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无双赘婿(沈默苏婉瑜) > 第632章 江湖没有热血,只有成王败寇!
    此时夕阳西下,天边一抹红霞。

    黎家大院近在眼前,一行人神色各异,走进了院子。

    黎青还在眉飞色舞的赞叹。

    “简直就是妙计啊,左右逢源,不用自己动手,便凑齐了六面旗。

    奇迹,沈默,你简直创造了一个奇迹!”

    沈默苦笑一声,他的确感觉不太容易,但说是奇迹,有些太过了。

    其实他主要是利用了黎云和古寒的高傲,才能轻易得手。

    否则,恐怕也做不成这事儿。

    黎云轻哼道:“不过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伎俩罢了,我和古寒之所以中招,只是因为没想到他敢算计我们!”

    一听这话,黎红下意识的附和着点了点头。

    这番话,他刚才就想说了,只是碍于颜面,没好意思说出口。

    黎青面色一板,忽然停下脚步,侧目看向黎云。

    “你是不是以为,你输得很冤?”

    说完,他目光从古寒和沈秋等人脸上扫过。

    “还有你们,是否也是这样想的?”

    黎云缄默不言,古寒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黎爷爷,虽然事后算账不太光彩,但这一阵,我和黎云输的冤,如果再来一次,我和黎云必胜!”

    “糊涂!愚昧!”

    蓦然,黎青指着古寒鼻子怒喝起来。

    这一变故,让众人尽皆愕然。

    就连古寒,也不由得愣住。

    他是了解黎青的,平日里的黎青十分和蔼,别说对他,就是对自家子弟也不会大动肝火。

    可唯独今日,却是一反常态。

    “四爷爷,您……”黎云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看着黎青。

    黎青重重哼了一声,沉声道:“看来这一次切磋,你们连一点收获都没有,真是枉费了老夫一片苦心。”

    “都给我站好!”

    众人听罢,迅速按照四组站成四排。

    沈秋身上的伤经过简单的处理,此时勉强还能战立。

    黎青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老脸上满是严肃。

    “你们以为沈默的手段不光彩?胜之不武?”

    黎云和古寒尽皆垂着头,一言不发,但脸上却满是桀骜之色。

    黎红道:“大哥,只是一次切磋而已,何必如此兴师动众?黎云和古寒也只是有些不服气,可也承认自己败了啊。”

    “哼!一次切磋,差点让老夫对整个北部豪门失去希望,倘若今日就这么回去,老夫无论如何,也难以入睡!”黎青震喝道。

    黎红听罢,脸上浮现几分无奈,默默退到一旁。

    黎青缓缓道:“既然你们不说,那我告诉你们,沈默获胜的手段很光彩,也很高明!你们非但输的不冤,反而该输!”

    一番话,宛如当头喝棒,让黎云和古寒等人彻底愣住。

    黎青接着道:“听完君丫头的讲述,老夫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们从一开始,就输给了沈默。”

    “在你们出发之后,沈小子曾找我询问第一面旗的位置,老夫如实告诉了他。”

    “什么?”

    黎云和古寒等人听罢,脸上再度露出不平之色。

    “也许你们说他是作弊,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若是来问,我也会告诉你们,因为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不是让你们找东西,而是切磋、战斗、磨炼、成长!”

    “可惜这一点,只有沈默看透了,而你们,只记住了我制定的规则,不懂变通。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抢占到了先机!”

    一番话,说的众人哑口无言,尽管意难平,但这番话出自黎青口中,他们也只能信服。

    “这是其一,其二!你们在态度上,同样输的一败涂地!”黎青再度沉声道。

    古寒皱了皱眉,再度低声道:“黎爷爷,这点我不服,不管是我和黎云,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没有半点松懈。”

    黎青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可你和黎云,从一开始就没把沈默以及沈秋当做对手,就连沈秋,也一直都只是在针对沈默,妄图和你们互不侵犯。

    而沈默呢?他从一开始就把你们所有人都当成了敌人,全都算计在内,所以他下令,无论找到什么旗都收起来。”

    “这……”

    黎云和古寒再度哑口无言。

    在比赛开始之前,两人眼中的确只有彼此,这一点无从辩驳。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沈默竟然一开始就做好了打算要利用他们。

    黎青轻哼一声,淡淡道:“如果就今日的表现而言,沈默可以得到满分,而你们三个,都不合格!”

    三人尽皆低下头,脸上的不平之色渐渐消失。

    黎青深吸了口气,接着叹息道:“也许你们认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切磋,也幸亏只是一次简单的切磋!

    如果换做是真正的战场,我北部豪门,只一役便全军覆没了。”

    “在世家选拔的战场上,胜负只系于一念之间。

    你们的敌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杀死你,下毒、偷袭、暗杀,只要能杀死对方,便是胜利!

    幻想一下,沈小子今日若想取你们性命,有多少机会?

    如果到了现在,你们还认为沈小子胜之不武,那老夫也只能徒生叹息,叹我北部豪门凯旋无望了。”

    听到此处,黎云和古寒尽皆如遭雷击。眼底那最后一丝的愤愤不平,也终于彻底散去。

    特别是古寒,心里感触更深。

    因为黎青这番话,他先前就听沈默说过了。

    当时还不以为意,如今回想起来,顿觉羞愧难当。

    想到此处,古寒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向沈默,郑重抱了抱拳。

    “沈兄,今日,古寒受教了!”

    “我也是!”黎云也抱了抱拳,接着沉声道:“不过,若是再有下次,胜负未可知晓!”

    两人说着,眼里多了几分感激。

    江湖没有热血,只有成王败寇!

    如果不能及时明白这个道理,即便他们再天才,也很难活着回来。

    沈默今天这一课,从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救了日后的他们一命!

    黎青看到此处,才捋着胡须笑了起来。

    那一双苍老的眼睛,分别从沈默和黎云以及古寒三人身上扫过,脸上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都是绝好的苗子啊!”

    “有你们在,看来今年,我北部豪门终于看得见一点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