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八十九章 功绩
    殷锋远望着红鹰掠翅而来,自已右手掌心中那枚莲花花瓣,也随即不经意地收起。

    此刻,桓澶的脸色却是一片铁青。

    雍红莲并不在灵伽寺内,而是受命出寺另有要事,为何如此迅速地赶回来了?

    扑哧哧......威猛红鹰信使已经降落,徐徐收翼,银喙尖嘴中烟雾缭绕。一袭白袍从雾缈中缓步现出,宛若出尘般飘逸。

    “参见首座!”

    所有僧众皆是呼啦啦一片,全都拜倒相迎。

    桓澶尽管心有不甘,但也只得是合掌至礼,不敢有丝毫怨怼。

    殷锋和骆咤,自然是微笑着恭敬施礼。

    雍红莲依然是淡然潇洒的神态,缓缓说道:“免礼,今日这般热闹?是贵客临门,还是恶客喧主呢?”

    说着,他似笑非笑地瞥了殷锋一眼,然后一掠袍角,脚下宛若拂风一样,已经瞬移,坐在殷锋拿出的凳子上。

    桓澶首先说道:

    “首座,寒山寺玄奘及其僧徒,无视寺规,在此横蛮打闹,伤了寺中武僧。依戒律,要将他拿往戒律堂问讯,他居然仍要反抗!”

    殷锋默不作声,继续保持恭敬姿态的站着。

    雍红莲淡漠地看着众人,眼光掠到殷锋那两位师兄身上。

    俩师兄顿时有些畏惧地缩了缩。

    雍红莲视若不见,眼光收回,又瞧在桓澶身上,喃喃低语:“这又是何苦呢......”

    只是他的声音虚无,却并没有人听到。

    “将这二人,押往戒律堂。”

    雍红莲的手指,指向殷锋那两位师兄。

    俩师兄闻言大骇,浑然不知为何会是这样。

    众僧同样是惊诧无比,但立即有武僧出列,将俩师兄缚住。

    “首座,冤枉啊!”俩师兄骇然跪地,连声喊冤。

    桓澶脸色大变,正要出声劝阻。

    雍红莲却是又冷冷说道:“众僧退避,去戒律堂面壁思过!这二人思过之后,再领戒棍三十。不得多一棍,也不得少一棍。”

    缚住俩师兄的几个武僧,顿时强行将之拖走,一路上哀嚎仿佛哭丧一样。其他的僧人们同样惶恐不安,纷纷至礼后离去。

    不过片刻,整个场面就清空,安静无声。

    桓澶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大声道:“师兄,你是一定要保慧景的弟子?非要令我难堪不成?”

    雍红莲微微叹息,看着桓澶,缓缓道:“前尘往事,已成云烟。慧景也已经逝亡,你又何苦仍有如此执念?寒山寺无论如何,是不会交在你手中的。”

    桓澶据理力争,大声道:“师兄,并非是我要兴师问罪。这小僧徒执掌寒山寺,无德无能。说破天去,也是德不配位!他如何守得住那处基业?”

    雍红莲脸色平静,淡淡道:“你又怎么知道,玄奘无德无能?守不住寒山寺基业?”

    “师兄,你这话可就是护短了。”

    桓澶嗤笑道,指着殷锋,“他执掌寒山寺已近两年,有何功绩可言?他两位师兄,都遭受冤屈被强行逐出。如此嫉贤妒能之辈,又当得了什么事?”

    殷锋听了这些话,脸上平静,心里却是三字经......我师傅慧景到底是怎么得罪他了,至于这么怨恨?

    雍红莲显然是也不想纠缠这些问题,一拂白袍,站起身来,说道:“桓澶,你执念太深,以至于5榜‘宝镜陀’的修为,难以寸进。罢了,今日就让你明白......”

    殷锋暗暗思绪,5榜“宝镜陀”,是佛门显宗路径。看来桓澶大师,虽然和慧景、雍红莲,同为师兄弟,选择路径却不同。

    雍红莲说着,已经转身,掌中多了一枚,奇形怪状的小钥匙。他将“钥匙”插入身后的墙壁上,顿时微光泛起。

    一个仿佛“门洞”一样的门户,突然就在墙壁上扩现出来。

    雍红莲左手牵着殷锋,右手牵着骆咤,踏入“门洞”。回头留下一句话,对桓澶说道:

    “诸相阁考评,你若想清楚明白,就来吧......”

    说完已经消失在“门洞”里。

    桓澶脸上阴晴不定,一声冷哼,也随即踏入“门洞”。

    瞬息间,“门洞”消失,墙壁上却依然如故。

    ............

    灵伽寺,诸相阁。

    诸相阁是负责寺内文书、要事、遗迹、功绩等记录、考评的专属地方。

    此刻在这间阁堂大厅内,高台上坐着三位白须白眉的老僧,皆是诸相阁的录事长老。

    而在台侧,另有一排座位,坐着各个分院的住持或首座。

    桓澶也已经在高台上就座,脸色极其严肃地盯着下方。

    雍红莲一袭白袍,淡然站在厅中间。

    而殷锋和骆咤,则是屏息静气地垂首在旁。

    殷锋已经悄悄打量过这里,看得出,其实分院考评早已经在进行。而他和骆咤,却被隐瞒着,塞在那间厢房里,无人通知。

    “洛阳下院,龙门石岭寒山寺,申报功绩!”

    雍红莲对着高台说道,声音清亮,满座皆闻。

    高台上三位白眉老僧,皆是点头。

    不过片刻,共有五位戒律堂武僧,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诸相阁内所有人,都是不禁注目凝视,不懂什么意思。

    即使是殷锋,却不明白雍红莲想做什么。

    五个戒律堂武僧,依次在雍红莲面前排开,垂首肃立。

    雍红莲环视众人,微微一笑,然后拎起第一个托盘上,放着的册子,展开,朗声宣读:

    “大业六十年,寒山寺固守黄蛟坟,无过。记微功。”

    “同年,固守地潭,无过。记微功。”

    “同年,剿灭后山染孽兽,有功。记小功。”

    雍红莲念完之后,又拎起第二册,宣读道:

    “大业六十一年,大萍乡染孽,寒山寺驱除,有功,记小功。诛杀幽魂,有功,记小功。诛杀妖魃,有功,记中功。”

    “同年,寒山寺镇灾祛邪祈福,有功,记中功。”

    念完第二册,雍红莲又拎起第三册:

    “大业六十一年,青葶镇染孽,寒山寺驱除,有功,记小功。诛杀变异孽瘴傀儡,有功,记小功。”

    “同年,寒山寺协同‘圣庭’,剿灭百余幽魂附身,有功,记大功,大功十番!剿灭百余幽魂鼠役,有功。记大功,大功十番!”

    “同年,寒山寺协同‘圣庭’,诛杀幼体噩魔‘犁乌蚯’,有功,记大功,大功二十番!”

    ......

    随着雍红莲不紧不慢地宣读,整个诸相阁内,一片寂静。

    并非所有在座者毫不在意,而是处于极度震惊的情绪里。因为宣读的每一件功绩,尤其是大功,足以盖压全场,无人可比!

    若是所有功绩全都积累起来,更是惊人!

    .............

    凌晨更新送上,中午继续加更!

    每天万字更新,请求各位读者大爷的支持!投票!

    月票!推荐票!鞠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