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玄幻奇幻 > 我快亏成麻瓜了(亏成娱乐圈首富) > 第1132章要不要请林冬吃饭(求月票)
    林冬一共输出了五个观点。

    第一个是资本的烧钱问题,其实音乐版权大战的那会,郭嘉就已经出面过了。

    视频网站这一块被整治也不是不可能。

    到时候极有可能出现官方推出的限薪等措施。

    最终引导大家把心思都放到质量上。

    第二个财阀什么的,其实这里没有谁想变成财阀,咱们和棒棒不一样。

    有这种野心的人,早晚死球。

    第三个均衡发展。

    这个说的轻巧,但太过于理想化了。

    不管是企业,还是超一线和一线大城市,他们都不希望这样发展。

    第四个是金融产品禁止向学生和未成年人借款。

    这个也极有可能出台新郑策。

    或者说已经开始逐步进行整治,大家最好都把皮绷紧一点。

    第五个是信息安全的问题。

    这东西对互联网公司来说很重要,是大家发展的基础。

    毕竟得用户得天下。

    二马做的都是流量生意,波尼马是锅内最大的流量商人,而杰克马收购的企业都要为他的某宝导流。

    互联网有了流量,想干啥就干啥。

    也正因为有了流量,其他的创业者再也难有出头之日,我随随便便都可以复制你的产品,利用我自身的流量冲垮你们。

    这也是垄断的手段之一。

    不过,随着用户越来越看重隐私,郭嘉也更看重隐私,互联网公司很难再想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收集客户信息。

    “马德,算来算去,这小子说的早晚都会实现似得。”拼夕夕的掌门人不服气了。

    他的事业才刚刚起色没多久。

    按照他的规划,先用假货打开局面,等融资多了,就从良,主要做下沉市场,到时候必然能从某宝某东喵爪手里分一杯网购的羹。

    却不料,那边王阔说要打击假货。

    这边林冬说要规范流量,不让盗取用户信息。

    那还玩个屁啊。

    他们的用户,基本上都是偷来的,直接偷通讯录的那种。

    买个东西发幸福一家人群。

    亲朋好友砍一刀,就都成俺的用户了。

    “难不成大家都要去做实业不成?”有人开玩笑的来了一句。

    但迎接他的并不是哄笑。

    都沉默了。

    包括二马也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

    互联网是非常强大的杠杆,经济和社会状况的优缺点,都被加速或者放大了。

    在经济方面,互联网在流通环节互联网体现出很强的优势,渠道扁平化和营销多样性降低了流通成本,刺激了消费。

    然而,平台和的工作重点,也放在了压缩成本、降低售价以及营销方面,对质量和安全等方面的关注度降低,更缺乏资源投入到研发创新方面。

    在社会方面,“利己主义“和“猎奇心理“,再加上人脑的“负面偏好“机制,会导致坏信息比好消息能引起受众更多的关注、更深入的联想以及更广泛的传播,也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各类互联网企业为了追求点击率、曝光率、知名度,无论善恶,不分美丑,招数越来越低俗,道德底线不断被刷新,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于是,经济层面的郑策向互联网倾斜,得到的回馈是眼球经济、虚拟经济、股市虚高。

    舆论文化的郑策向互联网倾斜,得到的回馈是负面新闻甚至谣言大行其道,信任感和安全感进一步降低。

    这些情况的形成根源也许并不在于互联网,但是互联网的杠杆作用和放大效应,却往往造成雪上加霜,局面失控。

    在座的很多人都懂。

    但是他们为了不同的目的,都选择忽视这些隐患。

    猫厂的种种表现,才真正代表了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办网站不能只追求点击率,电商平台必须积极防范假货售卖,搜索排名不能谁给钱就排名高,社交媒体不能让谣言满天飞。

    猫厂真的都做到了。

    现在,它开始要求别人也一样做到。

    你做不到,就是它的敌人。

    当年怎么吃进去的,现在怎么吐出来。

    你可以利用郑策赚钱,但郑策同样可以让你欲哭无泪。

    而郑策,这一次很明显会站在猫厂的这一边。

    大家心里都明镜儿似得。

    如果不明白的话,就不会都聚在这里。

    那个小子敢堂而皇之的在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企业家论坛上输出观点。

    当着一众互联网大佬的面。

    当着互联网监管者的面。

    当着经济学学者的面。

    人家这是底气十足啊,根本不在乎你们怎么想,不在乎你们如何应对。

    就像是下了最后通牒一样。

    “互联网支撑不起一个超级大锅啊。”李嫣红假惺惺的来了一句。

    他带领下的千度,现在以技术性互联网公司自居。

    专利一大堆。

    但真正能够拿出来应用的技术,其实根本没有,全都还处于ppt阶段。

    没了搜索和广告之后,公司净利润已经低到了谷底。

    “林冬一直在说实业,鼓励大家去投资实业,我很好奇,如果我们想投资他的芯片,他会允许大家参一脚吗?”有人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

    “对啊,我们可以把问题抛给他。”

    “我们也想投资实业,只是不得门径,现在他既然倡导互联网企业投资实业,那事情就简单了,我们投资他们猫厂,这样总行了吧。”

    “他们不是有芯片联盟吗,我们也加入他们的芯片联盟,我们虽然没技术,可我们有钱有用户,总不至于没资格吧?”

    你一言我一语。

    似乎又找到了林冬观点的漏洞。

    但是很明显,这些人并不真的想要去投资实业,至少不是所有人都有类似的想法。

    互联网来钱多快。

    实业猴年马月才能收获胜利果实。

    像华维、大米、大江、京东方他们,也都会来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只是他们被排斥在了这个互联网的圈子之外。

    实际上,除了大米偶尔有点犯傻,人家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狗屁的互联网公司。

    “晚上还要不要请林冬吃饭?”丁三石打断了他们的热议。

    互联网大会除了今天晚上的“乌镇之夜”官方欢迎晚宴外,最有名的要数王姨丁三石饭局。

    从第一年开始,年年都办,年年在津驿客栈。

    规模一年比一年扩大,一帮互联网大佬欢聚一起,沟通交流,这倒与互联网大会的“互连互通”宗旨不谋而合。

    今年,本来是打算请林冬参加的。

    可是企业家论坛上,林冬直接掘了互联网的根基,再没有谁提起要邀请林冬。

    吃屁去吧。

    但是现在经过一番讨论,似乎继续对话成了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