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尚 > 第一百五十章 传说级的诸神之敌
    引魂灯......

    还魂息壤......

    雍红莲手中拈着那朵,已经宛若干花花瓣的“冥池长生花”,凝视的眼神里,满是温和留恋的神采。

    “我会找到魂器需要的灵物......无论任何代价......”雍红莲收起“冥池长生花”,默默低语。

    秘密内一片宁静,雍红莲仿佛入定一样沉思。

    突然,室内响起一声玄妙难明的清磬之音。

    一枚通体色泽深青,缭绕着无数佛谒文字,精致短小的锡杖,陡然浮现在秘室里。

    锡杖仅米许长,样式古典而肃穆。若是凝目细看,甚至可以见到诸般佛门法相,在锡杖上若隐若现,极具神秘感。

    清磬之音,就是从锡杖上传出,仅仅只是震颤了一下。

    “嗯,是方丈?”

    雍红莲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看向神秘锡杖。

    他想了想,然后伸出手指,搭在锡杖上。

    瞬息之间,眼前所有景象,就仿佛云烟幻变,又宛若时光流转。无尽的光线四射旋转,仿佛在耀眼阳光中前行。

    不过片刻,雍红莲的视觉已经恢复。

    此刻,他此身在一间不大不小的禅房内。

    这间禅房与其他的房间不同,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根巨粗无比的树桩,从中挖开建立而成。室内有些淡淡的木香味,四壁皆是木纹与树皮般的纹路。

    室内简洁而朴素,见不到任何装饰物,满眼浅色。

    地面是数个古旧的蒲团,居中一个长木茶几,前端是一步台阶。而台阶上,雕琢着浅榻,坐着一位白眉老僧。

    除了雍红莲和这位白眉老僧,室内还有另外两人。

    一个焦黄眉毛,满脸苦相的老僧,正是传经堂首府俱摩。另一个,则是个形象富态,容貌笑呵呵的中年人。他并非僧人装扮,看起来却像个乡绅富家翁。

    此人名为“洪熙”,是灵伽寺外缘堂首座,向来就不爱僧人装扮,独立特行。灵伽寺一应外事行为,都由他掌控。

    三位首座,皆是灵伽寺的顶梁支柱,堪称灵伽寺最高战力。

    “见过方丈!”三位首座微微至礼。

    前方浅榻上,盘坐的白眉老僧,脸若童颜。看起来,有一种玩世不恭的亲和力,但却又带着一丝故做庄严的做派。

    灵伽寺方丈,华蝉,是整个关南行省,乃至周边数十州域,最著名也最强大的修行者,目前唯一的佛门净宗7榜“天曦”。

    灵伽寺的最高战力中,雍红莲是佛门密宗6榜“六道罗汉”,老僧俱摩也是密宗6榜“六道罗汉”,洪熙则是佛门显宗5榜“宝镜陀”。

    灵伽寺走净宗路径的,极其稀少,一来是圣烬缺少,二来是升榜仪式太艰难。所以近百年来,也仅仅只有华蝉方丈一人达到7榜的强大境界。

    “嗯,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想说一件机密事。你们听听就好,复杂的原因我无法解释,也不能过多解释。”

    华蝉方丈微笑说道。

    一直以来,他这个方丈虽然百岁有余,但对寺内众僧都是一视同仁,为人也是温和诙谐。所以灵伽寺的僧人们,包括各首座,面对方丈都不会有什么约束。

    “方丈,难道有关神谕么?”洪熙有些大大咧咧地说道。

    “嗯,有些关系,所以不能多解释。”华蝉依然是微笑道。

    三位首座都是点头,静心聆听。

    华蝉方丈沉吟片刻,接着说道:“前段时间,寒山禁巷下的五指山通道,出了纰漏。盗光枢钮消失,通道口坍塌,大家应该是知道的。”

    “当时就连永夜黑幕都被撕开一些,后果有些麻烦。”

    华蝉方丈如此说着,三位首座都是皱眉。那场意外之灾,让灵伽寺的各个高层,都是大为震惊,事后也在尽力修补。

    “这些都是你们知道的,但有些是你们不知道的。所以我觉得,还是跟你们说说才好,免得引起更大的麻烦。”

    华蝉方丈的这句话,立即让三位首座为之一怔。

    “我佛门广大,在隋国之地内,类似于寒山禁巷的秘密通道,有不少。诸位高层皆知,这些秘密通道是往返两界,给予‘光斑’提供便利的通道。”

    “但是,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这些所谓的秘密通道,都与永夜黑幕相联,构成一个整体。我只知道,这个整体的名称,叫做‘锚根’!”

    “至于为何叫‘锚根’,有什么隐秘作用,我确实不知。活了这么多年,也没弄明白,只能糊里糊涂的随波逐流。”

    华蝉的话说得有些诙谐,顿时让室内凝重的气氛,略略一松。

    “寒山禁巷下发生的灾祸,‘锚根’也因此受到了损伤。虽然损伤不大,但还是产生了影响。这个影响后果却很严重,导致我被神谕狠狠斥责......”

    华蝉方丈摸了摸眉毛,表示无奈地说道。

    三位首座都是露出同情的神色,灵伽寺以华蝉为大,整个关南行省乃至另外数十州域,也尽皆以华蝉为首。能够亲近神国,时常聆听神谕训导的,也只有华蝉方丈而已。

    “我虽然受了斥责,但也终于得知了一些隐秘。”华蝉方丈语气中,再才开始带着严肃,说道:

    “‘锚根’,是诸位神灵,为浩瀚神国建立的‘地基桩’。也就是说,神国若是房屋,这些地基桩被破坏,房屋也会产生不良影响。”

    “寒山禁巷下的‘锚根’,因被灾祸波及,导致神国受到震荡。而神国震荡,又导致其他隐秘地域的一些‘锚根’,产生回响。”

    “总之,这件事波及到最后,产生各种连锁反应,导致一位‘传说’级别的诸神之敌,从‘放逐之地’逃离!”

    华蝉方丈此刻说出的每一个词,每一段话,都让在场的三位首座,心情皆是剧烈震憾,瞠目结舌。

    神国震荡?传说级诸神之敌?放逐之地?大敌逃离?

    这完全是他们不可想像的内容。

    在这世界上,众生即蝼蚁,哪怕再如何强大的修行者,在神国或神灵的俯视下,也只是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什么样的人物,称得上是诸神之敌?

    而且还能在诸神的监控下,从神秘的放逐之地,逃了......

    洪熙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带着谨慎的语气,低声问道:“方丈,这位传说级的诸神之敌,说的是谁?”

    .............

    求月票,求推荐票,请给本书投票!

    感谢您支持本书!继续加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