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历史军事 > 汉鼎余烟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滋生
    眼看吕岱脚下虚软,一名小校连忙伸出手臂,扶一扶吕岱。

    吕岱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鲁校尉在何处?”

    这小校名叫松昌,原是吕岱在任吴郡郡丞时的手下,其家世代为小吏,本人颇有壮勇。后来吕岱转任余姚长,招募精健千人,松昌前往投奔,历任什长、都伯。

    松姓出自琅琊、泰山,但松昌这一支流落江左,应该已经有好几世了,他的面庞依稀有越人特征,应当是祖上和山越通婚的缘故。吕岱的部下中有很多山越人,松昌所领之一部,尤其轻捷善走,故而吕岱待之如子侄,引之为扈从。

    听吕岱询问,松昌道:“鲁校尉累得很了,正在后头一处谷地休息。他让我带话给将军说,此时寒凉沁肤,将士们跋涉出汗,容易生病,是否可以让将士们暂时休息,待避过这阵大风再走。”

    吕岱和鲁肃,都是携宗族子弟从江北迁徙到南方的,彼此甚是熟稔。鲁肃让人带话,也不顾忌。

    “也好。”吕岱想了想,对松昌道:“你再辛苦一程,往前头通知尹校尉,让他也找个避风歇脚之所,让将士休息。”

    尹校尉乃是吕岱的副将尹异。因为峡江道路艰险,吕岱部下的三千人分作前中后三队鱼贯而行,再算上辎重和畜力,队伍足足绵延十余里。

    松昌应命而去。吕岱另外唤了部下来,令他们张开毡布挡风,再捡拾枯枝,往崖壁下方凹陷处生火。

    因为队伍拉得太长,传令不便,原本很轻易的安排,这时候须得士卒往来通报,时不时地闹出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有几名军官耐不住性子,喝骂的声音老远就能听到。但吕岱持着木杖站在原地,徐徐吩咐,一点也不急躁,也无愠色。

    待到所有的将士们都安顿下来,他才转身去寻鲁肃。

    鲁肃正披着毡毯,靠在一株老树下闭目休息。

    吕岱就在他身旁落座。

    这两人都是大族子弟,虽然转为武职,儒风犹在。他们一旦坐下,左右扈从们便不敢打扰,各自散开,烤火或者吃些干粮。

    这个位置正在两面崖壁掩护之下,恰好避风,所以裸露在外的面庞和手上,就没有那种仿佛镰刀割破皮肤的刺痛感,使人能够稍稍舒适一些。而寒风挟带着水气,就从崖壁的缝隙间掠过,发出呜呜的怪响,偶尔还带来深山间猿猴和猛兽的呼啸之声。

    过了会儿,鲁肃依旧闭着眼睛,随口问道:“定公,你的水袋还在么?”

    吕岱解下腰间的水袋递过去,鲁肃随手解开皮绦,咕咚咕咚猛喝了几口,然后被凉水激得打了个哆嗦。

    这季节山泉枯竭,取水不易。偏偏鲁肃体格壮硕,重量很大,他翻山越岭走了半天,喝空了两袋子的水。若不是吕岱过来,他嗓子里只怕已经冒出了烟。

    一名鲁肃的扈从,正攀着斜坡的树木,往脚下山谷的间的溪流去汲水。溪流也大都干涸了,露出河道中央崔巍森然的大片怪石,石头与石头之间寸草不生,远远看去,灰黑或灰白成片。

    再远处的峡江巨壑间,大江的水量也与素日下游所见不同,河道的宽度只剩下春夏涨水时的一半,河道两边,露出被波浪千百年不断冲刷出的沟槽,还隐约有搁浅或触礁碎裂的船只遗迹。

    与峡江两畔的崇山峻岭相比,这些破碎的船只,好像只有指甲盖大小。而穿行在高处道路的江东人马,更如沙砾般微不足道。

    “昔日隗嚣遣王元据守陇坻,号称以丸泥东封函谷。而益州险塞又远过陇坻。”吕岱感慨地道:“如非亲眼所见,真不敢想象,世间竟有此等天狱之地!”

    顿了顿,他又道:“怪不得,昔日高祖因之以成帝业!”

    这句话,据说是当日诸葛亮为玄德公出谋划策时说的。当日玄德公局促于新野,兵微将寡,朝不保夕,诸葛亮就为他设下跨有荆益的方略,这份眼光、气魄,鲁肃和吕岱俱都钦佩;而玄德公起与崎岖颠沛,百折不挠,卒能奄有大州,成鼎足之势,这份英雄器宇,鲁肃和吕岱也都尊崇。

    但他二人仕于吴侯,或为腹心,或为肱股。对玄德公的尊崇,落到天下大势,落到吴侯的江东帝业,又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戒备。

    鲁肃更是当即长叹一声。

    他素有壮节,好为奇计。十余年前,他拒绝刘晔的建议,东渡大江去见吴侯时,就向吴侯提出:当藉着北方乱局,挥军向西,尽占大将以南,再向北争夺天下。

    鲁肃与周瑜二人,俱都竭力推进此谋划,吴侯这才不断发兵攻打荆州,这才有了后来周郎为南郡太守之事。

    然而谁能想到最终局面会变成这样?

    周郎既然离世,江东就再也没有能统合诸将决死作战的帅才。而原本仰赖吴侯鼻息的刘备,只用了区区三年,就深入益州,夺取了这片沃野千里的帝王基业!

    鲁肃下意识地捏紧了水袋。水从袋口汩汩流出,将他的袍袖打湿了。

    “子敬?”吕岱唤了他一声。

    鲁肃笑了笑,轻松地道:“江东、荆益,乃至凉州,各有其足以倚仗的地利。益州固然有险;凉陇之地何尝不是千山万壑?更兼羌氐异族无穷无尽,马超据此与曹军争衡。至于我江东,有长江、峻山、险塞、沧海,何尝不是金城汤池呢?定公你是日常看惯了,所以反而不当回事!”

    “或许吧。”吕岱也笑了,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然则,这几个月里所见到的壮阔群山险阻,确实和江东大有不同呀!”

    鲁肃默然半晌,微微颔首。

    两人身在军中,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吕岱所说的,其实并不专指地理;对他形成震慑的,更有荆州军、益州军在汉中与曹军的大战情形。玄德公对待江东之将甚是客气,除了鲁肃、吕岱常常随侍以外,部属们通常都在后方负责些转运粮秣物资的工作。

    而在吕岱眼中,玄德公一声令下,千万人为之赴死,其惨烈激亢,着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荆州军固然推锋必进,劝率士卒,金鼓振天,欢声动谷。益州军也同样兵分十路,整日整旬整月不休地猛攻曹军营垒,不计死伤,血战攻坚。此等猛烈势头,吕岱极少能在江东将士身上看到。

    是因为益州人、荆州人的性格比依附于吴侯的扬州豪族、淮泗旧部更凶猛么?自然不是。

    是因为黄忠等将,就比江左虎臣们高出一筹么?那也未必。

    吕岱非常清楚,这是因为玄德公对部下的控制力超过吴侯,是因为左将军府自上而下地遵循汉家制度统一管理,其如臂使指之处,远远超过因地制宜而成的江东政权。

    此前双方虽是盟友,彼此往来并不亲密,江东又自恃赤壁之胜,哪怕后来在荆州吃过亏,也始终保持着对自身的信心。但如吕岱这般,切切实实地深入到曹刘之间的战场,看过真正的恶战以后……

    他对吴侯的忠诚自不动摇,对江东帝业的信心也不动摇。但在此之外,确有难以直叙的某种考量,在心中暗暗滋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