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出了‘千度必败无疑’这样的判断之后,王衡并没有卖关子,而是给出了一套完整的解释。

    “接下来的几年,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最大的流量终端,会从电脑,变成手机。这个过程对于小麦、花伟之类的手机厂商当然是最好的机会,但对于互联网企业,同样也是个***的良机……”

    描述了一番对未来的‘展望’之后,王衡总结道:

    “用智能手机,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上网,联系更加紧密。可以说,大家几乎是住在网络上了。衣食住行,从外卖到快递再到搭车出行,还有种种娱乐,全都可以通过手机连网得到满足。而且这还意味着,人们会通过一个个的APP联网,而不像用电脑上网那样,第一步总是点开网页浏览器。”

    王衡说到这里,覃猛顿时反应过来。而屏幕里的卢总反应更快。

    “用手机APP,就不会用千度了……”卢总沉吟了一下,又跑出一个问题,“可是千度也做了APP,而且流量不小啊。”

    王衡笑道:“用不了多久,千度APP的流量就会被夺走。人们会发现,买东西要上掏宝天喵,或者金东。实体店消费,要看大众评点。社交,要用Q和微信。尤其是微信,不只是基础社交,还有微信公号吸引流量,满足大家对原创文字内容的需求。实际上,几年前掏宝屏蔽了千度,还有最近微信也屏蔽了千度,就已经为它敲响丧钟了。”

    卢总皱眉道:“不对,你还是没解释,为什么千度做不到呢?他们现在手里的流量不比我们少。”

    王衡:“可是他们只有收费站。大家以前都说,互联网上最重要的是信息,而搜索引擎是信息的高速公路。但问题是,车子来来回回要在高速公路上跑无数次,可是信息不一样,信息只需要搜索一次,你知道了也就知道了,不需要再搜索第二次。所以,千度这条高速公路,如果不能自己造好一座城,它就会发现需要通过它的车子将越来越少。”

    话音未落,卢总已然舒展了眉毛。王衡的一番话很简单,讲到的很多现象更是暗暗契合他自己的思考。而在契合的部分之外,又让他联想到了更多……

    不过大佬当然不是这么容易满足的。

    卢总又追问道:“那么,千度为什么不能自己建城呢?他们的贴吧很不错啊。”

    王衡忍不住笑了:“但他们只有收费的城管,没有市政建设。从游戏到偶像明星,从体育俱乐部到冷门历史知识,万物都有贴吧,但千度根本管不好。他们的管理,无非就是你交了钱就让你当吧主,然后往里面塞广告。对内容创作者的激励?完全没有。与相关方的合作?几乎没有。对杠精的限制?那就更没有了。”

    听到这里,卢总忍不住问道:“杠精是什么意思?”

    王衡:“……比喻喜欢抬杠的人。”

    卢总也忍不住笑了:“还真是贴切,很棒,继续讲吧。”

    王衡:“就连网文平台都知道,你要让作者赚到钱,大家才会认认真真写东西,单纯的为爱发电是不长久的。但千度似乎从未考虑过。他们就没想过拉人一把,与用户共赢,只想着把钱都装进自己的口袋。这样下去,氛围越来越差,贴吧用户肯定都要跑。这也是我看好智乎、B站的原因之一。”

    卢总微微颔首,总结道:“所以,你觉得是互联网市场细分,加上千度自身的运营问题,会导致它的衰弱,是么?”

    王衡:“我认为是这样,而且我敢为此打赌。千度这家公司的技术水平很强,KPI指标也很漂亮,但仅仅有技术和KPI,没有大方向上的战略,没有愿景,那就只会越来越僵化。当然,以它的体量,很难死,但口碑肯定会越来越差。”

    卢总:“口碑越来越差?”

    王衡:“流量下降,但又要维持KPI,那就只能突破底线,做些不该有的生意。比如……黑心医疗广告?”

    屏幕里的大佬沉默了,王衡也不再说话。

    旁边的覃猛目不转睛盯着他,一声不吭,只是目光颇有些复杂。

    半晌,卢总忽然笑了起来:“你看你看,我的午饭都凉了……讲的确实不错,我会认真考虑一下的。关于你讲的这些,以及你的职位安排,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吧。”

    ————

    与卢总的视频交流结束了,王衡告别覃猛,离开了企鹅大楼。

    他给韩奕萱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就直奔商场而去。

    毕竟韩奕萱的情况跟路琪不一样,这丫头至今并没有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好处,还帮了不少忙。身为生活费有限的学生,还自掏腰包买了机械键盘当礼物。既然如此,怎么能没有回礼呢?

    走进商场以后,王衡先拿出手机,点开掏宝搜了一下护肤品和化妆品专区——虽然要在实体店买,但在网上先比比价、看看评论总是没错的。

    很快,王衡就确定了品牌,选中了一款产品。然后他又点开大众评点,看了看对这家商场品牌专柜的评价。

    总共用时不到十分钟,他就确定了自己的目标。

    然后王衡走到亚兰黛品牌的专柜前,指着那个小小的瓶子说道:“我要这个。”

    ————

    韩奕萱站在地铁站门口,尽可能压抑着自己的心情,保持着冷静的神色。只是,当那个熟悉的男生出现在眼前时,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昨天是情人节,自己送了礼物,然后今天他又要送回礼,这意味着什么?

    这可是情人节礼物啊!

    “不行不行,要淡定,这不是情人节礼物,今天已经不是情人节了……”少女微不可闻地喃喃自语着。

    于是王衡走到她面前时,就不禁有些好奇:“你在说什么?”

    韩奕萱摇了摇头:“没事,没什么。”

    接着,就是短暂的沉默。两人望着彼此,目光里都相当清明,没有丝毫的暧昧之意。

    王衡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装盒:“你送我的礼物,说实话我很喜欢。所以,希望你也能喜欢我的。”

    韩奕萱还没拿到礼物,仅仅是看了一眼那个包装,就忍不住惊呼起来:“亚兰黛的小棕瓶!”

    王衡:“怎么样?”

    少女用尽全力压抑着满心的兴奋,尽可能平静地微笑道:“谢谢,我也很喜欢呢。”

    王衡观察着她的神色,稍稍松了口气——看起来,她似乎并不是非常开心的样子,只是礼貌地表示感谢而已。

    这就对了,自己随便挑的东西,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命中禁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