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十七章树林(中)
    书接上文。沈一凡看到那黑影手上的刀已经知道此人的来头应该不小,可能也是摸金倒斗行中的一员,因为传闻‘丧部’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帮李世民盗墓来筹措军饷,所以丧部的兵器还是盗墓的工具。黑影手中的刀又叫‘点金尺’是丧部典尉一职的军官佩刀,这种刀的血槽上带有很多肉眼很难看出来的倒刺,其实作用跟现在用的洛阳铲有这异曲同工之妙,加上此刀的刀鞘可以接在刀柄上成为一把长刀所以又加长探底的长度。李世民的丧部兵器又很多种类,在兵器铠甲上能看出此人在军中的职务和官衔,如典尉所用的‘点金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要看到点金尺此人必定是军中典尉。而士兵的佩刀就比‘点金尺’来的短但是刀面宽前端非常锋利可以当铲子用,而刀柄上有一个鬼头装饰,其实这种装饰是可能当榔头用的,加上士兵每人还配有铁质长矛这种长矛很奇怪矛身居然是空心的不知派什么用场。

    几年前在咸阳就看见发现一座古墓,其中就有唐朝丧部的一套士兵的兵器铠甲和陪葬的马匹,专家研究过这种奇怪的长矛都没有解释后来只能猜测可能是用来放血的一种器具而为何要用如此的东西放血就不得而知了。

    李世民的‘黑甲骑兵’带着很多神秘的色彩,我们在此就按章不表了。

    沈一凡看到此人手中的古刀猜测不是丧部后裔就是也用点金尺来升官发财的,心中暗暗想道:“难道此人入大北斗是为了来做摸金倒斗的勾当?不对。此人让我点灯应该知道我之前的事情,如果是这样此人来头就没怎么简单。”想到这里又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影似乎能洞悉沈一凡的心中暗想笑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也不会告诉你的过去。我只是一个信差。”

    “信差?”沈一凡有些遗憾。

    黑影又一次冷笑道:“如果你们要穿越前面的树林,我想告诉你们现在可以动身了。如果现在走可能还有一丝生的希望。”

    “什么意思?”沈一凡追问道。

    而那黑影人已经消失了,就在此时从浓密的黑暗中又射出一块石头上面则包着一块布。沈一凡展开那块布一看原来是手绘的一张地图,下面还有三行字。第一行是:“这是走出树林的线路。”第二行是:“凌晨一点前必须穿越树林,出了树林立即上高坡。”第三行是:“不要告诉任何人见过我的事情。记住!是任何人。”

    沈一凡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往营地走去,当他到达营地的时候已经将地图看熟了一路他抱了很多的树枝将那张地图夹在里面一道营地就将树枝放进了火堆,几个刚刚睡醒的人看着沈一凡以为是去捡柴火的没有多想。

    沈一凡还在回味黑影说的话,呆呆的望着火堆。突然似乎想通了一件事情连忙站起朝着坐在对面的一名队员说道:“马上叫醒所有人,我们马上出发。”队员们有些纳闷但是金镶玉曾经说过,沈一凡的话他们都要无条件的服从所有只能吹响了口哨,这种口哨和部队里的紧急集合号是一个道理,表示有非常紧急的事。

    哨声一响大家都非常迅速的从睡梦中醒来,杰克问道:“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马上出发。不然就来不及了。”沈一凡说道。

    金镶玉有些不解问道:“来不及?什么来不及?”

    沈一凡背上背包说道:“逃命来不及。”说着一把提起ARC 又说道:“我带路。路上跟你们解释。”

    大家被沈一凡的话说的非常惊愕,感觉他没有在开玩笑但是又会发生什么危险让他们连命都不保?都觉得沈一凡可能有点神经过头了。

    沈一凡并没有说什么,大家带上防毒面具一路跟着沈一凡穿越树林,来到了早上沈一凡和三牛停留的空地上,晚上的树林果然是充满了黄色的雾气而且非常的浓厚大家都要用手轻轻的剥开面前的雾流才能看见面前人的背影。

    沈一凡双手拨动着面前的雾流脑子里在重复着地图上的每个细节,按照地图上所画当他们离开树林中央地带的空地应该朝着沼泽地的反方向而去,看见其中有一棵槐树然后右转。当他们来到沼泽边上的时候,沈一凡看见沼泽地的惊呆了,因为他走在最前面当他剥开面前的黄色雾流的时候发现那像山包大小的蛤蟆,不是一只而是两只正趴在沼泽地上贪婪的吸食这树林中的黄色雾流,大蛤蟆一呼一吸就能感觉有明显的气流旋涡黄色的雾流也随之而动。这两只蛤蟆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还有一只更加巨大,体型就像一座小山趴在哪里看着如同有四五米高一样。

    沈一凡立即停止了脚步做了个收声的手势,然后慢慢的沿着沼泽地边缘走去。好在那两只大蛤蟆没有发现他们,大家似乎也看到这两只大蛤蟆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来到地图上所画的槐树下,沈一凡朝右面看了看似乎有点迟疑,因为左边树林看着好像还有路而右边的树林更加的茂密幽深,里面黄色的硫磺雾流更加浓密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沈一凡有些疑惑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一抹黑走到底了,他吐了口气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朝茂密的树林而去,按照地图上表示这片树林每到一棵槐树的地方就要右转而每次右转的树林都极其的茂密,队伍在树林林也是越走越深。

    走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沈一凡看见了地图上所表示的一个标志,一根和沼泽地一模一样的木桩,按照地图上的表示木桩后面的区域是这片树林的禁地一旦进入就会有生命危险。沈一凡脑子里记得地图上如同这样的木桩表示共有四处分布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沼泽地里也看到这样一根木桩后来就看到了巨蚊和巨蛤蟆。那他眼前这根木桩后面有会有什么呢?

    言语不多,沈一凡按照地图上的表示看见了木桩然后朝左手边而去,半根演的功夫就听到了巨大的流水声,硫磺雾流更加浓烈当大家跟着流水声来到一处飞瀑水潭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座大概有五层楼高的孤山,这座孤山很特别因为山通体黄色没有一棵植物而从山顶倾泻下一柱瀑布,瀑布的水也是黄色的满山都围绕着浓黄色的雾气,水潭也是黄色的更多的雾气在水潭内慢慢腾起。显然树林里的硫磺雾流就是从这里而来,但是这些硫磺含量如此高的水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按照地图当他们来到这片硫磺飞瀑水潭之后就能看到靠近瀑布右边有一条只能容一人进入的通道,沈一凡按照地图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这条通道。说是通道不如说是山体之间的狭小裂缝,每个人都要侧着身子才能勉强移动进入当他们一个个从那天狭窄的裂缝穿行而过后才发现眼前一片开阔而离他们不远处已经能看到在夜雾中的绝马沟的入口。在他们的人左边有一座山梁,上面最高地居然不拿倾泻瀑布的山还要高,应该是这里的最高地方了。沈一凡立即想到地图上提示让他们出了树林就要在最高山坡上扎营,可能就是指的哪里。

    沈一凡指了指高坡示意去哪里,这时候方子把气流测量仪给沈一凡看了看,沈一凡点点头果断的将防毒面具摘了下来,这个举动又让大家吃惊不小但是看着眼前那硫磺雾流确实少了很多似乎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大家依依将面具拿去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这里的空气似乎还能接受就跟着沈一凡一同朝高坡而去。

    此时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当大家在高坡上安营扎寨之后没多久就听到一阵非常沉闷的雷声,接着这种雷声似乎越来越近听着如同上百万匹骏马在奔跑一般。

    金镶玉问道:“什么声音?”

    众人也纷纷远望声音传来的地方,貌似是从绝马沟而来但是眼前一点动静也没有。

    慕容婉儿有点害怕说道:“难道是什么大怪物?”

    这时候飞鹰小队的队长自告奋勇的要求带队下去侦查一下,沈一凡极力反对说道:“现在情况不明,我认为还是在这里安全。”

    几个人都没有理会沈一凡的话,自顾自地就朝山坡下方而去。就在这时隆隆的巨声越来越近,感觉很快就要到他们这里。

    沈一凡朝金镶玉说道:“快!让他们上来。”这‘来’字还没有全说完就看见从绝马沟内喷出一道水柱,接着就会排山倒海的巨浪从绝马沟喷涌而出。

    大家都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热浪迎面扑来顿时感觉如同在一个充满暖气的房间,那巨浪带着黄色速度快的惊人,飞鹰小队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巨浪席卷随着巨浪汇聚到了沈一凡他们脚下的山梁慢慢的速度减慢。

    大家可以看到就在他们脚下的不到一米高的地方汇成了一条如同黄色丝带的河流慢慢朝前面的山岗流下,这就会他们看到那条飞瀑形成的原因。阿冰看着那黄色水上面居然还翻着水泡有些好奇,突然一具白骨在她面前飘过就算她胆大包天也是吓的失了三魂没了七魄。一个踉跄超前跌去,好在被专家一把给拉住了。

    马达用一根登山镐将白骨勾住提了起来就如同从滚烫的汤锅里捞骨头一样,居然有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此时大家都已经知道这具白骨是怎么回事了,都不由自主的朝后面退去。

    专家说道:“这水起码一百度按照这种速度现在那片树林的低洼地带已经全部被淹没。幸好我们走的早又挑选了这里扎营要不然真的就一锅烩了。”

    沈一凡说道:“我估计这水到了树林的沼泽就被沼泽吸收所以我和三牛早上看到沼泽里布满了动物的尸骸有可能就是这样来的。”

    可能这样说大家有点看不懂。其实这个原理很简单而且我们每个人都能看见,就是家中的水池泄水的原理。树林里的沼泽地就如同地漏,绝马沟就是自来水管,当硫磺水从地下喷涌而出沿着绝马沟而来之后大部分直接泄往树林有沼泽地再回到地下,有一部分在山梁上的则汇入飞瀑水潭之中。因为沼泽如同地漏的作用宏吸之力就将水中所以的东西带到了沼泽上,沼泽地成为一层一层过滤的网。就是这样沈一凡和三牛就看到沼泽地里布满了白骨尸骸。

    此时杰克等人真是佩服沈一凡到了膜拜的程度,不是沈一凡的神经质过度他们现在可能都已经被煮熟后在沼泽地上了。现在也能解释他们在无人机仪器上看到的巨大热能源是怎么个回事,就是他们刚刚看到的硫磺水。

    沈一凡推测大北斗应该有一座不稳定的地下活火山,这座火山应该在地下很深处上面可能有巨大的水资源,火山口可能每天都有一个不固定的时间喷发冲击力和火山岩浆带着大量的水喷出地面汹涌而至到了树林,有可能这样的运动已经维持了几千年或者更加长久。

    方子在一旁说道:“那我们还是趁早过绝马沟,鬼知道下一次硫磺潮到来时什么时候?”

    沈一凡也是这样觉得点点头,这时候慕容婉儿说道:“我记得家族中从大北斗回来的人说绝马沟边上有一个天然的非常巨大的温泉池,里面的水泡澡非常舒服而且有医疗养伤的功效。可是我在这里看了很多遍似乎没有找到这样的温泉池。”

    沈一凡用望远镜看了看绝马沟附近确实没有慕容婉儿口中说的温泉池,但是似乎看到一片低洼,这低洼远处看去如同一个圆形的巨碗一般镶嵌在绝马沟附近的空旷地表上,而低洼边上就是在无人机影像中看到的无数个被隆起的山丘,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看着如同地表上长起来的大包。

    沈一凡思付了一下说道:“应该是有回潮过来。时间不会很快。我们在等等。”这话说出来没等一会就看见山梁下那黄色的长河的水居然在倒退随着树林中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水慢慢的流出,出现了一黄一清两种颜色的水但是却又不交融,而是慢慢的朝绝马沟方向而去。那股清水很快就将硫磺水给逼退到了消失,接着山梁下面直接变成一条清澈的河水。

    大自然的力量是可怕的也是神奇的,在沈一凡等人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让大家都目瞪口呆,但是此时大家都能确定的就是现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也是要出发去绝马沟的时候了。

    在这个夜里他们看到大北斗山中的可怕的一幕,巨浪滔天的硫磺水在瞬间就夺取了整个飞鹰小队成员的性命,接下来他们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一路的上的诡异和神秘让沈一凡内心充满了忐忑。

    而沈一凡内心还有个巨大的问号——那就是那黑影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沈一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