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三章 色咒(上)
    清晨的阳光透过高大的银杏树叶斑斑驳驳的照在地上,沈一凡在落叶纷飞的树下打了一套太极拳舒展了下筋骨,金万里在一旁微笑的看着等一凡打完拳叫了声“好”来到一凡的身边问道:“你的太极拳和别人的有点不同不知道是师承何派?”

    沈一凡苦笑不答心中暗骂:“不知道小爷失忆还来套我的话。”

    金万里也意识到这点连忙道歉,沈一凡也只能装的无所谓,两人在玉满堂庭院里走着,一路下来就见金万里心事重重一凡问道:“金爷你这是怎么了?可否和我说来听听,看我能否尽我绵薄之力?”

    金万里说道:“倒是有事不过并非我玉满堂的事情。也不好太麻烦沈兄弟。”

    沈一凡笑道:“我这段时间受金爷款待,金爷还解了我燃眉之急。金爷不必和一凡客气,一凡就怕能力有限帮不了金爷。”

    金万里听得点点 头说道:“我有个好友是梁溪市的通讯大亨,他有个独子前不久生了怪病全身如果虚脱一般找了好多医院大夫都没有办法,昨日他儿子突然心情大变如同生出怪力将他父亲和父亲的保镖砍成重伤。昨日我匆忙离去就是为了此事,惭愧忙了大半夜也没有找到根源只好将其儿子捆绑关起来。”

    沈一凡听完问道:“他给会不会吸毒了?”

    金万里摇摇头说道:“我也想过但是验血下来根本就没有吸毒的反应,也没有喝多真是奇怪。”

    沈一凡听到这里说道:“金爷,这事有点蹊跷。我做了一年的灵异调查这事也遇到过一两回,一般把这事通俗的概括为“鬼上身”,其实也有可能中了别人的道被施了蛊或者是降头。”

    金万里一听连忙问道:“有没有办法?”

    “具体我要看到那人才能想办法。”沈一凡说道。

    金万里听到这里连忙叫管家备车,这时候方子刚吃了早饭闲庭信步的朝他们走来看着金万里那难以形容的表情一脸茫然,看着沈一凡和金万里要出去也没问什么连忙跟着跳上了车,一路开出了玉满堂后面还跟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沈一凡看了下后面问道:“金爷这后面的车……?”还没等一凡说完,金万里回答道:“是我小女金镶玉,我朋友是我未来亲家。”说到这里沈一凡也都明白了。

    沈一凡心中暗道:“我说呢!别人的事为什么怎么上心,敢情也是自家的事情。这也好还他一个人情到时候开口离开也是好说。”

    车子在梁溪北城停下,大家鱼贯而行进入一栋五层的别墅,沈一凡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别墅的房顶又回头看了下别墅门口对面的远处,脸上流露出一种自信当他走进别墅内部脸上的自信格外坚定。

    接待他们的是通讯大亨的夫人,通讯大亨名邵孝维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夫人郭蓉媚原本是个演员嫁给邵孝维之后就息影了,他们的儿子邵闻斌。

    邵夫人心情沉闷连寒蝉的话也没有直接带着一凡去了地下室,邵闻斌被关在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用粗大的铁链绑在一张太师椅上不停地挣扎嘶吼。

    沈一凡看了下邵闻斌的脸心中也是一怔,邵闻斌两眼通红嘴唇发紫脸色刷白双手的指甲成灰黑色手臂上有黑色板块。

    沈一凡说道:“我要看看他的舌头。”

    几名保镖看了下邵夫人,邵夫人点了下头,保镖带上厚厚的手套将邵闻斌死死的按住掰开了嘴,沈一凡低头一看心中了然于胸。

    沈一凡朝邵夫人说道:“令郎的情况不是很好。”

    “他究竟怎么了?”邵夫人问道。

    沈一凡一边走出房间一边说道:“令郎是中了咒。如果我没有看错应该是“邪色咒”。”

    沈一凡来到别墅的会客室说道:“以令郎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

    邵夫人一听连忙紧张的问道:“那该怎么办?”

    沈一凡道:“艳,邪,勾,魂四种,令郎中了第二种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施咒者不是一个老手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所以令郎还有的救。”

    邵夫人一听如同找到了救星一般连忙向沈一凡鞠躬作揖央求沈一凡出手相助。

    沈一凡又说道:“世界上咒有很多种,如南阳降头也是咒术的一种,解除这些法门有二种,一种为找到施者,让施者自己解。还有一种就是找一个能力比施咒者高的人来解除,前提是你必须知道是什么咒。”

    金万里听了之后问道:“既然你知道是什么咒,那沈兄弟你会解吗?”

    沈一凡微微一笑看了下跟在后面进来的金镶玉,这个冷艳美女进来后全程没有一点表情,沈一凡说了句:“我要和邵夫人单独谈一下。”

    金万里点点头和金镶玉,方子一同去了院子,沈一凡看了眼金镶玉冷冰冰的脸笑道:“邵夫人,我可以帮你解了邵少爷的色咒但是我有个条件,严格来说也是为你们邵家好。”

    邵夫人问道:“什么条件?”

    “解除你们和金家的婚约。”沈一凡说道:“你们自己想理由不要把我牵扯进来,否则我会让你们邵家鸡犬不宁。”

    邵夫人想都没想说道:“好!我本就不喜欢金镶玉这个丫头。”

    沈一凡微微一笑说道:“最好解除很简单,立即搬家以后再也不要住进这个别墅。”说着就要离开客厅。

    邵夫人一脸的惊讶问道:“就这样简单?”

    “对了,以后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儿子,不要酒色财气样样都碰,以后可能就没有这样幸运了。特别是他父亲的东西,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世界上不是老子的东西都必须和儿子分享。”说着开门离开刚要迈步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回头看了下邵夫人说道:“令郎的八字为玉兰生桃我建议你帮他找个官二代做老婆比较适合他。”说着头也没回就离开了。

    这件事情发生后的十天,邵家也慢慢安顿下来,邵夫人以儿子身体抱恙为理由回绝了金家的亲事,金万里倒也没有反对金镶玉更是如同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邵家离开了原有的别墅而那栋别墅的主人换了个当时的小明星,她用非常低廉的价格买下了这栋别墅,不过邵闻斌也就慢慢恢复正常了,邵夫人连忙把他儿子送去国外恐生枝节。

    沈一凡也借此机会提出离开玉满堂,虽然金万里有点不情愿但是也抹不开沈一凡帮了邵家的忙,最后也只能答应。

    沈一凡在玉满堂的最后一个晚上,沈一凡和往常一样早早的就回房睡觉,没想刚钻进被窝房门就被很用力的推开了,吓的沈一凡一个机灵从床跳了起来,一看居然是金镶玉走进了房间。

    沈一凡还没有反应过来金镶玉就直接坐在了一凡的床上,更加过分的是她就穿着一件丝质薄如蝉翼的睡衣。那时候的天气还比较炎热,虽然开着冷气但是一凡也就穿着短裤和背心,一时间沈一凡的脸色非常的尴尬。

    沈一凡慢慢吞吞的说道:“金小姐您这是几个意思?”

    金镶玉干脆的说道:“把你知道关于邵家的事全部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退亲?还有邵闻斌怎么就中了色咒了?”

    “哎呦~就为这事你也不用这样吧!”沈一凡用手指了下金镶玉又说道:“你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金镶玉看着沈一凡突然一笑,这一笑让一凡心中生出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金镶玉笑着神秘兮兮故意放慢语速说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或者被我发现你在骗我,我就说你骗迷~jian~我。到时候看我爹会不会把你活剐了。”

    “你……”沈一凡眼睛瞪得老大看着金镶玉,突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好吧!反正你们两家也解除婚约了,告诉你也无妨。不过请您穿好衣服,我们找个可以聊天的地方。”

    金镶玉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看着沈一凡问道:“你不会骗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金镶玉点点头说道:“南园口有家咖啡馆我们在哪里见面。”说着背着双手走出了房门。

    咖啡馆里放着柔和的背景音乐,是一曲萨克斯独奏,此事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咖啡馆里的客人也是三三两两的基本都是谈恋爱的情侣,沈一凡和金镶玉面对面的坐着场面又一次陷入尴尬境地。

    沈一凡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等会说得话题似乎不太配合现在的场合。”

    金镶玉喝了口咖啡细细回味了一下点点头说道:“确实不是很合适。”说着一挥手叫来服务员要了杯双份的威士忌,看着沈一凡耸耸肩问道:“你也要来一杯吗?”

    沈一凡摇摇头说道:“我还是来杯啤酒吧!”

    金镶玉帮他点了杯啤酒递给沈一凡说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要邵闻斌和我退婚?”

    沈一凡说道:“金爷帮过我不管这么样我都要还他人情,邵闻斌此人酒色财气样样都沾不说,以他们家的风水来说,三年内并定破产。”

    “那他们现在搬离了原来的地方自然也就躲过了。”金镶玉问道。

    沈一凡说道:“风水这东西其实并不光是在阴阳两宅或者特定指一个方位,很大程度上风水其实是人的一种体现,有些地方原先风水不好的地方住进去一位受人尊敬道德高尚的人自然而然哪里风水也会变的好起来。如果风水真有这么厉害的好,那大清为什么会亡呢?紫禁城那可是风水最好的地方了。”一凡喝了口啤酒说道:“所以说就算邵家搬离哪里也是无补于事。”

    “那他的色咒是怎么解的?”金镶玉又问道。

    沈一凡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吧!他的色咒不是我解的而是下咒的人解的。”

    “下咒的人?”金镶玉有些疑惑看着沈一凡问道:“谁是下咒的人?”

    沈一凡笑道:“现在谁住在里面谁就是下咒的人。”

    “那个小明星?”金镶玉有些不相信。

    沈一凡说道:“那个小明星应该是邵孝维的情妇,而这个小明星还和邵闻斌也有关系。你不信可以找人调查。”一凡喝了啤酒说道:“邵家别墅的门口正对着远方的玉兰山,玉兰山峰分为八瓣如同盛开的玉兰而得名,几年前政府为了配合玉兰山的名字在山上种了上万株的玉兰树让玉兰山变成名副其实的玉兰山。房地产商为了迎合玉兰山的阵势开发了当时最为昂贵的别墅小区“玉兰庄园”就是邵家原先住的别墅小区。更加倒霉的是邵家请的装修公司为了符合玉兰山庄的名号在别墅门口又种了几颗玉兰树,会客厅的玉兰花也正是开的极好满屋的玉兰花香。”

    金镶玉不解问道:“玉兰花和他中色咒有什么关系?”

    沈一凡此时已经一扫刚开始的尴尬,点了根烟说道:“世人都知道桃花是招桃花姻缘的植物,却很少有人知道玉兰花是旺性催色的一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烂桃花”,如果我没有猜错邵孝维应该是认识了那小明星开始才喜欢玉兰花的,而那玉兰山庄也应该是那小明星的主意。可是时间长了男人身上的阳气就会散去就容易被人下咒。”

    金镶玉又问道:“那你能肯定邵闻斌和那小明星有关系。”

    沈一凡说道:“这就是我断定他中邪咒的主要依据。色咒中的邪咒有一种和其他色咒不同的特点就是一女不侍二男,不管那女的和多少男人发生关系中邪咒的人定会将所有情敌除去不管是天涯海角。这就是邵闻斌为何要将邵孝维砍成重伤的原因。邵家别墅入门有三面三角镜子被暗暗放在砖缝之中,客厅的离位,坎位以及坤位上都暗中放了三面三角镜,这是风水中的三门入玄,五行归化之法。常在这种环境中生活的人会精气旺盛不知疲倦,但是到后来就会精气衰竭。人走中道且家入中道,是一种先旺后衰之法。”沈一凡喝了口啤酒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来那女的是有高人指点。”

    咖啡馆的窗外稀稀落落的开始下起雨来,沈一凡的目光从窗户里看去远远的望着黑色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