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樱岛的机票并不便宜,但如今王衡手头宽裕,机票钱算不上什么问题。他甚至都不需要动准备用来投资的七十万,用覃猛的投资部门给自己发的工资就足够了。

    机票买的是明天上午出发,而今天的太阳还没落下。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个航班事故发生的时间是下周五,而现在才是周四,还有一个多星期的行动窗口,时间还算充足。所以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王衡就已经冷静了下来。

    他收拾好了去樱岛需要带的东西——换洗衣物、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些便携电子设备,连一个书包都没装满,行李箱之类的东西也就更用不上了。

    一旁,蹲在桌上的仓鼠忽然问道:“就一双袜子,一条内裤,够吗?”

    王衡:“上飞机我不喜欢带太多东西,而且这一次本来就是……最重要的是行动快速,背个包随时都能走。要是带太多东西,万一再碰到什么突发意外状况,反而麻烦。至于袜子内裤什么的,到了那里再买都可以。”

    仓鼠:“牙刷呢?”

    王衡:“酒店里肯定有。”

    仓鼠悠然道:“我觉得,这一趟樱岛之行下来,你的账户怕是要缩水不少啊。你应该也知道,樱岛那边的物价比这边要高……”

    王衡稍稍思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那小东西,问道:“你真的想避免女装的命运吗?”

    仓鼠跺了跺脚:“这还用问吗!”

    王衡:“那做个交易吧。你肯定知道最近有什么投资机会,告诉我,我就不逼着你女装。”

    仓鼠目瞪口呆。

    过了好一会,它感慨道:“你当程序员还真不如去当个投机商人,这空手套白狼的思路,很不错啊。而且刚刚还在讨论怎么救人,现在就开始聊赚钱,你太有天赋了。”

    王衡耸了耸肩:“没办法,我救了再多的人都没有奖励,中间花的钱也没地方报销,自然只能麻烦你了。”

    “有求于我所以就不逼我女装了吗?你还真是现实呢……”仓鼠故作沧桑地叹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给你当一次金手指。华通世纪,这个股票你关注一下。”

    它话音未落,王衡已经把笔记本从书包里重新拿了出来,打开,迅速搜到了这支股票的相关信息。

    “正在停牌中?没法买?”

    仓鼠伸长脖子瞥了一眼屏幕,又道:“开盘后的第一天,它就会一字涨停。我的建议是,你有多少钱就买多少,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股市有规则,一只股票当日内的涨跌幅不能超过10%,所以如果开盘价格直接飙升了10%,当天就没法再涨了。只要是交易日当天价格一直没跌下来,始终在最高位上待着,那表现在K线图上就是一条平直的横线,所谓‘一字涨停’。

    王衡仔细看了一下这家公司出的公告,喃喃道:“恢复交易的时间,是半个月之后。如果一切顺利,我完全可以在恢复交易之前搞定飞机的事情,回国,再买股票。”

    仓鼠肯定道:“没错,你完全可以。”

    将股票恢复交易的日期牢记于心,王衡关掉了股市页面,开始下载一个特殊的网页浏览器。

    这时,仓鼠又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呢,要怎么处理那架飞机?”

    王衡:“如果飞机上突然发现了危险的违禁品,比如微型炸弹之类的,那肯定就没法起飞了吧?”

    “你打算怎么把……”说到一半,仓鼠忽然愣了一下,“等等,又是让我跑腿?”

    王衡微笑道:“我现在上暗网去买,直接定在江户交货。然后呢,从提货到带上飞机,就是你的工作了。”

    仓鼠当场就惊了:“这不是全都交给我了嘛!”

    王衡:“并不是,我还要负责举报,这可是最后的关键一环,确保大家的安全。”

    仓鼠连忙抗议:“你不能这样压榨小动物!救女孩子明明是你自己的事情,而且要暴涨的股票我都告诉你了,结果你自己最轻松,这不合适啊!”

    王衡微笑道:“好的辅助,不就是这样吗?”

    ————

    与SN公司的谈判开始了,地点是人家的主场。

    会议室里,那些樱岛人显得非常客气且热情,让人难以分辨他们究竟是一贯如此,亦或是因为如今的企鹅公司已然成了互联网行业里的顶级玩家?

    但无论如何,这跟路琪的关系并不大。

    会议室里安排了翻译,但路琪并没有仔细听翻译说,而是低头看着手机。紧扣着那些无聊的条款细节来回讨论,在她看来,实在是太过无聊了。

    但这毕竟是商业活动中的必要环节。

    扫了一眼最近的新闻,路琪退出浏览器,仔细听了听翻译正在说的话。

    “关于后续的开发方案,我们不得不说,贵方的诚意非常难得,我们也相当重视与贵方的友谊……我们会努力推进这个方案的传达,向本公司的更上层清晰地表明……我们非常理解贵方的意愿,并且也非常尊重……在初期谈判中,过于明确而不留余地的答复,并不是负责任的态度……”

    只听了一会,路琪就彻底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这事我们暂时没法做主,要请示上级’。

    至于为什么会说得这么绕,非要用上这么多语句来表达——樱岛的商务谈判人员,不都是这副样子的么?

    她有点想要吐槽,但或许是因为整间会议室里包括翻译在内最年轻的就是路琪自己,所以哪怕吐槽都不知道找谁比较好。周围那几个三四十岁的商务人士,她跟他们也不熟,虽说是同事,但也就是点头之交,很难开口谈点真正有意思的话题。唯一算是比较熟的那位游戏主策,又在忙着和对方扯皮,自然不可能闲聊。

    路琪低头看着手机,下意识地点开了与王衡的短消息。

    想象一下,如果坚持把这小子带过来的话,现在也不会那么无聊吧?

    而且从明天开始,路琪就可以不来谈判现场,只需要随时看看谈判进度,提供一下身为技术总监的专业意见。所以,应该可以抽空去泡泡温泉、逛逛景点。

    仔细想来,似乎更需要一个玩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