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娱乐小白进化史 > 第290章 你很好
    安静的放映室里,肖浅如坐针毡。

    别人却安静如木,只看着前方的荧幕。

    急促又飘忽的音乐响起,电影大幕徐徐拉开。

    起始就是五个鎏金大字,逼格十足。

    【肖公子作品】

    场内响起一片笑声,揶揄四起。

    肖浅缩起了脖子,跟鹌鹑似的。

    以往觉得这五个字太帅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烫在自己屁股上。

    在这五个字之后,则是“导演:谢齐”的标注,又让场内严肃了起来。

    老牌大导演就是老牌大导演,连首长们都敬重。

    对于这一点,肖浅就只能羡慕了。

    没有岁月的积累和历史的认可,他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但是没有人意识到,在这部电影中,他的名号排在了谢齐的前面,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潜移默化的作用,久而久之,在大众的目光中,他肖公子的地位就会无比的崇高,成为中国电影行业的权威。

    玩这种小手段和心理暗示,肖浅可是行家里手。

    片头的字幕,就只出现了肖浅和谢齐,紧接着就进入了正片。

    看的出来,这样的节奏很是让首长们不习惯。场中“咦”声四起,又很快安静了下来。

    清冷如铁的画面,漫天大雪飘舞,寒风呼啸如怨鬼厉哭,迅速让观众的心绪开始阴郁起来。

    就在这原本万物俱寂的气氛中,猛然一个女人的惨叫声突破天际,愣是吓的不少人一个激灵。

    随后画面中就看到一个女人哭嚎着在雪地里奔逃,披头散发,却只穿了一件肚兜,极尽狼狈。

    明明街道的两侧屋瓦连绵,可是却大门紧闭,任凭一个可怜的女人在这阴暗的天地间无助。

    女人的背后,很快就跳出来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

    他比女人还要奔放,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件粗布短裤,脑后的辫子散着,跑动中肆意挥舞,更增狰狞。

    男人的手里拿着柴刀,几步追上了女人,一刀就砍在了女人的肩膀上。鲜血崩裂的同时,也将女人砍倒在地。

    女人如同绵羊一样扑倒在雪地里,转过身子,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绝望地不停向后蠕动。

    “把钱给我!给我!我要大烟,快去给我买大烟!”

    就这么短短的一句台词,立刻就将这段剧情解释了出来。

    可怜无助的女人,吸毒上瘾的男人,将鸦片的危害展现的淋漓尽致。

    绝望的哭嚎和褴褛的衣衫都表明,女人并不可能拿出钱来。

    被鸦片折磨的已经疯狂的男人悍然举起了柴刀,就要当街制造血案。

    柴刀落下的刹那,一柄铁枪呼啸如龙穿透了雪幕,直接贯穿了男人的胸膛,让男人如同破布一样倒飞出去。

    镜头一转,十数个丁勇持刀仗剑飞奔而来,当中护着一顶轿子。

    轿子最终停在了女人的眼前,帘布掀开,露出了鲍国鞍扮演的林则徐。

    旁边有简单的字幕做了介绍:御命钦差大臣林则徐南下禁烟。

    这个部分作为电影的开局,由小及大,寓意深远。

    没有去说清廷的统治者对于鸦片危害的担忧和对策,也没有去枯燥地罗列数据。就只是通过一对普通的百姓的遭遇,将鸦片对中国的侵害深入骨髓地刻画了出来。

    最起码放映厅里的首长们全都不由地急促了呼吸,被这段剧情打动了。

    接下来的部分,剧情就轻松了。

    波涛汹涌的海上,商船遭遇了海盗的攻击。沈绝扮演的何善之在激战中险象环生,所经历的各种险状都令人惊呼不已。

    林则徐南下,令粤省官场里和鸦片贩子勾结的人坐立难安,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们勾结了颠地,制造了一场缉拿鸦片贩子的好戏,何善之成为了牺牲品。

    就在无辜的人要被当做鸦片贩子斩首示众之际,林则徐神兵天降,包围了刑场,解救了何善之。

    另一边,赣省进入粤省的山道上,两方人马激战不休,打的尸横遍野。说明为了阻止林则徐南下,粤省的官员们是多么的丧心病狂。

    林则徐以何善之和何善之的父亲、鸦片贩子何仁贵为突破口,迅速掌握了英国商人颠地等人贩卖鸦片的铁证并公之于众,于虎门进行了举世瞩目的硝烟。

    利益受损的英国商人展开游说,获得了英国统治者的支持,悍然发动了对华战争。

    看到铺天盖地的英国军舰驶出港口,直奔东方的画面,放映室里的不少将军们都喟然长叹,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

    惨烈的战争爆发了。

    虽立志硝烟,林则徐却低估了战争的烈度,只在粤省沿海做了防范,导致英军舰队一路北上横扫,攻城略地无数。

    惊慌失措的道光皇帝终于怕了,罢免了林则徐,启用了琦善和奕山来负责对英事务。

    然而两个腐朽昏庸的官员妄自尊大,盲目应对,不将英军的威胁放在眼中,极尽欺骗和傲慢,最终引来了英军的第二次进攻。

    虎门炮台在英军的狂轰滥炸中失陷,关天培英勇战死,红潮一样的英军席卷向广州城。

    何仁贵把英军当成靠山,里通外敌,妄图借用英军的势大来挽回自己的损失,最终被悲愤莫名的何善之推下了城楼摔死。

    何善之散尽家财,参加义军,帮助守城。

    最终城破之日,死于英军的乱枪之下。

    江山沦陷,百姓饱受荼毒,胆怯怕死的琦善和奕山终于答应了英国人的狮子大开口,屈辱地签订了不平等条约。

    然而他们向皇帝的呈报,却说取得了胜利。

    紫禁城中歌舞升平,骄奢淫逸,与破败残损的广州城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带着枷锁的林则徐蹒跚地走在了西行的路上,前方风雪漫漫,象征着中华民族的灾难正在接踵而至。

    至此,整部影片落下了帷幕。

    这是一部电影的商业大片,剧情分配合理,能够紧紧地抓住观众的心。

    爱国主义教育和历史教育蕴含在剧情当中,不枯燥,不乏味,能够强烈地引起观众的共鸣。

    最起码放映室里的首长们,此刻都血泪盈眶,难以从激荡的情怀中走出来。

    肖浅动也不敢动,四肢僵直,心跳如鼓,也不知道首长们对电影会作何评价。

    一直到放映室的灯光亮起,一切才恢复正常。

    不等肖浅适应,如潮的掌声就霍然响起,让他小小地缓和了一下。

    一只大手落在了他的头顶,温柔地抚摸着。

    肖浅抬头,才发现是一号首长。

    老人家的镜片已经晕白一片,或许这样才能稍微遮掩汹涌的内心吧。

    “好孩子,做的好。希望你能够一直秉承初心,好好地走下去。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究是你们的。记着啊,好好努力。”

    一号首长走了,二号首长又靠了过来。

    老人家不怎么习惯笑,严肃的样子很让人紧张,但说的话却很暖心。

    “目前我们正在研究电影行业改革,你是一个懂行的,回头来找我,咱们好好聊聊。”

    一个肩膀上三颗星的将军也走了过来,很不客气。

    “臭小子,你可是我们总政走出来的。这些年东搞西搞的,怎么能忘了我们人民军队呢?再不拿出宣传我们人民军队的好作品来,我就抽你的屁股。”

    大佬们挨个过来,都跟肖浅说了许多话。一时之间,肖浅也记不得那么多,反正心里晕乎乎的。

    这一天过的,如梦似幻,但份外幸福。

    李振最后做了交待。

    “没想到你能把电影拍成这样,我很欣慰。去找你爸爸吧,务必要把电影的上映工作安排好,让全国的老百姓们都能看到这样的电影才成。”

    旁边的工作人员赶忙把这话记录在案,后面交给下面的人领会。

    从头到尾,宁瀚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也没有人找他,就跟他是小透明一样。

    饶是如此,宁瀚也心里空空、脚跟发飘,随着肖浅走出来,宛如丧尸。

    “肖总,咱们……这是搞大了吧?”

    肖浅却意气风发起来。

    “错,应该说,咱们这电影搞的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宁瀚叉腰狂笑,跟神经病一样。

    “这一回老子倒要看看,还有哪个孙子,敢不让爷爷的电影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