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帮了我们家的大忙,所以我专门过来……”叶寻郑重地道,“想要跟他说一声谢谢。”

    说完,少女发现面前的四个大男生齐齐叹了口气,似乎有点失望的样子。

    他们在失望什么?

    付翰文说道:“那你跟我们来吧,他就在寝室里。”

    一旁,王柯凑到唐和兴耳边,说起了悄悄话:“看到了吗,想脱单就好好学编程啊,有的是机会帮上别人的忙,勾搭女孩子呢。”

    唐和兴看了一眼王柯的脸,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而叶寻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面带不失礼仪的微笑,说道:“谢谢各位学长,拜托啦。”

    ————

    孙兴思撤离战场去吃午饭,而414寝室的三个人,则带着叶寻来到了他们宿舍楼下。

    刚进大门口,他们就被宿管阿姨拦住了。

    “喂喂,那个女同学怎么回事?这是男生宿舍!”

    三个男生交换了一下眼神,正要劝叶寻在楼下等待,却见少女朝着宿管阿姨鞠了一躬。

    然后她说:“对不起,老师,我们班委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上去跟一位同学谈一下。您放心,我们很快很快就能下来!”

    叶寻的表情很真诚,楚楚可怜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即使是脾气不怎么好的宿管阿姨,也不忍心再拦她。

    当然,更关键的是这并非女生宿舍,而是男生宿舍。在‘禁止异性进入’的这一条上,管理没那么严。

    宿管阿姨摆了摆手:“那你们快点啊。”

    叶寻依然是很有礼貌地微微鞠躬,然后快步走上台阶。

    三个男生对视一眼,彼此交流的是同一个意思——这女孩,好像不简单哦?

    ————

    “王老师,起床啦!”

    “有人来找你!”

    “漂亮妹子找你来啦!”

    在睡梦中听到室友们这样的呼唤,王衡还以为自己是做噩梦了。可是当他终于睁开眼,从上铺下来的时候,终于发觉,噩梦居然照进了现实!

    那一瞬间,他抓着床梯往下,左脚正要踩到地面,就听到一个清稚的女孩嗓音在身后响起:

    “是王衡学长吧?”

    他触电般扭头,看到身后俏生生地站着一个女孩,笑靥如花,正好奇地凝视着自己……

    很显然,虽然比印象里的那张脸略微幼一点,但这就是叶寻,尚未满十八岁的高中生叶寻。

    那一瞬间,王衡的感受很难形容。就像是代码写到一半电脑突然崩溃,并且系统提示硬盘已清空全部数据的那种震惊与绝望。

    在这样强烈的情绪波动中,他没抓稳床梯,落地的左脚也没站稳,整个人带着错愕的表情向后倒去。

    刹那间,叶寻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他。那看似瘦弱的身躯,爆发出了超过大多数同龄女孩的力量。

    于是下一刻,王衡就已然倒在了叶寻的怀里。

    这画面相当有特点,王衡一身短袖和不到膝盖的短裤,下床的时候还没穿上拖鞋,光着脚,而且没站稳。而少女是一身漂亮的JK式裙装,双脚稍稍错开,稳住身形搂着他的后背。

    王衡一脸惊慌,而少女脸上的笑意微微有点僵硬……看起来,就像是王衡要被叶寻非礼了似的。

    旁观的三个室友都震惊到石化了。

    叶寻微笑道:“王衡学长一定很累吧?听说您一整夜都没有睡,一直都在为我家的事情辛苦呢。”

    王衡连忙从少女的怀里抽身而出:“不不不,不是为了你们家,只是替天行道。”

    叶寻鞠了一躬:“不管怎么说,这次能及时抓到那个家伙,真的是多谢学长了。我今天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谢谢,如果可以的话,我能请您吃顿饭吗?”

    王衡下意识地试图拒绝:“今天太累,算了吧。”

    “我上午发了一条短信,您太累了可能没有看到。总之,下次您有空的时候可以短信跟我联系,然后我请您吃饭,好么?”

    “呃……”

    叶寻双手合十,恳求道:“拜托您了!”

    “好吧……”

    “嗯嗯,那我就不打扰学长啦,您好好休息,明天或后天有空的时候我们再联系吧,学长再见!”

    少女面带得体的微笑,还跟另外三位仍旧处于石化状态的室友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房门关上,脚步声渐渐远去,消失……

    付翰文猛地一拍大腿,叫嚷道:“哇!王老师,你可真的太牛掰了!”

    “刚才那个,算是公主抱吗?不,脚没离地应该不算……”

    说着,唐和兴抬手扶眼镜,可是手指有些颤抖,眼镜片也就跟着抖了起来。

    王柯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不愧是王老师,别人泡妞都要好好打扮收拾,哪像您啊,刚睡醒就投怀送抱这么骚。”

    付翰文一手扶着小唐的肩膀,另一只手拍了拍王柯的胳膊,纠正道:“怎么跟王老师说话呢?这不叫骚,是技术!”

    唐和兴终于扶稳了眼镜,发自内心地低下了头:“王老师神通广大!”

    王柯也随之低头:“随意一摔都能撩妹,大师境界,大师境界!”

    付翰文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请务必教会我们!”

    王衡:“如果我说,刚才那个只是巧合,你们信不信?”

    三个人齐齐摇头。

    王衡颇感惆怅地叹了口气:“行吧,不就是谈恋爱追女孩子么,以后你们有啥不懂的都问我,这样可以了吧?”

    “多谢王老师指点!”

    王衡不再理会这三个逗比室友,提起笼子就出了寝室,直奔天台。

    天台上依旧无人,只晾着几条被褥。

    王衡把仓鼠笼子提到眼前,跟里面的仓鼠大眼瞪小眼。

    他的眼神好像在说——又是你。

    仓鼠的小眼神好像在说——如果说不怪我,你信么?

    没有说话,也无需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突然,王衡抓紧了笼子,像是最疯狂的粉丝挥舞荧光棒给偶像打call一样,用尽全力摇晃起笼子。

    摇,使劲摇!

    霎时间,笼子里的木屑、棉花团、小瓜子什么的全都混在一起,宛如洗衣机里丢进去了个仓鼠的窝,然后开最大功率……

    笼子里的仓鼠抓着小铁杆,边飘荡边尖叫:“呀啊啊啊啊啊——这次真的不是我!这次的锅都是你自己的!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