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家都要宰了我(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 > 117吊桥效应的自我分析
    当一个人突然露出与以往全然不同的一面,表现出新的属性,而且还很有魅力或美感,这就是所谓的反差萌——摘自《某王姓渣男的小百科》。

    王衡当然明白,路琪并不是只有理性的一面,或者应该说,绝对理性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路琪也只是比大多数人更加冷静,更懂得运用逻辑,有条理地思考,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永远都能保持冷静的状态。

    否则,当年的柴刀是怎么回事?

    但此时此刻的路琪,即使在王衡的印象里,也是极其罕见。

    两颊泛红,眼眉低垂,一闪而过的眼神里透着羞涩,似乎为自己偶然间情不自禁的失态感到不好意思。

    忽然,她的手缩了回去,用双手捧着半满的啤酒杯,啜饮一小口,仿佛是在掩饰自己动摇的情绪。只是那纤细秀气的手指微微用力,于是杯中的啤酒也在轻轻摇晃。

    当一个精明成熟理智的御姐露出了这样的一面,那感觉简直是……

    王衡连忙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让冰冷的液体入喉,试着让自己的胸膛冷却下来。可是过了几秒,他却忽然反应过来,痛恨起了自己的一时愚蠢。

    酒精不会让人冷静,反而会乱性!

    这时,路琪剥了一只白灼虾,放在王衡的调料蘸碟里,柔声道:“你看,要辞职是没问题的,你也不是正式员工,不过呢,我真的很希望长期聘请你来当我的个人投资总监,钱交给你,我不闻不问,只需要每个项目完成之后跟我说一下,按照说好的约定分账就可以了。”

    王衡反问道:“那我要是亏了钱呢?”

    路琪笑了笑:“投资有风险嘛,我明白,也不会强行要求你的收益率。要是亏了也没办法啊,我当然不可能要你还钱的。”

    王衡的手指敲了敲桌面,有些犹豫。

    如果能帮路琪理财,他预计自己积累筹码的速度肯定会快得多,但这样一来会增添多少风险呢?

    但换个角度想想,在身边已经有了裴宁乐和叶寻的情况下,再多个路琪,是不是反而会形成更加稳定的三角形结构?

    关键是,与一周目的老板与员工关系不同,如今是类似于理财顾问的关系,王衡的自由度要大得多。自然也就不会像当初那样被捏着经济命脉,一步步深陷进去无法挣扎。

    思索着,他下意识地拿筷子夹起蘸碟里的虾肉,塞进自己嘴里。

    嗯,好吃。

    但再看看面前的路琪,她眉目含笑,正盯着自己咀嚼虾肉的嘴巴。

    王衡咽了下去,然后说:“那好吧,反正辞职是肯定要辞职的,不过以后我还是可以帮您投资。”

    路琪:“没问题。”

    王衡:“但我就没必要去您的办公室,咱们线上联系,可以吧?”

    路琪温柔地微笑道:“当然可以。要我每天请你吃饭,这也不现实呀。”

    王衡定下心来,不再担忧了。

    路琪、叶寻、裴宁乐,越聪明越敏锐的离自己就越远,越迷糊越天然呆的离自己越近,这样的三角构造,非常稳!

    ————

    将近两个小时以后,这顿晚餐终于结束了。

    人均一百五,五个人就是七百五十元。结账的时候,王衡刚刚拿出钱包,路琪却已经把信用卡递给了服务员。

    “我来付吧,下次再让你请我。”路琪微笑看着他,如此说道。

    王衡收起钱包,暗暗腹诽——肯定不会有下次!

    他说:“那就谢谢您了。我们现在回学校,路姐你坐地铁回吗?”

    路琪点了点头,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巴掌,道:“对了,我打算周末去买个车,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王衡立刻摇头:“不了不了,我对车一点了解都没有,而且不感兴趣。”

    路琪又问:“你也是成年人了,不考虑拿个驾照吗?”

    王衡:“可以啊,以后有空去考……”

    路琪适时道:“你可以用我的车练练手哦,怎么样?”

    王衡立刻摇头:“还是算了吧,我觉得在驾校里就够了,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还是蛮有信心的。”

    一旁,付翰文拍了拍唐和兴的肩膀,凑到耳边悄声道:“学着点,看人家这欲拒还迎的功力!”

    唐和兴冷笑:“呵呵,我学这个有屁用?”

    王柯也听到了两人的悄悄话,突然加入:“所以,你们觉得我要怎样才能找到拒绝一个小萝莉的机会呢?”

    付翰文:“……”

    唐和兴:“……”

    ————

    告别了王衡和他的室友们,路琪坐上了回程的地铁。

    下班高峰期已过,车厢里有了些许空位,于是她坐下来,拿出手机。

    “那个词是怎么说的来着……吊桥效应?”

    路琪的印象里,自己似乎在哪里看过这个术语。用手机一搜,果然,就是吊桥效应。

    【当一个人走过看似危险的吊桥,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时碰巧遇见一个不错的异性,就会把由环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才产生的反应。这种对自我生理反应的错误解读,反而会滋生出情愫。】

    百科词条里,是这样的解释。

    路琪捂着左胸口,感觉心跳确实比以往要快,这不仅仅是酒精的影响,更多的,是王衡带来的影响。

    “因为他帮我赚钱,大笔收益带来的惊喜,转嫁到了他的身上,所以会让我有类似于恋爱的错觉吗?”

    喃喃自语着,她仔细分析起来。

    毕竟,要说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毛头小子,路琪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可是向来秉持着单身主义,对恋爱这种蠢事嗤之以鼻的。

    于是,吊桥效应就成了刚才之前那些异常情绪的最佳解释。

    不过紧接着,路琪的思考重点就转移到了王衡表现出的异常上。

    “为什么,他好像有点害怕我的样子?是上司的威严吗?可是不对啊,我已经很注意了,至少今天晚上应该是一点威严都没有才对。他怕我吃了他吗?”

    暂时想不清楚的问题,路琪也不会简单地抛诸脑后。她稍微设想了几种可能性,准备以后再慢慢验证。

    越是让人困惑的问题,才越有探究的价值,不是么?

    路琪开始好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