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都市言情 > 酒店供应商 > 第二十九章 新的匾额
    不论这些师傅们心里怎么想的,但面上对周知还是很尊重的,毕竟是今天的雇主,而且是个很有钱也很好相处的雇主。

    是以,几人又跟着周知回了周知家门口。

    “周先生还有其他事情吗?”背着箱子的男人直接问道。

    “没有了,多谢,我这边用手机给你转过去,还是现金?”周知问道。

    “手机就行,谢谢周先生。”说着男人掏出手机,直接点开自己的收款码。

    “好的,已经转过去了。”周知看着转过去的钱道。

    “已经收到,希望和周先生下次还有机会合作,那我们就先走了。”男人整理了下背包,直接开口道别。

    “好的,下次再见。”周知点头,目送几人上车离开。

    等人一走,周知就进屋了,这时候蓄着胡子的男人快步来到周知面前开口:“周先生,我们这边已经安装完毕了,都是按照您指定的位置,您看看。”

    “好,我先看看。”周知点头,看了过去。

    因为系统奖励的是双份,显然这意思是周知自己个人用一份,剩下的一份是客房用的。

    但这么大的洗衣机和烘干机也不可能放在客房,所以周知就直接把洗衣机安装在进大门右手边的偏房里。

    说是偏房,但实际上这里最开始是养殖家禽的地方,但后来周知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后住在偏房,这个地方就用来堆放他们日常需要用的柴火了。

    所以这个地方是只有顶棚以及三面墙的,本来里面的柴火搬走后空荡荡的,但现在里面有了四台极简纯白的机器。

    单看机器就是现代感十足,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谢邀,出产德国,刚下飞机,很贵勿扰”的样子,但再看看它们所在的环境却又如此简陋朴素。

    其他不说,美诺的员工做了这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从自家机器上感受到一种割裂的朋克感。

    美诺员工一直觉得,这周老板绝对是一个朋克的人。

    洗衣机和烘干机可以堆放,所以周知选择的就是下面放置洗衣机,洗衣机的上面放烘干机,周知自己的那份小一些就放在左手边的位置,而专供客房的则放在右手边。

    一左一右的看着很是对称,周知全部上前查看了一下洗衣机的安装,然后才转身道:“挺好的,我试用一下。”

    “好的,没问题,洗衣机的内置洗衣液我们也都安装好了。”蓄着胡子的男人点头。

    说是试用那是真的试用,要知道周知回来得有三天,今天就是第四天了,他早就换过几次衣服了,但由于最近刚刚开业比较忙,他自己换下来的衣物还没洗,正好可以用来试试。

    周知按照蓄着胡子的男人的引导,把自己的衣服丢进去,然后选择了智能洗后洗衣机就顺利地运转起来。

    “嗡嗡”洗衣机发出轻微的嗡鸣声,这声音还不如周知家外面的蝉鸣声大。

    “不错声音挺小的。”周知夸奖道。

    “那当然,我们美诺的洗衣机噪音是非常小的,就是一会甩干的时候也是如此。”蓄着胡子的男人自信地点头。

    “嗯,你这个耗材是多久补充一次?”周知突然想到洗衣液这些是会用完的,那自然是需要补充的。

    “这个您放心,暂定来说会三个月给您补充一次,后续如果您有需要也是可以更改时间的。”蓄着胡子的男人道。

    “三个月?暂时是差不多了。”周知点头。

    “如果您还满意的话,请在这里进行签收。”蓄着胡子的男人适时的递上了签收单。

    “好的。”周知刷刷刷几下就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递了过去。

    “感觉自己的签名好看了不少。”周知拿着属于自己的客户联,看了看自己的签名,很是满意地心道。

    可不是好看了许多,这几天都一连签了许多次签名了。

    “感谢周先生您选择我们美诺的家电,以后如有需要希望您能继续选择我们美诺,一定会给您满意的品质和服务。”蓄着胡子的男人笑着说道。

    “有机会会的。”周知点头。

    “那么就不打扰周先生了,下次再见。”蓄着胡子的男人开始道别。

    “再见。”周知照例把人送到门口。

    车子从前面掉头然后开走,周知也回去把单子收好。

    “嗯,这么算起来我现在的固定资产都快破百万了,不对加上老爸老妈给的二十万我的固定资产还真的是破百万了。”周知掐指一算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百万富翁了。

    “都说找富婆包养少奋斗二十年,我这可以少奋斗大半辈子了。”周知嘚瑟之余又看了看自己的余额:“虽说是兜里只剩下三百多块的百万富翁。”

    “算了不想这些,先给房间整体消个毒先。”周知用清水兑了84消毒液后去客房整体消毒了一遍。

    “还好这个洗衣机有消毒功能,以后床单被套就不用特别消毒了,房间还是得消毒通风一遍。”周知边消毒,边这样想着。

    等到喷洒完消毒液后,周知把房间门窗都关上,准备等会再打开通风,这样就能完美消毒又没有味道了。

    周知手下活还是做得很细,看清楚是活儿细,不是其他细,比如拖鞋也是都清洗消毒了的。

    这边刚刚脱下消毒的手套,门口就传来老村长周鄢中气十足的声音。

    “小知在家不?”老村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在的,在的,村长您怎么来了?”周知赶忙往门口走去。

    周知一到门口就看见老村长抱着一块蒙着红布的牌匾正站在门口。

    “嘿,我这不是正好东西弄好了就给你送来。”老村长笑眯眯地说道。

    “您说这个啊?是什么?”周知要上前接过老村长怀里的东西,但却被老村长侧身躲过了。

    “不用,我给你放屋里,等你开业的时候让人来给你挂上。”老村长连忙道。

    “村长您写的牌匾?”周知立刻问道。

    老村长小时候是上过私塾的,那手毛笔字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好,以前还经常帮人写对联,但年纪大了后就很少再写,说是腕力不够不糟蹋纸。

    但现在看来这牌匾怕是老村长亲自写的。

    “是牌匾,我看你这店没个正经的招牌就照着你门外的写了一个,让那老木头给你打了一块,现在可不能掀开看,不吉利。”老村长笑着说道。

    “这也太麻烦村长您了。”周知心里很是感动地说道。

    “有什么的,一个牌匾又不值钱,只要你小子不嫌弃,等你开业我让人来给你挂上。”老村长道。

    “当然不嫌弃,谁不知道您的字写得多好,而且木头叔叔的木工也做得好。”周知连连道。

    这个木头叔是其他村子来的人,只是已经在鸿鹄村定居许久了,他就只是单独一个人,也没个名字,每次别人问他叫什么,他都让人叫他木头,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叫他木头了。

    甚至人口普查的时候他都直接让人写的木头,他最出名的就是木工活,只是和周知爷爷会的不同,他擅长做牌匾一类的外部木工。

    所以村里一说周木匠那一定是周知的爷爷,但说起木头那就是这位木头了。

    “哈哈,那就好。”老村长在周知的带领下把牌匾放在靠近侧门的那间正房里。

    “那就等你正式开业了。”老村长笑着道。

    “谢谢村长。”周知道。

    “别说这些客气话,好好干。”老村长拍了拍周知的肩膀道。

    “嗯,我会的。”周知点头,然后道:“我和村长您一块去谢谢木头叔。”

    “行,走吧。”老村长点头,带着周知就往外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