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帝都回来之后,王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企鹅大楼,走进那位投资总监的办公室。

    坐下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抱歉了,覃总监,我要辞职。”

    覃猛本来以为王衡这一趟过来又是为了抛出什么赚钱的提议,正满心期待着呢,却没料到对方居然会抛出‘辞职’这俩字。一时间,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过了几秒钟,覃猛问道:“为什么啊?给你开的待遇还不够好吗?”

    王衡耸了耸肩:“因为我决定做些个人投资业务。如果还是一个企鹅的员工,这些事实在不太方便。”

    “个人投资?”覃猛眉头一皱,“你在咱们公司里待着,也不妨碍你玩股票期货啊。”

    王衡:“但天使投资人就不方便做了。”

    闻言,覃猛先是瞪大了眼睛,继而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哥们儿你手里才几个钱啊?几百万就想当天使投资人?我给你讲啊,手里没个几千万上亿的资金,谁敢去当天使投资人啊?”

    王衡也微笑着,语气却依旧平静:“我敢。”

    打量着他的表情,覃猛忽然止住了笑。再回忆一下这位小兄弟在比特币和股市里不可思议的成功,覃猛忽然有些心里没底了。刚才那两句嘲讽,好像成了一把回旋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扇在自己脸上。

    一时间,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

    沉默半晌,王衡忽然又说:“而且辞职还有个原因。那就是相比于员工,我更宁愿做一个合作者。等到以后我带着前途大好的创业者来找你的时候,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不是么?”

    “相比于员工,更愿意做个合作者……”覃猛不禁喃喃着,望向他的目光也有些复杂。

    王衡:“没错。”

    “可是当员工的待遇更好啊,”覃猛还是试图挽回一下,“你看,不需要坐班,还有每个月的固定工资,还有五险一金,多棒?”

    王衡微笑着摇头道:“说实话,不怎么需要。”

    ————

    从企鹅大楼里走出来,到了地铁站,王衡注意到了路边的广告牌。

    那是西甲著名球星C罗代言的洗发水广告,那句‘冠军时刻’的广告语,配上世界杯的奖杯,颇有种光彩闪耀的感觉。

    “可惜啊,老哥你怕是摸不到世界杯冠军……”王衡站在广告牌跟前,低声自言自语着,“但我的机会就来了。不到一个月,这次资产能翻几倍?”

    就像覃猛之前说的,如果手里只有三百万的资本,玩起天使投资实在是天方夜谭。但如果用世界杯的机会增到一千万呢?再加上一定程度上的预言能力,快速致富就不是空话了。

    而为了保证预言的正确,为了确保仓鼠乖乖辅助,那么自己就应该……适当推进与女孩子们的关系?

    路琪和裴宁乐是不用了,再推进,那距离就有点不受控制。显而易见,合适的人选就只有一个。

    王衡拿出手机,给叶寻拨去一通电话。

    “喂,你们什么时候期末考试?最近一段时间有点忙,抱歉,好在这周末有空了,还要不要帮你补习?”

    电话那头的少女连忙道:“当然要,拜托了!”

    ————

    走进那家熟悉的咖啡厅时,叶寻果然看到了等候在靠窗座位上的王衡。与他目光相触的瞬间,少女微微低下脸庞,躲闪的目光有些羞涩,脚步却悄然加速了。

    今天的叶寻穿了一身水手衣短裙,终于蓄得长了一些的头发扎成清爽的马尾,从上到下透着青春满满的活力。

    看着少女在自己对面坐下,王衡忽而有些感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不像你这样,尤其是高二末,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叶寻:“是因为想到马上就要上高三,所以生无可恋吗?”

    王衡点了点头。然而下一刻,少女的提问就让他的脸色僵住了。

    “那时候,韩奕萱姐姐不是跟你在一起吗?为什么还会生无可恋呀?”

    “高中是同班同学,那不叫在一起,”王衡咳嗽两声,强行换了个话题,“话说回来,你们什么时候期末考试?”

    叶寻:“大概还有一个月。”

    王衡:“哦,差不多就是世界杯开始的时候。”

    叶寻点了点头,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问道:“王衡学长为什么提起世界杯呢?是想找个人陪你一起看比赛吗?”

    王衡:“看你的期末成绩吧。你期中考试的名次,是全年级第多少?”

    “第98名,但我们年级可是有四百多人呢,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叶寻强调道,“按老师的说法,如果继续保持,以我们学校的水平,上一本都没什么问题!”

    王衡:“你的目标是一本学校吗?”

    叶寻轻飘飘地看向窗外:“大概吧,我觉得一本就不错啊……”

    她当然不会说,自己的目标其实是王衡所在的学校。考虑到这个目标的难度,光是上一本线还不够。

    王衡沉吟片刻,拍板决定:“这样吧,只要你期末考试的成绩能进年级前50,我请客看球。”

    叶寻瞪大了双眼:“请客看球?”

    王衡:“就是找个合适的地方,然后饮料、夜宵、啤酒什么的都包了……诶等下,你还没成年,不能喝酒。”

    “我可以的!”叶寻差点跳起来,“我已经喝过了,而且看球的时候哪能不喝酒呢?”

    王衡:“你又不是球迷,干嘛这么激动?”

    叶寻一时语塞。

    想想看,深夜时分看比赛,看到激烈的时候一起碰杯,等到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不方便搭车回家,只能找个地方睡下……这中间有多少绝佳好机会?

    少女坚定道:“我应该能算个伪球迷,知道的球星可不少呢。”

    王衡:“比如小贝?”

    叶寻:“我又不是那种只看脸的浅薄女人,我还知道梅西和C罗呢!”

    王衡忽然有些好奇:“还有呢?你还知道几个球星?”

    叶寻:“……马拉多纳?”

    王衡:“上个世纪的例子就别举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