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二十九章 貔貅与秽土
    貔貅蔽邪罐......殷锋琢磨着这个名称,又忍不住暗暗吐槽,果然还是个罐子!那为什么偏要做成佛门钵盂形态......

    通过匣内的说明,可知这个“罐子”,是以上古时期传说中的亚神兽“貔貅”的臀股骨,为基础原料炼造出来的。

    世间非凡灵物,修行者在使用时,也有诸多禁忌条件。

    比如适用何种级别、单人持有还是多人持有、非凡威能的特点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必须了解其“秽土缺陷”!

    “貔貅蔽邪罐”的档次是“壹星序列”,那么对应的级别就是“1榜、2榜”修行者。1榜够资格,2榜最适合。

    如果是“贰星序列”,对应的就是3榜和4榜。

    低榜级修行者,若是强行使用高序列的非凡灵物,不仅无法真正持有,甚至会被非凡灵物吞噬、诱灭、同化......总之,就是作死行为!

    另外,有些非凡灵物并非单一器物,需要多人持有,才能发挥威能。不过幸好,“貔貅蔽邪罐”是单人持有物,殷锋一人也可以使用。

    “貔貅蔽邪罐”的威能特点,说明上也描述得很清楚。

    分为两个特点:

    第一,任何持有者可见的“幽魂”、“妖魃”,在丧失反抗力之后,会被罐子强行封印。包括其非凡残留物等,同样如此。并且,不限数量,有多少装多少。

    第二,任何不能瞬间灭杀持有者的“孽瘴”,罐子皆能抹除,不限数量,有多少抹除多少。并且,视持有者的实力,可以反弹“孽瘴”袭击,威力不变。

    按照殷锋的个人理解,这两个特点就是,既可以封印“幽魂”和“妖魃”,又能反弹它们的攻击,相当于攻守兼备。

    不过,前提是,殷锋能扛得住!哪怕只是稍微扛得住,也行!说白了,他只要吃得消的,都可以反手吃下对方......

    但是仅限于“幽魂”和“妖魃”,若是不巧撞上了“噩魔”,那就只有落荒而逃的下场,保命要紧。

    有好处,那必有坏处。

    “秽土缺陷”,就是任何非凡灵物的坏处。

    因为所有非凡灵物的诞生,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所以既有相关威能,也有相关污秽,需要持有者忍耐、抵抗。

    “貔貅蔽邪罐”的坏处也很鲜明,甚至很有意思。那就是,持有者在其污秽范围内,不定时会产生饱腹感......也就是不吃不喝......

    即使是要饿死了,也毫无感觉......

    甚至,污秽的范围,会缓慢传染。长时间接近罐子,周边的人也会有同样的坏处......受影响的范围,因时间长短而扩散。

    “一个强大的厌食器!”殷锋不禁给予结论。

    深刻的了解完“貔貅蔽邪罐”的特点,殷锋平静心绪,缓缓伸手,将罐子从木匣内取出,据在手上。

    还好,触手感觉柔滑,就仿佛很普通的小罐子。

    殷锋走到小石窟“造化池”前,将手中的罐子轻轻一扬。随着神国力量的注入,飘浮于云烟光芒中的非凡残留物,以及妖魃的尸身,瞬间腾跃而起。

    轻揭罐盖,一道笔直的烟雾吐出。

    非凡残留物和妖魃尸身,就仿佛长鲸吸水,飞速投入到罐子里去,消失不见。

    殷锋瞅了瞅罐内,灰暗模糊,什么也看不清。

    将盖子又盖上之后,殷锋仍是将“貔貅蔽邪罐”放入木匣内。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其深度污秽。三天后才是“玄秘集会”时间,殷锋可不想因此活活饿死......

    只是这么接触了短短一刻,殷锋就有了厌食的感觉。

    ............

    三天时间,转眼即过。

    在地下藏经阁里废寝忘食补习知识的殷锋,将自已整理一番后,终于是踏出了禅房。

    一身浅白色合身“袈袍”,斗笠替换成毡帽,扎实而朴素的背兜,脚下仍是白袜和厚底黑布鞋,右手中握着收紧的墨青色油伞。

    一切和佛门有关的,殷锋都没有装配。此次晋州之行,他的形象就仿佛年青的行脚商贩。别说不像是和尚,甚至都不像读书人。

    虽然没有斗笠、佛珠、禅杖,但他手中的油伞,却是个好东西。不仅可以当拐杖,伞柄内还隐藏短剑,可以抽出防身。油伞展开能遮风挡雨之外,也能稍微抵挡“孽瘴”的侵袭。

    木匣装着“貔貅蔽邪罐”,被收入在背兜里。罐子溢散而出的污秽影响,还是会有,只是比直接接触要浅一些而已。

    一切准备妥当,殷锋骑上马,赶往距离寒山寺最近的一个驿站。在那里,将会有马车行,可以乘坐马车前往晋州。

    骆咤留下看守寒山寺,必要时也要负责传讯。

    ............

    深冬时节,天色晚得较快,到了戌时,也就是晚七点多左右,整个龙门石岭范围内,已经是夜色幽幽,万物俱静。

    一块凸出的岩石上,遍布寒霜。四周夜风呼啸,枯树摇曳,洒下重重叠叠的暗影,显得阴森而凄凉。

    突然,刮起一道小旋风,带着尘霜纷飞。

    一头暗红羽色的红鹰,突兀地从夜色中闪现,飞落到岩石上面。它那银喙利嘴中,叼着一枝含苞欲放的艳红色莲花。

    随着红鹰的降落,红色莲花上泛起朦胧雾缈。

    雍红莲修长而潇洒的身形,从烟雾幻影中缓缓显现出来。

    他依然是一袭飘逸的白色长袍,脚下赤足。手指间,夹着一朵细枝幼莲,鲜艳欲滴。

    在这块岩石上,若是俯瞰而下,遥遥可望见大萍乡的范围。此刻正值入夜,点点灯火在远方微闪,透露着人间俗世的气息。

    雍红莲静静站立,目光深邃,凝视着大萍乡的房舍。他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就仿佛一座诡异的雕像,沐浴在夜色中。

    沙,沙,寂静中,一阵阵登山脚步声急促而来。

    一个形象彪悍的捕差,就宛若蛇形的黑影,迅速地攀着山坡而上,来到雍红莲立身的岩石下,躬身行礼,恭敬说道:

    “见过首座!”

    “嗯。”

    雍红莲微微颌首,淡淡道:“情况如何?”

    那个捕差的面貌上,仿佛笼罩着黑雾,极不清晰,恭敬地回道:“禀告首座,施宅已经充公,另有捕差暗桩驻守。”

    “筠娘呢?”雍红莲冷冰冰地问道。

    捕差稍微有些犹豫,再才涩声道:“属下一时不察,她已经离开了洛阳州,去了晋州......”

    “哼,误我大事!”雍红莲的眼中,闪过一片森寒杀机,半晌再才问道:

    “她为何要去晋州?”

    “属下不知,但听说她升榜有望,去晋州参与玄秘集会,想搜寻一些资源......是否需要属下赶往晋州,将她唤回?”

    雍红莲微微摇头,说道:“不必了,你继续按谋划行事。堪察之时,多加留意。时间越是紧迫,切不可怠慢。”

    捕差沉声道:“遵令!定不辱命!”

    雍红莲突然皱了皱眉,想起什么,又再说道:“若有寒山寺的人追察,你自行遮掩,不可泄露。”

    “遵令!”捕差躬身说道。

    雍红莲摆摆手,再不发一言。那个捕差立即转身,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夜风呼啸,岩石上雾影朦胧,雍红莲的身影,也是越来越黯淡,最终仿佛融入岩石内,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