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琪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

    站在这狭窄的小巷里,路琪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电击器,再抬头看看店家的招牌。没错,电击器上那个不起眼的小商标,和店家的招牌对上了。

    在网络上查了好半天,借助翻译软件的帮忙,她锁定了这家防身用品专卖店。然后,就直接打车过来——万幸的是,这家仅此一间,别无分店,所以不用担心找错。

    路琪走进其中,用樱岛语说:“你好。”

    店老板回应道:“您好,请问这位小姐需要什么呢?”

    路琪当然是听不懂的,只能把捡到的那个电击器放在柜台上,又递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是她用中文写好,又让机器翻译成樱岛语的一段话:

    【打扰了,请问我能不能知道是谁买的这个电击器?有人用它救了我一命,但我不知道是谁。如果可以,请务必告诉我,这对我非常重要,谢谢。如果您愿意告诉我的话,请使用这部手机,用文字翻译的方式交流。】

    店老板看完,不仅明白了她的来意,更明白了她是外国人,没法用樱岛语交流。

    当然,更让店老板为难的是……透露之前顾客的信息,似乎不太符合规则。

    路琪看出了店老板眼里的犹豫,忽然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抬起头,双手合十,用无比恳求的目光望着他。

    这么诚恳的目光,再加上身为外国人还能找到这个小店里来的决心和毅力,顿时就把店老板感动了。

    当然,更令他感动的,是那双手递来的两张万元大钞。

    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有诚意了。

    于是店老板在那手机上输入:【这个电击器,本月我只卖出了三件。看编号,是我昨天卖出去的。我不知道购买者是谁,因为是用网络联系的,他只提供了一个地址。我让店员把电击器送过去的,好像也没有见到人,只是把包裹放在了约定的地方。】

    【可以把那个地址告诉我吗?】

    输入这行文字的同时,路琪又递过去一张万元大钞。

    店老板:【既然您的意愿是道谢,抱着善意而去,那么当然没有问题。】

    ————

    王衡坐在旅店的房间里,用电脑浏览着最近的新闻页面。

    原本要报复社会的人去自首了,原本要面临灾难的人得救了,看到这些,王衡颇感欣慰。

    “这下,路琪的身上总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吧?”王衡看着床上的仓鼠,如此问道。

    这小东西仰面朝天躺着,露出了白白的腹部皮毛,正百无聊赖地晃着小爪子。闻言,它忽然翻身过来蹲好,答道:“当然安全了。”

    “那就好……”

    仓鼠眯着小眼睛思索了一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题。

    下一刻,它突然跳了起来:“对啦,你答应好的小瓜子呢!”

    “什么?”

    “你答应过我的,只要这一趟任务完成就给我买小瓜子,多少都行!”

    这么嚷嚷着,仓鼠蹦到了王衡的腿上。

    王衡低着头摸了摸它软乎乎的背,摆出了老父亲般慈爱的表情:“好,这就带你去买。”

    仓鼠:“……你别这样看我,正常点。”

    “我很正常啊,哈哈哈……”

    王衡笑着将仓鼠揣进裤兜,走出了旅馆。

    上次买小瓜子的地方离他住的旅馆并不远,不到一公里,所以他走着就过去了。

    走在路上,王衡悠然地思考起来——正事已经办完,那么接下来呢?头一次来到樱岛,该去哪里转转?到秋叶原买点货真价实的本子?

    他早已决定了,回国就不回蓉都,而是直接回老家。到时候,除了父亲,还能见到阔别半年的死党萧仁健。到时候,把秋叶原买来的小本子拿出来,他岂不是要跪下喊爹的节奏?

    不过也要考虑一个问题,这样买的本子能不能过海关……

    走过一个拐角,眼看着就要到那家小宠物用品商店了,王衡却猛然停住了脚步。

    他看到了什么?

    前方十几米外,那位身穿森系长裙,身姿妩媚而面容高冷的御姐,不就是路琪么!

    眨眼间,路琪也注意到了这边,高冷的神色顿时融化,化为难以言喻的惊喜。这并不是单纯的他乡遇故知的喜悦,而是两份惊喜叠加在一起,酝酿成的更加剧烈的快乐。

    路琪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他面前,拿出那个电击器,笑道:“这个东西是你落下的,对不对!”

    王衡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回应才好。

    这时,小仓鼠从他的裤子口袋里钻出来,露出了个小脑袋。

    路琪看到那只仓鼠,便等于是看到了无可辩驳的铁证。那个自首的机长是怎么说的来着?他见到了神明显灵,是仓鼠的模样!

    御姐的漂亮脸庞上,浮现出小女孩一般纯粹的开心:“你就是用这个小东西吓唬那个飞行员的吧?肯定是,毫无疑问!”

    王衡低头看着仓鼠,不禁喃喃道:“坑爹啊……”

    他记得很清楚,昨天买电击器的时候自己是在网上联系卖家,随便指定了一个地点,让仓鼠去提货。这个环节现在想来没什么大问题,问题是,就不该让仓鼠处理罪证!

    这混蛋把罪证丢哪儿去了?怕不是直接送到路琪眼前!

    王衡还在纠结着怎么回应,可是路琪,她却又往前踏出了一步。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几乎是一步之遥了,路琪再这么一靠近,两人的脸都快贴上了。

    于是王衡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路琪再逼近一步。

    王衡再往后退……糟糕,后背碰到墙了。

    御姐白净的手掌摁在他脑袋旁边的墙上——虽然身高比他矮一些,但路琪穿着厚底的鞋子,又刻意踮起脚,于是这个壁咚的姿势就显得相当自然。

    姿态虽然如此具有侵略性,可是此时她的声音,却无比温柔。

    路琪轻声问道:“你是不是能够预知未来?”

    王衡:“?”

    路琪继续道:“我在这里守株待兔等了好久,可算是等到了。就在一分钟之前,我还根本不知道幕后的英雄究竟是哪位,只知道他提货的地址,猜他还留在这附近。我其实都没抱什么期望,近乎徒劳的尝试……可是,你出现了。这根本不是能够用巧合解释的,别把我当傻子哦。”

    王衡隔着裤子口袋,恨恨地捏住了里面的仓鼠。

    千防万防,防不胜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