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二章 玉满堂
    南园东南角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式建筑名称“玉满堂”,这玉满堂很是气派,假山流水古色古香,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四季花木一应俱全,别说在整个梁溪市内,就是南江省内也很少能与玉满堂媲美的古典园林风格别院。

    沈一凡和方子坐在园中一座八角亭中喝着茶,方子四周看着园中的景致嘴里啧啧说着:“这有钱人的日子真的没法想象。”

    沈一凡似乎也不为奇怪看了下园中的景色说道:“南入松北存山,湖中一点惹风骚。看来这是风水大家指点过的。”

    “好眼力。”从远处走来一名精干的男子,年纪大致60不到的样子,一身唐装,手中端着个紫砂壶一脸慈祥的朝一凡这里笑了笑,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过来。

    沈一凡和方子一看来人立即起身拱手而道:“金爷。”

    此人就是梁溪市古董界的泰山北斗,玉满堂的大老板金万里。

    金万里一摆手说道:“坐!”说着自己坐下上下打量了下沈一凡开口说道:“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

    沈一凡将手中的玉璧放在桌子上说道:“有劳金爷掌眼。”

    金万里点点头带上白手套小心翼翼的从桌子上拿起玉璧细细的看了一番,一边看一边嘴里啧啧称奇。

    方子在南园混迹多年虽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混久了和金爷也是熟的很,他看金爷嘴里啧着牙花小心翼翼的问道:“金爷,有什么问题吗?”

    金万里并没有回答方子的问题,看了下沈一凡说道:“这块玉璧很是奇怪,看这玉质应该是出自长安蓝田山的蓝田玉并不是什么质地优良的玉种,不过看着玉璧的包浆年头倒是很长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一块春秋战国时期的物件,不过……”

    方子一听急着说道:“金爷,这玉能估多少?我哥们急等着这钱还债的。”

    金万里顿了下微微一笑问道:“你们可否发现这玉璧奇怪之处?”

    沈一凡不假思索的说道:“这块玉璧并不完整。”

    金万里点点头说道:“华夏自古信奉天方地园,春秋战国时期一般玉璧的格式基本都是外圆内方或者就是外方内圆,而这块玉璧看镂空雕刻既不方也不圆你们看像什么形状?”

    方子在一旁看了看说道:“有点像是四分之一圆。”

    “所以这块玉璧应该是一整块里切割而出的四分之一块?”沈一凡问道。

    金万里看了下玉璧的四边说道“有可能是六分之一块,你们看……”说着递过玉璧指着四个边又道:“这四条边只有底部是比较圆润还有三边虽然也是被时间打磨的圆润但是还是能看出切边毛刺比较生硬。”

    “这能说明什么?”方子在一旁听得个一知半解。

    沈一凡说道:“金爷的意思我手里的这块玉璧有可能是从一整块玉璧上切割的一块,很有可能是一块长方形的玉璧横竖被切割成六块或者几块。”

    金万里点点头道:“我们现在能确定的就是你的那块玉璧是下面一部分的。”

    沈一凡笑道:“如果是一整块玉璧这可是价值连城,但是现在我手中的玉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除非是这世界上有人在收藏这整一块玉璧不然单凭我手中的是卖不出好价钱的。”

    金万里微微一笑从口袋里里掏出一本支票,填写了一会说道:“这玉璧虽然很少有人单独购买毕竟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物件,这样你这物件就放在玉满堂哪天有人要了我帮你要个好价钱,这有十万你先拿去应急就当我们玉满堂给你这玉璧的押金,到时玉璧卖出去了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再要回这十万。沈兄弟你看怎么样?”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行!这次可真谢了金爷。”

    方子在一旁也是竖着大拇指说道:“金爷就是金爷,这梁溪城内您金爷说第二还有谁敢称第一。”

    金万里呵呵一笑指指方子道:“你小子就一张嘴甜。”说着叫着身边的管家:“河水叫厨房准备一下我留沈兄弟和方子下来吃饭。”

    沈一凡一听连忙拒绝,一来是金万里帮了他这个大忙还留下吃饭有点过意不去,二来既然有钱了就赶紧把高利贷给还了,这心里有着事总觉得要去处理了才心安,想着道出由来谢绝金万里的好意。

    金万里一听哈哈大笑道:“就这事啊!好办。”说着又和他的管家说了几句,管家点点头便离开了,金万里一把拉着沈一凡说道:“所谓相逢恨晚,沈兄弟我和你一见如故,今日就让老夫尽尽地主之谊。”

    沈一凡一脸纳闷心里想:“我和他是怎么啦就一见如故了。大哥你一见如故了那有没有问问我的感受,我不想跟你一起吃饭。”

    金万里完全没有察觉到沈一凡脸上的表情,冲着方子说道:“你们可是有口福,今早阳澄湖送来的大闸蟹,我叫人在热上两壶女儿红我们好好的喝上几口。”

    沈一凡一听还要喝酒心里就暗暗叫苦:“不用这样吧!这大爷是孤独空巢老人吗?怎么一逮住个人就这样豪迈大方。”

    沈一凡虽然一脸的不爽但是还是不能驳了面子只好陪笑的一同走进餐厅和金万里一同坐下,不一会菜就上来了,除了大闸蟹之外还有几个下酒小菜,上了两壶黄酒应该就是金万里说的女儿红配上生姜丝有驱寒的功效。一席无话,待到酒席散宴后沈一凡和方子两个人早就喝的东倒西歪,沈一凡那醉意朦胧的眼睛看过去桌子上前前后后喝了大概有十来瓶,方子早就躺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呼呼大睡了。沈一凡虽然有点清醒但是也是喝的七七八八了,不一会走路就踉跄了再过一会也就不知发生什么了,金万里也是一脸的醉意被下人搀扶着回到房间嘴里还不停的嘀嘀咕咕的。

    金万里一进房间就完全没有了醉意看着他管家金河水问道:“怎么样?”

    金河水说道:“查过了,沈一凡是去年来的梁溪市来的时候除了身份证什么也没有而且还失忆了。经营一家私家侦探所叫寻龙社。生意不太好近期欠了很多钱估计是逼得没办法了才想到卖玉璧。老爷你怎么对沈一凡……”

    金万里微微一笑说道:“他在院子里说的风水口诀是《勘藏经略》中的口诀,这本书里的内容只有鬼谷八门董家两兄弟的弟子才知道。”

    金河水一听惊道:“难道他和老爷是同门?”

    金万里自言道:“可是他手里怎么有魔符玉璧?”

    金河水问道:“老爷,我们下步怎么办?”

    金万里思付了下说道:“把魔符玉璧放玉满堂出售。”

    “明白!”金河水点点头。

    等金河水离开后,金万里打了个电话拿着话筒说道:“第三块出现了。暂时不知道,这小子去年来梁溪的所以底细基本没有。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暂时不要出现我让玉儿回来就可以了。”

    话分两头说姑州市的一家写字楼里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放下了电话朝后一靠若有所思的,旁边另一个中年男子问道:“金万里什么事?”

    “第三块魔符玉璧出现了。”

    “什么?是在谁手里?”

    “一个叫沈一凡的年轻人拿过来的。”

    “沈一凡?没听说过。”

    “金万里也没有查出他的底细。”

    “要不要和燕京哪里知会一声?”

    “不急,等查出头绪再说。”

    申沪市,沿江商业街上有一处风光极美的露天咖啡厅,一名长发少女在江边喝着咖啡,阿诺的身姿靠在沙发上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望着浦江的远方,江风微微吹动她的秀发显出那润红娇媚的脸庞,穿着齐肩连衣裙外加一件米黄半风衣能看出这个少女非常干练。

    这时候一名身穿粉色衬衫套着件黑色西服的少年来到少女的面前坐下,放下一个牛皮纸袋说道:“这是你要我找的资料,这小子比白猫还白,身份证上的地址是被拆的城中村根本没线索,派出所公安局找了遍就是没有他的资料。他好像就去年在梁溪市出现后才开始留下痕迹的之前什么痕迹也没有。哦……对了”少年似乎想到什么拿出一张照片说道:“去年他在梁溪劳动局参加过一次摄影培训,除了这个什么教育经历都没有查到。这是他摄影班毕业的照片。”

    少女接过来看了下说道:“难道他只有初中毕业?”

    “或许就是没念过书。”少年补充的说道,说着喝了口咖啡又冷笑道:“我做调查怎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二十几年一点生活痕迹都没有。除非是天外来客或者就是……”

    少女和少年异口同声道:“刻意隐瞒。”

    少年说道:“这小子好像就去年开始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的。他在梁溪市交集最多的就是古墨轩的方勇人称方子具体怎么认识的不太清楚,不过这两人是同时去报了摄影班。”说着用手指了下照片。

    少女点点头说道:“古杰你再帮我查一下他学摄影时候几个同学的背景。”

    少年点点头站起身子便离开了,而少女则陷入深深的思索中。少女就是金万里的女儿金镶玉,当她接到父亲的电话后他就开始了对沈一凡的调查。沈一凡在一个特定的圈子里成为了一个谜,而沈一凡心中的谜团则是他自己的过去。

    玉满堂的客房内,沈一凡看着金万里拿来的拓本口中说道:“这应该是鬼谷子下山图的拓样,不过这是碑上拓下来的,应该是幅碑刻。看年头应该是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的拓样。”

    金万里笑道:“沈老弟果然好眼力。这拓样虽然不值钱但是这拓样后面的事情就很蹊跷了。”

    沈一凡点点头说道:“鬼谷子下山图有记载的一共有九件作品,问世有四件还有物件都被私人收藏,当年在国外一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拍出了亿元天价,有传闻此件瓷器的图画中藏有秘密。”

    金万里笑道:“鬼谷子本就是极其神秘的人物,当一个人物被神话他所有的相关联的东西和事情都会被神话。”

    “好了,我们就不提这些无趣的话题了。”金万里又说道:“你和方子在这里还住得惯吗?”

    沈一凡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下道:“这多日留在此处又吃又喝的确实不好意思。”

    原来沈一凡和方子去找金万里后,就一直住在玉满堂。金万里好吃好住每天还拿点古玩字画和沈一凡做交流,一个星期下来沈一凡也有点郁闷,感觉被金万里软禁但是又不能发作,反正他现在也没地方住觉得这里倒也不错也就住了下来,这几日金万里一直和沈一凡在研究鬼谷子的事情,连续几日都是如此也不知道他究竟喻义何为。

    方子因为要打理古墨轩白天去店里,晚上也回到玉满堂和沈一凡,金万里一同小酌几杯。晚上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说着今日早上关于拓样的事情,就在这时候管家金河水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在金万里的耳边低声了几句,金万里脸色听着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待金河水说完便急忙起身向沈一凡和方子道了声别就离开了。搞得沈一凡和方子一头雾水。

    方子一摆手道:“来凡哥我们继续喝。无需理会。金爷忙的很有点突发事件也是正常的。”

    方子全名方勇当过五年山地师特战队的特种兵转业后做过工人和保安但是都不是很长久,因为方子家几代人都是当铺中的大朝奉所有就理所当然的进入古董这行业也算幸运虽然生意没有越做越大倒也是扛住了,古墨轩虽小好歹也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方子这个称呼是南园同行给他取得就一直用到现在。沈一凡去年来梁溪市第一个认识的就是方子,当时方子被行内几个老千给盯上了,沈一凡刚到这里又加上失忆根本就没有多想出手帮了方子过后一直帮方子的铺子去掌眼就成了朋友也是沈一凡在梁溪的唯一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