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都的企鹅大楼里有着数以千计的员工,其中只有大约一半是企鹅公司正式员工,另一半都是外包,也就是短期工,项目做完以后就可以结账走人的那种。不过这些外包,基本上都是美术、配音之类的工种。而策划和程序员,差不多全都是正式员工。

    原因很简单,恐怖游戏和枪战游戏需要的画风完全不一样,配音风格迥然不同,始终开高价养着只擅长一个风格的人才太浪费公司资金,所以高价短期合同是最理性的选择,双方都能接受。而程序员属于核心工种,而且高水平人士都能适应不同种类的游戏,甚至在游戏以外的项目也能混得开,自然可以长期养着,始终有活干。

    因此冯濯当然很困惑,为什么上司坚持要请一个外来的程序员。等这位外来客到了以后就困惑了,区区一个大一新生,比项目组里的骨干成员小了差不多十岁,这样的一个小屁孩能干什么?

    给王衡讲解项目管线设置思路的时候,冯濯就这么暗暗腹诽着。而旁边的同事虽然没说话,可时不时投来的视线,都表明他们也准备好了看热闹。

    满口专业术语地讲了一番之后,冯濯总结道:“我们的思路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路姐也说了要你别见外,有意见就提。怎么样,现在有想法了吗?”

    王衡点了点头:“有。”

    冯濯不由一愣,有些好笑地道:“你还真有啊?行,你有啥意见,说说看呗。”

    王衡:“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做不要重复造轮子……”

    话音未落,冯濯就笑了起来:“这谁不知道啊!”

    不要重复造轮子,这是IT界众所周知的格言。意思就是别人已经造好了的东西,你没必要重走一遍人家的路,甚至试图取代别人的地位。只要人家的轮子行之有效,那么把人家的成果拿过来用就可以了。

    王衡解释道:“你刚才说的研发日程里面,有一项,是人家已经造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成果。人家的成果都开源了,咱们没必要重新弄一遍吧?”

    冯濯嗤之以鼻:“我跟你讲,我们列这个日程的时候,把市面上所有的研发工具都看过一遍,绝对没有重复造轮子的事情!”

    见对方实在不信,王衡只能点开github给他看了。

    所谓github,是个著名的代码托管平台。世界各地的程序员都可以将自己的成果放在上面,供大家参考和讨论。

    还不到一分钟,王衡就找到了一个免费开源项目。

    “喏,你看看这个吧。”

    冯濯盯着屏幕,看了一眼项目简介,顿时就愣住了。

    这个好像和他们即将要做的某个工具……毫无区别?

    冯濯紧张起来,抢过鼠标,摁着滚轮往下翻。那一行行的代码,让他沉思了许久许久。

    许久之后他终于确定,真的一模一样,至少这一大段代码的思路是跟他们项目组要做的一模一样。

    “但是,这代码跑起来呢?”

    冯濯只是自言自语,王衡却提醒了一声:“你可以复制下来试试。”

    github平台上的开源代码,都是可以直接拷贝而没有一分钱的成本。而任何一段代码,要判断它是否真的行得通,最有说服力的办法都是让它跑一下试试。

    于是冯濯立刻复制粘贴了这个项目的代码,运行了一下。

    “可以……已经这么成熟了?但怎么可能!”

    见这位前辈的脸色都僵硬了,王衡善意地提醒道:“这个项目是两个多月前开始的,最后一段代码是上星期贴上去。或许,你们确实把市面上所有的研发工具都看过一遍,只是忘了更新?”

    冯濯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应该就是这样……”

    ————

    王衡在暂属于他的工位上坐稳,点开路琪发在群组里的思维导图,默默思索起来。

    冯濯坐在一旁,时不时偷看他一眼,目光里还是有些莫名的震惊——虽然刚才那段代码不是王衡自己写的,可是能够在github平台上浩如烟海的项目之中迅速找到最有用的那段,这体现出来的功力,冯濯已经很难想象了。

    大一新生,十八岁的少年,居然就有如此水平,前途实在是难以限量!

    当然,冯濯怎么也不可能猜到,王衡之所以对这个轮子如此清楚,其实主要是多了七年的记忆。那些记忆里,还有更多将会被造出来而此时还没有出现的轮子……

    王衡看着那些项目研发要求,发觉其中有好几个都非常适合自己。换言之,就是非常适合让他走捷径。

    就在默默思索的时候,王衡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给手机调静音,于是连忙摁掉铃声,快步向茶水间走去。

    办公室里的茶水间,在工作时间通常是没有什么人的。发现这里确实只有自己,王衡便接通了来电。

    从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某个少女俏皮的声音:“经纪人同学,你在哪儿啊?”

    “这称呼也太奇怪了……”王衡无奈道,“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今天要去企鹅大楼吗?”

    裴宁乐:“我知道呀,就是问你在企鹅大楼的哪一层?”

    王衡:“你问这个干嘛?”

    裴宁乐:“因为我已经在楼下了啊。”

    闻听此言,王衡吓了一跳。他连忙拉开窗帘往下看,果然,在大楼的正门口,真的有个熟悉的少女身影。虽然从高处俯瞰的视角比较陌生,但他还是能认得出来,那就是裴宁乐。

    “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或许是因为王衡的语气有些暴躁,少女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犹豫:“因为酒店里的房间,订的时间到了,我本来想续费,可是钱不够……而且你说了啊,要帮我找个出租房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帮你找出租房了?”

    王衡记得,自己说的是让她自己去找落脚点来着。

    少女弱弱地问:“可你是经纪人啊,经纪人难道不该在这种事情上帮忙的吗?”

    王衡捂着额头,叹道:“行吧,我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