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四十九章 无头盘龙
    此刻在殷锋的眼中,青葶镇邻靠的两座小山,就仿佛是雕琢而成的“五爪”,山势向上,就仿佛“爪臂”。若是继续向前蜿蜒,就能依稀看到另一段“爪臂”。

    在整片深幽的夜空下,每一段山势形成的“爪臂”上,点缀着不知名的岩石,吸引到空中微弱的幽光,折射出斑斑点点的“鳞片”。

    殷锋越看越是惊奇,但所站之地低了些,他不由得立即绕到屋后,顺着一截矮墙翻上屋顶。小心翼翼地踩着屋梁,再次放眼眺望。

    他随即以外在观想法,轻叩胸前,沟通体内“封神榜”。

    “天眼识”,开启!

    在瞳术奇妙的视觉下,殷锋屏蔽掉无关的杂乱景象,将自已设想的图形,与视觉上的感应去重合,以另一种角度观察。

    果然,此刻再看,“五爪”、“爪臂”、“鳞片”,呈现出惟妙惟肖的观感。就仿佛是雕琢完工的模型,简直称得上巧夺天工!

    殷锋抑制自已内心的兴奋,继续将瞳术发挥到极至,向着更远的方向眺望。顺着蜿蜒的角度,映证自已的猜想。

    青葶镇的地势,紧靠龙门石岭,而且还正好就在其中两座小山下。若是从此方远望,所见的山势,皆是属于龙门石岭山脉。

    殷锋远望良久,直到再也看不清山势方向,才沉默地闭了闭眼睛。同时在他内心中,是沸腾翻涌的情绪。

    “难道真的有大能者,将整条山脉,雕成了一条盘龙?”

    殷锋心中的这个猜想,实在是太过于惊骇。

    他沉默半晌,立即小心翼翼地翻下了屋顶。然后,回到屋内,关好门,坐到桌旁。将自已心中所想,在纸上循着之前的观察,画了出来。

    这幅画,足足画了许久,再才成形。

    殷锋扔下笔,凝视着自已画出的图形,眉头深皱。

    泛黄的纸张上,画的是一条蜿蜒盘踞的“龙”!

    但这条盘龙,并没有龙头。雄浑抖擞的身躯曲折伸张,共有五道龙臂,每道龙臂末端是五指龙爪,典型的民间传说里“五爪金龙”的模样。

    东隋帝国的历史文献记载里,有关于“龙”的传说,不仅如此,还有“凤凰”、“麒麟”、“虎犼”等的民间传说故事。

    但是却并非神话,而是将这些称之为“瑞兽”。

    “瑞兽”的说法,在上古春秋遗留的古籍中也有描述。无论是龙凤或是麒麟虎犼,在上古春秋时都曾短暂现世。它们的出现,往往会伴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甚至从上古春秋时起,各国的君主,皆会自诩受到龙凤的青睐,是“瑞兽”的指定继承者,以此来宣扬自身的高贵,引起民众的崇敬。

    但是随着上古覆灭,天灾降临,“瑞兽”也从此湮灭。

    直至如今,不知从何时起,皇帝皇室的图腾,称为“九爪真龙”,以此宣扬至高无上的血统。而民间故事里,也重新将“瑞兽”的传说,视为上古时的祥瑞图腾。

    比如帝国六大门阀的家徽,皆是上古时的瑞兽图腾。

    只不过,这一切只是凡人们的思想。

    在修行者的秘密文档里,这些所谓的“瑞兽”,其实就是上古时代的“亚神兽”。它们的根源,来自于上古之前,太古创世时最先受天灾灭亡的初代种族。

    当然,这些万年隐秘,只有传承久远的诸圣家族,或者当世古老门阀,才略略有其遗文记载。即使大多踏上修行路的半修,都不见得知道这些知识。

    殷锋凝视着自已画下的这条“无头五爪龙”,提起笔,在龙身末端最尾爪下,点了一点。执照他的观察,这个点,就是目前他所在的青葶镇。

    然后,他深深皱眉,提起笔,又在距离末尾爪斜上方,那相邻的另一尾爪上,点一个墨点。

    这个点,毫无疑问就是代表着大萍乡。

    殷锋不由得放下笔,轻轻按着眉头,苦苦地思索着,觉得脑海里一片沸腾纷乱。他强行搜寻记忆,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副画面。

    他能够肯定,自已绝对是见过这副画面,但偏偏又记不起是在何地何处。似乎是一个与他特别近的区域,但这个记忆点居然是一片模糊难明。

    明明是有,但想抓又抓不到,殷锋痛苦得几乎要发狂。

    玛得,是不是我初次在寒山寺醒来时的记忆?醒来后有些画面支离破碎,被我遗忘了?殷锋弹了弹眉心,最终还是放弃继续回忆,太阳穴都胀得发疼......

    “一条巧夺天工般,人工雕刻的盘龙......以山势为体,掩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吸引了‘黄泉涡’、各种妖魔诡怪,到这里进行挖掘探索......”

    殷锋缓缓闭目,心中默默自语。

    直到此时此刻,事件的真相,再才显露出一角。

    如果按照一贯的谨慎对待,当发现了这个真相一角之后,殷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置身事外,保护自已的安全。

    不管对方是挖什么秘密,似乎都和殷锋无关。

    灵伽寺都不愿意管,那我凭什么提着人头向前冲?殷锋再次吐了个槽,睁开眼睛,无奈地看着这幅画。

    但是根据“榜灵”提示,他的“榜灵火猴”,完全就契合在这场秘密事件里。无论是“火影大人”,还是“螭穴”,应该都关联其中。

    甚至他记忆模糊里,那个捕捉不到的记忆点,似乎也契合在这场秘密事件里。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发现出这片山脉的秘密。

    “知道得越多,就会产生更多的烦恼......”

    似乎雍红莲师伯说的这番话,确实是有道理啊......

    殷锋摇摇头,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又将画纸拎起,凑到烛火边,烧个干净。

    既然无法置身事外,那就只能上!

    殷锋吹熄烛火,合衣躺在床上,深思自已今后的行动。

    不能莽撞,不能盲目,不能孤军深入......首先要等到骆咤的汇合,多一个帮手多一份安全......然后拉上吕谦,虽然他只是半修,但经验足,福气足,武力也说得过去,也能算帮得上手。

    再挑选几个信得过的捕差高手,装备充足,形成小团队。由我主导,骆咤和吕谦辅助,以谨慎的态度去堪察掩埋的天坑......

    殷锋不断地推测,发散着思维。

    突然,在他心灵深处,巍巍浩瀚神国传出一道玄奥意念。殷锋立即凝神内视,可以见到在神国殿堂上,代表狄飞的光丝,震颤着发出祷祝。

    “嗯?是飞惊的消息,难道又是祭祀品?”

    ............

    稳定更新,请求推荐票的大力支援!

    冲榜中,大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