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灵契之主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吞炎噬火的大光头
    站在一座沸腾的庞大火山上,探出头的夏萧和阿烛被冒出的热气烫红脸,宛如他人后院熟透的狼果。这等冲击,令他们本兴奋的情绪逐渐平复,他们也准备进入火山中,寻找那个叫张金锤的男人。

    这名字,一听便是个粗犷的男人。说也疯狂,那张金锤为锻造神兵利器,既住在火山中。不过就算在阴曹地府,夏萧和阿烛也得将其找到。

    身外裹上一层极薄却效果极佳的血色,脸色恢复正常的二人当即准备行动,整座火山却剧烈颤抖,似有熔浆即将喷涌,烧这苍天,裂这大地。

    夏萧与阿烛反应极快,纵身一跃,当即升空,站在高空看火山。阿烛眼中,它像一支硕大的烟囱,滚滚浓烟从其中冒出。蒸腾的热气也在不断肆虐,且有恐怖的源气在其中回荡,似会随时爆发出惊人之举。

    轰——

    阿烛娇躯一颤之际,一道壮硕的人影如隼冲天,离了火山,笑声如雷,传遍这赤炎之地。

    此处为壮宗唯一一片戈壁火山地带,地面不时会冒出火焰,环境逼人,少有人烟。但此时冲出火山之人的身上带有熔浆,像没事人一般滞空而立,嘴角更残有火焰,宛若一个吞炎噬火的怪物。

    一把将其擦掉,臂有金锤刺身的男子像抹掉嘴角的油那么简单。而他身上的滚烫之色,逐渐化作正常的皮肤,但依旧无法避免低程度的烫伤。但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无边喜悦中,直到夏萧和阿烛上前,才吸引他的注意力。

    “二位是?”

    “在下荒殿夏萧。”

    “阿烛。”

    壮硕的男子身如金刚,光头锃亮,其上没有一根头发不说,还青筋直冒,宛若虬龙,看起来凶神恶煞,但很是直接,问;

    “荒殿是何方势力?我怎么没听说过。”

    “天宫下刚建立的势力,特地来请前辈加入。”

    男子只是笑过几声,并无答复,也令夏萧看不透他究竟想做什么,阿烛却小心翼翼的递出一个小金盒。她的实力自然强横,但这张金锤的胳膊比她腰肢还粗,令其下意识有些害怕,不敢接触。

    张金锤见之,目光中带有些戏谑和不屑。

    “既然来请我做长老,就只带这么点见面礼?可不够我塞牙缝。”

    “这是烫伤膏。”

    阿烛幽幽说罢,张金锤又是一阵狂笑。夏萧和阿烛很是疑惑,有什么好笑的?但他却像有着难以言喻的大好喜事,此时将其接过,又对夏萧和阿烛说:

    “你们给我擦!”

    阿烛定然不会动手,夏萧便去。他动作轻柔,可就算将块石头放在张金锤的烫伤处摩擦,他也不会有太多痛觉。夏萧也是在擦药的过程中,才这般近距离的感知并发现,原来世上真的有人将肉体炼成这般程度,可谓钢筋铁骨,很是强横。

    在其暗自惊叹时,张金锤难耐心中欢喜,道:

    “你们这俩小辈,倒是讨人喜欢,可你们知道我今日完成了什么?”

    “前辈是在火山中打造灵器?”

    “你怎么知道?”

    张金锤有些诧异,夏萧则如实道来。

    “之前火山喷发时,晚辈从其中感知到不少金行源气,还有一股用以冷却的水行源气,想必定是在打造某处器具。”

    夏萧算猜对了一半,可若要完全说出,阿烛开口就是。但他们本意不在此,只是为了搭话,没必要将张金锤正旺的成就感熄灭,那样会适得其反。

    “你还算有点眼力劲,我之前打造出了一件上品灵器,耗时数十载,如今终于成功。想必今后,凭着这门手艺,也能找个不错的安身之地,再造神兵利器。人的修行靠天赋决定大半,但这锻造不同,全凭虔诚研究之心。我如今自学千年,中品灵器过百,上品灵器也有了一件,可算位大师?”

    “前辈无师自通,无论是修炼等级还是创造灵器的效率都极高,别说是大师,天才都称得上。可这等天赋,难道天宫没来邀请过您?”

    夏萧有些好奇,能打造出上品灵器的存在可不简单,天宫就算门槛再高,张金锤也有资格进入。但这一问,便出了些意想不到的事,令其想打嘴。

    “天宫确实来招揽过我,但被我拒绝了。”

    “啊?”

    夏萧和阿烛对视一眼,语尚言所给的卷轴上,可没有这等记载。张金锤见着,笑道:

    “现在知道了,还敢和天宫抢人?莫非你觉得你的荒殿,比得过天宫?”

    “当然不是,晚辈不敢造次。以前辈的实力,去天宫肯定能得到一个不错的长老之位。但天宫毕竟那么多人,何必在众人中强求一个位置?时间过去这么久,若前辈有意愿,也可来我荒殿,人少,也自由些。”

    如上之话,已是夏萧能说的极限,但对于张金锤而言,一个陌生的荒殿,哪有天宫半点好?

    张金锤耿直,当即摇头,盘坐在空中,闲暇的望着遍天云彩。这里的大地时常有火焰,云彩也多色,不时变化,闲下来时倒是能好生看看,也算怡情。但这么一望,令夏萧和阿烛对视时有些不知所措,夏萧正欲问张金锤的意思,算最后的挣扎,张金锤却说:

    “你们的不凡我能看出,但我当初拒绝天宫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比较弱,现在有了资本,即便进去,也不怕被排挤。所以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若千年过去,我总算能打造出上品灵器证明自己,也该去那令繁丰大陆无数人仰望的势力中,寻个一职。”

    以前不曾成功时,张金锤每日自律的修行和研究,现在成功,虽说兴奋,但心中却猛然一空。这个粗犷的汉子内心能装的事不多,当即结印,施一灵阵,寻起天宫中的人。这些年来虽说少有联系,但天宫那位曾说,只要他成功,便可寻自己。

    夏萧和阿烛见之,欲要退开,张金锤却摆手示意,说不用,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等性情,倒是令夏萧和阿烛喜欢,那更得争取一番,就看天宫那边的人如何说,如果他们卖这个面子给自己,那他们就一定要将这张金锤带回殿中。

    不过天宫招揽过的人,怎么算是自由人呢?真不知壮宗是怎么搞得,幸亏天宫现在和自己交好,若自己是一般的地级势力,恐怕会死的很惨。和天宫抢人,这可不是什么简单行为,凡事可都得调查清楚再行动。

    “天宫马诞,请讲!”

    “什么玩意?我找文殿殿主莫文雷。”

    夏萧连忙拉过张金锤,提醒道:

    “这是天王!”

    张金锤面色大变,关于神秘的四大天王,他一个不知,此时连忙道歉且解释。但马诞那边一直没有说话,不是因为不在意,而是沿着两道灵阵的联系,从天宫追星赶月般前来。

    很快,一道光影怒气冲冲的从远处迅捷而来,张金锤面色一沉,心想这下完了。不过夏萧却暗喜,心想这倒是个好机会。光影撕破空间而来,旋即化作一道人形,令张金锤连忙起身行礼,为之前的行为道歉。

    “我有眼无珠,还请天王大人见谅!”

    “无妨,我只是来看看,是哪个人,既敢这么狂?”

    马诞瞥一眼夏萧和阿烛,见他们行礼,语气一变,道:

    “不用多礼。”

    “天王大人近日可好?”

    “挺好,就是太闲了,刚去找曹文磊做了点事,就被这小子冒犯到,这才前来,没想到你们也在。”

    “我们准备请张金锤大哥去荒殿做长老,不料事先没有调查好,不知张大哥已接受过天宫的邀请,出了点误会,正准备离去。”

    夏萧有所期待,话中有话,马诞自然领会,一脸正经的说:

    “那你就去荒殿吧,可有问题?”

    “没有没有!”

    张金锤还不知荒殿和天宫的消息,但见夏萧和天王的友好程度,事情兴许没那么简单。可现在,他没有资格废话,只听夏萧说:

    “前辈,这使不得,是天宫先来找张金锤大哥的,我们理应退步。”

    “不说之前的事,天宫和荒殿也是一家人,关于荒殿的长老召集,我也没帮多少忙,现在也算一举两得。至于天宫那边,回头我给莫文雷说一声便是。”

    “那就多谢前辈了!”

    “我先走了,你们好生聊吧!”

    三人行礼时,马诞一记眼神,当即令张金锤心怵。可他想不通,即便自己冒犯到了他,他也不该这般前来,既顺着灵阵的联系找到自己。莫非一开始就知道夏萧和阿烛在自己身边?

    当马诞散作云烟,张金锤才起身看向夏萧和阿烛,极为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荒殿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你们又究竟是谁?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即便繁丰再强,能令天王这般客气的修炼者也不多,但这夏萧和阿烛,似乎很受天王尊敬。这令张金锤再好奇几分,他的脑中装有不少强者的名字,毕竟已活数万年,很多人就算不认识,也有所听闻。但对夏萧、阿烛和荒殿没有半点印象,可谓奇怪!

    之前张金锤没有前去之意,不了解也就算了,所作所为皆靠自来熟的性子。可现在既然要去荒殿,自然得提前了解。他就是这等性子,可夏萧不好一字一句的进,只是说:

    “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张金锤满脸期待,令夏萧看向阿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