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十六章 树林(上)
    沈一凡看着他面的场景是一脸的惊恐,原来从远处飘来一个极大的黑云速度非常快伴随着黑云越来越近能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三牛和沈一凡谁也不知道那飘过来的是什么鬼东西,下意识告诉他们两这玩意一定要了他们的老命。

    沈一凡身手也算是敏捷看着那团黑云而来估摸着也不要半根烟的功夫,连忙朝三牛方向而去眼睛已经看着四周,嘴里大叫:“不要跑来不及了。上树!”沈一凡迈着很大的步子也不顾上沼泽地的泥泞三步并作两步跑着,一来到沼泽边上挑了棵树身子一跃已经跳起了丈高,手上一把抓住树枝用力一提整个人上去了一米多高,脚下又一发力将两只脚蹼拍去,手脚并用的直接爬上两三米,也就是这个时候那团黑云已经飞到了他脚下。沈一凡感觉还是有什么东西趴在了脚面上,现在他也顾不上看是什么东西有窜上一米来高随手朝脚面上一抓一看,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手里抓到的居然是一只超级大的蚊子,这蚊子和一只麻雀大小一样长长的箭头就像是一根大号的针线一样,沈一凡觉得非常恶心用力一捏蚊子抖动了一下从屁股后面流出一股腥臭的绿液后就死了。他惊嘘了一声暗想:“这么多大蚊子如果被包裹在里面估计也就成为一具干尸了。”

    话语不多那一股黑色的巨蚊浪潮席卷而来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这个林子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三牛和沈一凡两人看着林中不会再有巨蚊出现了便从树上下来。

    三牛也是吓的够呛说道:“我以前在西滇缉毒的时候也看见过大蚊子可比这个小多了。”

    沈一凡也是头回看到过这样大的蚊子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说道:“这林子里一个动物连只小鸟都没有估计就是和这蚊子有关。”

    三牛说道:“我看这些蚊子不像是出来觅食的,有点像是一窝蜂的逃命。”三牛这话刚输完就看到沼泽的远处又传来一种‘啪啦啪啦’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动物在沼泽里跳动一样,远远望去貌似从天上飞下来一座山峰一般,而那山峰刚‘啪啦’一下落在沼泽地上就又一次跃了起来飞到了半空,伴随着就是一声‘咕隆’声。

    三牛惊讶的说道:“这是什么鬼?是一种飞来峰吗?”

    沈一凡说道:“我知道是什么了。快跑!”这‘跑’字一出来刚从嘴里蹦出来,那座如同大山一样的怪物已经从天上落到了和三牛和沈一凡面前,距离也就四五米远。

    这一次沈一凡和三牛可是看的清楚那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癞蛤蟆就落在他们两人相距四五米的面前,这只癞蛤蟆和以往看见的癞蛤蟆还不同,全身长满了疙瘩脓包由紫红两种颜色一条一条的斑纹,腮旁又无数的倒刺如同一根根竹筒一般,眼睛就跟卡车轮子一样大小,它一呼一吸时候能明显感觉周围有气流涌动。

    三牛本能反应就是抬起了手中的建卫步枪就要射击,沈一凡说道:“不要开枪。”

    建卫步枪的杀伤力有限,这种口径的子弹说白体型稍微大点的动物也不能一枪致命,何况眼前这只体大如山包一般的癞蛤蟆。两人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住了,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只癞蛤蟆倒也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待在原地一呼一吸。

    大家都知道蛤蟆捕食是针对动态食物,可能我小时候都做过一种实验就是为饲养的青蛙喂食,如果我们直接将食物给青蛙,青蛙是不会进食的,用一根线帮着食物来回摇晃青蛙则会用舌头卷入食物进食。

    此时沈一凡和三牛无疑就是这只癞蛤蟆的每餐,癞蛤蟆迟迟没有攻击的原因就会他们两人站着一动不动,就在这个时候一只落单的巨蚊从树林一边飞过来,就看见一道血红的闪光从沈一凡眼前已过那只蚊子已经在空中消失了,而体型如山包一般的懒蛤蟆则是在嘴里‘咕隆’了一声,又用有力的后退一弹整个身子朝着前方的空中而去这一蹦居然很快就消失在沈一凡和三牛的眼前,他们只感觉如同一片乌云从他们头顶越过。

    两个人在原地呆了很久才缓过神来,连忙朝无线电接收营地撤去。当他们回去之后金镶玉和慕容婉儿的人马也已经到达,还带了整箱整箱的防毒面具。原来防毒面具送达时间提前了,到了傍晚灵台山营地的人每人一个,剩下的有后续部队带着前往第一个无线电接收营地。

    沈一凡将带回来的尸骸给慕容婉儿看问她是不是慕容家的人,慕容婉儿看着那半具尸骸激动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后来才知道这个卓字是慕容家谱内排卓字辈应该和她是同辈份的男丁。可能是慕容婉儿的堂哥之类的,因为尸骸已经成为一堆白骨所以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每个慕容家的人都会有一枚青钢石戒指上面刻着‘慕’字和名字中的一个字,如果男丁都会以家谱排列的字,而女子不能进家谱所以没有辈分名所以都刻着一个代表她身份的字。

    沈一凡还将树林里的事情说了一遍,惊讶的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麻雀一样大小的蚊子和像山包一样的蛤蟆,这些东西莫非都已经成精了不可。沈一凡还解释了一下树林的规模和结构,又将他的想法说了一遍。

    慕容婉儿说道:“一凡哥哥的想法是对的。唐朝时候闽王是世袭罔替的,传说中在大北斗建筑地下宫殿的闽王叫齐淳罡为是唐朝李世民封姓的第七代闽王,十九岁就接替了老闽王的王位开始动手这地下宫殿的庞大工程,历经了六十年才将地下宫殿修缮完毕。”

    专家在一旁调侃的说道:“我靠!六十年?这个齐淳罡为命够长的。”

    慕容婉儿说道:“传闻齐淳罡为得到过仙家指点,所以有一种返老还童的法术每一个甲子都会返老还童,所以一直有传闻说齐淳罡其实一直没有死而是生活在地下宫殿中继续做着他的闽王。”

    专家一听笑道:“那他不是成一个不老不死的老怪物。”

    沈一凡在一旁说道:“这个传说我也听说过。不过我觉得不可信。历史上齐淳罡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奉当时武则天的命令镇守南部遏制此地的蛮夷骚扰。说他被仙家提点过可能是一种传说,但是他可能有高人指点年年益寿有可能的。古代能到六十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历史上齐淳罡活到了九十几岁,属于是古代的长寿老人了。”

    慕容婉儿说道:“所以这片树林是修建地下宫殿的木场是很有可能的。”

    沈一凡说道:“我怀疑工程初步是使用这片树林的木材然后在种下树苗培养后期所用的木材。”

    金镶玉想到这里问道:“你的意思是中午阳光非常充足的时候树林里没有硫磺雾流而晚上太阳落山了硫磺雾流就又从地底下起来充满整个树林。”

    这时候阿冰在边上说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中午进入树林最安全?”

    “不!”沈一凡立刻反驳道:“恰恰相反。中午是最危险的。没有了硫磺雾流林子里的东西就开始活跃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巨蚊和巨蛤蟆就是最好的例子。我认为最安全的过这片林子最好的时间就是等整个林子都充满了硫磺雾流的时候。”

    “我们带防毒面具穿越树林,这时候是最安全的时候。没有蚊子没有蛤蟆。”金镶玉说道。

    沈一凡点点头。沈一凡又说道:“为了节约时间我们今天晚上就穿越这片树林。离开树林后在树林外围再建立第二通讯接受站营地。”

    三牛在一旁提醒沈一凡在沼泽地看到的木桩的事情,沈一凡才恍然大悟。其实在树林里最让沈一凡不解的就是那根插在沼泽地里的木桩,显得非常突兀但又不知是什么。大家讨论了一会也没有结果,后来认为这根木桩可能是当时建造地下宫殿留下的材料也就不在理会了。

    话语不多,大家趁着还有时间就做好了准备好好的休息,经历了白天在树林的事情之后,沈一凡等人也不敢掉以轻心,对于他面前这片树林来说可能晚上危险更加可怕也不得而知。

    沈一凡没有和大家在树上的吊床上休息而是一个人在火堆边上守着出发的时间,大家都很累加上到了凌晨就要穿越树林所以都在呼呼大睡。

    沈一凡则在想如果树林里还有什么危险如何应对对于早上看到的东西,他认定带进来的防身武器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早上能看到如山包一样大小的癞蛤蟆万一晚上还遇到什么怪物也是说不准的。就在沈一凡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就感觉背后一道劲风而来接着就发现一块石头上面包着一张纸条。

    沈一凡立即站了起来后头一看居然没有任何人,捡起纸一看上面写着:“我就是让你点灯的人。”沈一凡看到这里那里还能坐的住四处张望发现不远处有个黑影在攒动,连忙追了上去。

    沈一凡的脚力极好但是那黑影速度更加快,两人你追我赶没有一会就已经到了边上的山坡之上,那黑影突然一下就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沈一凡。沈一凡追了上来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黑影呵呵一笑说道:“看来没把师傅教你的给丢了。”

    沈一凡又问了一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黑影又呵呵一笑说道:“看看其他的有没有还给师傅。”说着突然回头身子一侧,就突然在沈一凡面前消失了,接着左闪右闪就看那黑影如同鬼魅一般忽现忽隐,沈一凡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到他面前了。

    沈一凡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身子一晃居然使出了和那黑影一模一样的身法,身子也如同突然消失一般已经移到了黑影的左侧,接着就是单手探去,黑影自然不甘示弱拿着黑色刀鞘的左手将一凡的单手压制住,而还没有三秒钟一凡的一腿已经踹在了黑影的腰间,黑影左手一挡将此招化解。

    黑影笑道:“看来没有全部忘记。”

    沈一凡知道此人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又连忙上去问道:“告诉我,我的过去。”

    黑影还是冷冷的一笑说道:“你的过去。哼哼——”

    沈一凡看那黑影哼哼了两声感觉非常好奇,但是他知道这个黑影一定知道他的过去。沈一凡想到这里又上去一步,这一步是有名堂的叫‘北极闪’是一种身法,当然沈一凡不知道这些名堂,完全是靠着感觉和下意识做出来的动作。身法极其敏捷如同天上最亮的星瞬间一闪,整个人已经到了黑影的面前,而沈一凡的手已经如同利爪一般朝黑影的喉部探去。

    黑影被沈一凡打了个冷不防左手黑刀鞘一递右手顺势拔出一把冰冷如霜的古刀,这刀一出鞘就能感觉一股杀气也从刀鞘中出来,接着映着月光刀的寒光已经闪烁在了沈一凡的脸上。

    沈一凡暗自大叫:“不好。”这‘好’字还没来的及在脑海里浮现全能,那口古刀已经抡圆了朝沈一凡劈了过来,沈一凡也是手脚飞快后撤一步从腰间拔出近身格斗用的匕首反握着一挡而沈一凡则如同一根绷紧的弹簧一样,后蹦出了还几步。那匕首就连声音都没有听见如同一张薄纸一般被那口古刀给削成了两半。

    沈一凡看着那口刀暗自叫道:“好刀。”但是手下也是没有停下来从腿袋里拔出防身水弹手枪就是一个连射,这个动作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其实他自己都知道单凭这种枪根本就伤不了面前的高手,但是还是一个连射过去了。

    就见黑影手中的刀如同一台全自动电扇在手中一转,将那些毒冰水弹全部挡掉。沈一凡还想射击,那黑影一摆手说道:“慢着。我是来帮你的。”

    沈一凡倒是被这话说的有点莫名其妙了,看着黑影发现他全身黑衣黑纱蒙面就漏出一双眼睛,身材非常高挑看上去非常精干消瘦,手里握着一把古刀。

    沈一凡眼睛非常敏锐一看那口古刀就知道此人非同一般,这口古刀是有来头的是隋唐年间李世民的黑甲骑兵所用的佩刀,这支军队如同现在的特种部队是李世民嫡系的嫡系,精锐中的精锐,被称为‘素袍军’又被称之为‘丧部’所谓素袍就是黑色,古人家中有人亡故都会披麻戴孝穿素,这素字就是古人的黑色衣服。李世民的‘丧部’非常诡异每次打仗都是黑衣白孝带队的军校典尉都披着麻衣犹如送葬的队伍,战场上看到这种诡异的队伍对手吓都吓个半死了,自然丧部打仗一直很厉害。而丧部的兵器铠甲马屁都是精挑细选的,而黑影人手中的那把古刀就是‘丧部’典尉骑统的佩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