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权柄家
    是一个造型怪异的小祭台。

    这个祭台,由几十个仿佛青铜章印似的硬砣,以一种扭曲的方式,盘缠而成。而且小祭台上布满着血丝,已经凝固。

    小祭台的左侧,是一根一米多长,以黄金铸就,通体雕琢出山河景象花纹,衬以炫丽珠宝的权杖。这种权杖,还是上古时某些王室曾用,数千年历史已经失传。

    而在小祭台的右侧,则是一个方方正正,比拳头大的赤乌金尊印。此方尊印上,居中雕琢着九爪祥龙,边缘则是凰鸟麒兽等瑞兽环绕,显得既贵重华丽又颇具古典仪式感。

    此印也是上古时,某些王室曾用,数千年也已失传。

    一座小祭台,左右两件古物,就这么展现在众人眼前。

    “这......”

    韩杰琥和韦公公,沉默皱眉,不知是为何物。

    李淳岚和雍红莲,则是依然沉默不言,仿佛视而不见。

    蓝采鹤仍是站在寝床旁边,双手拢袖,满脸淡然。

    唐亲王李渊则是含笑看着小祭台,仿佛看着一件古典杰作,脸色上是欣慰和满足。

    “大胆!!”

    骤然间,寝床上端坐的隋皇杨坚,勃然大怒。

    他指着李渊,脸色愤怒,手指都在颤抖着,怒不可遏的说道:“你真真是大胆!竟敢窃取杨咏的升榜仪式古物,到底是何居心?”

    整个寝宫里,都回荡着杨坚愤怒地质疑声。

    所有人再才是知道,原来李渊进献的这个小祭台,以及左右两侧的古物,居然是废太子杨咏的升榜仪式古物。

    东隋皇族的修行者,修行路径乃是“纵横家”。在场的重臣宗师等,都是知道杨咏之所以被废,就是因为秘密升榜,导致隋皇大怒,出手反制。

    随着杨坚的大怒,所有人都是看向李渊。

    李渊却是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说道:

    “陛下,你念念不忘想要毁掉杨咏的升榜仪式,让他永不晋级?微臣已经办到了,陛下却为何动怒?”

    “你真是狂侫!!”杨坚气得要站起身斥责,但脚下发软,并没有站起身,只得指着李渊骂道:

    “那是朕的儿子,自然是有朕亲自管教!你夺了他的仪式古物,拿到此来,是何居心?我皇族之事,几时轮到你自做主张!”

    说着,愤怒大吼:“来人!将这狂侫之人拿下!朕要他以死谢罪,朕要......咳咳......”

    隋皇怒火攻心,说了两句,顿时就咳嗽起来。

    刚咳出几声,杨坚立即骇然失色,他嘴角的血,仿佛滴水一样,不可抑制地淌了出来。

    “蓝卿......朕......”杨坚赶紧看向床边的蓝采鹤,但声音嘎然而止,怒目圆瞪。

    因为蓝采鹤不仅没有理他,而是慢条斯理地从袖口抽出手,手中拈着三根粗长的金针,尾端有透明圆环。

    “蓝总管,你这是何意?”韦公公脚下仿佛流水,瞬间移动到蓝采鹤面前,森然眼神盯着蓝采鹤。

    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一眼就能认出,那三根金针,是医家修行者,最著名的“心血针”。专为重病患者放血,甚至是直插心脏。

    “借皇帝陛下的心头血一用。”蓝采鹤轻轻笑道。

    “你......”

    杨坚气得五内俱焚,但身体却是虚弱无力,连发个脾气的力气都在不断衰减。

    他虽然只是1榜修行者,但绝对不是重病废人。此刻身上有如此异样,毫无疑问是中了暗算。

    杨坚已经说不出话,喉口都开始堵塞,以一种绝望的眼神看向韦公公。

    主仆二人相伴数十年,一个眼神即可会意。

    韦公公的手臂突然伸涨,仿佛皮带一样纠缠在杨坚身上。然后他的脚下,出现一个方正的黑洞,半只脚已经踏入其中。

    看这个形势,只要韦公公拉到杨坚,瞬间就能消失逃离。

    蓝采鹤依然是云淡风轻地退了一步,他的身前,已经像是下雨一样,无数迷朦的浅绿雨丝飘落,瞬间将韦公公脚下的黑洞浸染封闭。

    两个人皆是修行者,无声无息地拼了一招。

    韦公公是盗门5榜“守门人”,蓝采鹤是医家5榜“氲霞客”。双方各自一招,尽显自身的修行技能。

    韩杰琥却并没有动手,而是看向李渊,沉声道:“王爷,你这是妄图弑君?”

    众所周知,蓝采鹤与李阀过往甚密,而且是李渊夫人,长孙王妃的同门师兄。

    李渊呵呵一笑,负手身后,瞧了雍红莲一眼,也不说话。

    雍红莲微微闭目,再睁开后,指间一朵莲花花瓣消逝。

    瞬间,韦公公与隋皇杨坚之间,已是竖起一樽樽似虚似幻的雕像,不断浮现。这些雕像皆是三头六臂,人身人貌,但面貌狰狞忿恨,獠牙呲出,眼若铜铃猛瞪。

    禅唱佛谒之音响彻,寝床前的气氛凝重而压抑。

    “阿修罗道浮屠”已现,韦公公和隋皇杨坚已经被切断了联系。随即,韦公公脚底,无数泛开的纹路缭绕,好像深黑波纹,如水波荡漾,一圈圈泛起荡开,宛若深潭。

    “地狱道沉沦之殇”,也被同时发动。

    杨坚绝望地看向李渊,嘴唇不断动着,想说什么,但已经是说不出来。而韦公公则是自身难保,仿佛被凝固在床边。

    李渊负手身后,缓缓走到杨坚眼前,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杨坚,半晌再才叹息道:“陛下,你为何非要留恋这个皇位?早些退位不好么?”

    杨坚的表情狰狞,显然是要破口大骂,但无力发声。

    韦公公却是能说话,他转头艰涩地看着李渊,说道:“王爷,你真想要亲手弑君?这天下,谁也担不起这个罪名!!是不是废太子要你来的?”

    “废太子......呵呵......”李渊摇头轻笑,仍是看着杨坚说道:“陛下,再给你看一样东西。”

    他说着,袖口无风自动,一枚姆指大小的火焰,带着金红交缠的炫彩异芒,悠悠摇曳着,浮现在杨坚眼前。

    金红火焰的中心,隐约可见一个人形,仿佛君主一样高坐。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看出,这是一份“仪式焰炷”。

    杨坚的脸不断地扭曲着,愤怒和惊骇已经令他身心摧残。他认得这份“仪式焰炷”,这是代表纵横路径6榜“紫极公侯”的“仪式焰炷”。

    而且,毫无疑问,只能是废太子杨咏的“仪式焰炷”。

    李渊怜悯的看着杨坚,突然伸出手,轻拍在杨坚肩头,沉吟道:“若有罪,必惩。若无罪,可释!”

    随着他的话音,杨坚脸上,更是现出不可思议的震惊。但他嘴角一动,居然就能说话了,骇然尖叫道:

    “你骗朕!!你是5榜‘权柄家’!你是“纵横路径”!是修行者!你居然是修行者......朕居然被你骗了这么多年......”

    他的声音从高亢转为沙哑,从沙哑转为悲凄,整个人仿佛瞬间就老了许多,流露出虚弱不堪的神态。

    “若不是有贤妻辅佐,若不是有蓝师兄相助,我也瞒不了这么多年。若我起初就是修行者,陛下也不会如此的信任。”

    李渊轻轻一叹,说道:“陛下,这天下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守着不松手,是错的。该交给其他人了,要变天了。”

    “你没有理由杀朕!谁指使你的?太子杨莞?还是谁?”杨坚就像想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哀求地看着李渊。

    “我当然有理由。”李渊轻轻一笑,指了指身后的青铜桌案,说道:

    “陛下已经看到了,那是废太子杨咏备好的仪式古物,而杨咏的6榜‘仪式焰炷’也在我手中。可惜,本来杨咏想自已升榜,却被陛下给打断了。”

    “你......你......你要升榜!篡夺仪式!”杨坚震惊的说道。

    李渊微微一笑,点头道:“这也多谢陛下的万全。”

    他不再多言,转过身去,对李淳岚点头道:“可以开始了。”

    李淳岚手一抬,一片光芒闪现。

    顿时,杨坚的头顶上,就仿佛多了一片极其洁白、极其优雅、极其神秘幻化的玉白色羽毛。

    然后,这一片玉白羽毛,就像是幕布一样,缓缓降下,落在杨坚的身上。又宛若冰雪一片,立即就消融不见。

    蓝采鹤则是伸手,三根金针,都扎进了杨坚的胸膛。

    杨坚想要挣动,想要开口大骂,但一切又都被封锁。动不了也说不出,像个可怜的石像,任由摆布。

    不过片刻,三管血被抽进了金针底端环中。

    杨坚就像个瘪气的假人,脸上所有颜色,身上所有精气神,仿佛在这一刻,被倾泄一空。整个人一软,瘫倒在床上,就像一滩烂泥。

    “陛下!!”韦公公目眦欲裂,凄厉高呼。

    一道道急速而起的红线,就仿佛血丝,从韦公公的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瞬间就窜起来。

    所有血丝线凝结成一个门户,宛若实质。

    韦公公瞬间就脱离了封印控制,一把抱起杨坚,钻进了门户中,消失不见。而血丝线门户也宛若幻影,化为粉末溃散。

    ......

    元德宝殿门外,杨莞并没有回宫。

    他就站在不远的花圃边,身后撑开着一把伞。撑伞的手白皙如玉,姿态美艳,正是曾经的太子嫔妃,云昭仪。

    “殿下,时间不早了。”云昭仪柔声说道。

    “再看看,这是史书上都不会记载的一夜,本王想多看一眼。记住,然后忘掉。”杨莞凝视着元德宝殿,缓缓说道。

    “殿下,废太子那边怎么安排?”云昭仪皱眉道。

    “一把火烧了吧,既然是废太子,就不必再有太子东宫了。”杨莞淡淡笑道。

    骤然间,一道遍布血丝红线,宛若凭空显现的门户,出现在杨莞的面前。

    .............

    今天周一,求月票,求推荐票,请给本书投票!

    感谢您支持本书!继续加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