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 > 科幻灵异 > 探秘者笔记 > 第二十七章 北斗城内(下)
    上回说到沈一凡等人被大群的蜘蛛包围借着火势方才脱身,来到了一处山岗之上。到了这里大家才算是脱险,而慕容婉儿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这里有些动物是大家认识范围之内的,但是有些却如同幻境从来都没有看见过。

    沈一凡倒是被慕容婉儿给问到了,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确实北斗山内一切太过于诡异和不可思议了。如果硬要对他们看到的那些动物做出解释的话,也就只能用古代山海经中的内容了。

    大家被蜘蛛们一折腾早就精疲力尽了,当大家放松下来一会就打起了瞌睡,沈一凡也迷迷糊糊的打了个盹,就在他半梦半醒的时候被一人轻轻的推了一把,给摇醒了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一看,一团黑影站在他面前,那黑影做了禁声的手势。

    沈一凡揉了下眼睛,清醒了一下自己头脑。才意识到是神秘的黑影人,黑影人挥了下手,示意沈一凡跟他一起走,沈一凡看了下大家都睡的很香,便蹑手蹑脚的跟着黑影人离开。

    当两人来到一片空地时候,黑影人冷冷的说道:“把你的刀给我。”

    经过上两次黑影人的帮助,沈一凡倒也对这个神秘人的黑影人产生了信任,也没有多问就将他手中的夷王刀递给了黑影人,黑影人拔出夷王刀说道:“世间有一种刀叫‘饮血刀’这种刀一旦喝足鲜血会增加威力,而这把夷王刀也属于这一类。他一旦遇到人血就会刺激刀内的藤王兽,这种动物是有魔性的,如果你意志力不强,会被这种魔物给控制心神,一时间会加强你的功力但是也会失去常人的本性。”

    沈一凡这才恍然大悟说道:“那怪我在白堂的营地会大开杀戒。”

    那黑影人并有多说什么,突然把刀锋在他手臂上一划,一缕鲜血直接溅在刀背上,接着就见很快鲜血就被刀背给吸收了,接着刀柄上那马头装饰看的马的眼睛一阵通红,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沈一凡不知道他这是何故,便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黑影人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下那把刀自言的说道:“还是不行。”

    说着突然快如疾风的拉住了沈一凡的手,将刀锋一划顿时那鲜血也被刀面吸收了,但是此时不同的是,那把刀的刀柄马头的马的眼睛有闪动红色,而是那一缕鲜血沿着刀面,从刀柄断朝着刀尖生出一条血线,如同血脉经络一般开始蔓延全刀,而这情况很快就消失了。

    黑影人看到这个情况,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我……什么果然是我?”沈一凡连忙问道。

    黑影人突然收住了笑声,严肃的说道:“你是不是基本猜到北斗山的布局是什么样的?”

    “是的!”沈一凡回答道。

    黑影人说道:“很好。你应该知道如何走出这个迷宫了吧?”

    “是的!”沈一凡又回道。

    黑影人说:“我下面的话你要牢记,这是能让你们活着出北斗山的关键。”

    沈一凡点点头。

    黑影人说道:“离开这个迷宫之后,第一座山是天玑山,就是你们看到那座山。从天玑山开始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会超出你们的认知范围。记住!”黑影人将‘记住’两字说的格外的重:“你们进入天玑山之后千万沿着山路一路而上,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能进山中任何一座道观宫殿,到了山顶你们会看到一座钟楼,前往首阳山的通道就在钟楼下面。”

    黑影人接着说道:“打开通道大门的方法是将七星星图归为。记住……”黑影人有一次将‘记住’两字说的很重:“不管通道里有什么东西,都不能动。”

    沈一凡听得清楚点了下头。

    黑银人取出一个药瓶抛给了沈一凡说道:“天玑山和首阳山中间有两座百来米的青铜色山体,那就是我之前提过的铜莲铁树种子堆积而成的山,哪里是通往首阳山的毕竟之路,里面全是蛰伏的藤王兽。”

    “啊!”沈一凡可是见识过藤王兽的厉害,不由一声惊呼。

    黑影人呵呵一笑说道:“这个你不必担心,你手中的夷王刀是能震慑这些藤王兽的。我给你的是假死丸。”

    沈一凡看了下手中药瓶说道:“这就是能降低活人心率的假死丸?”

    “藤王兽是根据心率来判定攻击目标,所以只要心率降低到一个标准,就不会触动它们。”黑影人说道:“进入那条隧道的时候每人舌下含上一颗。”说完又想了想说:“到了首阳山你们能看到一个四季如春的峡谷,哪里非常安全。你们在那里扎营,我会来找你的。”说着人已经飞快的离开了。

    当沈一凡回到营地,大家还在呼呼大睡中。他还是回到原来的位置,稍微眯了一会。

    一大早沈一凡就催着大家离开这里,大家各自清点了下装备,便出发了。沿着那条事先已经记录下来的,道路一路而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吊桥边上。

    经过晚上的大火,他们身后的迷宫小镇已经不具备迷宫的作用,只要按照那些烧焦的残木行走,没有多少时间就已经离开了迷宫小镇,他们面前是一座非常长的吊桥,横跨在两山之间,有九根铁链组建而成,上面铺着木板。

    沈一凡用脚上去踩了一下,木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但是感觉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便又回到队伍中说道:“这木板做过特殊处理,可能是用桐油浸泡过,人上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专家朝下面看去,距离吊桥下方大概四五米的距离是湍急的江面,水在这里非常汹涌,翻滚的浪花朝前方而去,而吊桥的长度估计有两百多米,看着眼前的吊桥和脚下的江面,心里还是有些发虚。

    桥头有一座非常破败的城楼,不高看来是为了阻隔作用,城楼的一边有一块界碑,上面依稀还能看清“未准入,杀无赦”很明白这里是阶级划分的一个阻隔,过了这座桥也就真真进入北斗城的统治中心了。

    沈一凡看了下说道:“这座桥应该就是连接,左辅山和天玑山的唯一通道。”

    金镶玉说道:“看来这里和对面的一点是两座山最矮的地方,所以古人要在这里假设吊桥。”

    沈一凡说道:“我第一个。”说着一个人已经朝吊桥上而去,他的步子放的很重,没一块木板都要用力踩一踩才过去,一旦遇到腐朽的木板就干脆将其踩断,以免后面的人踩了木板掉下去。

    这一路而去也没有什么危险,众人就开始鱼贯朝上桥朝着沈一凡所站的方向而去,沈一凡觉得他们过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便在四周大量起来。看着四周确实如金镶玉所说,他站的位置属于天玑山最低处,四周都是摩天崖画,中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两边是潺潺山涧流水,看着是山顶小溪流下汇入江中。

    沈一凡顿时被山崖的摩天崖画给吸引住了,这摩天崖画的颜色非常鲜艳,如同前不久刚刚画上去的一样,有些颜料在山中云雾的水汽中看着似乎还会滴将下来。摩天崖画从底部一直延伸上去,将目力所及的地方全部画满了,崖画非常生动,是一副写实的画作,看着是记载了一件事情。

    这时候大家也已经安然过了桥,也全都被这摩天崖画给吸引了,方子说道:“这崖画居然没有被风蚀?”

    金镶玉说道:“古代有一种秘制的颜料方法可以使颜色保存千年。当年云梦山的洞内壁画也有这种成分。但是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中还能保存如新,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专家用小刀在上面刮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抬头看了下崖画说道:“这画上的事件应对对当地人非常重要,才会采用这种秘制的颜料。”

    崖画所用浓墨重彩,下面是什黄色上面是黑色,非常分明。黄色的基调上能看到有一群身穿兽皮的人正在对着上面膜拜,周围都是死去的牲口和枯萎的植物,看着如同是一场灾难。而上面黑色基调上有九个巨大白色的圆,在黑色基调中显得非常突出,而在白色的圆下面则有一个白色人在慢慢朝下而去,全身带着光芒。

    崖画虽然很大,笔法看着简单但是很多细小的细节画的很细腻,比如那些牲口死亡能看出发出瘟疫之类,膜拜的人穿着兽皮,植物全都枯萎。但是在黑色基调上的东西就非常粗糙,除了那光芒之外就会圆圈和人的轮廓。

    沈一凡说道:“这画应该是说大地遭受灾难,天上下来个神仙。可能是来拯救世人的。”

    慕容婉儿说道:“有可能这画就是说北斗山之前的事情。”

    大家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只能朝山间小路而去。一路蜿蜒而上,这山路非常好走,全都用青石砖铺成阶梯,大家沿着阶梯而行根本就不费力。

    这一路闲庭信步的,大家也倒是有说有笑,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大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平台,平台上种着一颗古松,树身倾斜枝叶茂密,古松下面有一处凉亭,古松的枝叶正好如同一把遮阳伞盖在凉亭的上面。凉亭的边上还有石桌石椅,一个水槽在旁边儿过,山上的溪水缓缓流过水槽。

    大家来到平台上看了下四周,凉亭的对面是悬崖边上用石条砌了栏杆,放眼望去可以看到远处云雾缭绕,群山叠嶂,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古杰在一旁说道:“这古代人还真会享受。美景之下,对弈畅饮,推杯换盏,悠闲自在。”

    沈一凡看了下悬崖,这悬崖上也有一副巨大的崖画,画上面可以看到一个道人打扮的人正在为百姓看病,还有就是和百姓一起开垦农田,纺纱织布。这幅崖画的画工更加精细,能看到远处的房舍良田,家禽牛耕,百姓们不在穿着兽皮而是穿着布衣。

    大家想到凉亭中休息,被沈一凡叫住,大家也不明白为何,但是为了防止其中有机关暗括之类的,也就没有进入,大家就在古松下稍微休息了一下,又朝上走去。

    沈一凡一路上交代说道:“我们在这里大家一定要小心,不要进任何建筑物。以免触碰机关。”

    大家都点点头。一路无话,众人已经走了近九个小时了,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还未到半山腰,此时听得山下隆隆作响,众人朝着响动的方向看去,就看见远处又是一片景象,在落日之中,远处可以看到有一处堤坝,但是堤坝已经决口,从堤坝的决口处大量涌入黄色的浪涛,那黄色的浪涛如同黄色丝带一般一泻千里,涌入江中朝着绝马沟的方向而去,大家都能感觉到一股热浪从那浪涛中泛出。

    “这应该就是硫磺潮了。”沈一凡说道:“古人在这里修建的堤坝。估计是想抵挡硫磺潮,而去你们看,硫磺潮沿着江面直接朝绝马沟去,应该这江中水利也被人工改动过,硫磺潮只会沿着指定的流向进入绝马沟。我认为绝马沟既是运河的一部分也是泄洪的一部分。”

    金镶玉说道:“天马上就要黑了,不如我们就在这里扎营?”

    沈一凡朝上面看了一下说道:“我们再走上两个小时。”

    大家点点头,便又开始朝上而去。基本按照他们的速度每一个小时就能看到一个山中平台,几乎每座平台上都有建筑物,而去每个平台上都有摩天崖画。而崖画越往上画工越精细,待到沈一凡等人走了两个小时,天色大黑的时候,那座平台更是宽阔,上面坐落着一座三层的道观。

    石板弯弯曲曲的朝着道观的院门而去,两排种着青竹,长得非常茂密。前面的道观是一个三进院落,最高的应该就是三清殿,一座三层的建筑物。圆弧门洞,曲直幽深,院子中还能看到一柱开满海棠花的海棠树。

    大家看着这道观也是入了神了,生怕就从里面走出一个仙骨道风的老道,朝他们挥挥拂尘来一句:“无量寿尊。”

    此时专家说了一句话,让大家突然感觉脊梁骨冷汗直冒,他说:“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一路上来,不管是建筑还是植物都打理的工工整整,似乎每天有人打理一般。”

    大家一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如果这里没有人了为何树木生长的这样公正,而为什么这里建筑没有任何残破,而去看去还一尘不染。

    沈一凡自言了一句:“时间被静止了?”