优势。
    但安以荷的手段特殊。
    加上南云雅施展‘东皇钟’镇压,及神剑御雷真诀协助,两人便挡住好几位。
    商扬得独孤求败传授,剑道造诣提升不少。
    一剑斩飞何墨城。
    与四王世子一同牵制余下几人,僵持不下。
    暗中蛰伏的幽冥皇朝天骄杀出,打算渔翁得利。
    何墨城、商扬选择罢手,共同对付幽冥皇朝。
    打的幽冥皇朝一个措手不及。
    渔翁没当成,反白白被抢了火晶。
    抢了火晶,商扬与天剑皇朝的天骄拉开距离,徐徐道,“你们虽人数多,但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再打,就是两败俱伤,被他人有机可乘,还浪费时间,不如你我各走一边如何?“
    不过,天剑皇朝的天骄仍没走,犹豫不定。
    “走吧。”
    领队的那位天骄深深凝视安以荷、南云雅、商扬等人一眼,思索片刻,才道,“这几人有道器护着,一时半会难以奈何,的确浪费时间,先去抢其他人。”
    何墨城死死盯着商扬。
    满心不甘。
    之前虎幻城羞辱大秦。
    结果如今被一剑斩飞,何其耻辱。
    只是,其他人都已离开,他一人也难成事,只能跟随离去。
    “呼!”
    众人暗吐一口气,南云雅望向安以荷和商扬,提醒道,“我们现在已齐聚点燃九座‘荒神火炬’的火晶,要不,先点神火,再去找子妃妹妹如何,单我们几人,容易吃亏。”
    几人想了想,也同意,朝最深处奔去。
    期间,被灵皇族的天骄盯上。
    那群人大部分都是通天三重以上,甚至有两位通天六重坐镇。
    文秀等文庙的天骄,及时出手相助。
    省不少功夫。
    几人愈发清楚,尽快拿到气运龙晶为妙。
    不仅是他们。
    大罗皇朝、拜月皇朝等势力的天骄,亦纷纷赶赴深处。
    ……
    ‘荒神火炬’,位于源地深处一座雕刻无数人兽等奇特图案的巨石门前。
    巨石门与一面巍峨的峭壁镶嵌。
    极度神秘。
    上刻‘荒神’二字。
    没人探究门户中有什么秘密?
    都将注意力集中于荒神火炬。
    它高约莫三十丈。
    犹如撑天柱。
    雕刻无数神秘的人纹图案,及法纹,及有八十一个特殊的深孔。
    每个深孔都延伸一个凹槽,盘绕而上,直通‘荒神火炬’顶端。
    将八十一枚火晶打入八十一个深孔。
    然后,深孔中会窜出神火,顺着凹槽汇聚于顶端,形成一簇旺盛的神火,熊熊燃烧,即便遥远的荒神大广场,也能看到。
    于此时。
    八十一深孔中会飞出气运龙晶,及一些天地奇宝。
    有强大的灵器。
    有宝药。
    有灵丹。
    有天地奇石。
    等等。
    “子妃姐姐。”
    南云雅发现血子妃几人的身影,顿喊一声。
    “是两位娘娘。”
    耿伊雪也如释负重一笑。
    迈步走去。
    “你们得了多少火晶?”
    血子妃问安以荷。
    “能点燃九座。”
    安以荷回应,也问道,“你们呢?”
    听询问。
    血子妃与耿伊雪几人对视一笑,“十六。”
    “能开启二十五座荒神火炬,就能得二十五倍国运,陛下知道,一定会很高兴。”
    南云雅也笑了笑。
    至少这能证明,她们有用。
    众人点燃神火,拿到了气运龙晶,及诸多奇珍异宝。
    正打算离开。
    安以荷望一眼那‘荒神’石门。
    突然顿了顿。
    “怎么了?”
    血子妃疑惑。
    安以荷盯着门户中央,有十二凹槽。
    与之前她在玄幽峡谷看到的崩天玉及相似,甚至一模一样。
    “你带玉晶了吗?”
    安以荷问血子妃。
    “带了。”
    血子妃取一枚递给安以荷。
    安以荷查探四周一眼,偷偷将‘荒神’石门上的十二个印记一起影像。
    然后,寻找一些获得气运龙晶的散修,用资源兑换不少气运龙晶。
    当然,也抢了一部分。
    八十一倍的皇朝国运,他们了三分之一左右。
    算是最多的。
    灵皇族、八部皇朝、海皇殿等超越神宫级的势力,培养的天骄很强,都是通天境,以通天五六重为首,也占据很大一部分。
    “差不多了,先走吧。”寒木奇观望四周,不少人都虎视眈眈,他对几人传音道,“再待下去,难免生变故。”
    不少势力可看到他们得了不少气运龙晶,及天地奇宝。
    若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还没等他们走,文庙的人走上来。
    十三人同时警惕。
    安以荷、南云雅和血子妃认识其中的文秀,但也没放松警惕。
    安以荷神色微异,内心大概清楚这群人之前相助的目的。
    文秀淡笑上前,朝安以荷躬身,朝几人拱手道,“我们并无恶意。之前,我还与你们陛下一起吃过饭。”
    “多谢文公子之前相助。”
    血子妃还礼。
    但戒备仍没放下。
    “举手之劳。”
    文秀淡笑,望安以荷,问其他人道,“我们单独和她谈谈吗?”
    寒木奇拒绝道,“抱歉,我们要出去了。”
    安以荷转眸,对寒木奇道,“等我一会。”
    语落。
    安以荷走上前。
    文秀也走到一边‘荒神火炬’下,躬身道,“拜见圣女。”
    “我不是什么圣女,我是大秦皇妃。”
    安以荷否认道,“你有何事,尽快说。”
    “文颜渊已把圣女的事告知文庙了。”文秀一语惊人,安以荷也猜测对了,文秀继续道,“庙中诸老想请圣女回文庙主持大局,继任文庙道统。”
    “文庙没人领导?”
    安以荷意外。
    文秀道,“文庙一直在等圣女,一直寻找圣女,目前由诸文老共同管理。不过只是暂时的,等圣女回文庙,就能继任大统。”
    “抱歉。我不相信你的话。“
    安以荷转身。
    文秀却问道,“难道圣女就不想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吗?不想知道文庙的秘密吗?圣女只有回文庙继任道统,才能真正强大,才能知晓更多。”
    安以荷停顿一下。
    陷入深思之中。
    她其实是愿意的。
    因为她不傻。
    若她成文庙掌舵人,将掌管一个巨头势力,不仅能帮助自家陛下。
    而且在后宫中,将拥有绝对地位。
    只是,她大秦皇妃,需要得自家陛下的同意,或者等自家陛下替她决定。
    迈步走入人群。
    见安以荷沉默,血子妃、南云雅询问道,“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我们走吧。”
    安以荷喊道。
    寒木奇、商扬望向文秀,眉头微沉。
    “保护圣女。”
    文秀走回队伍。
    与文庙众人商定,跟随身后。
    “文庙的人似乎对这群大秦人很在意。”
    灵皇族的人困惑。
    刚才他们准备抢夺,文庙的人就立即出手了。
    “接近三十倍皇朝国运,这群人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要不,联合其他势力……”
    灵皇族某位天骄眼闪一道厉光。
    其他人也蠢蠢欲动。
    着实眼红。
    几十倍皇朝国运,太眼热了。
    “算了。文庙的人不好惹。”
    领队天骄放弃。
    若单一的大秦皇朝,他们一点不惧。
    观看文庙跟随,是铁了心要护。
    这巨头,暂时惹不起。
    天剑皇朝、八部皇朝等朝国势力,何尝不看得眼热。
    但见那些更强的存在都没动手。
    他们也不蠢。
    当然,总有几个不怕死的。
    没等文庙出手。
    近十件道器一通狂轰乱砸,白白丢了刚得的气运龙晶及宝物。
    到此刻。
    所有人才算明白。
    这群大秦人不好惹。
    人手一件道器。
    吓人一跳。
    陆续有天骄回荒神大广场。
    圣火神宫、火岩族等一批人,是最早回来的。
    每个人咬牙切齿的盯着大秦望台上的年轻皇者,默默退到了自家望台。
    见圣火教子没事,兜天公主才松一口气。
    但得知妖灵被毁一部分,圣火教子伤及本源,怕没个几十年,无法恢复,气得他差点暴跳,冲杀向陈初见。
    所幸,知晓身在何地,又暂时压制住。
    人不停回来。
    许多人极高兴。
    特别一些散修。
    他们可非单独行动,而是‘志同道合’的汇聚一群,夺火晶,点燃神火,获得的宝物,平分了,得到的气运龙晶,则卖给朝国势力。
    不仅陈初见想到了,用资源换取。
    其他朝国也想到了。
    一块气运龙晶,换取的资源吩咐,一皇朝国运的气运龙晶,又八十一块,全卖了,可想而知,个个都得不少资源。
    能不乐吗。
    半天后。
    安以荷十三人终于出现在漩涡门户。
    她们的出现,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此刻才发现,这三位皇妃何其优秀?
    难怪那位年轻皇者,舍得让她们去历练。
    敢情个个都非凡。
    犹想起之前所见的情形,他们的内心此刻仍旧震撼。
    “那位秦皇倒是真好福气呀,为什么我们就遇不到这么好的女人?”
    不少人越比,越是不甘,感觉世道不公。
    那位年轻的秦皇,功成名就,在祭祀上大放异彩。
    连皇妃都如此出色。
    人美,风情独特,芳华绝世。
    又是天骄。
    手段非凡。
    联合其他人,夺了近三十倍皇朝国运。
    就像是上天宠儿一般,让人嫉妒如狂。
    连三大帝朝中及各巨头的骄傲天骄们,也侧目凝视。
    换做以往。
    哪个女人能得他们一眼关注。
    血子妃、安以荷、南云雅三女能察觉诸多目光,内心也骄傲,这次,她们赢得荣耀,没给自家陛下丢脸,何尝不高兴。
    见大家都无事,鲁班、李时珍等人方才松一口气。
    十三人回望台。
    文庙的文秀等人,深深凝视一眼。
    亦是回到文庙的望台,将源地的事,告知文庙大人物们。
    “陛下。”
    血子妃没到望台,便邀功一般飞扑向陈初见,笑颜如花的道,“猜测我们夺了多少气运龙晶?”
    安以荷、南云雅何尝不是满面笑容。
    寒木奇、商扬等人个个是笑容,显然,收获不小。
    “多少?十倍?”
    陈初见笑问。
    “切。”
    血子妃端起茶,喝一口道,“陛下太小看臣妾了。”
    撒娇。
    绝对的撒娇。
    相比按耐得住的安以荷和南云雅,血子妃喜欢表现自己,骄傲的说道,“二十九倍。其中十六倍是我们夺取的,还把圣火神宫和火岩族的人收拾了一顿……”
    “陛下。”
    寒木奇等人躬身叩拜,将气运龙晶及宝物递给陈初见。
    “宝物自己留下吧。“
    陈初见只取了气运龙晶。
    二十五座‘荒神火炬’获得宝物资源不少。
    不过这是他们应得的。
    二十九倍皇朝国运,的确属意料之外。
    但血子妃喋喋不休的讲解一路大战时,安以荷将玉晶影像递给陈初见,道,“陛下,那上面的凹槽与崩天玉相似,臣妾刻画下来了。”
    崩天玉!
    望着‘荒神’石门上的印记,陈初见可以确定,的确是崩天玉的凹槽。
    不过,不是一块。
    而是十二块。
    难道‘荒神’石门的钥匙是崩天玉。
    而且有十二块。
    怎么之前有凶魔族异象,此刻又有崩天玉印记?
    这大荒神殿与凶魔族有关?
    没想通。
    也难得去想。
    陈初见也将玉晶收起,道,“这事,就别让人知道了。”
    荒神像下的镜面,没呈现深处画面,应该是掩藏什么秘密?
    不节外生枝,最好是装作不知。
    “对了,文庙的人找过你吗?“
    陈初见问道。
    安以荷沉默。
    张良、李时珍、鲁班、焰灵姬和顾曼曼等都望向安以荷和陈初见。
    “找过。”
    安以荷点头,紧紧凝视陈初见的神情变化,道,“说了一些事。”
    安以荷没打算隐瞒。
    将文秀说的事,悉数告知。
    让陈初见拿主意。
    陈初见思忖片刻后道,“此事,等祭祀活动结束后再说。”
    安以荷点头。
    望台被瞩目。
    陈初见脑海中的崇拜点一栏,时而跳跃。
    这几天,他算是吃了三位皇妃的软饭,得了不少崇拜点。
    不过。
    既然是他的皇妃,就得优秀。
    天骄争雄,点神火。
    八十一火炬在深处燃烧,犹如八十一坐火焰山,蔚为壮观。
    三大帝朝的超级巨头,倒是格外关注火炬。
    连端坐主位的大荒神殿殿主圣流云,亦观望深处,露出一抹笑容。
    等一天后。
    点神火时间已过。
    所有视线再度回归荒神大广场。
    那位殿老简单一番的客套言辞后,迎来了‘启神典’‘祭荒’‘召天灵’等活动。
    按照祭祀的含义。
    启神典,乃是与至高荒神对话。
    而祭荒,则是供奉荒神。
    召天灵,便是召唤荒神之灵祈福。
    四大殿老齐聚。
    抱着一本巨大的石书,口吐玄奥音节,没人听得懂,但随着诵读,大荒神殿区域,神辉普照,无数信徒跪地伏拜。
    诵读完后。
    荒神大广场中横推出八十一座高台。
    每个高台面积极大。
    这就是祭荒。
    炼制‘万魂神丹’祭祀荒神。
    炼制‘荒神鼎器’祭祀荒神。
    以及御兽登天,启送祭品。
    李时珍和鲁班凝视着,却觉得事蹊跷,不由望向陈初见。
    陈初见有三女服侍,更是悠哉,就算此种肃然情形,也不忘享受帝皇待遇。
    惹得不少人羡慕,嫉妒,恨。
    恨得牙根痒痒。
    望台施展禁制隔绝。
    陈初见也没传音,只是笑道,“什么祭祀。无非是借外人炼丹,炼器,为己所用罢了,故意找的名头。”
    “陛下这一说,到的确是。”
    李时珍说道,“万魂丹,又名破劫丹,乃是轮回境突破逆天境之用,服用后,可引动九天雷劫洗礼,从而登上逆天境。另外也能辅助逆天境突破真仙,属于中品上古道丹。”
    “李爱卿能炼制?”
    陈初见问道。
    “有材料,便有七成把握,不过……“
    李时珍忧虑道,“若臣炼制成了,只怕会惹麻烦。”
    知晓李时珍能炼制,那些超级巨头势力还不打主意。
    “这个你放心,只要大荒神殿开得起价格,替他们炼一枚又何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