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话说透之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沉默许久,眼看着天色越发昏暗,王衡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韩奕萱点点头。然后两人站起身来,朝着少女家的方向并肩走去。

    在沉默中走了好一会,韩奕萱突然停住了。

    迈出几步,王衡察觉到不对,停下脚步转过身。然后他就看到少女凝视着自己,似乎有很多话想说。

    纠结了几秒,韩奕萱终于开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谈恋爱不一定要花钱。就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买什么都不玩,就散散步聊聊天,都不行吗?”

    “很遗憾,我这个暑假要打零工的。大学的学费是没办法,但至少生活费我可以自己想想办法。”

    “不去打零工,不行吗?”

    王衡笑了:“不赚钱,你养我啊?”

    韩奕萱咬牙道:“我养你啊!”

    王衡的笑容顿时僵住。

    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你这是何必呢?我真的不明白,自己究竟有哪一点好,居然有这份荣幸……”

    王衡记得上一周目自己和韩奕萱的交往经过,但印象中在高考刚刚结束的时候,也就是这段关系的开始阶段,韩奕萱应该没有这么一往情深非他不可才对。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执着?我自己都很难解释,这个原因真的……你听了肯定会笑话我。”说到这里,韩奕萱变得有些羞涩。

    这就有点奇怪了,还有什么话是比表白更难说出口的?

    但下一刻王衡就明白了,还真的有。

    韩奕萱继续道:“我这几天一直在做梦。考完了英语的那天晚上就开始了,我梦到和你表白,聊得很开心,确定了关系。然后,我们俩在一起过完了整个暑假,你没有去打零工什么的,但我们也没花几个钱,每天就坐在公交车上约会。”

    “公交车上约会?”王衡惊愕万分,瞪大了双眼。

    韩奕萱很笃定地说着梦里的内容:“对,随便搭上一辆公交车坐到终点站,再换一辆继续。我们俩就一起坐在后排,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车里的其他人,轻轻松松地聊着。饿了就下车到路边的面馆填饱肚子,渴了就买瓶水,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想……不,我们想了好多好多,一起想象未来是什么样的,想象大学生活。我们约定好了,上大学之后每两个月买一次往返火车票,面对面约会。其他时候就视频聊天。梦里的那种感觉,你根本想象不到有多么开心……”

    然而王衡不仅能想象到,甚至真的经历过。上一周目,他与韩奕萱开始那段初恋的时候,就跟她刚才所说的梦境一模一样!

    所以他的冷汗都要下来了——本以为只有自己是重生的,难道韩奕萱也有上周目的记忆?

    少女还在继续诉说:“连着好几天,像是连续剧一样。那感觉太真实了,真实得都不像是梦,仿佛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所以你明白吗?我真的特别期待跟你表白的那一刻,真的,特别期待。”

    王衡觉得喉咙有些痒,下意识地咽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嘴巴里干燥得连一滴唾沫都没有。

    过了一会,他勉强微笑着说:“这种近乎免费的浪漫真的很不错……如果我们俩在同一所大学的话,我一定不会拒绝你。走吧,我还是先送你回家。”

    韩奕萱终于明白,自己是没办法撼动这家伙的心思了。她的表情顿时垮了下去,哭丧着小脸:“不用你送,我自己能回家!”

    王衡毫不客气:“那好,你路上小心点。”

    此时此刻,他实在没有展现绅士风度的心情。

    ————

    告别了失落的少女,王衡却并没有回家。他径直来到这座小城里最大的书店,寻到心理学专柜,仔细翻找起来。

    他先找到一本弗洛伊德的名著,《梦的解析》。翻了一遍目录,他就足以确定这本书里没有自己想要的内容。可是在那一排心理学书籍里面,真正谈到梦的并不多,而且除了这本《梦的解析》以外,大多是《XXX教你如何解梦》、《在梦里找到生活的钥匙》之类莫名其妙的鸡汤著作,显然更不靠谱。

    “不行,韩奕萱的梦实在太不科学了……看看哲学区?还是说,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王衡喃喃着,在书店里又逛了两圈。无奈之下,他走出书店,进了不远处的网吧。

    查资料的最佳途径当然是搜索引擎,但他的手机是旧式按键机,网络浏览器都没有。至于家里唯一的电脑,不用想也知道肯定被父亲霸占着。心急的王衡自然只能耗点所剩不多的零花钱,在网吧里开一台配置最低的机子。

    不过网络上的信息虽然多,可无用的垃圾更多。王衡查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个有价值的参考猜想。

    “也是,重生这种事都能有,人家做个跨越世界线的梦,还更正常……”王衡叹了口气,便打算关掉电脑了。可就在这时,屏幕上弹出了一个窗口。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这句话下面,还有两个按钮,【Yes】和【No】。

    王衡顿时傻眼了——这好像是无限流的展开方式?

    他捉着鼠标,毫不犹豫地点了【No】。

    弹窗一闪,换了这么一段话:

    【比预想中的更稳健。我原本还以为,经过了重生这种事以后,你会觉得自己头顶主角光环,有了一路莽到底的勇气呢。】

    王衡不由得琢磨起来。

    既然能准确说出‘重生’这个词,看样子,自己是遇到了什么非同一般的存在?

    弹窗再一闪:

    【不开玩笑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多元宇宙的时空管理员,主要负责维护各世界的正常因果律,清理不该有的bug。顺带一提,你不需要打字,只要说话就能和我交流。动动嘴皮子,悄悄话的音量就足够了,我听得到。】

    王衡眯着眼,将这段文字看了两遍,低声道:“呃……你好?”

    【不错,很有礼貌。】

    【这段时间你应该已经适应了重生之后的生活。遗憾的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恐怕不太愿意听到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