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二十四章 恶斗一番
    或许是感觉到殷锋三人的到来,怪婴妖魃的身体上,微泛起一层黑光,想抬起它那丑陋恐怖的头颅,都不知什么原因,居然颤抖一下,并未抬起。

    随着怪婴妖魃的动作,很明显施员外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痛苦,脸扎狰狞扭曲着,但周身被黑气缠绕,也是动弹不得。

    殷锋脸色凝重,举起手做个手式,示意吕谦和骆咤停步。

    吕谦和骆咤,立即留在房门边,提心戒备。

    “怎么看起来,这个妖魃似乎是变弱了?”殷锋暗暗皱眉,但在他的记忆知识里,一但幽魂被灭掉,妖魁就缺少了耳目,会有些迟钝。

    一般来说,妖魃出动,幽魂为先锋。那么,妖魃就会得到幽魂的视线共享。只要幽魂离得不远,给予妖魃的辅助效果就越大。

    这也是妖魃难对付的原因之一。

    此刻那个幽魂伥鬼被毁灭,隐含诡异身份的柳筠娘又不知所踪,很可能这只妖魃因此被削弱。况且它处于“筑孵期”,也是虚弱的时侯。

    殷锋心中念头飞转,有了决断。

    他从兜里摸出两支小扁瓶,递给吕谦和骆咤,说道:“将瓶中的‘婆娑叶’取出,再用一滴舌尖血,将之贴在眉上。”

    吕谦和骆咤点头,接过小扁瓶一看,瓶中有半瓶液体,里面浸泡着一枚姆指大的碧绿叶片,嫩叶上纹路密布,就像描绘着水墨般的图画。

    二人取出碧绿“婆娑叶”,一咬舌尖,渗出血丝,将之抹在叶片上。然后,运指重重一按,贴在眉上。

    果然,一股清凉醒神的寒意,在眉上缭绕。就连看向室内的视觉,都变得清晰无比。甚至观望那只妖魃,都不再觉得可怖。

    “依然是先前的布置,召集那些捕差,将这间内室围起,石灰抛洒每处缝隙,火把点燃。若有危险,以舌尖血喷浅火势,切记!”

    殷锋回头,暗暗对吕谦低语。

    吕谦得令,立即出门而去。

    骆咤上前一步,护在殷锋身边。手掌虚抬,只要有一丝危险,他就能发射“破魔弩箭”,六发连射,那只妖魃无论如何也不能全躲。

    殷锋示意骆咤小心,然后自已踏前几步,手掌里,将之前在柴房里拾回的小核桃,又再捏搓,然后瞅准一个方位,扔出一颗。

    随着小核桃的落地,肚洞里挣扎地怪婴妖魃,陡然间变得有些狂躁。它猛然抬头,一双厉光闪烁的小眼,森然盯上了殷锋:

    “和尚,你是要与吾为敌?”

    殷锋沉默着,根本不答话,只是不停捏搓着手中小核桃,然后弹向其他的角落方位。

    那只妖魃的神态越来越狂躁,它嘴里发出一声阴侧侧的尖啸,整个室内顿时就仿佛鬼哭狼嚎,无数令人牙酸发麻的声音,仿佛潮水一样,涌向殷锋和骆咤。

    殷锋右手已经摸出青铜铃铛,表情镇静地轻轻一摇。

    “叮铛......”

    涌来的尖啸声音,立即被压制,但仍有一些炸裂开来,在整个室内来回的奔涌。佛谒禅唱的声音,淡缈的荡漾着泛起,追逐着尖啸声,要将之遮挡抹除。

    妖魃一见到青铜铃铛出现,立即就更是狂暴。它甚至都挣扎出一截身体,露出遍体仿佛腐蚀一样,鳞片夹杂树皮纹的可怖肌肤。

    一只仿佛婴孩般大的尖手,从它的体下伸出。这只尖手上,共有六指,极其的锐利。指尖仿佛黑铁锥,闪着乌光,血迹从指缝里渗透出来。

    妖魃已经举起尖手,遥遥对着殷锋,迅速虚空一划。

    噗嗤......

    仿佛牛皮纸被撕破的声音响起。

    殷锋的眼前空气中,骤间裂开一道六爪似的痕迹。看起来,就仿佛是凌空六道刀刃,于无形之中闪现出来。

    “小心!!”

    骆咤最先反应,一个蹬步,狠狠撞在殷锋身上。

    砰!

    一声闷响,六爪似的凌空痕迹,几乎是擦着殷锋的身体,狂暴似地劈在地面,溅起无数泥土,撕开了六道深深的犁沟。

    而在这霎那之间,骆咤已经搂着殷锋,在地上打个滚,险之又险地避向了另一旁。

    殷锋已经反应过来,脸色苍白地跳起身,喘着粗气。

    刚才这一幕,若不是骆咤出手极快,他可能就被当场剖心挖肚,死得很惨!

    卧槽!!殷锋忍不住爆个粗口,心有余悸地盯着妖魃,发觉自已的心脏,砰砰砰地狂跳,真是惊险刺激!差点挂掉!

    骆咤壮实如铁板似的身形,已经挡在殷锋身前。他的个头足有一米八,比殷锋稍高,这一挡,就完全将殷锋整体护住。

    殷锋得到这一下掩护,立即摘下斗笠,瞄准后,奋力一扔。

    斗笠盘旋着,准确地落在施员外的头上。

    随着斗笠被戴上头,施员外脸上弥漫着的黑气,瞬间就减弱了几分。而他本人仿佛是回光返照,竟然就怒目圆瞪,奋起余力地挣扎,身体晃来晃去。

    那只妖魃凌空飞爪之后,似乎有些疲惫,突然被施员外剧烈一晃,身体仿佛待不住一样,缩出的半截身体,又再往肚洞内回收。

    殷锋眼中一亮,迅速掏出小核桃,不断地边搓边抛,全都洒在施员外椅子的范围。

    那只妖魃似乎也感觉到巨大危机,挣扎得更加剧烈。本来缩回去的身体,又再强行向外穿。大量的血水,从肚洞里渗出来,不断地顺着椅子滴下。

    施员外的表情更是痛苦万分,他几乎是眼眶带血,嘴里和血沫也不停地涌出,嘶哑着嗓子,居然开口痛呼:

    “杀了它......杀了......”

    骆咤已经举起手掌,但仍是回头,瞧了殷锋一眼。

    殷锋已经是满头冒汗,扔完了所有小核桃,低喝道:“暂时不能杀!它已经寄生......”

    殷锋来不及多解释,迅速结出外在观想手印,在胸前一叩。体内的“封神榜”上,圣烬焰火印痕闪亮,神国力量加持!

    “缚孽!”殷锋一声轻吟。

    瞬息之间,所有小核桃上,立即闪烁着光芒。

    而每个核桃之间,仿佛多出虚幻的连线。所有的虚线霎那拼结,就宛若一张无形的网,顿时就将施员外笼罩其中。

    “和尚,吾必杀你!!”

    妖魃一声厉嚎,浑身上下就仿佛被黑水腐蚀,所有的鳞片和树皮肌肤上,都裂开细缝,从中升腾起无数黑烟黑雾,瞬间弥漫开来。

    大量蚯蚓似的黑线,漫空乱舞。然后更有血煞丝夹杂着哭泣、辱骂、嚎叫、怒吼......浓烈的血腥气炸开,黑烟黑雾和血煞丝,仿佛喷泉一样,急速向殷锋扑来。

    骆咤依然是纹丝不动,挡在殷锋身前。

    殷锋大急,顾不得多说,沉肩一撞,拼命将骆咤撞开。

    此刻,他已经替换了位置,完全承受了所有黑烟黑雾和血煞丝的侵袭。整个人劈头盖脸,顿时就如同被潮水一样掩盖。

    “方丈!”骆咤急得目眦欲裂,掌中一抬。

    咻!一发弩箭离弦而出,砰一声射在妖魃的身上。

    但却如中败革,弩箭被反弹开,凌空碎裂成渣。

    在这电光火石的霎那,千钧一发之际!

    “叮铛!”

    清脆的铃音响起。

    随着音波震荡开来,无数黑烟黑雾混合血煞丝中,炸开了一个人形范围。殷锋满脸都仿佛被开水泼了一样,冒着白汽,狼狈地脱身出来。

    “玛得,想和我拼命!!”

    殷锋也发起狠来,重重一咬舌尖,痛得脸上一颤。但随即一口舌尖血,喷在掌上,然后立即挥掌,对着青铜铃铛一拍。

    叮铛!

    铃音更加响彻,佛谒禅唱之声也愈发的清晰。仿佛有无形的力量,拨开了黑烟黑雾和血煞丝,越荡越开,带着一道“白浪”,震动着泛向妖魃的方位。

    那只妖魃更是惊骇得狂暴,奋起余力,仍是像之前那样,挥起尖手,狠狠对着音浪的浪头劈出。

    噗嗤......

    六道爪痕在空气中凌空炸开,与音浪相撞。

    其结局自然是两败俱伤。

    音浪虽然被当空撕裂,佛谒禅唱声音也中断,但妖魃的神态更是萎靡。甚至它身上的鳞片和树皮肌肤,都开始萎缩,变得愈发的黯淡。

    “缚孽!”殷锋再次发挥力量,轻叩胸前。

    所有的小核桃上,光芒忽闪,那些联结的无形之网,越来越收缩,渐渐仿佛是捆绑一样,缭绕在施员外的身上。

    妖魃狂暴地气势,也在渐渐被削弱。

    殷锋踏前一步,左掌心已经闪着昏黄的光影,“超度术”发动,他又再喷出一口舌尖血,左掌狠狠地拍在青铜铃铛上。

    叮铛......

    音波又再剧烈地向前震荡,本来止歇消隐的佛谒禅唱之声,又再幽幽的泛起来。并且,有昏黄的光影,仿佛音浪中的鱼儿,也飘荡向妖魃。

    此时此刻的妖魃,已经是像个浑身黑水污血泼洒的血团,形态已经变得模糊。它剧烈地挣扎着,想要透体而出。

    但是沉浸于痛苦中的施员外,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又再嘴里喷着血沫,发出杀猪似的惨叫:

    “我命不久矣!无需顾忌,杀了它!一切都是柳筠娘所为,我一家因此死绝,又有何面目苟活!!”

    这可能是他回光返照,甚至是救赎似的最后挣扎。他剧烈的收缩着身体,肚洞也是被迫回压。而里面的妖魃,则是像被卡住一样,难以动弹。

    殷锋心中暗叹,一把接过骆咤的“破魔弩”,将左掌覆盖在弩弓上,面色强抑镇静,狠狠地扣动了弩括。

    咻......咻......咻......咻......

    连续四发弩箭,都带着昏黄光影,准确地射在妖魃身上。

    这只妖魃也丧失了抵御的能力,除了第一支弩箭扎得浅,其他的弩箭都是深入体内,扎出深深的黑血窟窿。

    “唧唧......”妖魃的嘴里,发出仿佛野兽垂死的哀鸣,最终开始剧烈地收缩,越缩越小。

    殷锋已经上前,“破魔弩”抵在妖魃的头颅上,机刮扣动。噗的闷响,最后一支弩箭,将妖魃的头颅射穿。

    同时,也射穿了施员外的身体。

    施员外感觉到自已的生命,已经在消逝,他惨然一笑,嘴里淌着血沫,含糊的说道:

    “是我色欲熏心......引狼入室......可恨!那个柳筠娘不是普通人,容貌可以变化!你小心......我该死......若不是我,家妻也不会亡故......我该......死......”

    他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眼中的神采已经熄灭,头微微掉下,已经是气绝身亡。

    随着施员外身亡,妖魃寄生宿主的生命力断绝,它微微挣扎地动作,也是随即止歇。就仿佛同样死亡一样,缩在肚洞里无声无息。

    殷锋知道妖魃不可能死亡,立即取下施员外头上的斗笠,放在地面。然后双手伸出,一咬牙,强行将妖魃从肚洞里拖了出来。

    顿时血如泉涌,大量黑色污秽横流,腥臭扑鼻。

    骆咤立即赶过来帮手,两人合力,将妖魃塞进了斗笠里,将之紧紧包裹。

    殷锋仍不放心,又和骆咤一起,捡起所有小核桃,全都塞进了斗笠中。最后想了想,又摘下骆咤眉上的“婆娑叶”,也塞进了斗笠中。

    ............

    本书稳定更新中!求票支持!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