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权宠嫡女:将后重生 > 第836章 你是骗子
    审讯室在一楼,龙若从房间里出来时,恰好潘潇潇和李茂从楼梯上走下来。

    “茂哥,你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

    龙若点头,“那就好。”

    她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做了?

    潇潇和我都急坏了。”

    李茂看了潘潇潇一眼,挠挠头皮:“不好意思,让你们两个担心了。”

    “没事就好。”

    潘潇潇小声道,“以后要小心。”

    “嗯,知道了。”

    潘潇潇看看龙若,又看看李茂,抿了抿嘴唇,脸色稍微有点不自然。

    龙若狐疑问道:“潇潇,你怎么了?”

    李茂清清嗓子,潘潇潇忙道:“没、没事。”

    “真的?”

    “嗯。”

    潘潇潇想起李茂的嘱咐,认真点头。

    可天生的职业敏感告诉龙若,这两人之间一定有猫腻。

    不过他们既然故意要瞒着她,那她就不问。

    “行,你先送茂哥回家吧,有事再找我。”

    龙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想太多。

    “好的,再见!”

    “拜!”

    一连多日,龙若每天就像飞速旋转的陀螺,一刻也不停歇。

    局座是周一知道的这件事,官涛把所有来龙去脉一一汇报给他,末了又道:“局座,这次无论如何您得保住龙若。”

    局座沉思半响,伸出手指敲了敲桌面,最后叹口气:“难啊。”

    “我知道很难,可是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恶人都让龙若一个人扛了不是?”

    官涛情绪有点激动,“局座,我知道您其实早几年就已经开始在调查赵氏家族,就连康秘书也在你的调查范围之内,上一次你之所以把康康喊到警署,并非真要康康帮忙传话。

    您只是在试探。”

    局座眼里精光一闪,摸摸下颌微微一笑:“行啊官涛,我做的事情果然瞒不过你。”

    “局座是什么人,属下最清楚。

    因为属下和局座一样,虽然上面有人,可晋升从来只靠实力。”

    局座赞赏地看他一眼,“你知道我最欣赏龙若哪一点?”

    “正义聪明,善良大方,热心仁义,做派正直,不拘小节……”“等等……你说的这些也是一部分,但最关键的一点是她的背景。”

    局座话中有话,“她姓龙,是龙氏集团董事长和夫人的千金,唯一的女儿。”

    官涛怔了下,“那又怎样?”

    龙氏集团虽然同赵氏集团不分伯仲,可商毕竟是商。

    偏偏赵副市长把商政合一,而龙氏却从来没听说有这种能耐。

    局座摇头,“你啊,还是太年轻。”

    官涛:“……”“算了,有些话我没法和你细说,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一句,龙若的工作不会因为赵麟被判刑出任何问题,除非是她自己不想做,非要辞职。”

    “啥?

    局座,你能不能再稍稍多透漏一点儿?”

    官涛伸出自己小拇指,举在局座跟前,哀求道:“就一点点儿也好。”

    局座哈哈大笑:“没想到你这个傻小子,还是个情种,看到你我忽然想起我的傻儿子,也和你一样样的。”

    官涛:“……”“罢了,我就再多说一句。

    龙若的父母在大学期间曾经入伍,最顶级皇家特种部队。

    别说他们的老师,就是随便拉一个同学出来,都能比我官大三级!”

    原来如此!那龙若父母的恩师,岂不是最顶级皇家特种部队的最高司令官?

    直接听令于大总统?

    官涛终于松了口气,向局座行了一礼:“明白了,多谢局座提点。”

    所有的这些,龙若从来都没开口提过,大家都以为她就是个勤于工作的白富美。

    走出局座办公室,官涛心想,这丫头还说什么大不了辞职的话来吓唬他,纯粹是拿他开心嘛。

    偏偏他信以为真,真像局座说得傻小子一样。

    官涛脚步轻盈下了台阶,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长长的走廊被台阶隔成左右,龙若的一分队办公室在左面,他的办公室在右。

    习惯性地下了台阶往右走,刚走了两步,他猛然停下来。

    不对!官涛匆匆转身往左走,门都没敲直接迈进一分队办公室屋门,进到门里继续往里走。

    龙若的办公室大门紧闭,官涛抬手刚要敲,忽然小苗出现在身后。

    “咦?

    官sir,您是来找我们头儿的吗?”

    官涛微微侧身,“对。”

    “可是头儿不在办公室啊,她在楼下审讯犯人哪,我上来是给头儿拿材料的。”

    “……”这是官涛太着急大意了,匆忙留下一句“多谢”转身离开,往楼下走去。

    来到几个审讯室前,找到专人一问,问清楚龙若在哪一间屋子,然后便在门口守着。

    不一会儿小苗从楼上下来,又吃了一惊:“官sir,你怎么……”“嘘……”官涛摆摆手,“你去忙,别告诉龙若我在门外。”

    小苗眨眨眼,“哦”了声,推开屋门进去了。

    这通审讯一连两个小时还没结束,官涛一直站在外面,像一个挺拔的石像。

    又多了一个小时天色擦黑,官涛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六点十分。

    这时候龙若才从屋内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吩咐小苗:“还是像昨天一样,所有嫌疑人分开关押,然后每天都要细细搜身,检查屋内,以免他们串供。”

    “好的,头儿,我立刻吩咐下去。”

    龙若抱着一沓资料一抬头,瞧见暮色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发现是官涛。

    “官sir,你在这里做什么?”

    “忙完了?”

    官涛冷着脸问道。

    龙若一头雾水,“……哦,暂告一段路,明天再……”忽然她的手腕被官涛拉住,拉着她抬脚就走:“跟我来!我有话问你。”

    今天官涛很奇怪哎,龙若微微蹙眉,“问就问嘛,这是要拉我去哪儿?”

    “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话方便。”

    “……”龙若很快跟随官涛来到警署大楼后面的训练场一隅,冬天的大树光秃秃的,下过雪之后,角落的余雪还未消融。

    官涛站在树前,一瞬不瞬盯着龙若的脸,“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真不想在警署待下去了?”

    龙若一怔,片刻后回神,眨眨眼也看着官涛:“啥?

    我不懂你的意思哎。”

    官涛低吼:“还不说实话?”

    “什么实话?

    我为啥不想在警署待下去?”

    龙若无语,想了一会热恍然,“哦,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之前说过的话?”

    “当然不是这样子,能从事我最喜欢的职业,是我梦寐以求的,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故意离开?”

    “龙若,你是个骗子。”

    官涛紧紧盯着她的眼,因为他发现她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