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313章 术业有专攻,老夫炼丹,重在心诚!
    源地深处,‘荒神火炬’熊熊燃烧。
    三大帝朝望台亭阁中。
    帝影交谈。
    如高居云端的裁决者,自成一界。
    设置恐怖禁制。
    无人能听得谈话内容。
    可观望那谈笑神态,仿佛似与大荒神殿同乐。
    皇图霸业谈笑间!
    兴许如此。
    启神典结束,便是祭荒、召天灵。
    八十一高台悬浮,内藏空间法纹,如黄金帝撵一般,外面看,并不宽敞,但内部的空间极广袤。
    炼万魂神丹,炼荒神鼎器,彩头不小。
    二十倍皇朝国运。
    大荒神泉三份。
    三百万极品灵石。
    极品宝药‘凤血泪’一株。
    大荒神殿‘客卿’尊位三名。
    除十倍皇朝国运诱人外,大荒神泉与客卿尊位,相比而言,更诱人心。
    大荒神泉,拥有洗涤进化血脉之神能。
    更能提升修为。
    锻造肌骨。
    容颜不老。
    于女修者而言,更是巨大诱惑。
    客卿尊位,乃大荒神殿设置的特殊身份,虽不为大荒神殿效命,但能得大荒神殿力量保护,及气运庇护,每年能获得相应资源。
    更重要的是。
    客卿尊位,地位更在‘殿执’上。
    行走东荒,神殿、神宫、皇教、皇朝等都得礼遇,位列‘大人物’行列。
    头彩,肯定是所有奖励都能拿到。
    当然,不乏有优秀者,会授‘客卿’尊位,奖赏国运,及大荒神泉。
    “祭荒开始。”
    那位主持的四殿老高声宣布,拉开序幕。
    “此等盛事,老夫也去试试。”
    荒神大广场上,某位须发皆白的老辈,踏神光迈向一座悬浮高台,望向下面茫茫人海,拱手道,“老夫玄冥,对丹道有所涉猎,那位炼器大家,可与老夫一同丹器同炼,向东荒诸大家讨教一番,以庆祭祀盛事。”
    丹王玄冥!
    诸多望台上,大势力中的大人物们,纷纷侧目,颇为惊讶。
    这位丹王名头不小,今已能炼道丹,传闻神武帝朝都曾邀请入帝朝为官,却被委婉拒绝,只因他潜心丹道,深怕诸事分心。
    此番出山,怕是为切磋较量来了。
    “费某斗胆,与玄冥前辈一道。“
    某势力中的一位魁梧火眉汉子,渡空而动,朝玄冥跨空而去。
    许多人都认识。
    火眉汉子乃是器鼎皇教的器道大家,费皓。
    两人强强联合,给人压力不小。
    两人商定奖励归属。
    而后进入高台之中。
    有人开头,陆续有许多丹道、器道大家纷纷冲入。
    天风皇朝。
    八部皇朝。
    幽冥皇朝。
    火岩族。
    灵皇族。
    光明神殿。
    极渊之地。
    三大帝朝这种巨头亦派遣绝世高手参与。
    甚至。
    大荒神殿自家亦派遣丹道、器道强者进入。
    可谓群雄逐鹿。
    盛况浩瀚,看得人震撼至极。
    要知。
    八十一高台上,站着的可都是东荒顶尖的炼器、炼丹大家。
    东荒中的无数宝丹、道丹,许多都出自他们手上。
    “压力真不小。”
    李时珍与鲁班对视而笑,然后站起身,朝陈初见躬身拱手一拜,跨空落入某座高台之上。
    高台上。
    又划分不少区域。
    李时珍与鲁班所在的高台,位于荒神像左前侧。
    里面有神武帝朝丹师器师。
    有大荒神殿。
    有八部皇朝。
    有灵皇族。
    还有圣火神宫、天风皇朝等。
    望着李时珍与鲁班,一人未到通天,一人通天九重,不少摇头,这能炼出道丹,炼出荒神鼎器?!
    “两位道友。炼丹,炼器,极耗元神,要炼道丹,及鼎器,少了羽化境修为及元神力,可难以支撑,轻者丹废,重则元神耗尽而死。”
    某些人提醒李时珍和鲁班。
    不管是好心。
    还是另眼相看。
    此话一出。
    倒引来八部皇朝、圣火神宫的丹师、器师注意,左右打量两人,旋即也是摇头轻嘲一笑。
    大荒神殿、神武帝朝的两方人,只观望一眼,便没放在心上。
    而是望向对方。
    “傲老头,之前一直没时间应邀,今日趁此机会,便切磋一番如何?”
    神武帝朝的罗晓峰拱手。
    望向对面站着的一老,一中年。
    老人便是罗晓峰口中的傲老头,乃是东荒赫赫有名的丹绝傲常。
    大荒神殿丹殿殿老。
    而那位中年,则是炼制道器‘大荒神门’的朱淳,东荒器道五大代表人物之一。
    “也好!听闻你丹道精进不少,正好老夫也有所心得,切磋一番,兴许有所突破。”
    傲常拱手还礼。
    身边朱淳也作揖。
    罗晓峰是东荒丹道核心人物之一,论丹道地位,远在傲常之上,门人更是无数,遍及神武州,及东荒各地,连殿主圣流云都得礼遇作拜。
    五十年前听闻便能炼制中品道丹,如今丹道造诣精进,更不可想象。
    而他旁边的炼器大师,叫孙卓人,亦是器道五大代表之一,亲手炼制成功过三件道器,成就远在他之上。
    几人相互打招呼。
    对其他势力的丹师,则没那么热情。
    甚至不看一眼。
    论修为,他们是轮回境。
    论地位,他们是各领域代表人物。
    眼中能与他们对等的,只有对方。
    灵皇族、八部皇朝等势力的丹师器师们,只能内心苦笑,因为这几个东荒巅峰的‘大人物’,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中。
    就如同他们没将李时珍、鲁班放在眼中一样。
    李时珍、鲁班倒也平和,听着其他人的提醒,笑了笑道,“术业有专攻,各有各的炼丹道,老夫炼丹,重在心诚。”
    “心诚可炼不出好丹呀。”
    圣火神宫的丹师火肃笑叹一句,“心诚能炼好丹,那人人都是丹中圣人了,两位可真自信。”
    “我二人身为大秦之臣,若没点自信,也不敢上台来丢大秦的脸,是否能炼好丹,也不牢阁下操心了。”
    李时珍笑应,而后鲁班对视。
    走向一个区域。
    大秦。
    许多人反望向望台上的年轻皇者,见他气定神闲,心头想笑,这位年轻皇者倒是对他这两位臣子很放心呀。
    “李丹师。”
    “鲁器师。”
    路过一区域,天风皇朝的丹师器师对李时珍与鲁班拱手打招呼。
    李时珍、鲁班拱手还礼。
    然后,走上区域。
    内部早备好材料。
    有一份炼制绝品宝丹的药材。
    一份下品道丹的药材。
    一份万魂丹的药材。
    一份炼成,才能拿取另一份,否则,拿不到。
    这也是避免浪费药材。
    毕竟,道丹药材不是那么轻易筹齐的。
    东荒中丹师诸多。
    能炼制道丹的不少。
    但道丹却很少。
    原因便是,药材稀缺。
    能拿出无数份道丹材料的,也只有大荒神殿这种巨头才能办到,换做皇朝之内的,万年底蕴也不见得有可能。
    能炼绝品宝丹,那意味着有机会炼道丹。
    这也算是考验。
    而炼器一边。
    相对简单一些。
    一份下品灵器材料。
    一份是珍惜的天地奇石,各种奇特兽骨,及稀世宝铁,特殊精金,足够炼制道器,当然,得看炼器水准如何?
    进入高台。
    没所谓的唠唠嗑再炼丹。
    炼丹需聚精会神,打扰不得,时刻关注火力等。
    李时珍取出‘李时珍炼丹炉’。
    鲁班取出炼器炉,内藏一道‘三味真火’。
    四方人群何尝不是聚精会神盯着。
    倒是一些娇女,或天骄,觉得如此失活力,看片刻,觉得无趣枯燥,便自顾着做自己的事。
    或瞧瞧周边有那位帅气英武,气度不凡的天骄?
    或望那个角落有绝代佳人?
    盘算着祭祀活动结束就下手。
    也有人小声交谈。
    或大胆的修炼起来。
    某角落,树掌柜边上的真真,坐不住的性格,就差点骂句‘老娘好闷’,然后甩手离开了。
    树掌柜瞥了瞥某望台。
    对真真道,“想不想去望台?”
    一听,小萝莉的眼眸如宝石般闪亮起来,连连点头,“爷爷,去哪?”
    树掌柜望一眼那位年轻皇者。
    小萝莉瞥了瞥,当即拉下脸,嘴中咕哝着‘臭人、狐狸精、屯翘了不起呀、凶大了不起呀’,嘀嘀咕咕的。
    树掌柜拉着她的手,飞奔而上,她却又没拒绝。
    焰灵姬、顾曼曼察觉到了。
    准备阻拦。
    陈初见手指轻扬一下。
    任由两人飞到望台。
    “打扰了。”
    树掌柜抱拳。
    然后打量悠哉翘着二郎腿的陈初见,一副闲看风云,笑望天下的淡然姿态。
    “装逼。”
    小萝莉轻‘嗤’一句。
    陈初见眯眼。
    望向小萝莉。
    上下打量。
    “老娘以后也是芳华绝代的料。“
    见陈初见看来,真真小萝莉方才脸现得意,王八蛋,终于把你那双狗眼放在姑奶奶身上了。
    安以荷、南云雅、血子妃听得想笑。
    这小萝莉,貌似从‘此间滋味’开始,对他们的态度就很不好。
    其实他们不知。
    之前在‘此间滋味’,见陈初见等人出现。
    小萝莉‘热情好客’,主动挥手打招呼。
    结果。
    陈初见没注意。
    惹了她不快。
    几个莺莺燕燕一起,夺目耀眼。
    小嫉妒心又起。
    特别是血子妃几女一副看你还小的眼神,让她火从心起。
    焰灵姬末了一击。
    小萝莉更是暴跳。
    毕竟,虽是萝莉,但有颗美女的心。
    所以,看惯了男人见个美女,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心都快被勾走,而见她,就是一副小屁孩一边玩去的情形,几人一系列操作,可谓拉足了仇恨。
    “抱歉。这丫头野惯了,多有冒犯。”
    树掌柜又拱手。
    “童言无忌。”
    陈初见喊道,“请坐。”
    树掌柜拉着真真坐在一边。
    安以荷倒茶。
    血子妃则很喜欢‘真真’,拉她小手,起初,真真不愿意,不过血子妃仿佛知晓这小萝莉的心思,附耳嘀咕几句。
    便到了后面嬉闹去了。
    树掌柜坐着,只笑望着陈初见,传音问道,“不知秦皇是如何知晓老夫的伤势的?”
    “看的。”
    陈初见轻描淡写应一句,取出玉盒,放在树掌柜桌边,手搭在上面,应道,“朕不拐弯抹角。朕手上有一件仙物,九州独此一份,再无他。可增寿四万七千年,可为你重塑道基,获得登仙之缘。”
    字字吐出。
    树掌柜瞳孔一缩再缩。
    笑容渐失,逐渐笼罩震撼。
    仙物。
    就这两字,就举世珍贵。
    “当真?”
    树掌柜不信。
    这简直神奇至极。
    就算上古道丹,也达不到这种效果。
    陈初见慢条斯理道,“君无戏言。”
    “那你的要求呢?”
    树掌柜询问,也开门见山。
    陈初见疑惑他。
    那就有目的。
    “效忠朕。”
    陈初见徐徐道。
    树掌柜沉默一会,道,“抱歉。老夫得照顾那丫头,无暇再牵扯其他。”
    一如朝堂,那就身不由己。
    甚至事多。
    危险。
    陈初见也不再多说。
    这是拒绝他。
    他自然也不会仁慈可怜去用‘人参果’救对方。
    也不怕树掌柜抢夺。
    将玉盒仍旧放着。
    树掌柜看得眼巴巴,直勾勾的。
    再沉稳的心性,也难掩渴望。
    明明百年就要死了,偏偏有人告诉他,死不了,能增寿四万七千年,而且居然有登仙之缘。
    说实话。
    一刹那的冲动下,他打算明抢。
    可眼前这小子,貌似不怕他。
    能猜测他的深浅,更不得了,让他摸不准头脑。
    他决定试探一下,眼神沉沉道,“你就不怕老夫抢了?“
    “朕的东西,没那么好拿。”
    陈初见应付一句。
    又陷入僵持之中。
    陈初见给树掌柜考虑时间。
    同时观望高台。
    南云雅削了些灵果,一边吃,一边看着。
    这就是来享受的。
    无聊的年轻一代,多少目光落在望台,算起来,陈初见倒成了他们青年一代的代表,功名成就,美人霸业,俱有。
    就是不知实力怎样?
    “我要嫁给他。”
    某势力的娇女,锁定插一块灵果悠哉吃着的年轻皇者,突然发誓。
    优秀的男人很多。
    但具有天帝气质的优秀皇者,却独只有他这么一个。
    相比家势地位一出生就非凡的帝子而言,这位年轻皇者更能成娇女们‘猎艳’的对象。
    当然。
    陈初见也不清楚。
    自己被无数娇女惦记上了。
    优秀的男人的确无数女人追捧,这不是稀奇事,很正常不过了,并不值得炫耀,恰恰给人警醒:
    那就是,要做的更优秀,不然被人超越,属于自己的荣耀终将会被夺走。
    大半天。
    陆续有不少丹师、器师,摇头轻叹的从高台区域走出,回到自家势力之中,显然,他们第一关都没过得了。
    李时珍、鲁班所在的高台。
    许多人纷纷走出各自的炼丹炼器区域,神情落寞,准备离开,不丢人现眼。
    不过。
    路过李时珍和鲁班的区域时。
    许多人愣了。
    因为李时珍已练好绝品宝丹。
    并且开始炼制道丹。
    鲁班已打造好灵器,开始朝第二份材料下手。
    “他……他能炼道丹?”
    某几个初入羽化境的强者,不可思议,楞在当初。
    乍一对比。
    遥想刚才他们的提醒,避免有点打脸。
    当然。
    脸皮厚的人,选择观望李时珍能否炼制道丹?
    因为他们记得之前这位可说过一句话‘术业有专攻,各有各的丹道’,这令他们很好奇。
    失败的人越来越多。
    围观的人也越多。
    以至于高台出现一个现象,那就是不少人都围着李时珍、鲁班。
    也终于轻易那几位大人物的注意。
    罗晓峰、傲常、朱淳、孙卓人四位,观望之前曾微瞟一眼的小人物。
    能炼道丹,那就算步入‘大家’行列。
    嗡!
    嗡!
    没等李时珍炼出,倒是罗晓峰、傲常等领袖人物,已成功炼出道丹,药香四溢,从高台弥漫而出,把绝品宝丹与道丹区别开了。
    完全是天壤之别。
    “好香。”
    “道丹果然恐怖,闻一闻,都感觉元神升华了。”
    那些大势力的掌舵人心道。
    震撼至极。
    一枚道丹的影响太大了。
    倘若得道丹相助,突破羽化,突破轮回境,又有何愁。
    只可惜……
    这种大人物都被帝朝巨头招揽了。
    大荒神殿、神武帝朝的人则又在望台交谈起来,从那谈笑满意的神态,可也想象也是一番谦恭互让。
    罗晓峰观望傲常的道丹,微微眯眼,而后笑道,“傲老头,你的丹道造诣果然精进了不少。”
    “试了试手,还算可以,希望能把‘万魂丹’炼好。”
    傲常抚须而笑,道,“罗丹主,还能继续否?”
    “那是自然。”
    罗晓峰自信道,“万魂丹,本属下品上古道丹,但要求是炼上品道丹品质即可,傲老头有把握吗?”
    “炼上品道丹,老夫之前炼过,成丹率不说百分之百,但也有几分把握。”
    傲颤人虽老。
    但傲气骄傲的很。
    这是身处大荒神殿殿老位置,养尊处优,自然也多了几分高贵。
    嗡!
    又一声轻微震荡。
    “成了!”
    某位丹师发出一声惊呼。
    打断寒暄客套的几个大人物的话,将他们的目光吸引而去。
    围着李时珍的一群丹师,极为吃惊。
    通天九重的丹师,把道丹练成了,这不得了。
    “李丹师。”
    某些丹师见炼丹结束,纷纷躬身拱手,朝李时珍一拜,道,“方才我等眼拙了。”
    “术有专攻罢了。”
    李时珍拱手还礼,笑道,“丹道,药道,重在心诚,心诚则细心,细心便把握每一个细节不出纰漏,控火,放量,淬丹等,无关乎元神强弱。”
    “受教了。”
    诸多丹师再度拱手,内心汗颜,之前是因李时珍出于大秦皇朝,有些轻视了,哪想丹道造诣居然如此可怕。
    “可敢问李丹师所炼道丹的品质如何?”
    圣火神宫正炼道丹的那位丹师出言询问,大有压一压李时珍的风头,毕竟大秦那位年轻皇者很嚣张,既然是他的臣,更得压一压。
    一言出,也引起众人好奇。
    此次炼制的下品道丹,乃是炼万魂丹的试手,极难炼制,连罗晓峰、傲常都只能炼到上佳品质,未到绝佳之境。
    他们想知晓,这位李丹师与那几位大人物,存在多少差距?
    李时珍释放丹炉中的道丹,笑道,“李某丹道有限,也属微末伎俩,只炼出中品。”
    “中品道丹!”
    望台上的人盯着丹炉悬浮的道丹,瞠目片刻。
    下品道丹居然被炼成……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