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青铜有物
    春雷惊蛰。

    狂风骤雨滔天倾覆,帝京长安在风雨中飘摇。

    元德宝殿中门大开,唐亲王李渊携领李淳岚、雍红莲,缓缓踏进殿内。在司礼太监指引下,穿过幕阁,越过琼池,来到皇帝寝宫正室前。

    此刻,寝宫内虽然遍布灯火,明珠生辉,但却仿佛笼罩着一层朦胧雾影。室内的光线,带着一丝幽暗。

    前方尽头,广大奢华的皇帝寝床旁边,左右各站着两个中年人。虽是表情沉肃,但皆是气质卓然出众之相。

    左侧那人身高接近两米,虎背熊腰,身穿半套金雕玉琢般的乌金铠,显得神威凛凛。他负手而立,气势含藏,有若渊渟岳峙。

    此人正是皇城禁卫大都督,韩杰琥。

    韩杰琥出身韩阀,而韩阀此前因是大皇太子党,而遭受贬抑。但隋皇杨坚仍是信任韩杰琥,继续让他留任禁卫大都督。

    韩杰琥对面那人,是个五旬年纪,相貌清淡,身穿朴素麻袍,气质显得庄正守肃的男子。他双手拢在袖中,腰侧佩戴着一枚白玉小葫芦,隐隐有药香气微微弥漫。

    这位先生却是皇宫太医院总管,蓝采鹤。

    韩杰琥和蓝采鹤一左一右,陪侍在皇帝寝床边。而在寝床不远侧,则是站着一位相貌俊逸柔和,气质显贵的青年皇子,正是当今新太子,从前的晋亲王,杨莞。

    杨莞的脸色上带着一丝忧虑,默默关注着寝床上。

    司礼太监靴声轻微,躬身快步而入,到了寝床旁边,恭敬道:“陛下,唐亲王见驾!”

    皇帝寝床上,隋皇杨坚气色有些虚弱,斜靠在锦枕上,淡淡摆手道:“宣,韩卿和何卿留下,太子回宫去吧。”

    司礼太监赶紧领旨。

    杨莞立即躬身施礼,轻声道:“儿臣告退,祈愿父皇早日安康!”

    “去吧,近日长安雷雨倾覆,注意安抚民生。”隋皇杨坚对杨莞说道。

    “儿臣遵旨。”杨莞躬身施礼,转身离开。

    唐亲王李渊已经携同李淳岚和雍红莲,缓缓而来。

    “见过李王叔!”杨莞至礼。

    虽然杨莞是太子,但在辈分上,唐亲王李渊是他的表叔,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这是规矩。

    “嗯,太子早点安歇。”李渊颔首至礼,与杨莞插身而过。

    杨莞对着李淳岚和雍红莲,注目至礼,然后飘然离开。

    “微臣见驾。”

    李渊来到寝床不远的正面,躬身施礼。

    李淳岚和雍红莲,则是站在李渊的背后,微微至礼。

    此世间虽然修行者是顶巅力量,但王室皇权关乎民生,应有的尊重还是要维持。而且国家安危和修行者派系,也有着许多微妙的联系。

    “给李王卿赐座,国师赐座、红莲宗师赐座。”杨坚轻声说道。

    立即有司礼太监过来,给三人备上锦凳。

    李淳岚是道门6榜“玄微知守”,雍红莲是佛门6榜“六道罗汉”,如此实力身份,在小派系已可称宗主或大宗师。

    三人坐下后,李渊说道:“陛下,微臣前来交旨。”

    杨坚脸色微微一沉,说道:“那个孽子怎样了?”

    “微臣已经去探访过废太子杨咏,他被幽禁东宫,有微臣安排警戒看守,陛下请放心,不会有任何差池。”李渊回道。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朕的天下迟早是他的,为何他要逼朕?难道这皇位,朕还没给,他就偏要抢......咳......”

    杨坚说得有些激动,脸色潮红,顿时咳嗽起来。

    陪侍在寝床边的蓝采鹤,伸手在腰侧白玉葫芦上,轻轻一拍。顿时一片清雾缭绕在床边,杨坚的脸色再才好转,精神了许多。

    “陛下保重身体,避免燥怒。”蓝采鹤淡淡道。

    杨坚微微点头,靠在锦枕上坐好,又看向李渊说道:“李王卿准备得怎么样了?朕的祈年延寿之法,是否可行?”

    李渊说道:“有李淳岚国师的吉光之兆加持,有红莲首座的六道之术看护,再加上蓝采鹤总管的医术妙手,祈年延寿之法,已经可以开始了。”

    杨坚顿时大喜,说道:“李王卿既是如此有把握,几位宗师皆在场,那就开始吧!”

    隋皇杨坚对李渊是绝对的信任有加,不仅因为是母族表亲,也不仅因为李阀对皇室贡献大,还有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李渊能干、稳重、忠诚,而且并非修行者。

    这所有因素加起来,杨坚才会将举国军兵重任,交由李渊执掌。而且一掌就是数十年,圣眷不变,隆恩不减。

    “微臣遵旨!”

    李渊站起身,打个手势,立即就有司礼太监,抬进一副青铜般色泽的桌案。上面以明黄薄布遮盖着,显得非常神秘。

    另有几个太监过来,围着青铜桌案,摆上黄金烛台、各色饰品,然后是香炉、玉鼎、朝笏等诸般繁复之物。

    杨坚满怀期待地坐正,凝视着眼前的青铜桌案。

    韩杰琥微微向前半步,侍立在杨坚身旁,冷静地看着。

    蓝采鹤则依然是云淡风清的模样,双手拢在袖中。

    李淳岚站起身,走到青铜桌案前,严肃站立。

    所有安排已经完毕,除了寝床前这些重臣宗师,其他人尽皆退避。寝宫门关闭,外间宝殿门关闭,一片寂静。

    “微臣准备开始了,请陛下稍安。”李渊微微一笑,站近青铜桌案,伸手准备揭开上面的明黄薄布。

    此刻,同样是起身站立,随在李渊身后的雍红莲,则是满腹的疑问。

    先前李渊所说,“有红莲首座的六道之术看护”,纯属虚妄。李渊从未跟他说过,什么祈年延寿之法。

    李渊的手已经搭上了明黄薄布。

    “且慢!!”

    韩杰琥一声清喝,立即踏步而出。

    “王爷,我来揭。”韩杰琥看向李渊,沉声道。

    坐在寝床上的隋皇杨坚,脸色欣慰,点点头。

    李渊的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异芒,微笑颔首,说道:“也好,韩大都督请!”

    说着,退开一步,含笑站立。

    韩杰琥伸出手,搭上明黄薄布,正要揭开。

    “慢!”

    隋皇杨坚突然说道,然后轻轻拍拍床榻,向身后道:“韦公公,你与大都督一起辅助揭示。”

    寂静安宁,宛若夜幕的寝床后,渐渐浮出一个身影。

    是个白发苍苍,但梳理得一丝不苟,身着深灰素袍,形貌枯槁,宛若风中残烛般的老太监,缓缓走过寝床,来到青铜桌案前。

    “见过李亲王。”韦公公沙哑声音说道。

    李渊的脸色有了一丝讶异,但随即恢复平静,笑道:“近年传闻韦公公已逝,本王还伤心了许久。想不到,韦公公仍是如此矍铄。”

    “王爷有心。”韦公公淡淡至礼,然后伸出满是皱纹的枯瘦手指,和韩杰琥一起,揭开了那张薄薄的明黄遮布。

    青铜桌案上的物品,立即展现所有人眼前。

    .............

    今天周一,求月票,求推荐票,请给本书投票!

    感谢您支持本书!继续加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