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家都要宰了我(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 > 058韩奕萱的意外收获
    下午两点,孙睿敏走进一间小教室,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规划讲座——心中,带着难以言喻的羞耻感。

    这个讲座实在太业余了,没有给学校提出任何申请,甚至没有跟学生会里的同僚说一句。而且大学生职业规划是大二开始就会有的选修课,强行要灌输给大一的学弟学妹,是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但也没办法,讲这个总比让她上台去讲‘师姐的恋爱观’这种狗屁东西要好得多。

    关于自己喝醉的记忆,孙睿敏都还记得,而这是最尴尬的一点。醉酒状态她并没有彻底断片,只是失去了评估自己的行为后果的理性标尺。所以一觉醒来,再回忆起那些,那就是大写的尴尬了。

    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孙睿敏开始讲:“我们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提前规划。把将要实现的事情在脑袋里先过一遍,是人类优于其他物种的最大优势。比如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在钻木取火之前,先预见了这个结果,准备好了干柴,准备好了需要用到的各种东西,然后才会成功,把火的优势运用得淋漓尽致。现代社会中也是一样,我们需要提前规划……”

    讲起这些内容,对于孙睿敏其实并没有太多难度。克服了那点情绪上的障碍,她就讲得非常流利了。毕竟,前两天到手的《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教材里就有她讲的这些内容。

    “……在座的诸位,你们都是本校学生会的新鲜血液,非常的宝贵。学生会很重视你们,也需要你们重视你自己。重视,首先你要剖析你自己的心理,考虑清楚你的需求,然后做好职业生涯规划。也就是现在应该就要开始想,在学生会工作的这段时间,未来对于你们走上社会的工作,有什么样的帮助……”

    孙睿敏在讲台上侃侃而谈。

    因为讲的主要是启发性质的东西,所以她给自己准备的台词并不多。不到二十分钟就讲完了,然后是提问环节。

    新来的学弟学妹们显然也有些怯场,只有寥寥几人举手提问。用万金油的话术解决了这几个问题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举手了。

    于是孙睿敏宣布:“那今天的临时课程就到此为止。大家回去自己也要好好想一想,未来究竟要干什么。今天就是这样,可以散了。”

    说完,孙睿敏走下讲台,就看到自己的堂弟迎面跑了过来。

    讲座的过程中,她早已发现了孙兴思,就在后排的角落里坐着,此时自然不会惊讶。

    孙睿敏笑问道:“你翘课啦?”

    孙兴思却反而嘲笑她:“老姐你忘啦,今天是星期天,除了你这样弄双学位的,谁会在星期天还有课啊?”

    孙睿敏拍了一下他的脑瓜子,算是回答。

    孙兴思又道:“对了,老姐你是不知道,昨天你回去以后,我和王衡他们还……”

    “别跟我提那家伙!”孙睿敏面色一寒,打断道。

    孙兴思挠了挠后脑勺:“哦哦哦,好,不提就不提!”

    “嗯,我们走吧。”说完,孙睿敏朝着教室外走去,孙兴思急忙跟在后面。

    然而,这姐弟俩都没注意到,一个女孩正站在讲台跟前,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们的背影。

    那是韩奕萱。

    刚才,她听到了某个名字,并且很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会是重名的巧合吗?还是说,某种更大更有意义的巧合?

    周围的同学纷纷散场,韩奕萱突然叫住了一位大二的师姐,先表示了一下打扰的歉意,很有礼貌地问道:“刚才跟孙师姐一起走的那个,是她弟弟吗?”

    “是她表弟还是堂弟来着,反正不是我们学校的。孙睿敏她弟弟是电信科技大的,今天大概是找她有什么事吧……”

    韩奕萱:“哦哦,明白了,谢谢师姐。”

    “哎,你该不会是看上她弟弟了吧?”

    韩奕萱微微一笑,满脸的单纯:“呵呵,那怎么可能呢?我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

    跟其他金融系的同学们不同,孙睿敏今天是有必修课的,而且是法学必修课。因为她还报名了本校的法学学士课程,如果能顺利结业的话,就能拿到一个辅修的法学学位。

    而这个课程是上午进行的,这也是为什么她不得不将昨晚说要上午开的讲座拖延到下午的原因——就因为这个,学弟学妹们可没少吐槽她。

    讲的东西只是泛泛而谈,还在群里说‘传授人生经验’什么的,可不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吗?还是凌晨两点打扰大家,而且第二天上午又变卦,这槽点简直满得要溢出来了。

    所以,看到这个声称要来表示感谢的学妹时,孙睿敏是相当惊讶的。

    她打量了一下这个样貌堪称清纯漂亮的学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学妹恬淡而不失礼貌地一笑:“师姐好,我叫韩奕萱。”

    孙睿敏:“哦,你刚才私聊说要感谢我……为什么啊?”

    韩奕萱貌似诚恳地道:“因为您讲的职业规划,对我很有意义,很有启发。在您讲那些之前,我其实真的没有考虑太多。面试学生会也是室友拉着我去的,入会了以后要干什么,还有以后毕业又要干什么,我也没怎么想过……很可笑吧,我从小就是听老师和爸妈的话,自己真的没想过太多。”

    孙睿敏摇了摇头:“不只是你,我大一的时候也是一样。不怕你笑话,我是跟个渣男谈了恋爱,被恶心到了,然后突然决定要发奋的。”

    韩奕萱:“师姐没有想过再谈一次恋爱?”

    孙睿敏自嘲地笑了一下:“想过啊,怎么没想过。就前两天还想过谈恋爱呢,不过……啧,总之还是不太适合我,男孩子什么的。”

    韩奕萱若有所思地问道:“师姐这么漂亮,怎么会不适合恋爱啊?”

    “是啊,有的男生就是搞笑,不知道脑袋怎么长的。”

    孙睿敏倒是没想太多,没想过这位清纯师妹是在打探自己的可能性,随口吐了一句槽。她没有注意到,韩奕萱的目光变得愈加幽深,仿佛想到了许多许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