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六十章 皇族纵横家
    元德宝殿里,缓缓恢复宁静。

    已经有内侍急匆匆而出,前去传旨。

    此刻,站在大殿顶端黄金皇座旁边,犹有恨意的隋皇杨坚,负手身后,一边踱步,一边神情阴郁的沉思着。

    当今隋皇的年龄,已经七旬多,但保养得当,相貌威仪,颌下微须。他少年十余岁就已登基为帝,执掌东隋天下六十年之久,可算是隋国历代皇帝之中,在位时间最长者。

    大约盏茶时间之后,一位身穿朴素浅麻道袍,头发花白结髻,长眉凤目,蓄着五柳长须,身形颇高的六旬老道,缓缓进入大殿。

    这老道容貌详和,若有若无般总带有一丝笑意,气质温润,令人易生好感。而且他周身袍鞋整洁,一丝不苟,更显出一种自律的稳重感。

    “参见陛下。”老道李淳岚,微微欠身至礼。

    “国师免礼,赐座!”隋皇杨坚说道。

    立即有内侍小心翼翼地过来,搬张锦凳给李淳岚坐下。

    “不知陛下宣召,是有何事?”李淳岚轻声问道。

    做为当朝四大国师之一,李淳岚修行路径是道门星相派,如今已是6榜“玄微知守”。即使在中原地域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占卜大宗师,深得隋皇的信任和敬重。

    隋皇杨坚手中拈着一封简信,命内侍递给李淳岚,说道:

    “国师请看,这是朕的好儿子,当朝太子,秘密做下的肮脏事!”

    李淳岚展开简信,略略扫一眼,顿时也是皱眉:

    “勾结‘黄泉涡’,秘密开掘上古龙迹沉骸之地?螭穴相联,九星一体?这......陛下是如何得知的?”

    隋皇杨坚哼道:“是云昭仪亲口告诉朕,岂能有错!”

    云昭仪是太子杨咏最宠幸的妃子,即使是东宫太子正妃,也比不上云昭仪的恩宠。甚至云昭仪已怀有身孕,皇室骨血在身,东宫已有流言,说太子杨咏要将云昭仪扶正,与太子正妃平起平座。

    如此身份地位的女子,断然不会诬告当朝太子。

    李淳岚再次默默瞧了瞧简信,眉眼微动,缓缓道:“若是一切成真,那么,太子是要进行升榜仪式?晋升6榜‘紫极公侯’!”

    隋国皇室的修行路径,是上古“纵横家”。千百年来,诸国君主,征伐天下,许多英明的有道王君,皆是出身此派系。

    当今隋皇杨坚,天赋不足,堪堪踏上修行路,只是1榜修行者,长命百岁都说不准。所以对自已的两个儿子,一直怀有警惕。

    偏偏当今太子杨咏,正是年富力强,天赋绝伦,已经达到“纵横家”5榜境界。再进一步,就是6榜。

    普天之下,能达到6榜级别的修行者,并不多见,每一位皆是本门派系的中坚支柱。若是放在杨氏皇族,那就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一个6榜级别的太子,怎会甘心继续当太子?

    如若太子杨咏秘密进行的仪式成功,晋升6榜。那么隋皇的天子大位,恐怕就要换个人坐。这也是隋皇杨坚,恐惧愤怒的原因。

    皇位,朕不给,你不能抢!!

    “召国师前来,就是想请国师占卜,此事到底是否成真?若是一切属实,朕一定饶不了这个逆子!毁了他的仪式!”

    隋皇杨坚强抑怒意的说道,一掌拍在黄金皇座上。

    李淳岚沉默的暗自摇头。

    对于“纵横家”修行路径,李淳岚也得知了一些隐秘。

    比如皇族5榜升6榜的仪式,对当今皇帝有克制,甚至有损伤。若是皇帝自已升榜,那便无事。若是太子升榜,那就相当于害自已的亲爹。

    虽说不至死,但隋皇杨坚年纪已大,岂能经得起折腾?

    再说,隋皇并未退位,太子此刻升榜,也有逼宫的含义。

    李淳岚暗叹,但仍是点头,答应了隋皇的要求。

    他端坐锦凳上,左手指翻动,结手印沟通“封神榜”,神国力量加持后,右掌心向上,虚握成圆。

    瞬息之间,一片玉色玲珑的白色幻羽,浮现李淳岚右掌心。以一种奇特的轨迹,在旋转运动,越来越快,几乎化为流光。

    这片白色幻羽,是李淳岚拥有的一件非凡灵物。来源于上古时期“瑞兽”白玉凤凰,而且是凤凰冠羽,珍罕至极的宝贝!

    若不是李淳岚位属国师,亦是占卜大师,对道门也有强力贡献,这件非凡灵物,也不可能交给他长期持有。

    以李淳岚的实力,再加白色幻羽,就能行使“吉光片羽玄微兆”。相当于推算某件事的过去未来,能得到接近真相的启示。

    随着李淳岚在进行占卜推算,整个元德宝殿里,都是明暗交加。隐隐有雷霆之声,若隐若现传来。甚至殿内时而风雨呜呼,时而寒热交替,就仿佛笼罩着莫名难测的玄奥氛围。

    隋皇杨坚紧靠着黄金皇座,神情紧张地盯着李淳岚。

    殿内服侍的所有人,都已经悄然离开,并封锁大殿。

    时间缓缓逝去......

    突然,李淳岚掌心的白色幻羽上,乍现一道夺目光华,落在掌中,化为一篇云烟蒸绕的文字图案。

    李淳岚脸色凝重,手一抖,白色幻羽消逝无踪。他拈起那片如烟如雾的文字图案,眼光一扫,微微道:

    “螭穴联星,国之大祸。”

    不远处站在黄金皇座旁边的隋皇杨坚,听到此言,顿时气得浑身发颤,脸色铁青的低吼道:“果然......朕有大祸......我要阻止那个逆子!毁了他的仪式!”

    李淳岚欠身道:“陛下既然已有决断,我愿陪同护驾。”

    隋皇杨坚大喜,赶紧走下台阶,扶着李淳岚,说道:

    “好,陪朕去‘皇祠祖室’,朕要祷祝神国,以先皇先祖之力,斩了那个逆子的螭穴联星!断了他的仪式路!”

    片刻后,李淳岚陪同杨坚,已是消失在大殿后方。

    ............

    殷锋毫不犹地伸下手。

    一股冰寒刺骨的异样感觉,从遗穴中隐隐泛动。

    手中果然是抓住一张纸片!

    殷锋大喜,赶紧收回手,将之带出了遗穴。

    这是一张略有些泛黄的纸张,巴掌大小,边缘残缺不齐。在上面,写着一段话。字迹优美,显出别有风格的笔韵。

    殷锋不禁喃喃念诵:

    “......如果你拿到这张纸,就证明时间到了。别慌,可能马上就有恐怖灾难降临,你莫怕,这张纸会护佑你。再然后,你可以收取洞里的一件藏品!带走!”

    这段话的最后,有个落款,不过不是名字,而是几笔勾勒出的简易肖像画。

    画的是个中年俊雅的男子,容貌略有模糊。从气质上来看,儒雅随和,富有亲和力。毕竟是简单几笔,能够画出如此风采,也足见笔力功力。

    ............

    求支持!

    求推荐!

    继续存稿,并且稳定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