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五十二章 噩魔在前
    殷锋之前都是单对单的突发情况,还从未见过如此汹涌暴动的气势。一时间头皮发炸,全身心都是剧烈紧绷,抬掌已经是“超度术”迅速凝结。

    但司马襄四人却毫不慌张。

    “布阵。”

    司马襄一声轻喝,手腕一抖,一蓬数十粒黄豆被抛洒出去。

    与此同时,袁素素也是面色淡然,纤手一挥,左右手各握一枝白毫长笔。无数泼水似的墨点,居然毫无遗漏,每一滴都落在黄豆上面。

    瞬间,散落地面的黄豆上,绽放出墨色交杂泛黄的光影。而且仿佛是联线一样,形成一道若隐若现的遮幕。

    曹洪双手中玩花似的,飞快拨弄着匕首,站在司马襄身边,若无其事的瞧着。而姚浠则是双掌向前一翻,腕口处闪出两个黑孔缝隙。

    咻,咻,咻,咻,咻,咻......

    一簇簇闪着幽光的弩箭,从姚浠的腕口迅射出去。就像是十几只飞蝗虫,迎着四头“乌泥鳅”扑头盖脸地攒射而上。

    受到黄豆墨布“遮幕”阻拦的“乌泥鳅”,居然就像是被困住一样,本来汹涌狂暴的气势,甚至就降低一大截。

    十数只弩箭深深扎进“乌泥鳅”粗壮的身躯上。

    姚浠缓缓捏拳,低喝一声:“爆!”

    蓬,蓬,蓬,蓬......

    一连串微弱的嗡响声中,每支弩箭都是闪烁着亮光爆裂开来。无数的烟花在“乌泥鳅”身躯上绽放,炸开的小洞上,皮肉飞溅,流出漆黑的液体。

    司马襄将手中的算卦旗幡,在地上重重一杵,左手飞快结个印,低喝一声:“引星烛照!”

    霎那间,地上所有的黄豆表面,立即绽放星光般的光芒。所有光芒都是闪烁一起,映照在虚幻的“遮幕”上面。

    四头狂暴嚣张的“乌泥鳅”,瞬间就被大团大团的光芒笼罩。滋,滋,滋,随即白烟缭绕,就仿佛是腐蚀一样,泥鳅身躯上不断地炸开烟雾。

    嘶嘶嘶......随着烟雾蒸腾,四头“乌泥鳅”身躯内,都是仿佛揭皮一样,四张黑皮似的黑影,飞快挣扎着逃离。

    曹洪一声冷笑,双手指间飞旋着的匕首,立即就闪电般脱手而出。扔出两把,瞬间又多出两把飞射,即使是变戏法也没这么快速。

    四把匕首准确的扎在逃离的黑皮幻影上。

    蓬蓬蓬蓬......连串的闷响,四张黑皮似的影子,就仿佛被戳穿的黑布,被撕裂成一片片的碎末,支离破裂地迅速逃离消隐。

    殷锋一眼不眨地关注着全程,忍不住想鼓掌。

    这支“圣庭小队”,简直是配合无间,几个呼吸的事,就已经完全结束了战斗。

    四头“乌泥鳅”已经躺尸,微微抽搐着,肢体残缺。而附身泥鳅的幽魂,也是被驱散受损,估计也是活不长久。

    前路上一片狼籍,沙石乱堆,布满着大小坑洼。但汹涌而起的诅孽,随着幽魂溃逃,也渐渐薄弱消隐,不再有威胁。

    袁素素仍是挥毫,双笔划向前方。

    只有丝丝缕缕的溢散孽瘴,继续向前毫无问题。

    殷锋手掌心凝结的“超度术”,也默默关闭。看来,这一段路程,确实也轮不到他出手。

    司马襄瞧了瞧地上的泥鳅尸骸,皱眉道:

    “据我所知,这些污秽的鳅子鳅孙,形似‘噩魔’‘犁乌蚯’的分身。若我所想无错,前方不远,也许就会遇到‘犁乌蚯’,大家小心行事。”

    “果然还是撞到了‘噩魔’......”殷锋心中暗暗无语,不过幸好他没有孤身到天坑里堪察,要不然真就是性命难保。

    “噩魔”是高榜级修行者,都头疼的敌手。

    幽魂需要附身,才能发挥优势。而妖魃的攻击方式,并不频繁,一般都是在幽魂辅助下为祸。即使难挡,但起码打不过可以逃。

    但是面对“噩魔”,打不过肯定是逃不了。要么你死,要么它亡。但绝大多数时侯,“噩魔”都会全身而退,难以灭杀。

    世间“噩魔”都具备各种形态,随时可以变化。甚至有各种分身,就相当于大将军,属下一群群炮灰为它效力。

    比如眼前的鳅子鳅孙,只是“犁乌蚯”的属下之一。

    一般来说,“噩魔”可以源源不断地制造出幽魂,则幽魂又能附身各类种族,形成防不胜防的战力。即使是你身边的队友,可能就会被附身,背后捅你一刀。

    这才是“噩魔”最可怕、最可恨的能力。

    殷锋一边发散着思维,一边谨慎地跟着司马襄等人前行。他心中默默祈祷:“各位大哥,你们要是没有携带‘非凡灵物’,就跑来撩‘噩魔’,那乐子可就玩大发了......”

    一个3榜,两个2榜,两个1榜,如果没有“非凡灵物”助阵,贸然挑战“噩魔”,那就是送人头的行为。

    殷锋不由得暗暗捏了捏背兜,“貔貅蔽邪罐”还稳当地装在木匣内。只是他心里清楚,“壹星序列”非凡灵物,恐怕也搞不定“噩魔”。

    众人一路向深处探索,道路越来越狭窄,并且大角度向下倾斜,环境也开始变得朦胧黑暗。即使是身为修行者,视线超过常人,但谁也不敢保证,一脚下去会踩到什么。

    曹洪伸手在腰间一抹,两个小瓶入手。他屈指一弹,两个小瓶仿佛划线一样,掠过前方。

    大量晶莹明亮的粉末,被溅洒在各个角落。

    一片片的幽光,在路径上被点亮。对于凡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修行者来说,这就好比是一盏盏明灯,十分有效。

    哒,哒,哒的脚步声,不断地回荡着,向里深入。

    这个地下穴,应该是天然形成,然后有人力进行过凿掘。只是人力的痕迹越来越少,越向内走,就越是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殷锋隐隐感觉,目前他们所在位置,几乎是深入到山体的底端。比起之前进口的山腰坑洞,此刻的距离,恐怕都下了地底数十米。

    已经下到如此之深,比十几层楼都要遥远,居然丝毫不见潮湿,也不憋闷。甚至周围都非常干燥,脚下步伐带着尘灰,震荡飘扬。

    不对!!

    殷锋骤然止步。

    他时刻都谨慎地注视着前方范围,瞳术开启到极至。到了此地,眼前出现许多幻觉,就仿佛有大量强烈的孽瘴聚集。但偏偏眼前之地,却是石壁山岩,毫无异处。

    “不能走!”殷锋赶紧说道。

    司马襄等人也是止步,曹洪三人诧异地瞧着殷锋。因为至始至终,殷锋都未展现过什么能力。而且仅是个1榜修行者,不免让这些人,有些轻视。

    但只有司马襄,却知道殷锋的能力,皱眉问道:

    “玄奘小友,发现什么?”

    殷锋不便解释,手掌中再次凝结“超度术”,然后迸射向着前方,猛力一划。

    嗤啦......仿佛是撕破布的声音。

    前面明明是大量的黑漆漆土壁山岩,但被殷锋凌空一划,居然就像是刀切豆腐,划开了一道黑色“潮湿”的沟壑。

    司马襄等人再才觉得不妙。

    殷锋再怎么强横,也不可能做到凌空一指,穿墙凿壁的程度。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前方根本就不是实体,而是孽瘴聚集的幻觉。

    袁素素瞬间反应过来,也是挥毫向前掠过。比起殷锋,她的笔力稍微弱了许多,但也是划出一条条浅显的漆黑小沟。

    大量仿佛水滴似的黑液,不断地流淌出来。然后是丝丝缕缕的黑雾,仿佛大坝溃堤一样,喀嚓一声迸裂出来。不过片刻,前面已经是黑雾蒸腾。

    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强烈孽瘴,已经变异成数百数千的焦黑泥鳅,疯狂地扑腾出来。每条泥鳅表面,甚至可见各种可怖的形象,宛若哭嚎、辱骂、嘲讽、愤怒等情绪,喧嚣如狂潮一样席卷而来。

    轰,轰,轰隆隆......周围的山壁土岩,成片成堆的坍塌。显露出的无数洞隙里,之前所见的鳅子鳅孙,数十上百的拼命往外钻。

    这种恐怖的场景,若是爆发,在场的五个修行者,就要被掩埋在这里。即使是无穷手段,也难以施展出来。

    实在是太多了!数不胜数!

    司马襄脸色剧变,又是一把黄豆洒出。依然是之前那样,袁素素赶紧挥毫甩笔,加持孽瘴封印效果。

    曹洪和姚浠,虽然各有手段,但必须是在敌方被禁锢的形势而,才能完全发挥。此刻即使动手,效果也不大。

    殷锋顾不得什么团队协作,迅速掏手进背兜。

    “貔貅蔽邪罐”已经入手,殷锋开启“超度术”,神国力量大力加持。双手捂着罐体,开罐的罐口对着前方的恐怖现象。

    刷......罐口的“舌头”,带着“超度术”的昏黄光影,就仿佛粗壮的长虹,兴奋地卷曲出去,冲着无穷无尽的孽瘴,毫不客气地猛“舔”。

    司马襄等人,都是狂喜地看向殷锋。

    谁也想不到,殷锋居然带了一件“非凡灵物”进来。

    之前每个人都会有些腹肚饱胀异常的感觉,也都受到过罐子的污秽影响。但处身险境,每人不敢大意,疏忽了这个不适感觉。

    此刻罐子现身,所有人立即都是腹胀欲呕,好不难受。

    殷锋强忍着难受,紧紧掌握着罐子,仿佛是打扫一样,不断指挥着“舌头”,在周围狂舔。好在罐子的威力,对付孽瘴不在话下。又有“超度术”加持,就更是威风大涨。

    但是孽瘴能清,鳅子鳅孙却没那么好对付。随着孽瘴的汹涌狂潮,数十条鳅子鳅孙,已经被幽魂附体,愤怒狂暴地冲刺而来。

    整个地穴里,就仿佛山崩一样,轰隆震响。

    司马襄再次用算卦旗幡,重重一杵地面,结印低吼:“引星烛照!”

    大量的黄豆被触发出星光,光芒联结辉印,形成仿佛阵图似的虚幻“遮幕”。袁素素却是将手中笔杆,接连抛出四五枝,都立在“遮幕”中央处。

    她结掌成印,默默念诵。

    所有笔杆上腾起丝线般的光芒,在周边游走绘画。

    不过片刻,就加持在黄豆的“遮幕”上,形成一层保护。

    姚浠也没闲着,扔出两把特制的小型弩弓,给曹洪。自已仍是腕口对着冲来的鳅子鳅孙,仿佛连珠箭似的,不断攒射。

    但比起姚浠的连射,曹洪用弩弓射击就差多了,只能是瞄一个点一个。但他目光精准,手法也稳,还算没有浪费弩箭。

    殷锋负责对付狂潮侵袭的变异孽瘴,其他人负责阻挡鳅子鳅孙的暴动袭击,一边战斗,一边缓缓撤退。

    但压力实在太大,若不是殷锋的神国力量雄浑浩瀚,掌握着罐子犹有余力,恐怕这场战斗,开始前已经崩盘了!

    玛得......各位大哥就这样敢来撩拨“噩魔”?谁下的命令,谁给的指示?完全是来送人头啊......殷锋心里吐着槽,咬牙对付着孽瘴狂潮。

    突然,不知在何处,回荡起一声冷笑。

    站在司马襄身边的袁素素,陡然浑身一僵。

    “我擦!”殷锋瞳术中光华闪过,已经瞥到袁素素背后,附上了一层黑色人皮!幽魂附身!

    所有人还未有何反应,袁素素却已经是拔出笔枝,笔尾端上锐尖闪烁,猛烈地向司马襄后脑戳去。

    ............

    求票!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