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一周目。”

    这话,让他不由得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系好安全带吧,我们要开始真正的旅程了。当然我们只会回顾一些重要事件节点,把不那么重要的细节都隐去……”

    梦境继续。

    高考结束的当天,王衡表白,跟韩奕萱确定关系。仅仅过了一天,两人的恋情就迅速升温到你侬我侬的程度。

    毕竟这两人原本就互相有好感,只是因为学业,因为考试的压力,才始终将自己的情感埋藏在心底而已。如今一朝释放,自然是再也压抑不住了。

    于是接下来,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估分相差不多的两人填报了同一所位于帝都的大学。

    在忐忑中等待了好些天,终于,录取通知书到了。

    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看着彼此手中一模一样的封面,王衡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当场拥抱了韩奕萱。而少女更是开心,干脆吻上了他的嘴唇。

    只是周围那几个同学的起哄声,让这对少男少女反应过来,羞红了脸落荒而逃。只是逃走的时候,两人是手牵着手的。

    随之而来的,是快乐的暑假,以及新奇的帝都之行。

    八月底,两人来到帝都,一起入学。

    然而初恋总是会遇到各种相处中的问题,比如一个喜欢打游戏而另一个丝毫不感兴趣,一个喜欢人际交往而另一个丝毫不感兴趣。小小的矛盾,日积月累演变成难以跨越的障碍。

    过了一年之后,终于,王衡与韩奕萱分手了。

    心情的失落,让他第一次走进酒吧。而就这一次,台上的那位驻唱歌手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只是当时王衡还处于刚刚失恋的状态,完全不想接近女孩子,于是就偶尔到酒吧里喝一杯,听听歌,仅此而已。好在这家酒吧的档次不算太高,偶尔来一杯他还负担得起。

    就这样过了半年,终有一天,王衡在酒吧里看到那个女孩被两个醉了酒的男人纠缠,便主动上前帮她解了围,这才知道,原来她的名字叫裴宁乐。

    两人认识之后,过了几个月,终于确定了关系。

    这一次,是裴宁乐表白——或许是因为谈过一次恋爱的关系,王衡成熟了许多,变得游刃有余。尽管没有主动追求,但就是生活中时不时表现出的成熟和体贴,让女孩逐渐沦陷。

    然而第二段恋情只持续了三个月。

    裴宁乐得到了一个电视台选秀的机会,就此出道,签约了公司。

    “他们说,要把我往偶像的方向培养,所以不能有男友,不能有任何绯闻……”春天的夜里,裴宁乐站在路灯下,面对着他,已然泪流满面。

    王衡烦躁地挠了挠头:“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说不,我明明是有男朋友的!”裴宁乐的语气很坚决,眼神却还在动摇。

    王衡叹了口气:“算了,我们分手吧。”

    裴宁乐顿时愣住。

    “我说,我们分手吧。你难道还想回酒吧里去唱?主要是你们公司也找我了,跟我谈了很久……反正我也不想耽误你,就这样吧。”

    说完,王衡摸了摸她的头,转身离开。

    裴宁乐试图拉住他的手,但他一抽就走了。

    王衡想走。而要不要留住他,这一点裴宁乐其实也并不坚决。

    在那之后,两人虽然没完全断了联系,但也退回到了普通朋友的关系——毕竟,她的工作性质不允许恋情。

    学业和情场,多方面的不顺让王衡愈发心烦意乱,只想找个办法发泄自己暴躁的情绪。于是大二结束的暑假,王衡没有回家,而是在帝都报名了一家武馆。

    王衡发现,自己似乎还挺有格斗天赋的。只过了三四个月,武馆的学员里就没有能打得过他的了,甚至就算是那些教练,他都能打得有来有回。

    然后在寒假时,武馆里来了一个新的教练。

    虽说是教练,却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比学员们都年轻,甚至才刚刚成年。

    她叫叶寻。

    王衡试着挑战她,却只坚持了短短几秒。但这并没有让他畏惧,反倒更激起了他的斗志。或者说,他正需要这么一个能够暴揍自己的人。

    在对练中挨打,在他看来,是一种极好的情绪发泄手段。况且跟同水平的搏击教练相比,叶寻的力量更小,所以倒也正好可以放开手脚跟他打。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他的学业重上正轨,搏击技术也渐渐提升。而与他对练了几个月的叶寻,也对他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到了大三结束的那个暑假,又一次的擂台实战,王衡终于把叶寻正面打倒了。

    王衡蹲下身,扶她起来。

    叶寻忽然抱住了他,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喜欢你。”

    隔了这么久重新听到这句话,王衡的感受颇有些复杂。他忽然意识到,刚才的胜利或许是对方放水的结果?

    沉默了几秒之后,他有些熟练地回答道:“真巧,我也是。”

    这一次的恋情持续了一年多。

    没有分手,也没有谁变心,只是在经济压力下,叶寻开始打商业比赛了。

    在专业擂台上,即使是跟其他女选手相比,叶寻的身子,终究还是有些瘦弱。

    一次,她碰到了个格外粗壮的对手。同为女性,对方身高不到一米六,臂展也短一些,按理说这样的选手打比赛会很吃亏,但对方的肌肉力量却强得出奇,甚至不像个女人。

    叶寻全场得势,把对面揍得鼻青脸肿,却始终无法KO。

    终于,对方抓住机会近身,把叶寻抱了起来。

    用力往下一摔。

    颈椎着地,当场重伤。

    急救车把昏迷不醒的叶寻送到医院。

    王衡在医院里等了一整夜,可是再见到她时,她的心跳已经停了。

    梦境持续到这里,唯一的那位观众已然有些受不了。而那个仿佛来自虚空的声音,适时响起:

    “我猜你现在想快进。反正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剧情,那就干脆剧透给你吧。下一个是路琪,而且不仅仅是路琪。韩奕萱会回来与路琪争夺,然后因为一场车祸,两人同时死亡。真实的一周目里活得最久的是裴宁乐,不过也好不到哪去。之后她也主动找上了你,但绯闻暴露了。粉丝的辱骂,还有公司的官司,让她患上了抑郁症……”

    到这时,周围的一切突然变成空白。

    那个声音继续说:“或许你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不过她们的死亡只是刚刚开始,让我们快进到五十年后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