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未知的诅咒
    突然,殷锋的眼角余光,发现青铜王座后,居然开始旋起一层层薄薄的灰雾。

    “神秘纸片?”

    殷锋大为惊喜,还以为纸片被那个男人收起了。

    他赶紧冲到青铜王座背后,在陡峭崖壁的某个边缘地带,那张神秘纸片果然在旋转着,灰雾越卷越高,形成灰雾漩涡。

    殷锋大松一口气,回望这个独立幽闭,而又广阔宏大的冰天雪地。或许这里,是那个男人为自已留下的一个秘密地点。

    他不再犹豫,举步就跨入到灰雾漩涡中。

    然后,就是之前传送来这时,那种在极度遥远中,以恐怖速度穿行的感觉。此刻再想,这片冰天雪地的秘密空间,或许距离寒山寺,是真的非常非常遥远。

    此刻,又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

    “这个世界,比你想像的要大得多得多!比你想像的还要复杂得多得多......”

    即使是在神国领域里,显现的四个极尽宏大的陆域。

    还有那广大得仿佛无边无际的深海。

    或者是万千光丝奔涌的尽头,那个神秘至极的大漩涡。

    这些都是殷锋从未得知的区域,没有任何文献记载,没有任何历史传说。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在东隋国土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在世界边缘单独存在,那些神秘诡异莫测的放逐空间。还有永远不可描述的神国无上领土。

    甚至那个堕落诡秘世界,都没有露出任何痕迹。

    小心......谨慎......融入......殷锋默念自已的警示格言。

    他现在只是一个蝼蚁小角色,千万不能乱蹦哒。

    那些前妻们,那个男人的隐秘敌人们,都是庞然巨物,都是和神灵并列的存在。在祂们这些大人物眼前,要千万倍的小心。

    殷锋一边发散着思绪,一边沉浸在迷离般的传送中。

    时间不断逝去。

    然后,在一个极度漫长的时间点,殷锋感觉到身体恢复。

    眼前的视觉缓缓恢复,已经可以看见,回到了寒山寺藏经阁。殷锋再才大松一口气,舒缓着疲惫的神经。

    他坐到石台前,而那张神秘纸片,又已经像是从前那样,窜进了他的体内。看来,是回到神国殿堂里继续悬浮。

    或许这张神秘纸片的功能,就是为了遮掩“前夫之心”。毕竟有那么多神灵般大能的窥探,稍有泄漏,就是万劫不覆。

    殷锋立即好奇的抚摸胸膛,可以感应到心跳与温热。

    还好,心还是自已的,虽说多了一层”额外保险“。

    藏经阁里宁静祥和的氛围,缓缓清静着殷锋的内心。当一切恢复之后,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以及身心上的安宁。

    现在的他,再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自由。

    那个所谓的“命运”,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接下来,就是属于殷锋自已的奋斗!

    他放松了一会之后,想了想,取来纸笔,开始按照自已的推断与思维,整理一下那个男人“回归布局”的经过。

    首先,那个男人通过某种方式,在这个世界洒下了“种子”。但由于外力干涉,或敌人出手,这些种子都被消灭了,或被摧毁了。

    但是,由于殷锋的到来,导致“玄奘”这颗种子,发生意外,并且又成功的活了下来。

    那个男人得到“种子”成活的信息,立即开始推动自已的布局。通过不可知的方式,影响慧景升榜晋级,并让慧景心甘情愿地加入布局。

    由此,展开一系列螭穴挖坑事件。最终的目的,就是引发皇宫内的“恐怖力量”,降临螭穴,导致“乾覆之心”出现。

    拥有“乾覆之心”的殷锋,就相当于“接收器”,能够接引那个男人的回归。但是,必须要把殷锋带入冰天雪地秘密空间。

    九鳞藏宝的事件被触发,殷锋一边收集应得的宝贝,一边按照布局,接近那个冰天雪地秘密空间。最终,通道被触发,殷锋被传送到秘密见面地点。

    但是那个男人的回归,依然是受到了危难和阻挠。

    或许是有另外某种力量的帮助,或者是那个男人的另一条自救路线,都被触动。导致封锁冰天雪地空间的“神链”,崩溃消散。

    然后,那个男人完成回归,准备接手自已准备的种子。

    但是同时,那个男人发现,自已的种子,居然是同类。

    两个穿越者,极其搞笑的相撞了。

    由于殷锋的意念及身躯,已经不是那个男人的选择。为了避免将来发生意外,为了避免被敌人算计,那个男人放弃了种子计划。

    然后就是接下来的交谈,那个男人给殷锋灌输了一些绝世隐秘。目的可能有解惑,帮助同类。也有某种意味深长的影响,或许也是希望殷锋这个角色,可以引发改变。

    毕竟拿了那个男人的宝贝,不能白拿,该做的,该搅混水的事,殷锋还要继续做。要想彻底破开敌人的封锁,那个男人需要更多的意外发生。

    最终,那个男人再次被放逐离去,等待时机回归。

    而殷锋则是焕发新生,继续追求自已在这个世界的道理。

    所有的思绪在发散着,思考着,殷锋将自已的描述回顾一次,觉得大部份的真相,可以就是这样。

    殷锋得到了好处,但也收获了未知的强大敌人。

    唏嘘一番之后,殷锋逐渐恢复了平静。

    藏经阁里宁静而祥和,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

    嗯,是时侯找“谛牯”了解一下,那个《本牯手纪》到底是怎么回事......殷锋想了想,掏出了牯角哨,轻轻吹响。

    无形的音波荡漾,无数暗黑色的烟雾缭绕,层层叠叠浮现。

    隐晦而滞涩的压迫感笼罩,空气模糊扭曲。

    大量血红斑点闪烁的氤氲“门户”出现。

    喀喀......喀喀......

    灰黑交缠的烟雾汹涌喷吐,“谛牯”身影拱开了门。

    然后它就这么待在门口方位,坐在云烟上吞咽着什么。

    “本牯连躲着吃个饭,都避不开你吗?”“谛牯”一边狼吞虎咽地大嚼,一边头也不抬的对殷锋说道。

    “有件机密大事,想问问你。”殷锋笑道。

    “快问快答,本牯赶时间......”“谛牯”继续说道。

    “你先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殷锋掏出那本《本牯手纪》,对着“谛牯”晃了晃。

    霎那间,整个藏经阁里,仿佛降临一种极度恐怖的能量。

    轰!!

    一道肉眼可见的雷霆闪电,仿佛从虚无出现。

    这就么劈在了“谛牯”身上。

    那本《本牯手纪》上,闪现出夺目欲盲的剧烈闪光。

    “啊!!......”

    “谛牯”猝不及防,全身上下仿佛被烧焦了一样,立即腾起巨大的浓烟。甚至它的形象开始消融,腿蹄都在急剧融化。

    殷锋瞠目结舌,赶紧把《本牯手纪》收起来。

    但是已经迟了!

    “谛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它化成一团浓烈黑烟,以不可思议地速度窜进了血红斑点大门。

    轰隆哐啷,大门飞快关闭。然后一切仿佛时光倒流,所有云雾和幻想都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藏经阁里恢复了寂静和安宁,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殷锋一脸懵逼的看着前方。

    然后他狐疑地掏出《本牯手纪》,并没有发生什么异相。

    难道说,这本漫画书,对“谛牯”有诅咒式的杀伤?

    殷锋这么一想,确实是大有可能。

    他立即又收起书,小心翼翼地掏出牯角哨,轻轻一吹。

    果然,毫无动静,什么反应都没有。

    殷锋叹息一声,收起牯角哨。

    只能是希望这只牯不会有事,要不然,就玩大了......殷锋默默哀悼,想了想,决定去堕落诡秘世界,见见庄周看看什么情况。

    他立即以外在观想法,沟通“封神榜”脱壳神游,踩踏之后上升到神国殿堂。果然,那张神秘纸片,仍是安静的悬浮。

    殷锋摘下神秘纸片,发现上面除了那个男人的落款,其他一切都不复存在,就像普通的便签。

    也就是说,我手里有一张那个男人的签名单?

    而且还是一个疑似“敲门砖”,自带万能钥匙以及额外保护的签名单......殷锋自嘲一笑,立即又脱离神国。

    回到现实之后,殷锋开启禁巷门,走了进去。

    他飞快寻找到那个隐秘角落,然后扔出手中神秘纸片。

    果然,神秘纸片依然是遵从自已的职责,旋转出灰雾,而且越卷越高,形成灰雾漩涡。

    殷锋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片刻后,通过传送,仍是到了那个倒塌的拈指山下。

    殷锋赶紧过去,走到那个枯萎的陷涡前,按照通道仪式,洒出途粉,放上耻骨。一切都很顺利,他掏出“盗光枢钮”,在神秘纸片的照护下,钻进了两界通道。

    风在呼啸。

    硫磺般气息污熏的灰霾在缭绕。

    斑斑点点,仿佛星光似的熔浆火焰在泛动。

    殷锋就像毫无目标的散光,在某个诡异的通道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前往。

    终于,殷锋从恍惚迷离的状态中苏醒,视觉清楚。

    依然是那颗巨大的漆黑老树下坐着。

    身边是泥泞的污秽渣土,前方浓雾汹涌,弥漫无光。

    “果然还是在这里,庄周没有说错。”

    殷锋再才放心,掏出了“牯角哨”,轻轻吹响。

    时间缓缓过去。

    浓雾范围里,渐渐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穿过了浓雾,带着烟雾缭绕,踏步而来。

    庄周依然是穿着极其得体的蓝灰华袍,整洁熨帖,端庄而沉稳。浓密的黑发,梳得油光水滑,手中戴着厚厚手套,拄着拐杖,一手负在身后。

    “是你在吹响哨声吗?我的朋友!”

    庄周微笑看着殷锋,高贵优雅地站着,仿佛一位思想家。

    殷锋见到庄周,再才是大松一口气。

    既然“谛牯”和庄周有关系,那么庄周没事,“谛牯”也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要不然,庄周必定就消失了。

    “嗯,我想了解一件事,你帮我看看这本书册,认不认识?”

    殷锋掏出了《本牯手纪》。

    霎那间,浓烈而耀眼欲盲的强烈光线,从书册腾起。

    “啊!!......”

    庄周的身体上,就仿佛烈火焚身,无穷浓迷蒸腾。他的身体在消融,衣服和手杖都在溃散,就像是在毁灭一样。

    .............

    求月票,求推荐票,请给本书投票!

    感谢您支持本书!继续加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