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大叔,别闹了 > 第56章 郊区的地
    气氛,有些微妙和尴尬,尤其顾韶非很自然的喝了一口水后,嗅着杯子上传来的阵阵清香,说了一句:“和当年味道一样。”

    少女的清香,深入骨血里,他那年以后再没忘记过她。

    可晴天听不太懂:“叔你说什么?”

    顾韶非唇角一抿,却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笑盈盈的却不说下去了。

    人不说,她也不好多问,无聊之际看到之前放在一边的箱子,忽然就有了事情——

    “那个,叔,我去拆个快递。”

    顾韶非颔首,默许的样子让晴天忍不住挠挠头,什么呀?这还是她家吗?她要干啥,怎么还问他了!

    搞不懂,也懒得想,晴天拿起旁边的剪刀,待划开后,目光落在第一张照片时,就所有的思绪都沉淀了下来。

    照片是她小时候在庄园里拍的。

    那时庄园里有一颗参天的大树。

    粗粗的树枝上,园丁爷爷装了一个手工做的木秋千。

    每逢凉爽的傍晚,等母亲回来时她就会在那里和园丁爷爷一起玩耍,直到那天,她等来的是……

    “嘶——”

    忽然间,晴天打了个抖,浑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逢到那个片段记忆时,她就特别的头痛,以至于心理医生建议,她把那段记忆忘掉。

    那段……是关于她母亲的记忆。

    再后来,她母亲就躺在了医院的重症ICU,一直到去世。

    “怎么了?”

    原本认真品茶的顾韶非,在发觉晴天的不对后,快速起身走了过来。

    晴天已本能的把不好情绪收起,摇摇头,把照片放到一旁:“没事,只是……只是以前受了刺激,有很多关于母亲和小时候的事都忘得七七八八,大概是因为难过吧,毕竟忘了自己的母亲,所以一想到就会很头疼。”

    说的声音起初是很正常的,可到最后还是有些哽咽。

    其实,晴天在长大之后,越来越能猜到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非就是邓碧母女的第三者插足,以及那个被称之为父亲的渣男和母亲吵架?然后……她母亲出了事。也许是车祸,也许是其他什么……总之,从此以后,杨晴天再没看她睁开眼,直到她离开人世!

    幼年时,如何生存比报仇更重要,占据了晴天大部分的时间,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淡漠,她要学习,要交钱,还要养活一大堆的员工,最主要……还要养一个白眼狼。

    一晃眼,就是七年过来,她心中到底是意难平。

    她在这边沉思握拳,既然现在已经有时间和精力了,那么邓碧母女她不会轻易放过,杨德邦更是罪孽深重!她必须让她们给她一个说法。

    而顾韶非则盯着照片上的大树和秋千上的女儿,目光逐渐幽深,最后侧头看向晴天的耳朵,接着微微出神呢喃重复着:“忘了……竟然是忘了……”

    “叔,你说什么?”

    这边晴天出神没听清,而那边顾韶非也是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想要保护你。”

    比之前更想。

    难怪从重逢到后来,再到如今,她对自己都漠然不关心,他起初以为是江峰丑闻的事儿闹得她怕了,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忘了。

    不过正因如此,他才更加的心疼,也忽然想知道,当年他离开庄园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她怕到选择忘记,逃避,也不肯面对……

    晴天的脸一红,低了头,“大叔,你别闹了……我们真的不……”

    “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顾韶非接过她的话茬,然后忽然欺身上前:“真不答应也没关系,反正我已向所有人宣布我要追你的消息……”

    晴天一下呆滞,半秒后才皱眉睁大眼:“叔,你……”

    然后,双唇就被自然而然的覆住。

    顾韶非闭了眼不看晴天惊愕睁大的双眸,而唇下这喋喋不休的小嘴,还不知又要说什么胡话,堵上更好,更甜。

    晴天用力的挣扎,自认为练的那点本事儿,到顾韶非这里根本没用!触手所及的不是腹肌,就是胸肌……反正,都是硬梆结实的不行。

    挣扎到最后的结果,依然是被吃的毫无保留。

    眼看着要推入更深一层时,顾韶非的电话响了起来,一刹那的不留神,身下的人就跟猫儿一样溜走了。

    晴天直接跑到了沙发后面,粗喘,然后对上顾韶非猎人般幽暗的眼神,接着,转身跑到卧室——关门!

    顾韶非脸色瞬间黑掉。

    随着电话铃声的继续,有越来越黑的趋势。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拿出了电话,听到萧恩说他到了,顾韶非只是一声嗯,拎着旁边刚才“激战”中脱下的西装,拎着走出去。

    到门前,果然看到萧恩开来他的车停在那,正站在车边等他。

    顾韶非走过去,没像往常一样走到后排,而是走到了驾驶位,拉开车门:“你跟着车后面跑。”

    萧恩忽然的满头雾水:“????”

    顾韶非把西装扔在副驾,回头眼神仿佛带着寒冰:“听不懂?”

    “懂,可是……”萧恩欲哭无泪,他虽然刚才不懂,但是现在也懂了,估计自己破坏了好事……可助理也是有人权的好吧。

    大概也发觉自己的情绪波动太明显,顾韶非转了口:“让你锻炼锻炼身体,接下来郊区那片地,还得你去跑……而且,就你一个人。”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中之重,可顾韶非的语气轻的不能再轻,甚至说完一踩油门就走了。

    萧恩彻底崩溃。郊区那块是要建的希望小学,这种事办起来格外严谨,需要负责人每天都一栋楼一栋楼的亲自检验,就算是破坏了好事!那也不能累死他啊!!

    然而顾韶非早就走远,萧恩也真的认真开始跑步,如果现在不锻炼,到时候,他真的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