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终结与残井
    “可你生在人间,长在人间,亲人故旧皆在人间!岂能自甘堕落,转头来祸乱人间?你真真是无耻至极!”

    司马襄从之前的愤怒,直到此刻的平静,已经是对司马仲英彻底失望。

    “无耻?呵呵呵......”司马仲英不怒反笑,饶有兴趣地瞧着司马襄,摇摇头道:

    “是你固执已见,不懂大道而已!自太古创世,上古传承以来,封神途径的终点即是成神!既然我的路可成神灵,自然就代表着道理。”

    “我做什么,如何做,都是世间道理。我若成神,这些道理就是真理,就是世界之意愿,就是必须之过程。那么,你怎能说我的做为,是错的呢?”司马仲英瞧着司马襄,也是平静地说道。

    殷锋突然说道:“你怎么知道,‘求魔’途径可以封神?”

    “因为我感受过!”司马仲英微微眯眼,显现出回味的那种神态,喃喃道:

    “我在大都督府布下了混乱与灾祸,用那个贪婪愚蠢的伎楼女子做诱饵。直到心愿达成,得此阴骨。这一切过程,我都享受其中,心灵神慧皆是得到升华提高,我选的路绝不会错!”

    殷锋默默无语,此刻他也看得出来,司马仲英已经是入魔,和那个“噩魔之影”融合了。只要回归堕落世界,完全继承“求魔”途径,他就圆满完成改换,彻底成为“求魔”修行者。

    司马襄似乎也同样有此感觉,缓缓道:“原来你诓我前来,就是为了我的占卜之术,为你追寻阴骨下落......”

    司马仲英呵呵的笑了,说道:“天意如此,若非你认识此人,并邀他一同前来,我又怎么能轻易开得了禁门!天意如此......”

    司马襄愧疚地看向殷锋,悔恨道:“是我害了你......”

    殷锋知道他内心痛苦,只是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司马仲英则是将“阴?之骨”,在手中拈了拈,沉吟片刻,抬头说道:“我即将离开,你愿不愿跟随我?”

    司马襄冷眼瞧他,说道:“我若不跟,你要杀我?”

    司马仲英摇摇头,笑道:“我要开启堕落世界的通道,必须要有祭坛仪式,也需一份祭品。放过你可以,但你这朋友,却只能来世再结缘了。”

    殷锋和司马襄,此刻被封印镇压,完全就无法动弹。

    儒家书系的4榜“镌题大师”,本命镌写的封印字,即便殷锋和司马襄能动手,恐怕一时半会也难以解开,何况现在连结个手印都办不到。

    司马仲英已经对殷锋举起手中笔,只要这枝紫毫玉笔落下,殷锋刹那间就是人头落地,身首异处。

    突然,司马襄的肩膀上,冒出一个泥巴似的东西。

    这个东西刚冒出头,司马仲英手中的紫毫玉笔,顿时就喀嚓一声脆响,裂出无数道裂痕。而且他身上隐藏处,也是喀嚓的响个不停。

    司马襄的身上,也是发出喀嚓的微响,不知什么在破碎。

    殷锋同样如此,贴身背兜里,那些核桃、小铃铛、药瓶等小巧携带的佛门咒器,全都喀嚓裂响。

    似乎有一种特别诡异的能量,在影响这一切。

    殷锋霎那间明了。

    非凡灵物!污秽影响!

    他已经看清司马襄肩上的那个泥巴物,就像个灰泥捏就的小乌龟。虽然惟妙惟肖,但脸颊丑陋,鼓胀着仿佛肿了一样。两颗绿豆小眼,滴溜溜乱转。

    “‘咬肌龟’!你居然......”司马仲英失声大叫。

    但他的话音中,那些本来封印的镌刻字体,也已经崩裂了。

    殷锋和司马襄瞬间就恢复了行动力。

    咻!一声轻响,殷锋仓促间只能先用破魔弩,射向司马仲英。

    而司马襄则是仓促结印,但还没结成,司马仲英已经急速反应,大吼:“但有辱我、谤我、欺我、恶我者,必将被阻止!”

    只是他手中紫毫笔已裂,也是无法瞬间施术,仓促间也是以手划写,一排文字凭空闪现,扑向殷锋和司马襄。

    司马襄顿时身体凝固,慢了一拍。

    而殷锋在射出破魔弩箭时,已经弹了一片核桃出去。

    在司马仲英身后,那片核桃微闪幽光。

    “遁光旅行!”

    殷锋的身影,刹那消失。

    转瞬间,已经是出现在司马仲英身后。

    但是那一排文字,也分光化影,追踪向殷锋而去。

    司马襄肩头的泥巴乌龟,又是鼓胀着嘴,咬了一口。

    喀嚓噼啪响声中,司马仲英划出的镌刻字体,又再变得裂碎残缺,完全就丧失了作用。

    修行者之间的斗争,每一个技能招式失误或化解,都是将自已置于险境。何况司马仲英靠的就是文字,哪受得了这种破解。

    司马襄已经完全恢复,低喝:“引星烛照!”

    瞬间在司马仲英的脚下,大量星光泛动,无数小游鱼缠绕,将他整个身体束缚。

    但是司马仲英的身躯上,突然出现两道浓墨般的大叉。

    叉字打出,司马仲英立即就脱离束缚,迅速挥指:

    “仇者必毙!奸佞必诛!”

    司马襄的身前,泼墨般的文字闪现。一但文字结成,司马襄就相当于被斩首处决,当场倒毙!

    只不过,司马仲英的后背,却首先泛起一滴阴寒潮湿,仿佛深埋在无尽暗渊无数年,才能凝聚出的漆黑色水滴。

    漆黑水滴炸裂,绽放无穷无尽阴森的黑雾虚线。

    就仿佛有一张虚影的黑网,将司马仲英上下完全笼罩住。

    “不!!”

    司马仲英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凄厉尖叫。他收回自已打出的字,身体急剧扭曲,大量浓烈的黑雾蒸腾,想要以“噩魔之影”脱身。

    但是已经迟了。

    虚影黑网虚化,司马仲英那来不及脱离的身躯也随同虚化。无声无息之中,被绞成无数碎末,血肉全无,完全化为齑粉飘散。

    而此刻在司马仲英背后的殷锋,再才是大口喘气,瘫倒在地。若不是司马襄以星芒游鱼困住司马仲英,他那一滴“万古冥池水”,绝对是近不了司马仲英的身。

    殷锋与司马襄的技能,大多威力都是针对妖邪孽瘴,与修行者对决,也只是有手段束缚对方而已,杀伤较弱。

    哪里比得了司马仲英,每一个字打出,都是致命的。

    此战能够获胜,有那个泥巴乌龟的功劳,也有幸运成份。

    小窟坑洞里,顿时一片寂静。

    司马襄呆呆地看着司马仲英消失的粉末,半晌都没有说话。纵然知道对方已经入魔堕落,但眼见族兄丧亡,也会有痛苦难过。

    深吸一口气之后,司马襄沉默地将泥巴乌龟,塞进怀中。

    “是我连累了你......”他对殷锋说道。

    “说这些干嘛,你我是好友,我必然会来。”殷锋笑着从地上站起身,活动一下,恢复着精力。

    司马襄并没有问殷锋是如何灭杀司马仲英,毕竟修行者皆有其秘,默认都不会窥探对方隐私。

    他瞧了瞧周围,“噩魔之影”随同司马仲英已经灰飞湮灭,“阴?之骨”也一起湮灭。大都督府的罪魁祸首,全都消失,案子终结。

    “我会将此事上禀‘圣庭’,马上会有人来善后,那我们走吧......”司马襄说道。

    “嗯。”殷锋正要随同离去,却突然顿住。

    “乾覆之心”已经发出躁动感应,而那些呓语也开始清楚,证明这个范围里,就有螭穴的存在。

    若是就此离开,不知什么时侯才能再来。更何况,没有司马襄的占卜引路,他根本就进不来这个形同迷宫的环境。

    “呃,司马兄,能否在这等我片刻?”殷锋赶紧说道。

    “怎么?”司马襄诧异地回头。

    “我怀疑此地是佛门禁地,不知何时才能再来。趁此机会略为堪察一番,回去后也好交待。”殷锋笑着说道。

    司马襄一听,也是大有道理。殷锋能开这道禁门,代表此地肯定和佛门有关,合情合理。

    “行,我在此等你,你不必焦急。”司马襄说道,也没说陪伴跟从的话。毕竟是别人家的禁地,自然有其顾忌。

    殷锋感激地点头,循着之前的记忆,跑出门外。

    他一边到处探寻,一边回应着“乾覆之心”的躁动。

    果然,当来到一个极偏僻的角落,那种呓语呼唤的感应,就越加强烈起来。仿佛某种力量,在催促殷锋。

    殷锋顿时止步,然后毫无意外地,那张神秘纸片,也是瞬间闪现出来,落在角落里,开始缭绕起灰雾旋卷,越卷越高,形成灰雾漩涡。

    殷锋立即跨步入内,瞬间眼前一片迷离。

    这一次进入灰雾漩涡空间,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没有冰寒彻骨,也没有什么血腥密布,就好像乘风旅行一样。

    但是这一次传送,却显得很漫长,似乎路途遥远。

    不知过了多久,殷锋双脚感觉着地,视线也开始恢复。

    他展目望去,不由得呆了。

    眼前是一片残亘荒芜,有座仿佛贵族行宫似的小殿堂,以一种极其残破、败落、孤寂的状态,呈现在他的眼前。

    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颜色,仿佛都被剥夺。

    即使是站在远端,遥望这一切,殷锋都能感觉到悲凉和沧桑。他缓步向前,心情显得很低落,行走在残砖碎瓦间。

    喀嚓嚓的踩踏声,在这里显得异常刺耳。

    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得仿佛世界末日之后。

    他看不见一个完好的事物,到处是废墟。就在他茫然的时刻,突然视线尽头,废墟掩埋中,发现一口小井。

    小井旁边,是个残缺的靠椅。

    .............

    月票,推荐票,请给本书投票!

    感谢您支持本书!继续加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