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我在东京掀起百鬼夜行 > 第四百三十四章 鬼鸿魔祖出事了
    西天魔妖妃:【……】

    大荒天尊:【……敢情你就是这么咒我们的吗。】

    常年风湿痛的仙尊:【我严重怀疑天尊你们那次任务遇到的危险就是大圣君咒出来的。】

    弥天大圣君:【别乱说,我这不是交你们如何缓解绝望心情吗,这叫关心你们,如果不担心你们,我也不需要把事情想绝望,不然你们出事,我怕伤心。】

    大荒天尊:【我居然没法反驳大圣君的话。】

    九州第一仙尊:【建议不用反驳,按照向宏小子他们初界当今时代流行语来说,打一顿就好了。】

    天邪剑仙:【+1】

    祖安实习生:【-、-大圣君前辈,这要是这次出事了,恐怕我泉下有知真会觉得是你咒死我们,小声逼逼.jpg】

    随着三人消息发出,群里更热闹了。

    不多时。

    一阵交谈,九州第一仙尊将令牌以红包形式发给众成员,一人一个令牌。

    九州第一仙尊:【咦,怎么魔祖没有领取红包。】

    得知这是逝去唯一这位执棋人送的令牌,众成员领取令牌速度那叫一个快,秒点红包。

    唯独鬼鸿魔祖没有领取。

    祖安实习生:【我师傅他不在吗?】

    高向宏翻了翻聊天记录,似乎今天鬼鸿魔祖没有出来说过话。

    西天魔妖妃:【魔祖最近好像遇到了点麻烦。】

    九州第一仙尊:【什么麻烦?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天邪剑仙:【魔祖怎么了吗?】

    大荒天尊:【具体什么麻烦魔祖没有说,只是前几天他跟我们聊天,突然说有要紧事就匆匆忙忙下线了。】

    常年风湿痛的仙王:【我给你们找找聊天记录】

    没过一会,常年风湿痛的仙王便是发出一张截图。

    正是鬼鸿魔祖下线前的一句话。

    鬼鸿魔祖:【诸位,白老头好像重伤了,我去看看,先下了。】

    下一秒。

    九州第一仙尊:【白老头?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这位是魔祖的死队友兼老友,实力似乎不下于魔祖。】

    由于群成员来自不同世界,因而众人聊天内容经常是聊着自己世界的八卦趣事。

    鬼鸿魔祖聊天常谈到一个人“白老头”。

    依照其对白老头所说内容,众成员对白老头有了一个大概印象,对方与鬼鸿魔祖亦敌亦友,互相争斗,又互相帮助。

    上次鬼鸿魔祖会收高向宏为徒,正是因为白老头收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徒弟,因而鬼鸿魔祖起了收高向宏为徒弟的心思,与白老头较劲。

    达到他们这等层次,几乎无敌于世界。

    就是随便放到一个世界,哪怕是诸天世界,亦是巨头级人物,他们是最接近不朽的存在,基本上很少有什么能让他们麻烦。

    但白老头受重伤不在此行列。

    白老头与鬼鸿魔祖同层次,神明六步境界,能让白老头受伤,足以令他们感到麻烦。

    高向宏很清楚这点,不禁担忧。

    祖安实习生:【我师傅会不会有事啊。】

    西天魔妖妃:【向宏小子别着急,魔祖自己也说了是好像重伤,是不是真重伤还不一定。】

    弥天大圣君:【我记得魔祖好像说过,他那老对头白老头,是位散修,无依靠任何实力走到如今境界,被冠以白元仙君名号,散修能走到这步,不可能是泛泛之辈,受重伤还真不一定。】

    大荒天尊:【大圣君这话说的对,散修走到神明六步,要背靠大山一步步成长起来的要更有韧性,不能小觑。】

    常年风湿痛的仙王:【其实这几天我们都有私聊联系魔祖,只是他没回消息。】

    天邪剑仙:【那我们在私聊看看魔祖在不在,问问具体请看,看需要帮忙不。】

    ……

    异界,天宏大界。

    这里山川乱石林立,悬崖峭壁,沟壑纵/横,一片险峻之地。

    由于地形沟壑交错,大的沟壑如同峡谷般,错乱交织,形成了天然阵法。

    并且,地形关系,风吹进来,形成了奇特山风,凌冽如刀,罡风猎猎。

    若一个凡人落在此地,极有可能在这乱石沟壑中迷失方向,很难判断方位,也有可能死于怪风之中。

    就算是修炼者到此,也得被困于或者死于其中。

    此刻。

    破空声乍起。

    一道神剑划破天穹,张浩站在神剑上,捂着右手臂,模样看着颇为狼狈。

    其右手臂,鲜血淋漓,染红了手臂与衣衫,嘴角溢出血,受了伤。

    只见他狂磕丹药,疯狂催动灵气,驾驭神剑飞入这片乱石山林,时不时往后撇去,神色狰狞。

    全然没有顾忌这里可令修炼者望而却步的乱石山林。

    从其坚定不移的目光与神情,似乎他就是冲着这个乱石山林来的,因为这里虽危险,却从另一方面来看的话,乱石山林很安全,适合人隐蔽。

    想要从乱石山林找出个人,很难。

    单说乱石山林有天然阵法与怪凤,就说其地形凌乱,还有许多洞穴,极难找人。

    如果上川尊在这里,定能认出张浩,这个人不就是被他丢到异界的地球人吗,自己还给了他一个神器“雮尘珠”。

    可以看到,张浩身后远处,有数名修炼者或飞身或御器或骑着灵兽追赶张浩。

    每个人双眼充满贪婪,仿佛张浩不是一个人,是一个人形至宝、人形灵药,抓到了就可以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张浩!给我站住!”

    “别跑了,你逃不出我们追杀。”

    张浩不予理睬,追杀者们见状着急不已。

    前方就是乱石山林,张浩要是进入其中到时就不好抓他了。

    只可惜,他们是散修,没有张浩背靠一个大佬,身上丹药多如糖豆,只能拼命催动灵气追赶。

    这时候。

    一名散修在狠心磕了一枚丹药,奋力追赶间不忘问向身旁追赶者们。

    “那啥,张浩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让陈家古族请出仙魔围杀其师傅,还下血本通缉张浩。”

    话语一出。

    众追赶者诡异看了眼这名散修。

    “你特么连原因都不知道就跟我们一起追杀张浩?”

    散修尴尬一笑:“我这不是看你们都是散修,一同追杀张浩,还听说抓到张浩有丰富报酬,这才跟风上来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