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十八章 树林(下)
    黑影站在另一处山岗上看着沈一凡等人的队伍沿着那条回潮而来的河流边上慢慢的朝前而行,黑影自己呵呵一笑来到沈一凡等人扎营的地方看了下即将熄灭的火堆,又嘿嘿的冷笑了一下将火堆又点燃起来自言了一句:“你们还是需要这里的。”说着黑影一闪已经离开了。

    话说沈一凡等人沿着回潮河流行走发现身边的路越来越宽,这才意识都他们边上的河流正在慢慢的变窄,水位也在慢慢降低。几乎是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那条回潮河流已经不复存在了。

    当他们来到那些隆起的山丘里的时候,可以感觉这里温度非常舒适不远处出现了一潭冒着热气的温泉,此时大家才明白回潮河流应该是都归到了这个地方,原先是一个巨大的凹坑现在成为了温泉池。

    杰克和金镶玉建议在温泉边上扎营休息,这一折腾大家早就累的精疲力尽很多人都已经饿的不行,金镶玉也只好点点头自己一下子坐在边上的石头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杰克。派两人去侦查一下。”

    杰克似乎有点为难,这支队伍里很多都是老外,一说休息那些老外已经迫不及待的跳进了温泉池中享受了,还有些都躺在地上动也不想动。

    沈一凡说道:“我去吧!”说着准备离去。

    慕容婉儿追上一步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沈一凡没有反对看了下金镶玉,金镶玉没有反应将匕首插进自己的脚上的刀鞘里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说着三个人准备离开。

    罗宾提着一把貌似建卫的步枪跑了过来递给了金镶玉说道:“老板这把是毛瑟混在建卫里一起运进来的就这一把。”

    金镶玉接过步枪朝背后一背二话没说,便追上了沈一凡和慕容婉儿。

    三人走了一路来到了绝马沟附近,看了看地势。沈一凡说道:“这里除了绝马沟这座山之外都是一马平川的地方。而这条山沟为何叫绝马沟?”

    绝马沟其实就是一座大山中间有一条山路,远处看来就如同一座大山被利刃给劈开一条缝隙,但是近处一看倒也是比较宽敞基本可以容纳两部解放牌大卡车并排进入。通道是笔直的非常的深,强光电筒照过去一看也只能看到一个入口处。山壁非常光滑应该是每天被硫磺潮冲刷导致的,一眼看去的地方没有任何植物就连一根杂草也没有就是光秃秃的山壁和山路,沟中的山路看的非常清楚也是光滑无比。

    就在沈一凡想走进绝马沟的时候,只见他们的温泉营地放出一直信号弹,信号弹的亮光顿时将黑夜照的通量,接着又是三枚红绿黄三色的信号弹。

    金镶玉看到信号弹说道:“是杰克叫我们回去。可能在营地里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沈一凡点点头三人便返回了营地,其实在他们即将靠近绝马沟的时候他们已经身处在非常危险的边缘,而四枚信号弹巧不巧的将他们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此时我们后面再说。

    当沈一凡等人回到营地之后,杰克告诉他们在温泉池的边上发现了一个山坡,有个队员去山坡查看发现了一座极其古老的木帆船,所以让他们三人先回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木帆船?”沈一凡有点疑惑暗想:“这里怎么会出现古代的帆船?”心中想着人已经随着杰克来到了发现古代帆船的地方。

    这艘古代帆船一看就不是中土的造型有点像是波斯的船,整个船身已经断成了两截,一截被深深的埋在土丘内船尾朝下,还有一截则横悬在土丘的顶部离土丘封堆其实就是只有小半米的距离了,发现这只古代帆船的队员原本是想找个高地看看周边的情况,结果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仔细一看是一块木头挖了会发现下面有个什么东西,当他绕着土丘走了一圈之后发现一个船头正横空架在他的头顶,如同帆船正在飞跃一般。

    沈一凡到现场的时候大都数人已经在土丘上忙的不亦乐乎,早就在船上挖出了近几十件陶罐青铜器皿,这些东西都依依摆放在土丘附近的油布上有几个人正在清理和点数。专家和马达,方子三个人也在其中。

    专家看见沈一凡过来就迎面走过去说道:“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艘唐朝时候波斯商船。”专家简单的说了下如何发现这艘船的经过,然后又说道:“这大北斗似乎有很多不可解释的事情,这艘船是怎么到这里也是个谜。”

    沈一凡问道:“有什么发现?”

    “船上的物品确实挺多的而且还很完整。我们就挖出了船上的十分之一的东西。”专家指了指摆放在油布上的东西说道:“我估计这船是有三到四层,我们挖到的是前甲板第一层的物品,应该一些当时比较常见的当地货物。比如:茶叶;老酒和植物油之类的。有几个陶罐破碎了里面就是茶叶。那些完好的密封很好特别那几个青铜器貌似是被火蜡给封了。”

    这时候杰克也来到了他们面前说道:“老板。这里的东西很有价值。你看是不是等清理完毕了我们再出发?”

    沈一凡在一旁说道:“不行。这里正好是暴露在硫磺潮的地方。硫磺潮不定时就会灌过来,在这里多留一分钟我们就多一份危险。”

    金镶玉点点头说道:“沈一凡说的很多我们不能再这里耽搁太多时间。你在这里留下一个定位一起。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再处理。”

    杰克点点头便要离开,就在这时候就听得山丘上一人大叫道:“嗨!你们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沈一凡等人听到后也是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山丘上,发现已经有人对埋在土丘下面的船尾动手,就看见那还有半截船尾是直直的竖着插在土丘上的,挖开土丘上的泥土就能看见一个如同深井一般的黑洞,有两个带着绳子下去从下面掉出了一口如同棺椁的东西,但是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棺椁而是一个很大的长方形箱子,这箱子全身青铜用菊花为装饰,都喷绘鎏金,箱子的两边有四个拉环还有拉出来的一头也有一个大型的圆环,当箱子吊出来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口箱子盖上是一个躺着的人形盖子做工非常精细还镶嵌着很多宝石。

    当箱子落地的时候几乎全场都是一片欢呼,大家都认为这里一定有非常值钱的东西,催着几个人要把箱子打开。

    沈一凡在一旁说道:“看来这船是一艘波斯环球的商船。这口箱子应该是其他国家的东西不是我们古华夏的物件。”

    慕容婉儿说道:“慕容家记载中说过北斗山在唐朝的时候有一座城市,随着最后一代闽王的去世这个城市也就消亡了。这艘船应该就是当时过来做交易在这里沉没的。”

    就在他们在讨论商船的时候杰克的手下已经将箱子打开了,当打开之后大家围过去一看不由有些失望,看着箱子如此精致里面却是很多的藤蔓植物和一朵还未枯萎的深紫色小花,这小花通身深紫长在藤蔓之上花小的和小雏菊差不多。

    有一个队员用刺刀拨动了一下藤蔓看看藤蔓下面是什么,但是下面还是藤蔓又用刺刀扎了一下,结果当刺刀拿出来的时候刺刀上居然有红色的鲜血,那鲜血还很新鲜沿着刺刀的血槽还在滴血。

    沈一凡有些好奇说道:“里面有活物?”

    话刚出口就看见有一根藤蔓‘啪’的一下冲箱子里伸了出来力道大的吓人居然将刚刚那个拿刺刀的队员给一藤蔓给打出好远,接着就看见那根藤蔓上突然长出很多如同小雏菊大小的深紫小花,而藤蔓则如同眼镜蛇一般高高扬起不听的发出‘次啦啦’的响声。大家看到这个情况都往后退了几步,就在这时候整个箱子如同炸锅了一般一时间‘次啦啦’的身影响彻周围,这个箱子里的藤蔓都和第一条一样全都扬起上面长满了深紫色的小花。这些藤蔓朝着四个方向,每一根藤蔓都在抖动发声似乎随时要攻击周围的人群一般。

    大家都开始慢慢端起了手中枪,虽然大家都知道手里的武器对面前的东西没有作用,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壮胆的,也就在同时铜箱里的藤蔓几乎同时发难从各个方向发起攻击,藤蔓的速度极快很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特别抽打的飞出丈远一口鲜血一喷居然就一命呜呼了,还有些藤蔓是直接扎入人的体内似乎在吸食什么?

    沈一凡等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吓的连退了数步拉着慕容婉儿的手叫道:“快撤。”

    此时铜箱里每一根藤蔓都扎着一个人在吸食着,那些人被藤蔓扎入体内失去了行动和反抗能力任由那些藤蔓摆布,看着这一场景似乎就是一个恶魔附体的精怪在吸食人体血液一般。好在那些藤蔓的攻击范围有限,所有的人离开了藤蔓的攻击范围内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大家看着这恐怖的一幕也是束手无策,这时罗宾举起复合弓点燃一支弓箭朝那铜箱就射了过去,没想那弓箭在空中快接近铜箱的时候一柱藤蔓上所有的紫色小花朝着攻击方向如同雷达一般张开花瓣,发出一阵‘次啦啦’的响声‘啪’的一声居然被藤蔓给打成两半。

    大家看到这个场景都是惊愕万分,专家从嘴里漏出一句:“我靠。不是现在不许成精的吗?”他的那句话还没有全部说完,藤蔓接下的举动让大家惊呆的是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就看见那藤蔓居然挣扎着慢慢的从铜箱里爬了起来,此时看见这藤蔓中间居然有一个其丑无比的胖妇,浑身深紫没有五官如同一只八脚蜘蛛一般靠着藤蔓的触条在地上行走速度由慢而快朝着沈一凡等一众而来。

    专家一看又是一句俏皮话:“我去,蜘蛛精。”话语还没说完人早就脚底抹油的朝高处而去,大家都是一窝蜂似得的朝着另一个土丘跑去,当他们跑到另一个高坡的时候那藤蔓似乎已经找不到方向了,自顾自的有回到了铜箱的边上所有的触条伸进铜箱蛰伏不动了。

    这一下探险队就尴尬的很,因为那不明何物的藤蔓蛰伏的地方正好是他们前往绝马沟的必经之路,大家都看到了这怪藤的厉害谁还会再往前一步。

    此时东方鱼肚白的亮光已经而起,天色开始慢慢大亮。大家在一个稍微高的土丘下稍作休息,沈一凡则看着绝马沟心里盘算的下一步的计划,他几乎是搜肠刮肚的在想着怪藤究竟是什么东西,时间过得很快待到大家草草吃完中饭之后已经是下午了,就在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听得那树林里一片轰鸣,沈一凡回头一看那些如黑色卷风一般的巨型蚊虫也是如约而至,它们如同逃命似得朝绝马沟而去因为离着沈一凡一干人等还挺远的也没有什么危险。接着那只体如山包的蛤蟆也蹦了过来一直朝着巨蚊而去。

    这时候一副奇景显示在他们的眼前,就看见那些巨蚊到了绝马沟的入口处并没有飞进去而是在绝马沟的入口组成了一堵和绝马沟山体一样高的蚊子墙将整个绝马沟入口给堵得严严实实,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扇漆黑发亮的大黑铁门一般而那只巨型蛤蟆想冲破这堵蚊墙撞了几下无果就开始吐出长长的舌头,一口一口卷着那巨蚊开始包餐起来。那些蚊子也是奇怪不管被巨型蛤蟆吞了数以万计的巨蚊又从树林里飞来更多的巨蚊将绝马沟堵得严严实实就是不想让蛤蟆进入。

    眼前的场景是看的大家一阵唏嘘,就在此时那柱怪藤又开始动了起来那些深紫色的小花全都一面朝着绝马沟的方向‘次啦啦’发出声音,接着那如同老妇一般的怪藤朝着绝马沟飞奔而去所有的触条朝着巨蚊袭击,说来也是奇怪那些巨蚊似乎根本不惧怕那怪藤还是堵着绝马沟的入口一批批蚊虫而来补充失去的数量,巨型蛤蟆和怪藤虽攻击犀利但是巨蚊的数量源源不断。

    过了两个多小时那蛤蟆似乎吃饱了也没有心思在往绝马沟而去悻悻然的离开,可是那怪藤却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无数的触条还是在袭击着巨蚊,蛤蟆似乎也和它没什么关系原路返回。就在蛤蟆离开后那巨蚊居然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它们一拥而上夹带着那怪藤一同飞入空中,接着黑色的风潮裹带着那怪藤也是朝着树林而去,在空中看不清那怪藤什么情况当蚊虫散去的时候沈一凡面前居然下起来一场紫色的雨,这种雨的味道其臭无比的而巨蚊也早已散去。

    沈一凡等人看着这幅奇景一个个都是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